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锋不可挡 - 天骄战纪

第一百六十一章 锋不可挡

火山上的动静,也引起了藏匿于附近区域中的修者注意。 当看见那火山之上突然冒出一个修者身影时,许多人都不禁愕然,这就是所谓的重宝?或者秘密? 谁也没想到,水蛮一族驻守在火山四周,所等待的竟是一个修者,他们为何要这么做? 这其中必藏有缘故。 只是这一幕依旧让不少人失望,本以为会是一件重宝即将现世,或者能够查探到一场惊人秘密,谁曾想,等来的却是一个人! “妈的,瞎耽误了这几天时间!” “怎么会这样?为何之前从没见过那家伙出现,难道他是从火山底部冒出来的?” “那家伙身上肯定藏着某种东西,是水蛮强者志在必得之物!” “老天,那不是林寻?” “什么!林寻?真的是他!” 仅仅片刻,就有人认出了林寻身份,引起一片躁动和哗然。 关于林寻,在如今的弑血营中可是无人不识,无人不晓,一切都因为他那个饱受争议的季度考核第一名的头衔。 当此刻确定那火山上的身影竟是林寻时,许多人都不禁意外,他怎么跑火山上了? 又是因为什么,竟被水蛮强者摆出如此阵势也要缉拿他? 许多人都想不明白。 就在这一片惊疑不定的议论氛围中,火山上的战斗已拉开帷幕。 一百多名水蛮强者犹如密密麻麻的潮水,蜂拥而去,目标直指林寻一个人。那等场景简直足可以让任何一名修者望风而逃。 太可怕了! 那些水蛮强者可不是寻常货色可比,一个个皆都骁勇善战,其中不乏一些足可以和弑血营学员对抗的厉害角色。 这样一群人,此刻将矛头直指林寻一个人,可想而知那等场景何其可怖。 恐怕即便是白灵犀、赵寅、长孙痕这些人物面对这种局势,也必然会选择暂避锋芒,闪身而退! ⑤≈⑤≈,“要不要去帮忙?毕竟林寻和我们都一样都来自弑血营,怎能容忍被那些巫蛮杂碎给杀了?” “不要冲动!你没看眼前局势吗?别说你,就是咱们一起上,都难以挽回局面!” “可是……咱们就眼睁睁看着林寻遭难?” “也只能这样了,唉,虽然我很看不惯林寻的为人,但是一想到他会被那些巫蛮杂碎杀死,心中也很是不舒服。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局势不由人啊!” “不错,此次考核中并无规定遇到同伴遇险,必须舍身救人,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当看见战斗爆发,潜伏于火山四周区域中的一众修者无论作何感想,但最终都选择了作壁上观。 或许他们同情林寻的处境,但他们也不会拿性命开玩笑! 这就是现实,眼前的局势太过严峻,他们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去赌一场毫无胜利希望的战斗。 “林寻这家伙这次可在劫难逃了,唉,谁能想到他最终会丧命在巫蛮杂碎手中?” 其中一个区域中,戚灿唏嘘不已,神情有些异样。 “我巴不得他死掉!” 牟冷心嘿然道。 “这话可不能乱说,咱们可是帝国修者,焉能诅咒咱们的同伴被敌人所杀死?” 戚灿话虽如此说,唇角却不自禁泛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 “杀!” “杀!” “杀!” 如潮水般的巫蛮强者狰狞大吼着,冲上来,一个个凶神恶煞,目光泛着残忍嗜血的光泽。 每一个,都是水蛮一脉的强者,而今汇聚在一起,可想而知那等气势何其慑人。 对于此,林寻的做法很简单,冲杀! 他身影笔挺,黑眸如电,满头乌黑长发飞扬,棱角分明的清俊面庞上一片肃杀之色。 右手,破军战刀扬起。 杀! 刀芒如虹,贯冲虚空,仅仅一瞬,就劈落三颗头颅,鲜血如泉水迸射,染红苍穹。 林寻身影不停,纵身上前,避开迎面而至的四道枪影,刀锋倒卷,硬生生将一名巫蛮强者的身躯劈飞出去。 在他的刀锋下,那些一个个凶神恶煞般的巫蛮强者却如同纸糊般,被摧枯拉朽般破开! 【六字刀诀】的一切招式犹如行云流水,从林寻刀锋中倾泻而出,恰似收割亡魂的镰刀,每一击杀出,皆都不曾落空。 杀! 林寻体内灵力奔腾,像火山般爆发,他的战斗方式及其简单粗暴,一路笔直冲杀。 不曾躲避。 不曾后退。 整个人像一柄尖利的锥子,狠狠凿进了敌人群中,硬生生撕裂一条血淋淋的道路。 