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6章 今见功名胜古人 - 天骄战纪

第1616章 今见功名胜古人

夜色深沉。 北冥古域阵营所在的护道之城,却灯火通明,只是气氛却凝重压抑无比。 无人说话。 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紧张、忐忑和不安。 搁在以前,当听说古荒域阵营强者来犯时,他们只会当做一个天大的笑话。 可随着阴绝、血魔、天火、九黎……一众域界阵营覆灭的噩耗传来,他们只有一个感觉。 恐惧! 不到一天时间,那林寻率领一众强者踏破一个个阵营,这等犁庭扫穴,雷霆万钧的攻势,足以令任何人恐慌。 眼下,北冥古域阵营的强者,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鲲少羽身上。 只是没有人知道,鲲少羽此刻的内心是何等挣扎、憋闷、煎熬! 夜色越来越深了。 鲲少羽一个人立在大殿前,凭栏而立,寒风萧瑟,夜浓如墨,黑暗无所不在。 许久,他叹了口气。 求道难,争锋难,多歧路,今安在? 拔剑四顾心茫然! 抬手轻轻拍着冰冷的栏杆,一种说不出的怅然、孤独之意,涌上鲲少羽心头。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英雄气短! “少主!” 黑夜中,一个灰袍老者匆匆而来,神色凝重,“大罗古域阵营也被踏破了。那林寻以无上剑道,对决数万剑修而不败,偌大护道之城,都被夷为废墟。” 鲲少羽神色木然,他忽然有些明白血青衣了。 这家伙并非是胆小,而是早已看透,在飞仙战境落幕后,整个九域战场,注定将再无一个是那林寻的对手! “阴绝、血魔、天火、东桑、九黎、大罗……如今就只剩下我们和星煞古域阵营了……” 鲲少羽喃喃,只觉一股说不出的抑郁之气充斥胸膛,恨不得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直接一走了之。 “少主,城中各大势力首领一起前来拜见!” 蓦地,有人匆匆而来传达消息。 鲲少羽一愣,猛地清醒过来,目光闪动,半响才说道:“让他们过来。” 没多久,一群男女的身影涌来,无不是北冥古域各大势力的领头人物,威势不凡。 只是,每一个人眉宇间皆带着忐忑忧虑之色。 “让我猜猜,尔等在此等时刻前来,该不会是打算和鲲某一起,死守护道之城前吧?” 鲲少羽目光一扫众人,心中已有不好的预感。 众人神色一滞,皆有些讪讪。 “少羽公子,眼下局势,已到了危急万分的时刻,我等商议之后,皆认为,必须该做出一个决定的时候了。” 一个须发皆白的金袍老者沉声开口。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哦,尔等意欲何为?” 鲲少羽神色一点点变得冷淡,他已猜出了一些真相,心中不禁涌现出一股悲凉。 “那林寻气势如虹,横扫六合,短短一天便踏破六域之阵营,可以断定,用不了多久,星煞古域阵营也势必会击破,值此之际,我等……我等……” 金袍老者说到最后,似有些有愧般,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 鲲少羽帮他说了:“尔等想趁早抽身,避其锋芒,远离此城,以保全性命?” 众人皆低下头,不敢和鲲少羽目光对视,但显然已经是默认了。 夜更深了,寒风如刀,凛冽刺骨。 鲲少羽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无力,心头憋闷得快要炸开。 他深呼吸几口气,道:“若我不答应,你们会如何?” 众人皆静默,无人应答。 这个问题,也着实不好回答。 鲲少羽见此,悄然攥紧双手,手背青筋根根爆绽,已快要控制不住内心的愤懑。 不战而退,何其耻辱!? 自古至今,历数以往九域之争中,北冥古域阵营,何曾出现过这等“闻风丧胆,不战而溃”的局势? 仅仅是一个林寻,率领一群古荒域强者啊,兵锋还未到,就吓破了这些家伙的胆子! 鲲少羽恨得一根根头发都差点倒竖起来。 他不是血青衣,他不甘心就这般认输,他的傲骨、尊严也根本无法忍受这等耻辱无比的事情。 “你们……都是这么决定的?” 许久,鲲少羽才勉强按捺住内心的躁怒,声音如从牙缝中挤出,带着彻骨的寒意。 众人浑身都是一僵,面面相觑,最终,皆以沉默来回答。 是的! 他们就是这般决定的! 眼下,古荒域阵营宛如无敌,有横扫九域战场之势,与之对抗,和螳臂挡车、蚍蜉撼树也无区别。 没有人愿意送死,更没人愿意将性命留在这九域战场! 见到这一幕,鲲少羽忽然想起了烛映空。 阴绝古域是第一个被踏平的阵营势力,当时,烛映空没有选择退避,而是选择去和林寻硬撼。 