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0章 容万道,演万法 - 天骄战纪

第1620章 容万道,演万法

一页页大道篇章密密麻麻犹如潮水涌入林寻体内。 很快,万物归寂,天地恢复之前的宁静。 在远处城头上观望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长松了口气。 刚才那一幕幕,简直太过惊世骇俗! 而此时,在林寻体内,则响彻起阵阵道经之音,宛如道祖传道,神尊演法。 一种种道法传承力量,在林寻体内循环而动,激荡在五脏六腑、气海、乃至全身骨骸、皮膜之地。 而林寻身上的气息,也随之越发古老苍茫,宛如大道之化身,万法之源头,整个人犹如一尊大道洪炉,沸腾轰鸣! “熔!” 直至周身精气神达到一种空前圆润完满地步,林寻毫不迟疑,开始缔法。 轰隆! 那一瞬,在其体内犹如混沌初开,诸般道法传承化作璀璨的大道经文,与周身大道力量融汇在一起,最终衍化作一口炉鼎。 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此时,林寻便是以己身为“炉”。 以星湮吞穹、真龙、太极、水火、不死等大道奥义为“工”。 以精气神为“炭”。 以自身诸般法为“铜”! 以此为基,“容万道于一身,衍万法于一炉”,创自身之法! 海纳百川,雍容乃大,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世间诸般大道,万千法门,若追本溯源,必然最终会归为最初的“一”! 这些日子以来,林寻历经长时间的摸索、推演、参悟,最终决定,要缔造一门足以“容万道、衍万法”的法门! 就如此时他体内,犹如一尊天地洪炉,欲将自身之法、自身之道全都熔炼于其中。 以后岁月中,熔炼的道与法越多,炉鼎的威能就会随之越来越强! 只是,知易行难。 容万道、衍万法于一炉,岂是简单的事情?自古至今,都不曾有过这等匪夷所思的道法! 但现在,林寻欲将其缔造,化为自己所开创的“法”,也就等于是由他自己所著的“道经”。 之所以如此,并非林寻野心勃勃,而是他身上拥有的传承太多,同时兼修必然会让他的力量驳杂,无法专精于一。 而现在,林寻所缔造之法,就是要将这一切法门的奥秘全部融于一炉,化为一身。 就如“三道合一,惟精惟一”的奥秘一样。 只是,这着实太难了。 比如太玄剑经、大衍破虚指、有去无回、九清圣体诀等等传承,哪一种不是世间一等一的无上传承? 甚至,连林寻都还不曾彻底将其中奥秘吃透,而想要将这些传承融于一炉,自不可能很简单。 但若不能缔造前所未有之法,不能修古今无人所求之道,如何能从诸天万骄中脱颖而出? 又如何能力压一切同辈,于此境中称无敌? 欲立至强地,必求无上法! 轰! 在其体内,精气神如炭火般汹汹燃烧,诸般大道衍化为炉,正在熔炼自身诸般法。 只是,每一种法门皆晦涩无边,熔炼时时不时会产生可怕无比的冲突,稍有不慎就会“炉毁道消”,反噬己身。 幸亏此炉鼎,乃是以林寻的天赋大道星湮吞穹为根,本身就有“无物不吞,无物不容”的神妙威能,才能在熔炼时,化解了诸多危险的冲突和反噬。 否则的话,道与法彼此冲突,足以让任何修道者走火入魔,暴毙而亡。 不夸张地说,若无星湮吞穹道,林寻敢这么做,也和作死没什么区别。 此时,他心神笃定,意识空明,精骛八极,整个人沉浸于缔造自身法中,浑然忘我。 时间流逝,匆匆已是半个月过去。 这一段时间,林寻盘膝坐在城外三千丈之地,一动不动,犹如泥塑。 护道之城中的修道者,从最开始的震撼、骇然,渐渐地已习惯了这样的一幕。 在此过程中,赵景暄、小银、小天不再外出,一直守护在林寻身边,唯恐有什么动静惊扰到他。 连少昊、若舞、大黑鸟他们,都再无法看出什么,也无法判断出,林寻此次缔造自身法门,在经历着怎样的艰辛和凶险。 一个月后。 林寻依旧岿然不动,甚至连周身气机都完全消失,宛如枯寂没有生命波动的死物。 唯有一股无形的道韵,在其周身萦绕,证明他仍处于缔造自身法的奇异状态中。 古荒域阵营也彻底习惯了这样一幕,每个人都在忙碌着,有的巡弋九域战场中,在猎杀八域残余力量。 