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2章 金风玉露一相逢 - 天骄战纪

第1622章 金风玉露一相逢

看着林寻从远处走来,立在城池前的所有人,无不呼吸一窒,感受到一种沉甸甸的压迫。 内心中几乎是发自本能地产生出敬畏的情绪。 虎啸百川,万兽皆伏。 龙腾九天,万灵皆仰。 此时,林寻给人的感觉,就犹如从云端飘然临世的仙人,是从神圣中走来的主宰! 即便是少昊、若舞他们这些绝巅圣人,都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迫,神色间都不禁泛起异色。 缔造出自身法的林寻,简直完全和以往不一样了,一举一动,都有莫大威严! 被世俗众生供奉在庙宇中的神像,经历长年累月的香火和虔诚膜拜,无形中,也会拥有一种庄肃威严的气势。 而林寻,则是在大道之路上实现蜕变,周身气息自然而然也随之产生了一种变化。 无形无质,却直抵人心! 林寻敏锐注意到众人神色的不一样,下一刻,随着他心意一动,整个人气质无声无息地发生变化。 质朴而平凡,洗尽铅华,宛如神物自晦! 几乎是瞬间,所有人所遭受到的那一股无形压迫气息,都随之消失无踪。 再看林寻,衣袂飘舞,身影挺秀,给人一种明净、温润、如若春风化雨潜无踪的舒适之感。 似少昊和若舞等人见此,心中反倒愈发吃惊,气随意动,收发由心,可如圣人伟岸巍峨,亦可如凡人质朴无华! 这般境界,令他们都只能望而兴叹。 林寻现在究竟有多强? 他所缔造的“法”又是何等恐怖? 没人能看出。 但所有人都知道,在绝巅圣境中,缔造出自身法的林寻,只怕已足以称无敌。 真正的无敌! …… 林寻缔法成功,令古荒域陷入一片欢腾,当天就有不知多少修道者前来拜会。 直至深夜,前来拜访的一众宾客才渐渐散去。 庭院中,林寻、老蛤、阿鲁、大黑鸟他们在饮酒,灯火阑珊,夜深人静。 “大哥,这九域之争马上就要结束了,我敢肯定,当我们回去时,古荒域那些修道者,肯定不敢相信我们赢了。” 老蛤醉眼迷离开口,在附近地上,堆了不知多少酒坛子,横七竖八,狼藉一片。 旁边的阿鲁嘿嘿笑道:“我更好奇,这一次返回后,古荒域中,还有哪个势力敢再和大哥过不去!” 闻言,众人都不禁大笑起来。 这一次在九域之争中获取大胜,意义之大,绝对超乎想象。 不仅仅只是为无数先人洗涮了耻辱和血恨,也不仅仅只是将八域阵营全部击败那般简单。 最关键的是,此次大胜,足以改变古荒域大势! 何谓大势? 是涤荡过往之颓靡、没落的态势,敢叫日月换新天! 是一扫古来至今之阴霾,让古荒域拥有重新扬眉的底气! 以往,古荒域被其他八域打压了不知多少岁月,古荒域强者不知为此低头过多少次。 可现在,不一样了! 哪怕,在整体实力上而言,古荒域依旧远远不如其他八域,可此次大胜,就犹如一场久旱甘霖,足以让古荒域众生看到重新崛起,重新凌驾八域之上的希望。 这便是此次九域战场大胜将产生的影响! 而谁都清楚,若无林寻力挽狂澜,独断乾坤,古荒域阵营绝对不可能在此次九域之争中大获全胜! 甚至不夸张地说,没有林寻,古荒域阵营早不知被踏破多少次了。 简而言之,无论是谁,无论是否参与到九域战场中,只要是古荒域修道者,都必须领林寻的情! 在这等情况下,当九域之争落幕,返回古荒域时,若有人还敢和林寻过不去…… 那简直就是自己找死! 完全不必林寻出手,少昊、若舞、笑苍天、夜宸、祢衡真他们这些绝巅圣人,都会第一个站出来拔刀相助。 “哼,绝巅圣人而已,尔等可莫要小觑古荒域群雄,那些古老的大势力中,可有着大圣、圣人王境的老怪物坐镇!” 大黑鸟冷哼,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 “还有那古荒域前线战场上,还有着不知多少准帝境强者在浴血奋战,若以为在九域战场中大胜而归,就可以无法无天,那可就显得很幼稚。” 啪! 老蛤一巴掌拍在大黑鸟脑后勺,他最看不惯大黑鸟这种一幅轻蔑众生的架势。 老蛤训斥:“你这贼鸟也太扫兴,明显欠揍!” 大黑鸟气急败坏:“他娘的,鸟爷我好心提醒,你竟敢动手?信不信鸟爷灭了你?” 老蛤一点也不怵,挽起袖子就走上去:咱俩比划比划。” “走,去城外,鸟爷这次就教教你该如何谦虚做人!” 嗖的一下,大黑鸟怒气冲冲腾空而去。 老蛤紧跟其后。 阿鲁唯恐天下不乱,酒也不喝了,噌地窜起身体,追了上去。 “要不要去劝劝?” 赵景暄将目光看向林寻。 