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1章 兵锋所指 - 天骄战纪

第1611章 兵锋所指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喜几家愁。 在古荒域阵营庆贺林寻大胜归来时,在八域阵营中却是浓云惨淡。 数天前,八域联军的惨败还历历在目,数天后,飞仙战境中发生的血腥噩耗就传回。 一时间,八域阵营躁动,骇然失色,人心惶惶! 八域联手,全力而出,都没能撼动古荒域阵营的护道之城,现如今,连八域领袖人物联手,都被林寻一人大杀四方,伤亡无算! 到最终只剩下鲲少羽、烛映空、血青衣三人侥幸捡回一条命,这简直就像一记晴天霹雳。 “那林寻……怎可能如此强大?” 无数人心颤。 那林寻,简直就是一个无可匹敌的魔神,双手染满血腥,强大到让人几乎要绝望。 “不!我族帝子蚩无恕何等强大,怎可能死在飞仙战境?” 有人兀自无法接受这种噩耗,发出愤怒的嘶吼。 蚩无恕、烈乾、石破海、化鸿霄、剑清尘……每一个皆是一域之领袖,神勇盖世,傲视群伦,犹如一个个大日,光芒万丈,独照一域。 可现在,这些个原本应该在以后岁月中继续大放光彩的绝世人物,全都死在林寻一人手中! 这无疑太过恐怖,足以令任何人震颤胆寒。 “完了,我等八域联军全力出击,铩羽而归,伤亡惨重,而今,连飞仙战境中的争锋,也以惨败落幕,这九域之争的格局……真的要就此改变了吗?” 许多人神色煞白,失魂落魄。 前两次九域之争,来自八域的无数先贤,以摧枯拉朽之势,踏破古荒域阵营,那是何等风光? 可如今,难道这种风光就将不存? “可恶!都是那林寻!那个该死的杂碎!若不是他,古荒域那些两脚羊,哪可能拥有今日之底蕴?” 更多许多人愤恨欲狂。 九域战场开启之初,他们根本就不曾将古荒域阵营放在眼中,视其为两脚羊,可以任意蹂躏、践踏、凌辱和屠杀。 事实上,古荒域阵营在最初时候,的确很不堪,只能流窜各地,东躲西藏,仅仅想存活下来,都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情。 而这一切的转变,则从林寻一人开始! 最初,他被困血魔界,却一个人血杀三万里,杀得血魔界动荡,令八域阵营,无不记住了他的名字。 后来,他重建护道之城,灭杀七域联军,让得八域阵营这才开始重视,开始警惕。 正因如此,血青衣联合一众绝巅圣人,在黑崖海之畔布下天罗地网,欲将林寻灭杀。 可最终,血青衣他们惨败了! 九域战场的局势,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产生了质的蜕变,从元磁秘境中归来的古荒域绝巅人物中,出现了一批真正的绝巅圣人,让古荒域阵营的处境也因此扭转。 也是此时,八域阵营才真正产生警惕,一起视林寻为头号大敌,几乎是汇聚全部力量,欲将其灭杀。 可惜…… 又失败了! 飞仙战境的争锋败了,八域联军全力出击也败了! 至此,林寻凭借一人之力,搅乱九域战场风云,改写九域阵营格局。 而八域阵营,也因此陷入动荡不安中! …… “败了,败在了一个不知来历的女人手中……” 阴绝界,烛映空颓然坐在椅子中,双目失神。 当听说八域联军参拜的消息时,简直有五雷轰顶之感。 原本,他和鲲少羽、血青衣还寄希望,认为只要踏破古荒界护道之城,八域阵营必然还能立于不败之地。 谁曾想,八域联军也败了! 烛映空攥紧双拳,目眦欲裂,呼吸粗重,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快要暴走的趋势。 “哥!” 烛映雪走进了大殿。 “滚!全都给我滚!” 烛映空发出嘶吼,往日里,他最宠溺的就是这个妹妹,可现在,他的眼神就如狰狞的兽,吓得烛映雪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离开大殿。 “完了,这次真的完了……早知如此,就该听血青衣的,在那小杂碎崛起的最初时候,就将其抹杀!” “可惜啊,晚了……” 烛映空躯体都因愤怒颤抖起来。 …… “收拢力量,全部汇聚城中,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得再踏出城池一步!” 北冥界,鲲少羽神色铁青,冰冷到极致。 他也已了解到一切噩耗,心头都在滴血,眼下只能纠集一切力量,做好最坏的准备。 “还好,有护道之城在,这座城可是有无数先贤呕心沥血所筑,希望,它能保住我北冥古域阵营不灭吧……” 鲲少羽心中喃喃,神色木然。 他有预感,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一场黑暗将临! …… 血魔界。 血青衣在饮酒,仪态平静,不喜不悲,谁也无法看出他内心究竟在想什么。 