有的则在寻觅蕴藏着绝巅成圣机缘的秘境世界。 两个月后。 赵景暄终究没能沉住气,担忧道:“都这么久了,他……怎会一点动静都没有?” 小银和小天面面相觑,也都眉头紧锁。 此时的林寻,的确一点气息、动静都没了,连周身缭绕的那一股无形的道韵气息,都变得晦涩如死水。 这让谁都不担心? 大黑鸟踱步从远处走来,打量着林寻的状态,啧啧开口道: “等着吧,欲造无上法,必经最难路,这小子缔造法门的时间越久,当其成功时,收获之大也注定不可估量。非枯非寂非生死,浑浑噩噩成混沌,” 它似乎看出了一些什么,眸子中尽是异色。 三个月后。 “还没醒?” 就连少昊、若舞、笑苍天、夜宸他们都不禁有些担心了,只是,无论是谁,都无法看出林寻此刻的状态,也注定不可能帮上什么忙。 “距离九域战场落幕的时间,已只剩下不到半年的时间了,大哥他若一直这样下去,可就有些麻烦了。” 老蛤轻叹。 “再等等看,还有时间。” 阿鲁沉声道。 这一段时间里,整个九域战场风平浪静,并无什么大事发生。 八域阵营残留的力量,正在少昊他们的努力下一点点被消除,而在古荒域阵营中,也陆续多出了一些绝巅圣人,可谓是喜事不断。 只是,任凭他们如何寻觅,直至如今也没能揪出血青衣、鲲少羽这两个领袖人物。 这让不少人都感觉有些遗憾。 不知不觉,又是三个月时间过去。 林寻依旧枯寂如泥塑雕像,甚至连其周身萦绕的那一股无形道韵,都也已寻觅不到。 任谁看到他,都会凭生一种“空如大虚”般的感觉。 “大哥他……该不会再醒不来了吧?” 阿鲁已彻底无法淡定了,看林寻此刻的状态,简直像极了坐化圆寂时的模样。 没有气息、没有生机,肉体枯寂,呼吸全无! “呸!乌鸦嘴!” 老蛤一巴掌打在阿鲁后脑勺,“大哥那等绝世人物,怎可能就这般无声无息圆寂?更何况只是缔造自身法而已,注定难不住他。” 话虽如此说,老蛤心中也是紧张忐忑不已。 赵景暄、小天、小银他们都很沉默,这一段时间里,他们一直守护在林寻身边,若论担心,他们比任何人都更甚。 随着时间推移,整个古荒域阵营都开始察觉到,此次林寻的修行,似乎显得格外漫长。 一时间,也是有着诸多议论声响起。 “越是卓绝之辈,越容易在求道路途上遭遇天谴,所谓天妒英才绝非是夸张。” “林前辈一个人压得八域阵营抬不起头,其才智和底蕴皆堪称是世间一等一的翘楚,似他这般的人物,在修行中遭遇到的凶险,绝对超乎想象。” “唉,这就是大道求索,别看林前辈神威无二,光芒万丈,可他在求道中所遭遇的凶险,注定也比寻常之辈可怕。” 似这般议论声,开始在古荒域阵营中不断出现,并且越演越烈,都不禁开始为林寻担忧、紧张起来。 “距离九域战场落幕就只剩下一个月了,这小子怎会还没醒来?除非……” 这一天,大黑鸟都感觉有些反常,只是当它的声音刚说到一半,便猛地戛然而止。 因为便在此时,七个月来一直枯寂坐地,犹如泥塑雕像般的林寻,悄然睁开了眸。 醒了! 大黑鸟激动得差点蹦起来。 一直守护在林寻身边的赵景暄、小银、小天也都第一时间察觉到,精神皆是一振。 当他们目光都看向林寻时,却见林寻躯体周身,一股无形的力量波动倏然扩散而开。 轰! 这一瞬,天穹都猛地一颤,宛如春雷初发,其音激荡九天十地,响彻八方四野。 城池中,无数修道者浑身一僵,几乎都感受到一种恐怖无边的威压,犹如潮水般蔓延,令不少人都双腿哆嗦,直接瘫坐在地。 即便是圣人,都心神震荡,难过得差点咳血。 而似少昊、若舞、老蛤、阿鲁他们这些绝巅圣人,也都齐齐倒吸一口凉气,感受到一种来自心灵上的可怕压制。 唰! 几乎不约而同地,所有的目光,所有的神识都看向了城外,因为那一股恐怖的气息,正是来自那里。 而后,他们就看见,虚空之上,不知何时起,浮现出一口炉鼎的虚影,高入云霄之之外,大若无量太虚。 汹涌的道光从炉鼎四周倾泻,垂落下亿万道毫光,神曦流转,光霞飘洒,炽盛而煌煌,尽显神圣不朽般的宏大气象! —— (童鞋们抱歉哈,回家晚了,这是第一更,晚上11点前,还有一更!) appapp

上一篇   第1619章 演自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