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3章 败局已现 - 天骄战纪

第1613章 败局已现

城池未破,大阵无损,敌人却凭空出现于城头之上,如若鬼魅! 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让烛映空等人汗毛都倒竖起来。 即便是少昊、老蛤他们,此刻都瞠目结舌,这样也行?夏至她……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唯有林寻看出,夏至之前的一击,绝对堪称恐怖,一举撼动了整个护城大阵。 不过,这一切都是幌子,夏至真正的目的,并非是和那大阵硬撼,而是借此机会,趁虚而入! 只是,连林寻也没有看出,夏至施展的是何等神秘的法门,竟能这般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于其中。 “这些年里,不止是自己修为连连突破,在夏至身上肯定也发生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才会让她的战力变得和以往完全不一样了……” 林寻若有所思。 以他如今的目光,都无法看出夏至战力的深浅,这本身就显得很不可思议。 嗖!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夏至出现在城墙之巅后,并未理会不远处的烛映空等人。 她身影一闪,就掠入城中。 那些城头上的大人物们都不禁一阵错愕。 “不好,她要去破坏大阵根基!” 烛映空猛地色变,嘶声大吼去阻拦她!” 一下子,所有人都慌了,毫不犹豫出击。 若大阵根基被破,这护道之城焉还能守得住? “快,围捕那女子!” “杀!” “无论如何,决不能让她靠近阵基!” 震天的嘶喊声,响彻护道之城上空,城中无数阴绝古域强者无不哗然,躁动起来。 可让所有人都绝望的是,一切的阻止都是徒劳! 夏至的身影就犹如一抹黑暗流光,不止奇快无比,并且在她所过之地,但凡靠近过来的强者,全部暴毙当场。 无论修为高低,无论数量多少,全都不行! 从天穹俯瞰,就能清楚看见,一条血淋淋的血色路径,倏然在城中不断延伸。 沐浴在永夜黑暗中的夏至,就宛如一柄锋利无匹的尖刀,掀起一路的血腥。 惨叫、怒吼、惊恐的大叫开始在城中响彻,激荡风云。 那一幕幕血腥的画面,让数天前曾前往古荒界攻打护道之城的强者,皆感到无比的熟悉,也无比的胆寒。 数天前,就是这样一个神秘女子,孑然一人而来,踏破九重圣道禁阵,杀得八域强者溃不成军! 在她手中,绝巅圣人都如草芥出般,被轻而易举地抹除,一如传说中的无敌存在。 而现在,她又一次出现了,只不过是出现在了他们阴绝古域阵营所在的护道之城内。 展开杀戮! 城头上,当看到城中正在上演的混乱、血腥、惨烈的一幕幕,烛映空浑身都发僵,如坠冰窟。 之前,他就已了解到夏至是一个战力无比强大的神秘人物,甚至比林寻还要可怕。 只是,自持有护城圣禁防御,烛映空根本就不惧,可他却万没想到,这个女人竟比他想象中还要可怕。 一座大阵,对她而言竟如同虚设,偌大的护道之城,让她如入无人之境! “怎可能……怎可能啊……” 烛映空双目失神,城中烽火连天,伤亡在急剧攀升。 可是这一刻,他却忽然发现,没有了大阵为依仗,自己竟升不起去和那神秘女子对决的勇气! 城外。 阵阵凄厉尖叫声不断从城中传出,让林寻都不禁动容,连他都没想到,夏至一个人,竟已拥有破局的能力! 再看老蛤、阿鲁、少昊他们,也都一脸的惊叹,如视神祗。 “此境无敌!” 林寻最终做出一个判断,并且夏至应该还掌控着不可思议的神秘法门,才能无视那大阵的防御力量。 “各位,做好准备,等夏至姑娘破掉此城大阵,我等就杀进去,屠了此城!” 老蛤大叫,杀机暴涌。 其他人也都杀机腾腾。 这九域战场,曾留下古荒域无数先人的血与泪、耻与恨,看一看远处那巍峨雄浑的护道之城,浇灌了多少先人之血,堆砌了多少先人之骨? 这般耻辱和血仇,自当报之、雪之! 轰! 没多久,那覆盖在护道之城上下的大阵,骤然产生剧烈波动,悬挂在天穹之下的三十六轮两仪神月,都在此刻颤抖摇晃起来。 “少主,那女人太恐怖,我等根本拦不住,但凡靠近过去的,全都死了!” “少主,怎么办?那女人正在破坏大阵根基,一旦此阵没了,我们……我们岂不是彻底完了?” “少主……” 乱糟糟的声音,在烛映空耳畔响起,犹如万千只讨厌的苍蝇在嗡嗡乱叫,让烛映空心烦意乱,内心生出莫名的火气。 “够了!” 他猛地抬头,嘶声暴喝,眸子里充满血色,狰狞慑人。 众人浑身一颤,噤若寒蝉。 烛映空急促深呼吸几口气,勉强按捺住内心的焦躁和不安。 只是,此时此刻,他却不知该说什么好,惨淡的神色间带着一抹说不出的惘然。 他是阴绝古域阵营的领袖人物,是烛龙一脉的帝子,光芒万丈,冠盖群伦,在这九域战场,本应该是他大展锋芒,呼啸风云的舞台。 可现在,他却忽然发现,这九域战场却像一个坟冢,快要将他所拥有的一切都葬送! 从未有过的挫败感,犹如潮水般涌上烛映空心头,他立在城头,放眼四顾,心神茫茫。 七域联军不行。 八域联军不行。 连众顶尖人物联手,也都不行! 这一次九域之争,真的要发生逆转,让那古荒域阵营大获全胜? 想到这,烛映空脑海中蓦地浮现出林寻的身影,与此同时,他的目光也落在远处的林寻身上。 一瞬间,他目眦欲裂,神色狰狞,内心积攒的一切愤怒、不安、挫败情绪,全都于此刻爆发。 “林寻,都是你!都是你这杂碎——!” 他嘶吼,眼眶欲裂,声震山河,充满刻骨的恨意和怒火,令风云皆惊。 林寻神色不动,随口道:“你们看,这就是一域之领袖,当失去依仗,身陷绝境时,也和一个骂街的泼妇没什么区别。” 老蛤他们都不禁笑了。 这烛映空明显是承受不住打击,在发疯。 轰! 蓦地,城池剧震,大阵摇晃,所产生的禁制波动以惊人的速度在锐减着,就像被戳破的皮球漏气了。 “哥,你快做出一个决断吧!” 烛映雪仓惶不安,焦急出声。 “决断?” 烛映空猛地浑身一震,扭头望去,就见城中血流成河,到处都是烟硝弥漫的惨烈场景。 “少主,此城……即将受不住了!” 有大人物悲怆出声。 这护道之城,历经两次九域之争而不灭,于无垠岁月中屹立至今,可如今,却要在他们手中毁掉。 这让他们心都在滴血,悲痛欲绝。 “罢了,吩咐下去,都撤吧,能逃多少是多少……” 烛映空犹如失去全身力气,颓然挥手。 “哥,那你呢?” 烛映雪大惊,她感觉有些不对劲。 “此城将破,我还有何颜面苟活?不出意外,我烛映空从今日起,只怕就将成为阴绝古域的千古罪人了……” 烛映空神色惨淡,“即便回去,也会被万夫所指,天下共弃,这等骂名,我背得起,但我们烛龙一脉背不起。” 说到这,他神色温和,拍了拍烛映雪肩膀,道:“妹妹,你跟他们一起离开吧,此战之耻,当由我一肩担之!” “不,我要跟你一起!” 烛映雪眼眶发红,带着哭腔。 “去吧。” 烛映空挥了挥手,当即就有一个绝巅圣人站出,将烛映雪带走,任凭她如何挣扎都不行。 “映雪,以后不要想着为我报仇,那林寻……不是你能对抗的,可千万不要做傻事。” 烛映空神色平和地叮嘱,目送妹妹他们一行远去,他这才收回目光,神色间,已是一片决然。 轰! 便在此时,随着天崩地裂似的轰鸣声,悬挂在天穹之下的三十六轮两仪神月,一个个炸碎,化作缤纷的光雨飞洒。 阵破了! 偌大的护道之城,彻底暴露在天地之间。 烛映空一个人立在城头,衣袂飘舞,长发飞扬,神色平静之气,仿似对大阵破灭浑然不觉。 在他身后,阴绝古域阵营的一众强者都如丧家之犬,朝四面个皆神色惊慌,场面混乱不堪。 谁也没想到,护城禁阵竟会这么快被破掉,这让他们每一个皆感到绝望,为了活命,也不得不逃! 而就在这混乱不堪的局面中,林寻一行人凭空而至,每一个,皆毫不掩饰身上的杀机。 “这烛映空交给我,城中其他事情就有劳各位了。” 林寻黑眸幽冷,下达命令。 “走!” 毫无迟疑,老蛤、阿鲁、少昊、若舞、笑苍天等一行人,分头冲向了这座属于阴绝古域的城。 而林寻,则飘然来到城头上,目光锁定烛映空,道:“看来,你打算赴死而战?亦或者说,是想拼着自己的命,和我玉石俱焚?” 烛映空神色木然道:“你不是想从我口中了解关于巴岐的消息吗,而我也想和你一战,我输了,就告诉你!” —— (大年初三,存稿君提醒,今晚不必等,金鱼已欠下2更~) 8)

上一篇   第1612章 破阵

下一篇   第1614章 神照古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