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3章 曾照彩云归 - 天骄战纪

第1623章 曾照彩云归

天光大亮时,林寻神清气爽地走出房间,放眼四顾,只觉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心旷神怡。 风景还是那般风景,只是心境不一样时,风景自然也就不一样。 距离九域战场落幕,只剩下不足一个月的时间,林寻打算趁此机会,好好陪一陪赵景暄。 昨晚时候,赵景暄曾说:“我知道你心中放不下夏至,我也不求你明媒正娶,也不贪求名分,只要你不负我,便足矣。” 也正因这句话,令林寻心中感动之余,颇有些愧疚。 赵景暄,紫曜帝国大帝之女,世间一等一的绝代佳人,体内流淌着真龙血脉,才情绝艳,姿容绝俗,犹如仙子临尘。 换做其他修道者,能得此红颜相伴,都已是莫大福分。 可如今,赵景暄却做出这般让步,让林寻焉能不惭愧? 甚至,林寻自己都有何德何能,竟让美人如此眷顾的感慨。 若不好好陪伴赵景暄,林寻都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罪大恶极之辈。 …… 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林寻什么也不管了,携着赵景暄一起离开护道之城,游山玩水,足迹遍布九域战场。 乘舟泛湖、山巅观霞、碧海踏浪、醉卧流萤、俯览飞瀑…… 逍遥自在,不亦快哉。 偶尔兴起,林寻便采撷灵露神草,用云端无根水烹茶,与赵景暄共饮在花丛间。 浮生偷闲,半缘修道半缘君。 什么九域之争,什么追杀敌人,什么修道求法,统统都被两人抛掷脑后。 此间之乐,不足与外人道矣。 ……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这一天,一片雪白冰川之地。 林寻劈开一截冰心取水,以红泥小炉煮茶,赵景暄则环抱双膝,坐在一侧,笑吟吟看着林寻忙活。 天穹上,忽然响起一阵奇异的轰鸣,宛如大道之音响彻,在天地间扩散而开。 几乎同时,佩戴在林寻和赵景暄身上的古荒令,皆在此刻产生共鸣,嗡嗡颤抖。 不约而同地,两人停下手中动作,对视一眼,皆意识到,九域战场落幕的时间来临了! 看着红泥小炉上即将煮沸的茶水,林寻却是轻声一叹,时光荏苒,再快活的光景,终究是短暂的。 “食髓知味,不舍离去?” 赵景暄星眸含笑,柔情涌动其中。 林寻点头。 这一段时间,陪着赵景暄游山玩水,逍遥自在,自然不舍。 “走吧,以后还有很多机会。” 赵景暄拉起林寻的手,朝远处行去,这些天的陪伴和玩乐,她已很知足了。 更何况,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 当返回护道之城时,林寻不禁一怔。 因为不知何时起,在那恢弘、巍峨的金色城墙前,屹立了一方数丈高的石碑。 石碑上,以大道之文篆刻着一行行铁画银钩般的字迹。 “第三次九域之争,古荒域一代领袖圣人林寻,执盖世莫御之力,引领九域战场风云……” “初,圣人林寻血杀三万里,一人围堵一城,威势睥睨,无人可敌……其后,重建护道之城,破七域联军,征伐黑崖海…… “只身辗转八域地,一剑屠戮万千雄……” 上边,详细罗列着林寻在这三年来所做的一件件事迹,恍惚间,林寻脑海中也是随之回忆起这些年征战的一幕幕。 “壮哉,唯此人物,方称领袖,唯此俊杰,方称圣贤……” “君心如天,泽披古荒,君功赫赫,冠绝古今,君力无双,谁堪与敌……” “我辈勒碑于此,期圣人林寻流芳千古,名垂青史,愿后世之辈明鉴!” 直至看完此碑,林寻心头也不禁一阵激荡,无法平静。 他根本就没想到,古荒域阵营,竟会为自己立下如此一座功绩之碑! “你看那。” 旁边,赵景暄看向远处。 林寻抬头,就见城头上,无数身影密密麻麻汇聚,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看向自己。 “林兄,这‘功绩道碑’乃是大家的心意,每一字皆由不同的道友执笔所刻,唯有如此,才能表达我等之敬意。” 少昊朗声开口。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林寻忍不住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我还能拒绝吗?” “不能!” 众人异口同声,旋即,都不禁大笑,声震云霄。 今日,九域战场已步入落幕阶段,城中的修道者,来自古荒域的不同地方,也将于今日离开。 