第1610章 欢聚 - 天骄战纪

第1610章 欢聚

林寻回来了! 这一瞬,偌大的护道之城,原本喧哗热闹的声音都随之消失,变得寂静起来。 无数目光齐刷刷都看向了极远处的天穹,那里,林寻的身影孑然而立,犹如谪仙。 这个年轻人,曾一个人大闹血魔界,一人围堵一座城。 曾以一己之力,重建护道之城,灭杀七域联军于谈笑之间。 也曾在黑崖海之畔,力挫上百绝巅圣人,击溃血青衣等人三位绝巅人物,为古荒域一批绝巅人物创造了进入元磁秘境的机会。 两年来,关于他的事迹,早已传遍整个九域战场,如日中天,犹如传奇般光芒万丈。 而今,他从飞仙战境活着归来!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这一刻,少昊、若舞等一众绝巅圣人悬着的心也都彻底放回,感到无比的轻松。 最初时候,他们无不担心,林寻前往飞仙战境,极可能会遭受到来自八域阵营一众顶尖绝巅人物的联手打压,甚至有可能遭遇性命之忧。 但还好…… 他回来了!安然无恙! 只是,当少昊他们打算前往迎接时,却都止步,神色变得异样。 因为此刻都还轮不到他们上场。 …… 林寻返回时,当看到完好无损的护道之城时,心中顿有如释重负之感。 离去十天,城池犹在,也就意味着,古荒域阵营无恙,这无疑是一个最好的消息! 但很快,林寻目光就是一凝,瞳孔一点点睁大,直勾勾地盯着那城头上的一道倩影,差点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夏至? 林寻心都猛地颤了一下。 当年,绝巅之域降临之前,夏至从星棋海之上,飘然腾空而去,前往了一座永夜般的黑暗门户内,就此消失不见。 从那之后,林寻历经了十年的绝巅之域厮杀,而后辗转重返下界,足迹遍布帝国疆域。 后来,他又进入弑血战场,进入桑林地…… 重返古荒域后,便又开启了前往了九域战场的征程…… 直至如今,都已过去十多年光景! 十多年了,林寻哪可能不牵挂一直杳无音讯的夏至? 只是,他却万万没想到,在自己从飞仙战境返回的第一时间,就会看到记忆中那一抹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那由自己亲手所筑的高高城头之上! 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惊喜,简直比大胜一场都要让人高兴。 这世间,也再没有这种“久别重逢”之感,更让人喜悦! 只是,林寻刚打算迈步靠近过去,猛地发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 偌大的城头上,除了夏至,还有赵景暄伫足,除此,便再无其他人在场。 这就显得不对劲了。 自己这次返回,以老蛤、阿鲁、少昊、若舞他们的感知力量,足可以第一时间察觉到,怎会到现在都没出现? “大哥,夏至姑娘和景暄姑娘都在等你,你可得悠着点!” 蓦地,老蛤的传音在林寻耳畔响彻,让林寻都不禁暗自吸了一口凉气,头皮发麻。 他这才意识到,情况出在了哪里! 当年,夏至可曾亲口说过,若自己想要娶妻,必须得先过了她这一关…… “该不会,夏至和景暄之间已经产生矛盾了?” 林寻即便如今已是绝巅圣境,心坚如磐石,见惯了大风大浪,可此时依旧不禁一阵头大。 但神色间,他却没有流露出任何一丝异常,笑着迈步,朝城头掠去。 这一刻,藏在暗中的老蛤和阿鲁,以及少昊、笑苍天、夜宸等人都睁大了眼睛,替林寻暗捏一把汗。 “林寻,你回来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赵景暄率先主动开口,笑容明净清丽,红唇贝齿,灿烂生辉,眉宇间尽是毫不掩饰的喜悦。 不等林寻开口,赵景暄就将目光看向夏至,落落大方道:“你看,夏至也来了,相信你肯定很意外,很惊喜。” 林寻下意识点了点头,旋即心中暗叫要遭,不过,经过他仔细观察,并未发现赵景暄有任何一丝不愉,这才稍稍平静一些。 而此时,赵景暄已笑吟吟开口:“如今见到你回来,我就彻底放心了,你们聊,多年不见,相信你们肯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先回去休息一下,等晚上时候,我去叫上那些朋友,一起为你接风洗尘。” 说着,还朝林寻投过去一个鼓励的眼神,而后转身而去。 自始至终,毫无拖泥大水,漂漂亮亮的说完话,潇潇洒洒地转身而去,那种风范和气度,让暗中的老蛤、阿鲁他们都不禁惊诧,油然而生钦佩之意。 景暄姑娘,手腕了不得啊! 没有撒泼,没有争锋相对,反而主动退出一步,让林寻避免了一场为难,也保全了自己尊严,分寸拿捏得炉火纯青,漂亮极了。 