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8章 法从自身寻 - 天骄战纪

第1618章 法从自身寻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林寻带着夏至,离开护道之城,行走在九域战场中。 行旅山河间,漫步星斗下。 一路上,林寻彻底放下一切俗事,将这些年搜集到的好吃的、好玩的、有意思的东西全都拿出来。 可让林寻哭笑不得的是,夏至唯独只喜欢吃,对那些好玩的,有意思的宝贝一点兴致都没有。 并且,夏至最喜欢的还是吃肉,烹的、炸的、煎的、烤的、焖的、炖的、煨的……只要是肉,来者不拒。 这让林寻不禁感慨,能吃是福。 夏至的话语一向很少,就那样安静地伴随在林寻一侧,偶尔林寻忍不住想逗一下她,却总被她用一种看“幼稚儿童”般的目光打败。 每当这时候,林寻都不禁讪讪,而后哑然,再然后大笑,好像只有在夏至面前,自己才会这般……“幼稚”? 一夏至,一壶酒,一路相伴逍遥游,快活如侬有几人? 可惜,美好的光景总是短暂的。 半个月后,夏至终究还是要离开了。 “林寻,等我回来。” 还是和以往离开的时候一样,这一次,夏至也如此这般认真开口。 “去吧,去吧。” 林寻也想开了,拎出酒葫芦,挥手道别。 夏至却走上来,拥入林寻怀抱,修长纤秀的肌体柔润如软玉,一股幽冷缥缈的体香弥漫。 林寻深吸一口气,将夏至紧紧抱着,似唯恐下一刻对方就会消失。 “要娶她也可以,但你必须先打败我。” 忽然,夏至冷不丁开口,让林寻躯体骤然发僵,神色都呆滞了一下,唇角微微抽搐起来。 “她”当然是指赵景暄。 只是林寻却没想到,夏至竟还在惦念此事。 “好!” 思忖片刻,林寻豪气顿生,“要不,现在就试一试?” 夏至抬眼,看着林寻那跃跃欲试的神色,道:“你就这么着急?” 林寻顿时尴尬,道:“那就下次吧。” 夏至退后两步,掌间蓦地浮现出一杆白骨长矛,于虚空中轻轻一刺,朝林寻破杀而来。 简简单单,毫无花哨。 可在林寻眼中,这一矛却宛如世间最锋利的刃,可以刺破一切,任凭自己如何闪避,也无法避其锋芒! 那感觉,就犹如大道降临,矛就是道,道就是矛,道无所不在,无所不至,矛亦如此! 时间犹如在这一刹变得漫长无比。 林寻瞳孔收缩,多年厮杀征伐所磨炼出的战斗本能,让他一瞬间做出一个反应—— 退! 可也就在此时,眼前这一切皆消失不见,道不存,矛不在,远处夏至孑然而立,气定神闲。 林寻轻叹,他已彻底断定,夏至已在此境无敌,即便真正交锋,自己或许有希望获胜,但希望并不大。 夏至走过来,说道:“还要试么?” 这并非耀武扬威,可却让林寻苦笑,道:“咱们两个,何必在这时候打打杀杀?” 夏至嗯了一声,走上前,那足以倾国倾城的美丽小脸上忽然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道:“林寻,你和笑笑一样可爱。” “笑笑是谁?”林寻一愣。 下一刻,他就看到在夏至肩膀,出现一只才拳头大小,绒毛呈现出一种浅浅的粉红色的小兔子,一对乌溜溜的眼珠充满了灵气。 小兔子嘴唇一翻,咧嘴笑起来,露出一对晶莹雪白的兔牙,看起来无比滑稽。 可林寻脸都差点黑起来,夏至居然说自己和一只粉红色的兔子一样可爱? 这若传出去,古荒域群雄该如何看待他? 夏至却笑容灿烂,逗弄着肩膀上的粉色小兔,道:“你看,笑笑笑起来多可爱。” 粉色小兔很配合地裂着嘴,欢快地笑着,发出吱吱吱的声音,像个粉色小绒球在夏至肩膀上滚来滚去。 佳人容颜如少女,身影亭亭玉立,美丽得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极少会像现在这般露出灿烂的笑容。 也是这时候,林寻才忽然发现,夏至无论再强大,再美丽,可她内心深处,还有着一份单纯、干净如孩子般的品性。 只是,她向来极少流露出来。 一时间,看着此刻焕发着活泼、靓丽气息的夏至,林寻神色间也泛起一抹恍惚,心绪起伏。 “走了。” 没多久,夏至干脆利落地走了。 她从不是拖泥带水的性格。 虚空中,她身影越走越远,肩膀上,粉色小兔咧嘴笑着,挥动小爪子,在朝林寻道别。 林寻见到这样一幕,也忍不住笑了,挥了挥手。 一道黑暗般的虚无门户,出现在天穹之上,夏至的身影迈入其中,就此消失。 “那一座门户,却能无视九域战场的天地法则力量,夏至所去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林寻黑眸幽邃,他见过这一扇黑暗门户。 当年夏至从星棋海之上离开时,也是进入此门户其中。 只是,林寻却是在此刻才发现,这一扇黑暗门户何等不简单! …… 夏至走了。 对古荒域阵营而言,除了产生一些感慨,并未掀起什么大的动静。 八域阵营被攻克,伤亡无算,也让古荒域阵营获得到了堪称海量的丰厚战利品。 这些战利品被整理清点后,一一进行了分配。 即便是没有参战的赵景暄等人,也都分到了一份。 小银、小天、大黑鸟他们,也各有收获。 这其中,收获最大的自然是林寻,因为原本属于夏至的那一份战利品,也统统交给了他。 林寻只清点了一下自己获得的圣宝,就不禁吓了一跳,竟足有四百余件! 且其中不乏珍贵罕见的圣道异宝! 除此,尚有大量的神材、丹药、奇珍、秘典、矿材……密密麻麻,数不胜数。 接下来对古荒域阵营而言,只剩下两件事。 一个就是追击围剿那些流窜各地的残余敌人势力,所谓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对待敌人,自当如秋风扫落叶般冷酷。 这件事,以少昊、若舞为首领,统驭古荒域阵营强者,已经开始行动起来。 第二件事则是寻觅绝巅成圣的机缘。 距离九域之争落下帷幕,还有一年的时间。 这一年中,将还会有不少的神妙秘境降临于战场中,其中,不乏一些类似“绝狱”“元磁”这样拥有绝巅成圣机缘的秘境。 而在古荒域阵营,还有不少拥有绝巅成圣资质,但却没能踏足绝巅圣境的强者。 这件事则交给了大黑鸟、老蛤、阿鲁他们来做。 林寻则放下一切不管了,将心思花费在筑城上。 如今的护道之城,或许已堪称强大,可经历上次的八域联军侵犯的事情后,让林寻意识到,欲让此城在以后岁月中永垂不朽,还远远不够! 三个月后。 护道之城焕然一新,金色的城墙焕发出一种沛然生机,沟通天地之力,宛如传说中神圣栖居之地。 三个月,林寻在“四绝八御大阵”基础上,熔炼大量神材,又重新构建了一座全新圣阵,名叫“御虚真武阵”。 此阵能够御用周虚之力,衍化作真武之禁,能够隔着八千丈距离杀敌,威能莫测。 如此一来,即便敌人出现在八千丈之地,也必会遭受到攻击,极大地弥补了四绝八御之阵的短板。 并且,城池经过进一步修缮后,在圣道禁阵力量浸润之下,也会变得越来越牢固。 简而言之,一座城,就宛如一件防御圣宝,且孕养于大阵中,质地只会变得越来越高。 做完这一切,林寻彻底放下手中事情,决定在九域之争落幕前,缔造自身法! 也是这一天,林寻离开了护道之城。 天穹蔚蓝,白云朵朵如棉。 一座碧绿如宝石般的湖泊前,林寻盘膝坐在湖畔,手持一竹制钓竿,身侧,搁着一个青皮酒葫芦,正在垂钓,仪态悠闲。 清风徐来,碧波潋滟,头顶白云青天,四野清幽旷绝。 一天后。 林寻心神空灵,脑海中念头全无,独钓碧湖上,纹丝不动。 三天后。 林寻周身气机都消失,空空如也,再无一丝波动。 七天后。 一只羽翼绚丽多彩的鸟飞来,飘然落在林寻肩膀,用鸟喙梳理毛羽,浑然不觉,所落足之地,乃是一个活物。 十天后。 林寻睁开了眸,握着钓竿的手腕轻轻一抖。 哗啦~ 惊人的一幕出现,占地足有千亩范围的浩瀚湖泊,被一根细若发丝鱼线“钓”了起来。 水面徐徐升高,整座湖泊很快出现在半空中,犹如一个巨大剔透的水晶,在天光下泛起瑰丽斑斓的光泽。 水晶中,有五彩缤纷的沙砾岩石,有摇曳生姿的水草,也有成群结队穿梭游弋的鱼群…… 偌大的湖,被“钓”到半空,却没有一滴湖水洒落,湖中风光纤毫毕现地呈现在视野中。 并且,给人的感觉,这座湖本应就悬浮虚空中,和这一方天地产生一种说不出的协调和契合。 林寻看着这样一幕,却不禁皱了皱眉。 哗啦! 下一刻,湖泊就重新落地,一切异象都消失。 林寻持着空荡荡的鱼竿,喃喃出声:“一丝不挂鱼脱渊,逍遥无碍归去来,心无挂碍,方是心境超然之本质,可惜,心境再超然,对我缔造自身法却并无大用……” “此法,当从自身中寻!” 说罢,林寻长身而起,负手于背,踏湖而去。 —— (2连更!) appapp

下一篇   第1619章 演自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