只是这次离开,也不知下次何时才能相见,于是不约而同地全都汇聚在了城池前。 只为一起向林寻道别! “多谢了,诸位。” 林寻深吸一口气,拱手出声,响彻天地。 …… 血魔界。 一座穷山恶水般的偏僻之地,天穹道音响彻,也让藏匿在一片臭泥潭深处的血青衣惊动,从蛰伏沉寂中苏醒。 “终于落幕了……” 顾不得理会那脏臭的泥潭气息扑面,血青衣激动得直接冲出去,听着那不断响彻的道音,就如听到世上最动听的音律。 他双手伸向天穹,闭上眼睛,露出陶醉之色。 含恨蛰伏近乎一年之久,如今终于重见天日,对血青衣而言,就宛如开启了一场全新的道途。 直至许久,血青衣猩红的眸子中流露出刻骨冰冷的恨意,咬牙开口: “耻辱和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知耻而不知勇,林寻,这次且让你得意,他日,我血青衣必有所报!” 唰! 下一刻,他身影凭空消失。 …… 北冥界。 一片浩瀚无垠的大海深处,一道疯疯癫癫的身影,正蹲坐在一块礁石上哭嚎。 他头发蓬乱如草,衣衫褴褛,眼窝塌陷,肌体枯瘦,模样比叫花子都要凄惨。 可若是林寻在此,一定可以认出,此人赫然正是北冥域阵营的领袖人物,帝族鲲氏的少主—— 鲲少羽! 只是,当年的他何等风光和睥睨,犹如大日当空,光芒万丈,独领一域之风骚。 如今却已落魄得人不人鬼不鬼,疯疯癫癫,心智混沌。 当天穹上响彻大道之音,正蹲坐在地,呜咽哭嚎的鲲少羽如遭雷击似的,整个人猛地愣在那。 他神色开始变幻,阴晴不定,涣散惘然的眼神开始一点点凝聚…… 直至许久,他霍然起身,嘶声朝天大吼:“浑浑噩噩数十载,今日方知我是我!” 一字一顿,如若惊龙长啸,滚滚激荡九霄之上,声音中,尽是解脱豁达之意。 “林寻,等着吧,待我扶摇青冥时,必雪从前耻!” 鲲少羽猛地踏空而起,身影在倏然间化作一头鲲,大不知几万丈,压塌虚空,席卷漫天风云而去。 …… 古荒界。 护道之城前,无数古荒域修道者也都在行动,将古荒令拿出,挪移虚空而去,就此消失在这九域战场。 “林前辈,我等先行一步。”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林前辈,我等期待在古荒域中再和您相逢。” “林前辈……” 前来向林寻道别的有很多人,有熟悉的,也有不熟悉的,有能叫出名字的,也有叫不出名字的。 但每一个人,皆带着发自内心的敬意和祝福,林寻一一予以回应,感慨良多。 活着的,可以重返故土。 而那些埋骨于此的古荒域强者,注定只能万古沉寂于此,无人问津。 生与死,就是这般残酷。 渐渐地,城中修道者的身影越来越少了。 “林兄,告辞!” 祢衡真、叶摩诃他们前来辞别。 “保重。” 林寻含笑拱手。 “林寻,回古荒域后,你可一定要前来北斗界,我请你喝紫薇圣山的万年珍酿!” 夜宸大声道。 旁边的笑苍天插嘴:“别,还是去我清风谷吧,我将老祖宗珍藏的‘七宝醉仙酒’拿出来与你共饮。” 一句话,引得夜宸怒目而视:“你敢不敢不和我作对一次?” 笑苍天毫不退让,嗤笑道:“我就是看你不惯,怎么了?” 得,两个天生不对眼的家伙又互怼了起来。 林寻哭笑不得,心中却暖暖的,这就是朋友,是患难与共的兄弟! “林兄,我们也要走了。” 没多久,少昊、若舞也来辞别。 林寻与之对谈,而后一一目送他们离开。 直至最后,场中就只剩下了林寻、赵景暄、老蛤、阿鲁、大黑鸟、小银、小天他们。 这也正常,当初前来九域战场时,古荒域强者是从不同的地方,进行挪移前来。 回去的时候,自然也会沿着原路返回,注定不可能同路。 就如林寻他们,来的时候是从不死神山的传送之门而来,回去的时候,也必然会回到不死神山。 “大哥,我们也走吧。” 老蛤、阿鲁他们将目光看向林寻。 林寻伫足城头,眺望四周,仿佛要将这一切铭记在脑海中,半响才收回目光,深呼吸一口气,眸光坚定,道: “走!” 一阵光霞流转,林寻他们的身影,也是一一消失在虚空中,只留下偌大一座护道之城,在这茫茫天地间沉默屹立着,弥漫万古不朽般的神圣气息。 这一天,历经三年激烈征战厮杀,九域之争就此落幕,无论何等阵营,但凡存活下来的强者,皆在今日离去。 偌大的九域战场,就此重新陷入沉寂中,也不知下次开启,又是多少年之后了。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 (九域战场写完,返回古荒域后,又是新的征程,这次,林魔神要快意恩仇了。) appapp

下一篇   第1624章 天下皆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