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5章 兑换天赐气运 - 天骄战纪

第1625章 兑换天赐气运

“以后,我们要改变一下对待这林寻的态度了……” 也有许多古老道统意识到,如今的林寻,已完全和以往不一样了。 他已是绝巅圣境中的霸主,是连九大域界都要承认的“九域战场第一人”! 放眼整个古荒域,纵观古今,也只此一人! “一个人,可当一方道统!” 有圣人王境的老古董唏嘘。 或许现在的林寻,在圣境中只是真圣层次,可来日之成就,注定要超越当世任何圣境存在! 仅仅是“绝巅”二字,就足以让古荒域那些真圣低头! “以前时候,此子被视作当世神话时,我还嗤之以鼻,可现在……不认都不行啊!” “时代变了,以后的古荒域,注定将是那些绝巅年轻一辈的天下,而这林寻,无疑是其中的领袖人物。” 类似的交谈,还在持续发酵着,随着时间推移,整个古荒域中,也都知道了林寻在九域战场中的壮举。 一时间,天下无处不震撼,世上皆议“林寻”名! …… 神机阁。 妙玄先生大笑,笑声响彻云霄,说不出的快慰。 他那紧绷的心弦,也是在此刻终于彻底松懈,整个人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振奋和喜悦。 “好一个林寻,好一个九域战场第一人!” “师兄,你说的不错,九域战场改变之希望,只在此子一人身上,而今,这一切都应验了。” 妙玄先生一向给人儒雅、温和、醇厚的风范,可此时,他却仪态肆意,大笑连连。 到了最后,甚至拎起一个酒壶,狂饮了一番,大叫:“童儿,拿书笔来!” 很快,一名侍道童子恭敬上前,将春秋笔和青史书呈上。 妙玄先生席地而坐,拎笔挥毫。 “时隔三年,九域之争落幕,林寻此子凭一己之力,独断乾坤,横压八域……” 一行行字迹,犹如一个个大道烙印,洋洋洒洒出现于厚重、苍茫的青史书上。 “此胜,开古荒域历史之先河,雪古今沉积之血恨,只凭此功,林寻便可流芳万古,永垂古荒青史……” 一行行,一句句,皆有感而生,被妙玄先生一气呵成地撰写于青史书上。 直至最后,妙玄先生近乎是用尽全力,以“功在千秋,壮哉林寻”八字结尾! 写罢。 妙玄先生仰头狂饮,快哉大笑。 …… 在整个古荒域都陷入轰动时,不死神山上。 林寻、赵景暄、老蛤、阿鲁、大黑鸟一行人正在兑换“天赐气运”。 三年前,他们一行人就是从此地进入九域战场。 按照不死神山灵仆的说法,每一个强者所佩戴的古荒令,兼具着积累杀敌战勋的妙用,杀死的敌人越多,积累的战勋就越多。 而战勋,则可以兑换天赐气运。 不死神山,便是古来至今汇聚天地大道气运的“福地”之一,其上覆盖着真正的大道气运。 当年参加小巨头榜之争时,林寻就曾体会过“大道气运”的妙用,对修行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这等机会,自不能浪费。 “没想到,你们竟做到了古人不曾做到的事情,让古荒域终于在九域之争中获得大胜。” 灵仆感慨。 他乃是不死神山的规则所化,并无情绪波动,可也很清楚,这一场大胜,是何等惊天动地的一场大事。 感慨之后,灵仆也很痛快,指着不死神山之巅,道:“那里有着一座‘道台’,盘坐其上,便可以手中古荒令兑换到相对应的大道气运,你们谁先来?” 声音还没落下,嗖的一下,大黑鸟就第一时间冲了上去,叫道:“鸟爷先来!” “无耻!”老蛤和阿鲁皆齐齐怒目而视。 大黑鸟却一点不在乎,蹲坐在“道台”上。 一瞬间,一股股犹如无形般的大道波动气息,从不死神山上弥漫而开。 肉眼都能够清楚看到,在那道台上,飘洒出千百道瑰丽的瑞雨光霞,将大黑鸟完全覆盖其中。 “这就是大道气运?” 林寻不禁动容,气运,从来都很玄妙,渺渺冥冥,不可捉摸。 可现在,那些大道气运的力量却化作一道道瑞雨光霞出现,空灵剔透、虚幻若飞仙之光。 仔细去感应,却发现什么也感受不到,显得很神秘。 “每个人身上,皆有气运,越是天资卓绝者,气运就越强,在修行道途上获得的收获就越大。” “而那些气运差劲之辈,就是机会摆在面前,只怕也都抓不住,即便抓住了,也无福消受。” 