即便身为女人的若舞,都不禁叹服,这位赵姑娘,可真是有着一副锦绣玲玲心,一场微妙到足以让任何男人都头大的局面,硬是被她三言两语之间化解。 恰似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而林寻,心中简直恨不得给赵景暄一个大大的拥抱,这等私密的事情,被众目睽睽盯着,一旦发现一些争执,那可是很容易闹出笑话。 “你似乎很高兴?” 夏至忽然开口,声音清澈、干净、犹如天籁似的叮咚响起。 林寻一怔,忍不住笑道:“看见你出现,我哪能不高兴?” 说话时,他已来到城头上,一眼就看出,十多年不见,夏至已早不是当初的青涩少女了。 她身影修长,腰肢如柳,盈盈一握,立在那,仪姿出众,都快要和自己一般高了。 “可我有些不高兴。” 夏至声音平静,转过身,一对如星辰般干净明亮的眸,凝视着林寻,认真说道,“除了她,这些年里,你又找了几个女人?” 林寻冷汗都差点冒出来,干咳道:“夏至,我们好不容易才终于重逢,这时候不说这些可好?” 夏至点头道:“可以的,我向来不会拒绝你的请求,你也曾答应过我,要娶妻的时候,要先经过我的同意。” 林寻道:“我当然记得这件事。” 说到这,他不禁一阵无奈,下意识地抬手,想揉一揉下夏至的脑袋,这是多年前养成的习惯。 可这一刻,却有些迟疑了,手也停顿半空。 夏至则探出一只手,拿起他的手,很自然地放在自己脑袋上,道:“我没有不答应你娶妻,你想要娶几个我都不在乎,可我担心……渐渐变成一个累赘。” 清澈的声音,罕见地流露出一丝低落。 这让林寻心中莫名一痛,将夏至抱在怀中,深吸一口气道:“不会的,肯定不会有这一天。” 夏至躯体微微发僵,而后变得柔软而温润,将螓首靠近林寻肩膀上,喃喃道:“从我醒来时,我的世界一片黑暗,直到遇见了你,林寻,你可不能离开我。” 林寻臂膀抱得愈发紧了。 当年,在绯云村时,在睡梦中的夏至就曾呢喃过这句话,只是他到今天才发现,原来在夏至心中,自己从来都是无可取代的那一个。 …… 当晚,一场盛宴在林寻所居的大殿中拉开帷幕。 赵景暄犹如一位无可挑剔的女主人,将宴会的每一个细节都安排得井然有序。 高朋满座,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在这个夜色中,勾勒出一幅美好的好卷。 也是在这一晚,关于飞仙战境发生的一切,被大黑鸟吐沫横飞地一一道出,引发不知多少轰然叫好声。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飞仙战境中,林寻诛一众八域顶尖人物,大胜而归,成为名副其实的九域之争第一人。 护道之城前,八域大军溃败,铩羽而归,古荒域阵营转危为安。 两场战斗,无形中已让九域战场的格局就此而改写。 失去了一众顶尖力量,伤亡惨重的八域阵营,从今以后,再也不可能威胁到古荒域阵营! 当宴席结束时,林寻做出一个决定,明天开始,古荒域阵营将主动出击,不破八域,誓不罢休! 夜色如墨,宾朋离开后,偌大的殿宇中,只剩下林寻、夏至、赵景暄三人。 老蛤、阿鲁都很识趣地带着小银、小天离开。 大黑鸟死活不愿意离开,说要跟林寻商量一下瓜分战利品的事情,可却被老蛤他们直接给绑走了,任凭叫破嗓子都没用。 “这贼鸟,简直太贪心。” 林寻不禁哂笑。 此时,夏至已吃饱喝足,像以往一样安静地睡去,当然,她很自然地霸占了林寻的床榻,就像很多年前一样。 “景暄,你今天没生气吧?”林寻目光看向赵景暄。 两人并肩坐在屋檐前的台阶上,灯火摇曳,洒下斑驳的光影,明灭不定。 赵景暄轻轻将螓首依偎在林寻肩膀上,一对美眸望着远处夜空,柔声道:“放心吧,我哪可能去和夏至怄气。 她或许战力强大无比,可我却感觉,她从来和这世界格格不入,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你是她心中唯一在乎的人,我反倒很高兴。 起码,她可以不再孤独了。” 远处夜色中,传来阵阵热闹喧嚣的声音,城中的修道者们兀自在欢聚和庆祝。 房屋里,夏至睡得很踏实。 身边,是蕙质兰心,柔情如水的伊人。 静静地坐着,听着,看着,感受着,林寻唇角渐渐泛起一抹无声的笑容。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般高兴过了,那种平静、踏实的喜悦感,像饱满的暖流,填满了心怀。 此情此景,此时此刻,林寻一辈子也不会忘。 —— (大年初一,林寻携夏至、赵景暄一起,代表金鱼祝童鞋们新年快乐,团团圆圆,和和睦睦,开开心心!) appapp

上一篇   第1609章 回来了

下一篇   第1611章 兵锋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