在这一条道路上,惨叫声此起彼伏响起,一具具身躯倒下,血水犹如绽放的烟花,不断盛放,凄美、猩红、滚烫! 最令人胆寒的是,林寻自始至终都显得极其冷静,他的动作精准、稳定,不曾有过一丝紊乱。 每杀死一名巫蛮强者,他甚至犹有时间去切割掉对方胸膛上的图腾蛮纹! 那种感觉,就仿佛他是一个闯入狮群的捕猎者,每捕杀一头猎物,就会干净利落的收起来,自始至终,从不曾将猎物的威胁放在眼中。 这种战斗,刚开始显得不起眼,当看见林寻的身影已经被重重包围,可依旧不曾有人能够抵挡他的攻击时,许多巫蛮强者都感到了一抹难以言喻的惊悸。 这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类? 冷静、从容,虽孑然一人,在群敌环伺之下却宛如闲庭信步,而他的战斗手段却只能用“致命”两字来形容! 什么叫致命? 就是每一个与他接触的强者,必定丧命! 握在林寻手中的破军战刀已经出现许多豁口,快要崩断,可它却像一柄魔刀,饱饮血腥,收割亡魂! 仅仅片刻,就有三十多名巫蛮强者伏诛。 躲藏在远处的水雉看见这一幕,浑身发寒,瞳孔扩张,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太强了! 这真的是一个真武境修为的少年能办到的? 在水雉眼中,此刻的林寻浑身浴血,眉锋如刀,黑眸如电,整个人像一道无坚不摧的闪电,有一种让人绝望的睥睨气势。 这让水雉毛骨悚然,如坠冰窟,林寻真的变得不一样了! …… 火山附近区域中,同样响起一阵惊呼。 “这这……他竟要以一个人屠戮全场?!” “什么时候,这林寻的战斗力竟变得如此强横了?” “老天!谁能想到,这家伙非但没逃,竟一个人孤身杀入大军,依旧表现得如此锋芒毕露?” 震撼、惊叹、难以置信……各种情绪萦绕在每个修者心头,让他们情绪无法平静。 以往,林寻背负的“季度考核第一名”头衔被人质疑不断,皆都指责他作弊,令人不齿。 后来,林寻和萧坤对决,虽被白灵犀裁定林寻取胜,但许多人依旧认为林寻胜之不武。 可如今,当看见林寻孤身冲杀于巫蛮大军中,一路所向披靡的睥睨姿态时,许多人都说不出话了。 他们终于意识到,以往似乎从不曾真正了解过林寻,也从不曾真正去正视过林寻的战斗力。 这让许多人内心感到羞愧。 也有人对此感到不舒服,像戚灿和牟冷心。 他们原本以为林寻此次必死无疑,谁曾想,这家伙却在他们眼前上演了一场大杀四方,纵横捭阖的一幕。 那等睥睨的姿态,霸道凌厉的手段,显得如此刺目,让戚灿和牟冷心几乎都有些无法接受。 这怎么可能? 换做白灵犀、赵寅这等人物做到这一步,或许才是正常的,但是他林寻怎可能也办到这一步? 没有人愿意承认不如林寻。 戚灿和牟冷心一直视林寻为低自己一等的弱者,可这一刻他们却蓦地发现,林寻在战斗力竟似隐隐有超过他们一头的趋势时,一下子就让他们心中不平衡了。 “继续看下去,我就不信他能征战到最后!”戚灿冷冷道。 “不错,只要他锐气一旦被抵挡住,必将陷入颓势,回天乏术!”牟冷心也沉声说道。 与其说是分析战况,倒不如说这更像是一种歹毒的诅咒。 …… 战斗在持续。 惨叫声、怒嗥声、兵器碰撞声、鲜血迸射声……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惊心动魄。 这座名不见经传的火山上,此刻却上演着一场宛如炼狱般血腥残酷的战斗,灼热赤红的岩石上,涂抹的尽是浓稠化不开的血浆和一具具残破尸骸。 林寻继续冲杀,冷静如旧。 浑身澎湃的灵力仿佛取之不尽,让他时刻保持着巅峰状态,每一次出击,皆都笼罩着一抹死亡的阴影。 那些水蛮强者终于感到了一丝恐惧,阵型开始混乱,斗志开始动摇,围攻的步伐开始迟疑。 眼前这个人族少年简直犹如一个无法战胜的魔神,战斗到此时毫发无损,而在他们这一边,却已经损失足足五十多位同伴! 这是一个触目惊心的数字,更是一个沉重到让人崩溃的惨重代价! “混账!都到了这种时候,你们还要继续眼睁睁看着我们水蛮一脉被杀?” 山脚下,传出水雉尖利疯狂的暴喝。 没多久,山脚下出现一群又一群身影,赫然是来自巫蛮一族其他支脉的强者。 火蛮、木蛮、金蛮、土蛮……林林总总,竟有五十多人。 这突然的一幕,让战斗局势骤然再添一个变化!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