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5章 - 天骄战纪

第1615章

血魔界。 对林寻而言,就宛如故地重游。 九域战场开启时,他就被挪移到的此地,也是在那神炼森林深处的地下宫殿中,让林寻一举绝巅成圣。 只是,这一次前来血魔界后,他们一行人非但没有遇到任何阻挡,连敌人的影子都没见到! 直至抵达那属于血魔古域阵营的护道之城前,林寻一行人都愣住。 没人! 偌大的城,空空荡荡,冷冷清清,别说人影了,连一只苍蝇都没有。 “他娘的,那血青衣走得太决绝了吧?” 阿鲁目瞪口呆。 “一域之领袖啊,居然不战而逃了?” 老蛤怔怔。 众人都很意外,有些猝不及防。 唯有林寻了解血青衣,很清楚这家伙是何等谨小慎微,又不乏机智和谋略的角色。 也只有他,才会逃得这般干脆利落,毫无拖泥带水,根本就不管什么风骨和尊严,深谙能屈能伸之道。 “这家伙逃走时,还能将整个阵营的强者都带走,手段着实了不得。” 少昊感慨。 “要追吗?” 若舞将目光看向林寻。 “算了,等将其他域界阵营一一攻克,再仔细搜捕敌人也不迟。” 林寻想了想,最终放弃。 血魔界很大,敌人若一心要藏匿起来,寻觅起来必然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没多久,林寻采取同样的办法,将这一座屹立在血魔界中的护道之城毁掉,将其中堆积的古荒域先人遗骨一一取回。 就在当天,他们离开血魔界,折身踏上前往天火界的征程。 …… 天火界。 人心惶惶,风雨飘摇。 八域联军大败,烈乾在飞仙战境战死,一切都如狂风骤雨,给天火古域阵营造成沉重无比的打击。 群龙无首,元气大伤,偌大的阵营,早已是动荡混乱不堪。 当林寻他们抵达时,原本这些天火古域阵营的强者还试图借助护城大阵进行阻挡。 谁曾想,夏至的出现,一举杀入城中,重演前不久曾发生在阴绝古域阵营的一幕幕。 很快,大阵破败,城中天火古域强者顿时乱成一团。 历经不到一炷香时间的厮杀,此城也被林寻一行人踏破,当场屠杀不知凡几的敌人。 鲜血和尸骸,都横七竖八堆满了地面。 最终,只有一小部分天火古域强者侥幸逃走,但也已难成气候。 “大哥,下一步去哪里?” 阿鲁意犹未尽地看向林寻。 “继续杀,一鼓作气,攻其不备!” 林寻黑眸冷冽。 他很清楚,一旦阴绝古域阵营、血魔古域阵营、天火古域阵营陆续被攻破的消息传出去,其他阵营势必会警惕万分,要么会全力戒备,要么会落荒而逃。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会对他们的行动产生阻碍。 所以,若能在消息传出之前,就杀过去,那无疑能够起到“攻其不备”的绝佳效果。 “去哪?” 众人皆振奋,哪怕如今他们已辗转三个阵营盘踞之地,可并不曾感到任何疲惫。 并且在赶路的途中,还能在浩宇方舟内进行休整,足以时时刻刻调整体力。 “东桑界!” 林寻唇中吐出三个字。 …… 北冥界。 扶摇之海,护道之城内。 鲲少羽正在修炼,他的修为即将突破,若能赶在危险来袭之前,顺势迈入真圣境后期,他绝对有信心去跟林寻对峙! “少主,不好了,刚刚传来消息,阴绝古域阵营被踏破,城池沦为废墟,连烛映空也被林寻此子所杀!” 一个老仆惊慌失措,冲入鲲少羽所闭关的大殿。 唰! 鲲少羽霍然睁开眼眸,脸色微变:“何时发生的事情?” “据推测,是两个时辰前。” 老仆颤声道。 就在昨天,飞仙战境才刚落幕,今日,阴绝古域阵营就被林寻率领一众强者攻破,连烛映空都死了,这太恐怖! 须知,剑清尘、蚩无恕、烈乾、石破海、化鸿霄早就死了,如今的九域战场中,只有血青衣、烛映空和鲲少羽这三位领袖人物存活着。 相较于其他失去了领袖人物的阵营而言,烛映空所在的阴绝古域阵营,整体势力明显要更强大一些。 可偏偏地,阴绝古域阵营却是第一个被踏破毁掉的! “这林寻……是急不可耐了?” 鲲少羽神色阴沉下来,昨日从飞仙战境返回后,他就察觉到局势不对,推测出,林寻必然会采取行动,主动出击。 于是,他毫不犹豫,将整个北冥古域阵营的力量全都汇聚在一起,全力戒备起来。 可他却没想到,仅仅相隔一天,林寻就出击了! “烛映空乃烛龙一脉帝子,最是精通灵纹一道,凭借其护道之城的大阵力量,足可以不惧一切侵犯,可最终他竟败了……” “这岂不是意味着,护城圣禁的力量,也都阻挡不了林寻此子的步伐?” 