可大殿中的气氛,却压抑到让人快要窒息。 伫足其中的大人物们,皆惴惴不安。 许久,血青衣将酒杯放下,发出一声轻叹:“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始道高啊……晚了,一切都晚了……” 声音萧索、落寞。 “少主……” 有人欲言,却被血青衣挥手打断,道:“听我一句话,趁现在能逃多远逃多远,或许……在九域战场落幕时,还有机会能活着返回血魔古域。” “少主,我们八域并非没有再战之力!” 有人咬牙,兀自不甘。 血青衣没有着恼,端起酒杯细细品咂着,半响才说道:“倾巢之下,人人自危,他们……靠不住的。” 说到最后,声音低沉,隐约有一种压抑到极致的恨意。 “可即便还有护道之城啊!” 又有人开口,谁也不甘心就此放弃,像丧家之犬逃亡。 “呵呵。” 血青衣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此城再牢固,还能比得过挡住八域联军全力轰杀的古荒界护道之城?” “不要再小觑林寻了,如今的九域战场上,但凡小觑他的人,要么早已死透,要么如我这般,只能自怨自艾。” 顿了顿,他长身而起,目光一扫众人,挥手道:“你们若想留下,就留下吧。” 说罢,他抬步朝大殿外行去,背影萧索,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孤独。 “少主,你去哪里?” 有人叫出声。 “还能去哪,逃啊!哈哈哈哈……” 血青衣头也不回,身影消失在大殿外,笑声透着说不出的嘲弄,也不知是嘲笑自己,还是嘲笑其他人。 众人面面相觑,失魂落魄。 …… 翌日一早。 古荒界,护道之城之上,浩宇方舟悬浮高空。 林寻、夏至、少昊、若舞、老蛤、阿鲁、笑苍天等等绝巅圣人,皆汇聚在一起。 远处,无数的古荒域强者伫足,远远望着,大军将出征,他们前来送行! 气氛庄肃,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期待。 两年了,被压制侵犯已久的古荒域阵营,终于将在今日展开反击,兵指八域阵营! 这简直就像一个奇迹,在以往岁月中,在前两次九域之争中,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在今日,这不可能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先贤之耻,当从今日雪! 少昊他们都心怀激荡,热血涌动,太不容易了,无数先人的血与恨,终于拥有了血偿的机会。 古荒域以往所遭受之耻辱,也时候进行洗涮了! 林寻黑眸如电,扫视全场,唇中轻轻吐出两个字: “出发!” 出发! 壮志饥餐仇敌肉,笑谈渴饮八域血! 轰~~ 浩宇方舟发出一阵轰鸣,在无数目光注视下,载着林寻一行人碾压云层而去。 “必胜!” 有人大吼,声震云霄。 “必胜!” “必胜!” 偌大的护道之城中,无论男女,无论修为高低,此刻全都发声,神色激动,充满渴望。 天地间,尽是隆隆如雷的呐喊声。 赵景暄伫足城头,远远望着那渐渐消失在天边的浩宇方舟,心中喃喃: “古荒地,多豪杰,古今征战何所怯。男儿血,自壮烈,豪气贯胸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 阴绝界。 一炷香后,浩宇方舟一路无阻,冲入这片由阴绝古域阵营把控的疆域! 宝船上,林寻闭目养神,寂静如石像,一动不动。 夏至坐在一侧,案牍上摆满了各种佳肴美味,她正一口一口吃着,神色静谧。 浩宇方舟的速度极快,笔直前行,一路上竟没有遇到任何阻拦。 没多久,一座城出现在远处地平线上! 那座城,绵延起伏,巨大巍峨,通体弥漫着血色,显得无比刺目。 这就是阴绝古域阵营的护道之城,规模宏大,城墙高阔,每一块砖石中,都浇灌着殷红的血,铺砌着森白的骨。 那是古荒域无数先人的血与骨! 此时,在那巍峨高耸入云霄的护道之城上,烛映空神色铁青,瞪大眼睛,难以置信。 他没想到,林寻竟真的来了,并且,第一个就将目标锁定在阴绝古域阵营! “少主,那林魔头来了!” 附近,许多人神色大变,如坐针毡,慌了起来。 “慌什么,只要守住此城,我等就立于不败之地!” 烛映空深吸一口气,眸子中闪过一抹狠色,沉声道,“吩咐下去,开启护城大阵!” —— (明天金鱼就要开始走亲戚了,存稿已用完,以后几天更新若不稳定,大家谅解一二。 毕竟过年呢,走亲串友,朋友聚会的事免不了,不过金鱼会努力保证每天有更新的!先拜谢大家了~) appapp

上一篇   第1610章 欢聚

下一篇   第1612章 破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