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7章 独领风骚只一人 - 天骄战纪

第1617章 独领风骚只一人

紧张,忐忑的情绪,在古荒域阵营蔓延着。 已经一天过去了,所有古荒域强者都在城中等待着,并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一切。 赵景暄伫足在城头,青丝飘曳,身影修长窈窕。 她同样也在等待着。 晨光洒在她那明净清丽的脸庞上,泛起柔和圣洁般的光泽。 当看到浩宇方舟,自天边疾驰而来,在视野中渐渐变大,赵景暄原本悬着的心也渐渐平复。 而在其美眸中,则亮起耀眼的光泽。 回来了! 一股无法言喻的轻松、振奋、喜悦犹如潮水般,涌上赵景暄心头,唇角也随之泛起笑容。 那一抹风情,于晨光中显得格外明媚。 “回来了!” 护道之城中,响起一道激动无比的惊呼。 旋即,整座城都沸腾了,无数翘首以盼的身影纷纷伸长了脖子,当看到浩宇方舟压迫云层而来,皆不禁发出欢呼。 浩宇方舟上,林寻、老蛤、阿鲁、少昊、若舞等人见到这样一幕时,相视一笑,心境也受到感染。 …… 这一天,古荒域阵营轰动,关于八域阵营被荡平的消息,就犹如风暴,令所有古荒域强者彻底为之震撼。 “哈哈哈,赢了,这一次九域之争,我们古荒域赢了!” 有人狂笑,狂奔在街头上,欣喜欲狂。 “古来所有恨与耻,今日终得雪,痛快,太痛快了,拿酒来!” 有人激动的躯体颤抖。 “呜呜呜……师兄,师姐,你们若泉下有知,当可瞑目了!” 有人坐地,痛哭流涕。 “一身转战沙场地,一剑曾当百万师!林前辈此功,必当永垂青史,为后世万万代所铭记!” 有人慷慨高歌。 “这才是真正的领袖风范,一域之天骄,大世之脊梁!古来未有,唯林前辈一人耳!” “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荡平八域一切敌,古今圣贤八万个,独领风骚只一人!” 无数声音,在城池中响起,经久不绝。 而关于林寻的议论,皆毫不掩饰赞叹、推崇、狂热和敬仰。 谁都清楚,九域之争从开启至今,若无林寻,便绝无古荒域阵营今日的大胜! 君不见,一路血杀三万里,力压一城无人出? 君不见,七域围困孤城前,谈笑屠戮一众敌! 君不见,黑崖海畔大阵中,纵横捭阖谁堪决? 君不见,飞仙战境绝巅争,群雄如星陨如雨! 君不见…… 在林寻身上,有着太多煊赫而惊世的事迹,每一件事,随便拎出来,就是一个足以令世人惊叹的奇迹! …… 这一夜,林寻所在大殿,觥筹交错,欢声笑语不断。 人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 直至凌晨时候,一众宾客朋友才逐渐散去。 庭院空明,夏至安安静静地坐在石阶前,遮盖容颜的帽檐已掀开,露出一张足以惊艳岁月,令天地都暗淡的美丽脸庞。 即便是赵景暄,当不经意瞥见这一幕时,都露出呆滞之色,心头泛起一丝震撼。 太美了! 那种美,由内而外,五官精致得像来自上苍的完美杰作,让人寻不到一丝瑕疵。 她随意坐在那,明眸皓齿,黛眉如墨,气质恬静、空灵、幽冷,一袭宽袖黑袍,映衬得她那肌肤如凝脂似的白嫩莹润。 看着她,赵景暄脑海中蓦地闪过一句话:此间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而林寻心脏也是猛地剧烈砰砰跳动,十多年不见,这丫头居然都已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绝世佳人了! “你们聊,我先去休憩。” 回过神后,赵景暄转身而去,只是当返回自己房间,她心中却颇有些不平静。 以前的夏至,还只是一个清新别致、灵秀绝俗的美丽少女,在赵景暄心中,也一直将其视作妹妹般的角色看待。 可就在今晚,她却第一次意识到,夏至早已不是从前的夏至,时隔多年,她愈发美丽了。 那种美,让赵景暄都为之心颤、惊艳和震撼。 若非亲眼所见,赵景暄都不敢相信,这世上竟还有如此美丽的一个人,让身为女人的她,都甚至忍不住生出自惭形秽之感。 “还好她一直遮掩容貌,否则的话,这世上哪个男人能为之倾倒?” 坐在床榻前,赵景暄心中感慨,自始至终,她从没想过要去和夏至竞争什么。 因为她清楚,在林寻心中,夏至就是一个宛如妹妹般的角色,从很早很早之前,两人就相依为伴。 可如今,赵景暄却有些不敢肯定了。 旋即,赵景暄哑然失笑,自己这是怎么了,患得患失的,是因为太在乎了? “罢了罢了,只要他不负我便好。” 