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4章 神照古宗 - 天骄战纪

第1614章 神照古宗

林寻凝视烛映空片刻,便点头答应:“好。” 烛映空踏空而起,身影凭虚而立。 这一刻的他宛如变成另外一个人,冷眸如电,气机轰鸣,浑身的颓靡之色一扫而空,就宛如彻底放下了心中的一切。 林寻黑眸中闪过一丝异色,察觉到烛映空的心境,明显产生了蜕变,让他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这就是绝世人物! 之前历经的挫败和打击,换做寻常强者,只怕早已崩溃,支撑不住了。 但烛映空却能够在重重打击下,在心境磨炼中更进一步,这无疑显得很不简单。 “之前,我在阴绝古域年轻一代称无敌,同辈之中,根本无有一人可入我法眼,即便进入这九域战场,也只有鲲少羽、剑清尘那些人物让我重视……” 烛映空平静开口,“现在,我彻底明白了,真正的对手,从来不在于其他人,而在于自己。” “破心妄,察本心,虚名于我如浮云!” 声音,不喜不悲。 林寻身影飘然来到虚空之上,道:“只能说,你明白的太晚了。” 远处城池中,厮杀声震天,轰鸣不断,在上演血腥屠戮的一幕幕画面。 在少昊、老蛤他们的联手打击下,那些阴绝古域强者几乎无法阻挡,无不闻风丧胆,四下逃窜。 可这一切,已无法再引起烛映空的情绪波动,他目光直视林寻,道:“不晚,朝闻道,夕死可矣。” 说罢,他身影一展,袖袍翻飞,锵的一声,一口黑白分明的道剑,浮现身前。 一瞬,他气机凌厉到极尽! “去!” 剑吟如潮,激昂响彻九天之上,那一口道剑掠出时,天地间,永夜和白昼轮转交替,衍化作阴、阳两种剑气,呼啸而出。 剑分两仪,黑白化玄! 一剑之威,大有破开山河,划分清浊界限的大气魄。 林寻身影纹丝不动,手中屈指一弹。 唰! 一道太玄剑气掠出,砰的一声,将漫天黑白之色劈开,将那一口道剑震飞。 烛映空躯体微微一晃,深吸一口气,躯体发光,在其背后映现出一头挤满乾坤的烛龙虚影,双眸大如湖泊,映照诸天万界。 “咄!” 烛映空踏步上前,双手合拢,捏出一个剑印,猛地朝前一刺。 轰! 原本被震退的那一口道剑产生轰鸣,与烛龙虚影之力契合,倏然爆射而出。 简简单单的一剑,却有不可阻挡之锋芒! 林寻眸子中闪过一抹异色,看出烛映空也已踏入求索自身法的门槛,这一剑的火候,堪称惊艳绝伦。 可惜,对他而言依旧不够看! “起!” 哗啦啦~~漫天太玄剑气轰涌而出,彼此纵横交错,演绎为一座森严宏大的剑阵。 旋即,惊天动地的碰撞声响起,天穹云崩,虚空紊乱,下方那巍峨高耸的城墙都轰然倾塌。 噗! 烛映空躯体剧烈一颤,蓦地咳出一口猩红的血,他眼眸闪动,迸射出骇人的光。 他察觉到,相较于在飞仙战境时,林寻的实力竟又强大了一大截! “你不行,说出关于巴岐的线索,我可以给你一个尊严的死法。” 林寻负手于背,身姿出尘,衣袂飘曳,宛如一尊谪仙,风采绝世。 “再来!” 烛映空猛地一声大喝,满头长发都飞扬起来,他眸光幽邃灿灿,躯体发光,附近虚空都被他周身气息压迫得龟裂崩塌。 这一次,他持道剑杀来,犹如一道燃烧的光。 林寻眼眸一凝。 这家伙在拼命! 人剑合一,将一切力量都穷尽在这一击之中,那毁灭般的气息,令这方天地都暗淡。 林寻想都没想,骈指为剑,同样笔直刺出。 唰! 一道剑气掠出,其势无匹惊鬼神,有去无回! 当两道剑气交锋的那一刻,天地犹如一张画布,骤然间被揉碎,无匹的剑气乱流席卷十方,所过之处,大地龟裂,山岳倾塌。 那偌大的护道之城,都被硬生生摧垮一半! 噗! 虚空上,烛映空如断线风筝般,狠狠倒飞出去,口鼻喷血,在其胸膛处,赫然有一道血淋淋的窟窿,穿胸而过。 而林寻身影仅仅只是晃了晃,衣衫猎猎作响。 烛映空稳住身影,剧烈咳嗽着,一脸复杂,喟叹道:“有你林寻在,古荒域何其之幸!八域之众,何其之悲!” 他披头散发,躯体浸血,脸色煞白透明,可腰脊倒是笔直如长枪。 林寻眼神幽冷,不喜不悲,更无怜悯。 之所以答应和对方公平一战,并非出自认同和欣赏,而是为了得到巴岐的线索。 至于烛映空,或许是一个了不得的绝世人物,但还不值得他林寻在意和敬重。