他为何这么做? 他难道不怕死? 不! 是他的傲骨、尊严不能容忍他这么做,否则,他将沦为阴绝古域最大的笑柄,被视作千古罪人,万夫所指! “可惜啊,我既无血青衣的谋断之力,也无烛映空的赴死之心,想认命,却又不甘,想赴死,却又贪生……” 鲲少羽神色怔怔,喃喃自语。 气氛愈发死寂和压抑了。 “少羽公子,时间紧迫,敌人大军随时可能兵临城下,城中数万性命的生死,全在您一念之间,还请您当机立断!” 金袍老者咬牙开口。 “请少羽公子当机立断!”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 这一刻,鲲少羽彻底心寒,哀莫大于心死,他总算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走吧,都走吧。” 鲲少羽转过身,凭栏而立,眺望远处夜空。 心如枯槁,意兴阑珊! 那些北冥古域各大势力首领如释重负似的,齐齐抬起了头,看了看背对众人的鲲少羽,他们最终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而退。 大难临头各自飞! 直至众人散尽,夜色下,鲲少羽那满头长发,倏然间化作了如雪般的白色。 他眼神中,只剩下空洞和惘然。 修行数十载,才情绝艳,独领一域风骚,他自认不逊古来任何人,风流犹拍古人肩! 到头来,蹉跎于此,形单影只,黑暗在即,偌大山河,无人可语心中恨! “啊——!” 猛地,鲲少羽嘶吼出声,一腔愤懑、无奈、悲凉,如山崩海啸,在夜空之中宣泄。 全城皆惊。 再望向鲲少羽所立足之地,早已没了他的身影。 这一夜,青冥八域之一,北冥古域年轻一辈领袖人物,鲲族帝子少昊,心绪失守,癫狂而去! 简而言之,鲲少羽疯了。 这一夜,北冥皆护道之城内,尽是仓惶而逃的身影,每一个,皆惶惶如丧家之犬!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 黎明破晓时,浩宇方舟载着林寻一行人,出现在了北冥界护道之城前。 只是,看到的却是一座空城,满目冷清萧瑟意。 “他娘的,那鲲少羽竟也如此卑劣,和那血青衣一样,不战而逃了!” 老蛤瞠目结舌。 其他人也都一脸恍惚。 一天时间,他们辗转九域战场各地,势如天神扫六合,踏破一座座城,击垮一个个域界阵营。 一路高歌猛进,快意恩仇! 这在以往,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如一个热血豪迈,激昂慷慨的梦,显得那般不真实。 可现在,一一发生了! 直至踏破星煞古域阵营,抵达这北冥古域阵营前,一路上,众人犹自都还处于一种发懵的状态。 仅仅一天时间,横扫八域,破城灭敌,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搁在前两次九域之争中,都不曾发生过如此事情。 “这世上不怕死的人,终究是少数,越是身居高位者,力量强大者,就越是贪生怕死!” 少昊感慨。 “我们……真的赢了?” 若舞神色恍惚,似难以置信。 “赢了!” 其他人皆点头。 踏平八域,一雪前人耻。 无数先人在此留下的血与泪,都在今日得报! 笑苍天豪迈大笑:“自今日起,这九域战场,当以我古荒域为尊!” “赢了,真的赢了……” 有人笑中带泪。 流泪,不代表不坚强,唯流泪的人才懂得,这一场大胜,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林寻没有多说什么,他踏空而起,盘坐天穹之下,神色恬静,宝相庄严,口中诵读普度法。 天光湛然,佛光浩荡,千万朵犹如琉璃般明净的莲花,将偌大的城覆盖。 气氛庄肃,林寻心中同样有些无法平静。 今时今日,终于横扫八域之阵营,荡平一座座护道之城,于林寻而言,心中怎可能不快慰?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唯有历经过九域战场那一幕幕惨烈厮杀,方才懂得,对古荒域阵营而言,这一场大胜的意义是何等不一般。 在以往岁月中,屈辱过,愤恨过,低头过,今日终出头! 场中,唯有夏至一直静静立在那,一袭黑袍,帽檐遮颜,永夜黑暗之光沐浴周身。 古荒域阵营大胜又如何? 天地间,她眼中唯有林寻一人。 除此,再无其他。 这一天,林寻率一众古荒域强者,辗转天地间,破八域之阵营,缔造古来未有之大胜。 古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 —— (点击下一章,看第二更~) appapp

上一篇   第161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