林寻笑着摇头:“不必了,那贼鸟最是奸猾阴险,若是打不过,必然会第一时间逃窜,至于老蛤,有阿鲁在,肯定也不会看着被大黑鸟欺负。” 他太了解这些家伙的秉性和脾气了。 “主人,我和小天也想去观战。” 旁边,小银跃跃欲试。 “去吧,去吧。” 林寻挥手。 很快,庭院中就只剩下了林寻和赵景暄两人。 夜空深沉,凉风习习。 或许是因为饮酒的缘故,赵景暄星眸带着迷离之色,一张明净清丽的俏脸,染上一抹酡红,明艳照人。 她的螓首枕着林寻肩膀,轻声道:“马上就要回古荒域了,时间可过得真快。” 从九域战场开启至今,已有三年时间,仔细一想这三年中所经历的一幕幕事情,林寻也不禁感慨。 修行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纵然修炼有成,寿元足以与天地同寿,注定也无法从岁月中跳脱出来。 “夏至走的时候,有没有说过我?” 忽然,赵景暄开口,声音中罕见地带着一丝紧张。 林寻忍不住笑道:“你猜猜?” 赵景暄抬起头,嗔怪似的瞪了林寻一眼:“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她仪态微醺,玉脸酡红,星眸水汪汪近距离之下看着,让林寻不禁一呆,神色间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慕、欣赏和惊艳。 赵景暄羞赧似的低头,若按照以往,她肯定会转移话题,避开林寻目光注视。 但此时,或许是又和饮酒有关,让她也不知哪里来的力量,迎上林寻那坦荡炽热的目光,看着那熟悉的清俊脸庞,内心也不禁一荡。 “景暄,让你久等了。” 林寻声音低沉,带着意味难明的味道,看着眼前触手可及的那一张精致、明艳若桃花般的玉容,情不自禁低头,在那鲜红水润的唇上吻了下去。 轻轻一触,美妙之极。 赵景暄娇羞,白净的脸庞发烫,闭上了眸,一种难言的感触从心底涌现出来,既紧张、忐忑,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慰、喜悦和期待,整个人宛如失去了一切抵抗的力量。 任君采撷。 脑海中情思流淌,赵景暄蓦地想起一句话:“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下一刻,她只觉躯体一轻,就被一对强有力的臂膀抱起,紧张的情绪如潮水撞击心头,让她细长若小扑扇似的睫毛都颤抖起来,明净清丽的俏脸愈发滚荡,娇媚不可方物。 林寻不禁失笑,不管景暄是什么性情,又是如何出色的人儿,她终究是一个女人,在此时此刻也难免娇羞紧张。 下一刻,他便抱住怀中玉人,走进房间。 “景暄,今夜便让我来侍奉你入寝。” 迷迷糊糊地,赵景暄耳畔响起林寻低沉的声音,强烈的情感驱使下,让她忍不住睁开眸,盯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最终只含含糊糊地在唇中嗯了一声,细若蚊蚋。 此刻的她,满脸绯红,明艳无端,躯体软酥酥的,只感觉像失去了所有力气。 林寻没有再废话,将赵景暄抱入床榻,犹如怀抱温香暖玉,那丰盈修长肌体上散发出的幽香,令林寻浑身都是一热。 他动作近乎有些粗鲁地将赵景暄身上的衣裳一件件脱下来,然后和她一起倒在了床榻。 满头青丝如瀑流泻在枕边,美人如玉,娇躯如雪…… 床帷随之被放下。 ……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许久,反正也不知是多久,这一夜林寻浅尝辄止,谈不上尽兴,但却满心满意尽是快慰。 床榻上,林寻拥着赵景暄,一种喜悦、平和、饱满的滋味在两人心头流淌着。 两人皆没有开口,似唯恐打破这种静谧气氛。 直至黎明破晓时,林寻才开口,感慨道:“原来……是这种感觉。” 赵景暄先是一怔,而后俏脸晕红,含羞带恼似的瞪了他一眼,道:“天都亮了,你还在回味,不要脸了么。” 林寻忍不住笑起来,轻轻吻在伊人额头,道:“我很贪心的,就是回味一辈子也不够。” 赵景暄星眸迷离,心尖发颤,娇躯发软,又有些恍惚了。 这一晚,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 (这一章写了很久,也修改好几次,才总算能够被允许发布出来了,崩溃~)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