灵仆出声,予以指点,“有些修道者,本就是资质愚钝之辈,若是遇到一场天大的机缘,对他而言,反倒是一场祸事。” “这老天,何等不公。” 老蛤感慨。 “这老天,何时公平过?” 阿鲁道,“我辈修道,无论是谋求长生,亦或者是谋求超脱世俗的力量,本就是在和老天对抗,不甘心认命罢了,而谁都清楚,命运和气运从来是密切相关的。” 林寻暗自点头,老蛤和阿鲁所言皆不假,古来但凡能够在道途上有大成就的,无不有一种“命不由天,人定胜天”的气魄和胸襟。 甚至,不夸张地说,由凡入圣,由圣成帝……修行的每一步,同样是一次次的逆天改命之举! 只不过,有的人伴随气运而生,生来便天赋异凛,资质超绝,有的则资质愚钝,犹如朽木。 这就是命和运的不同。 所谓“诸天万灵,生而平等”,从来都是一种假象。 那些天生的圣子、神子、仙子、帝子……能和绯云村的孩童平等吗? 一出生,他们的命运早已完全不一样! 没多久,大黑鸟从道台上走下,摇摇晃晃,如醉酒似的,熏熏然,晕陶陶,意犹未尽地啧啧道:“这就是气运,汇聚古今天地之玄,渺渺冥冥,妙不可言……” “贼鸟,你觉得有啥改变吗?” 阿鲁忍不住问。 大黑鸟一愣,眼神恢复清明,沉吟道:“说不出来,但我能感觉到,仿佛和天地大道更亲近了,有一种……如鱼得水般的惬意之感。” “我去试试。” 老蛤早已忍不住,火急火燎冲了过去。 很快,一缕缕大道气运所化的瑞雨光霞涌现,将老蛤的身影笼罩。 而趁此时间,赵景暄则问道:“寻哥,离开不死神山后,你有何打算?” 旁边的大黑鸟登时竖起耳朵。 如今,九域战场落幕,林寻也已成为缔造出自身法的绝巅圣人,放眼整个古荒域,即便是大圣境存在,都已无法威胁到林寻。 除非圣人王出手! 不过,似圣人王这等恐怖存在,要么已前往古荒域前线战场,要么则在闭关中,非遇到牵扯宗门覆灭的生死之局,根本不可能出现于世间。 在这等时候,林寻又会做什么? 会否去找黑魇天狗族、天枢圣地、大地藏寺、海魂族、金乌一脉这些大势力复仇? 大黑鸟也很想知道。 须知,当年林寻在古荒域时,可是被这些大势力打压过不知多少次,早已结下化解不开的血仇! 林寻想了想,道:“我打算前往神机阁一趟。” 神机阁? 赵景暄、大黑鸟和阿鲁皆是一愣。 “嗯。” 林寻点了点头,当初在弑血战场桑林地时,他曾答应金蝉青年一件事,牵扯到前线战场的局势,如今也是时候将此事做了。 “鸟爷我还以为,你会忍不住杀去大地藏寺报仇泄恨……原来只是去神机阁,那鸟爷就放心了。” 大黑鸟如释重负似的开口。 林寻反问:“我若真要这么做,你还打算阻止我不成?” 大黑鸟不假思索道:“肯定要阻止,那鬼地方可危险的很,以你如今的力量去了,说不准会被抓起来,哪怕那些秃驴大发慈悲,也肯定要将你永生永世镇压。” 林寻眉毛一挑:“有多危险?” 大黑鸟欲言又止,最终轻叹道:“你应该很清楚,渡寂圣僧是何等的强大,可最终……不也遭劫了?” 林寻讶然:“渡寂圣僧难道不是欲迈上一条无上路,触犯了禁忌之劫,才遭难的?” “这只是原因之一。” 大黑鸟似不愿多说,含糊道,“总之,你不要小觑大地藏寺就是了,你在绝巅真圣境称无敌不假,可大地藏寺若真出动压箱底手段,也足可以将你像苍蝇一样镇压。” 说到最后,它提醒道:“鸟爷我可不是故意打击你,只是告诉你,大地藏寺和其他圣隐之地不同,那些秃驴……上边有人。” 大黑鸟探出爪子,指了指青冥之上。 “星空古道?” 林寻黑眸一凝。 大黑鸟默认了,长叹一声,道:“其实,像你在九域战场中见过的鲲少羽、血青衣、剑清尘那些家伙,他们背后的势力,也都和星空古道上的一些势力有着不少联系。” “在古荒域中,当然也有这种情况,大地藏寺只是其中之一,除此,据鸟爷所知,神机阁也应该和星空古道上的某个道统有所联系。” 这还是大黑鸟第一次吐露这么多秘辛。 林寻都不禁动容,没想到,如大地藏寺、神机阁这等圣隐之地,根脚竟会如此深! appapp

上一篇   第1624章 天下皆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