许久,赵景暄才在心中呢喃。 庭院中,林寻和夏至并肩坐着,就宛如在绯云村时,心头一片平和宁静。 林寻忽然想到,好像每一次和夏至在一起,自己便从来就不再感到任何一丝的烦恼,也不再有任何杂念。 这感觉,就犹如天地间,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林寻,我快要离开了。” 忽然,夏至开口,声音还是如以往般清澈、平静、犹如天籁似的悦耳。 “离开?” 林寻一怔。 夏至点了点头道:“对,这些年,我一直在黑暗中征战,在征战中寂灭和蜕变,唯有在前些时候,才拥有了离开黑暗的力量。” “这次来找你,是因为我能察觉到你的气息在,所以便来了,见你安然无恙,我就很高兴,嗯,也是这些年第一次这般高兴。” 清澈如泉水似的声音,在夜色中响彻。 林寻看着夏至侧脸,心中忽然涌出一股说不出的疼惜,这些年里,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林寻沉默片刻,道:“这次……又要去哪里?” 夏至道:“那是我一个人的战场,欲修寂灭九转法,那里是唯一能让我涅槃的地方。” 林寻深吸一口气,道:“其实,你可以不去的,凭我如今的力量,肯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他真不想让夏至再独自去战斗了! 夏至摇了摇头,道:“我这次蜕变后,知道了一些事情,和我有关,也和你有关,我一定要变得很强很强才可以。” 林寻眉头一皱,隐约感觉,夏至话中含义有些不对劲,就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凶险,迫使她不得不全力以赴地去变强。 而这种凶险,极可能和自己有关,而非是和夏至有关! “究竟是什么事?”林寻再忍不住问了出来。 夏至沉默片刻,才说道:“天塌地陷,起于身后,大雾迷茫,阻于前路,万千杀劫,皆针对你一人而来。” 林寻脑海中轰得一下,如遭雷击,瞬间想起,当初在紫曜帝国时,观星台那位老祭司,就曾说过类似的话语! 只是,老祭司的话中,并无杀劫一说。 夏至她难道“看”到了什么预兆? “你……相信这些?” 半响,林寻稳了稳心神道,“千劫万难,人皆有之,若欲继续求索道途,这诸天上下,无论是谁,皆不可避免,既选此路,只需迎难而上便是了,你若担心这些,大可不必,更不必为此而迫使自己去做不喜欢的事情。” 夏至不假思索道:“这种事,不分喜欢不喜欢,我既然知道了,就一定要帮你化解,这就是我的宿命。” 林寻皱眉:“宿命?我可从不相信这个!” 夏至反问:“可若无宿命,你我为何能相遇?为何这诸天世界里,我只愿意让你一人容入我的世界?并且,我也只愿意为你一人好,其他的,我都不在乎,也不愿在乎。” 林寻看着夏至那认真的模样,沉默许久,才喟然一叹,道:“可不可为了我,选择留下?” 夏至摇头:“不行,林寻你不是说过么,非生死之别,谈不上真正的离别,我只是暂时离开,以后,我肯定要永远呆在你身边的。” 林寻一时都不知说什么好。 愤怒? 可夏至这么做从来都是为了他好。 高兴? 一点也没有! 他林寻从微末崛起,至今已成九域战场中近若无敌般的存在,绝巅圣境中,足可以傲视群伦。 可现在,他却发现有些事情,连他都无能为力。 比如,夏至去留的问题! “还是因为我不够强大吗?” 林寻喃喃。 绝巅圣境啊,还谈不上强大吗,还无法阻挡和化解夏至所言的“那一场劫”? 夏至侧过脸,明净若天上星辰般的眸,凝视着林寻,认真说道:“不,你已经很强大,只是这世上有很多事情,从来只针对像你这般的人物。” “而且我所说的事情,距离你还很远,这样也最好,让我拥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应对的手段。” 谈话至此,林寻彻底明白,夏至的意志已无法改变,这让他心头一阵怅然。 究竟该强大到何等地步,才能让夏至不必因为自己的事,而这般决绝地离开? 成为圣人王? 亦或者帝境? 猛地,一股说不出的情绪激荡林寻心头。 他转过身,看着夏至的眼睛,说道:“有朝一日,我定要你不再离开,永远!” 夏至怔了怔,那美丽得毫无瑕疵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那笑容,就犹如世间最灿烂的一抹光,令这夜色都暗淡,令天地万物都失色。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