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此话搁在九域争锋中,绝对不假。 “很早之前,我就听族中前辈说,最初时候,古荒域才是九域第一霸主,犹如主宰,令其他八域只能俯首称臣,予以仰望。” 烛映空眼神恍惚、涣散,轻声道,“在此之前,我根本就不曾相信过这件事,因为……古荒域真的太弱了啊!就好比脚下的蝼蚁,你会在意它的存在吗?” 说到这,他又一次将目光看向林寻:“即便是现在,古荒域依旧太弱了,若无你林寻,此次古荒域阵营必败无疑!” 言辞平静,而非是泄愤,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是的,哪怕此次古荒域阵营大胜,可在烛映空眼中,古荒域这个世界,依旧远远不如其他八域! 林寻神色平淡:“我只想知道巴岐的线索。” 烛映空唇角抽搐了一下,露出一抹自嘲:“也对,胜王败寇,既然输了,就该认。” 巴岐,阴绝古域“神照古宗”元老之一,常年征战于边界战场,准帝境修为。 这就是烛映空的答复。 说到最后,烛映空眼神中流露出一抹诡异的光泽,“以你的底蕴,以后踏足准帝境时,足以轻松将巴岐击杀,可我担心你会承受不住神照古宗的怒火。” “哦?”林寻眉毛一挑。 烛映空笑了:“知道你肯定不相信,不过,以后你就会明白,神照古宗是怎样一个恐怖的势力了。” 说罢,他抬头看了看天色,神色怅然。 许久,他目光重新看向林寻,神色已是不悲不喜,毫无波澜:“能死在你林寻手下……还算不错……” 声音越来越低沉,到最后,再也没了音息。 而他整个人,笔挺立在虚空之上,脊梁依旧笔直,但周身气息已经彻底熄灭。 林寻看着这一幕,想了想,袖袍一挥。 轰! 大地上,裂开一个深不可测般的大坑。 “作为敌人,还算有风骨,我说过会给你一个有尊严的死法,今日,便将你埋葬于此,入土为安。” 林寻说话时,一股无形的力量扩散开,将烛映空的尸体托着,带入那地下大坑中。 而后,将大坑堆埋,修为一个简陋的坟冢,立碑于前,上刻“烛映空之墓”。 “大哥,为何还要为敌人修冢立碑?” 老蛤不知何时返回,一脸不解。 “这就是我们和他们八域的不同。” 林寻随口道,“并且我已答应他,给他一个有尊严的死法。” 他抬眼望向远处。 护道之城内,战斗已经接近尾声,满城尽是残破、毁坏的迹象,犹如一方血水浸染的废墟之地。 没多久,阿鲁、少昊、若舞等人陆续返回,每一个皆神采飞扬,带着酣畅痛快之色。 战斗结束了。 偌大的城池,除了一些人抢先逃亡,其余人等,皆被屠戮一空! “痛快!痛快!大好男儿,驰骋沙场,本当如此!” 阿鲁大叫。 “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经此一战,阴绝古域阵营等若是被我们连根拔起,再无死灰复燃的可能。” 少昊微笑道,神色间也有扬眉吐气之感。 众人正自议论时,就见林寻腾空而起,盘膝坐在高空之上,宝相庄严,身上绽放无量大光明。 恰似犹如佛陀临世! 一阵阵散发着悲悯气息的宏大禅音,从林寻口中涌出,随之响彻天地间。 一朵朵纯净的莲花,在虚空中凝聚,而后飘洒落下。 每一朵莲花,皆晶莹如琉璃,由纯净的佛力衍化而成,就犹如一盏引渡之灯,指引亡魂回家的路。 这是大藏寂经所记载的法门,有普度亡魂之妙。 “林兄他这是做什么?” 有人疑惑。 “大哥很早就说过,当踏破敌人之城市,要将那些先人的遗骸全都带回去,入土为安!” 老蛤深吸一口气,神色间带着一抹敬意。 众人心中情绪皆震荡起来,望着那高坐云层中,宝相庄严的身影,无不动容。 一时间,天地俱寂,唯有一阵阵宏大的梵音禅唱响彻,有无数如琉璃般纯净的莲花飘洒在宛如废墟般的城池内外。 这一天,林寻率一众古荒域阵营强者,破阴绝界护道之城,屠戮万敌,踏破阴绝古域阵营,大获全胜! 而在离开阴绝界后,林寻一行人并未返回古荒域阵营,而是马不停蹄,直接杀向毗邻阴绝界之侧的血魔界。 那里,是血魔古域阵营! —— (存稿君提醒,今天照旧,金鱼目前欠下3更~过年呢,大家请多担待,金鱼真的是用绳命在保证更新~) appapp

上一篇   第1613章 败局已现

下一篇   第161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