鲲少羽神色阴晴不定。 他意识到不妙,原本,他也寄希望于护道之城的力量,可以庇佑他们北冥古域阵营的一众强者。 可现在看来,这样的防御肯定不行了。 “少主,不好了,刚传来消息,血魔古域阵营的一众强者望风而逃,其城池,被后来赶去的林寻一举踏破!” 蓦地,又有一个灰袍中年匆匆走进大殿。一句话,令鲲少羽眼珠子瞪大,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他下意识问道:“血青衣呢,他就没有进行抵抗?” 灰袍男子摇头道:“没有,据探子禀报,早在昨夜,血青衣就弃城而逃,并且他还下令,让血魔古域阵营的其他强者也都逃走……” 鲲少羽先是一呆,而后猛地一巴掌拍砸在身前案牍上,破口大骂:“他妈的血青衣,简直就是个胆小如鼠的废物!一点风骨和尊严都不要了,简直可耻之极!” 不怪鲲少羽气急败坏。 血青衣这等领袖人物,居然直接选择逃亡了,这岂不是等于在九域之争中直接认输了? 最让人受不了的是,这等丢人现眼的事情,他竟然不以为耻,还下达命令让其阵营其他强者也跟着他逃,简直是彻底不要脸了! “以前时候,我怎么就和这种货色一起位列‘青冥八绝’中,可耻,太可耻了!” 鲲少羽是真的无法淡定了。 前有烛映空陨落,阴绝古域阵营大败的噩耗传回,紧跟着就传出血魔古域阵营落荒而逃的消息,让鲲少羽哪能坐得住? 直至许久,鲲少羽才渐渐冷静下来,道:“局势已越来越严峻了,林寻这小杂碎既然出击,肯定不会就此罢手,你们紧盯着外界发生的消息,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务必第一时间告诉我。” 说罢,他开始修炼。 修为即将突破,他想拼一下,看能否在林寻杀来之前,将自己实力提升起来。 只是,仅仅不到两个时辰,就有消息传来,再度打断了鲲少羽的修炼。 “少主,天火古域阵营也败了,和阴绝、血魔两大阵营一样,护道之城被夷为平地,伤亡无算。” “什么?” 鲲少羽心神震荡,正自修炼的气机猛地紊乱,难受得他差点咳血。 “短短不到六个时辰,就陆续有三大阵营被踏破,那林寻难道要借此机会,一举扫平我等域界阵营?” 鲲少羽满脸的不敢置信之色。 每一座护道之城的阵法力量,都足以灭杀大圣境存在,可似乎真的对林寻没用! 并且,林寻攻伐的速度也太过迅猛,势如奔雷,一路摧枯拉朽,足以令任何人惊骇心寒。 “命令下去,全城戒备,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 鲲少羽咬牙,下达命令。 “是!” 属下领命而去。 鲲少羽则一个人坐在那,心神不定! 以前,八域阵营,谁会将古荒域放在眼中? 可如今,一切都反过来了! 被视作的两脚羊的古荒域强者,如今就像无法阻挡的洪水猛兽,向八域阵营伸出了锋利的獠牙。 这在以往的九域之争中,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罢了,无非是全力以赴的一场血战!” 鲲少羽深吸一口气,努力调整心神,继续修炼起来。 可是,今日的噩耗却像没有尽头似的,才过不到三个时辰,又传来消息—— “东桑古域被攻克,城池沦为废墟,伤亡无数!” 得知消息的这一刻,鲲少羽急怒攻心之下,差点咳血。 他噌地站起身躯,再忍不住发出咆哮:“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以往的九域之争,起码需要三年时间才能决定胜负,可这一次,才堪堪过了两年时间啊!” 数个时辰后。 又有消息传来,九黎古域阵营破灭…… 至此,鲲少羽已没有心思再修炼,心神紊乱之下,他担心会走火入魔! 大殿外,夜幕如水,已是晚上了。 鲲少羽只觉心头压抑,胸膛发闷,大步走出了殿宇,迎着冷风,将目光看向远处那深沉的夜色。 陆续听到一个又一个域界阵营传来的噩耗,让鲲少羽也犹豫了。 究竟……该不会再坚守下去? 难道也要学血青衣一样,直接弃城而逃? 想到这,鲲少羽牙都差点咬碎,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憋闷。 8)

上一篇   第1614章 神照古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