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6章 前往神机阁 - 天骄战纪

第1626章 前往神机阁

没多久,老蛤从道台上走下来,也如喝醉了一般,神色熏熏然,恍恍惚惚。 半响他才一脸陶醉似的感慨道:“大道气运,果真是……妙不可言,亦不可言喻。” “我去试试。” 阿鲁早按捺不住,兴冲冲走了上去。 没多久,阿鲁也摇摇晃晃返回,吧嗒着嘴巴似回味一样:“这感觉,就像……就像心也飞了,骨头都酥了,绝了!” 林寻笑了笑,目光看向赵景暄:“你也去试试。” 赵景暄点头,凌空踏上道台,席地而坐。 “大哥,咱们何时去复仇?” 趁此机会,老蛤兴冲冲问道,“当年,欺负咱们兄弟几个的仇人可不在少数,如今,也是时候来一波大的报答了。” “老蛤说的对。”阿鲁狠狠点头。 林寻却摇头,道:“现在不行,你们等我回来,再谈报仇的事情。” 他何尝不想立刻去报仇? 须知,无谛灵弓的器灵,如今都还被困压在那金乌一脉的老巢中! 除此,当年在进入九域战场之前,可有不少老东西在暗中出手,欲将他击杀,以绝后患。 如大地藏寺的“法临”,如通天剑宗的一位元老,如一个来自天枢圣地,名叫“萧遥”的老古董。 这些人,担心他进入九域战场后彻底成长起来,成为心腹大患,于是纷纷下了狠手。 但最终,他们皆没能如愿,被那骑青驴、挂剑葫的醉剑叟、以及白发美妇乐无天、夜九霄、笑不归、韦藏云等老一辈强者阻拦。 这一切,皆出自慎先生的安排。 按照慎先生的说法,这就是仇恨,那些敌人若不趁此机会解决林寻,以后,就注定没有多少机会了。 因为当时的林寻,俨然已是圣境之下近乎无敌的存在。 他底蕴雄厚,天资超绝,一个人,便能影响天下风云,足以令古荒域那些王境强者都绝望。 这样一个人,当进入九域战场后,只要不出意外必然能绝巅成圣! 而当林寻从九域战场返回,就该轮到那些古老道统寝食难安了! 所以在当初,那些仇视林寻的敌人,才会纷纷下狠手,不惜一切也要将林寻击杀。 可惜,最终他们都失败了。 而如今,林寻已挟带滔天威势,以九域战场第一人的身份,重返古荒域! 当年那些旧账,当然不可能就这样算了。 “大哥要自己一个人前往神机阁?” 老蛤错愕。 林寻点了点头,没有解释什么。 因为此行的最终目的,实则是在古荒域前线战场,那可是属于准帝境强者征战的天下! 若带上老蛤他们,就太危险了。 这时候,赵景暄也返回,恰好听到此言,忍不住道:“连我也不带?” 林寻哑然,道:“你和老蛤、阿鲁他们等我回来就好。” 说着,不等赵景暄再开口,他已身影一闪,掠向那一座道台,盘膝坐下。 赵景暄、老蛤、阿鲁面面相觑,皆意识到,林寻态度已决,谁也不可能再去改变了。 甫一坐上“道台”,林寻就有一种奇妙的感觉,神魂就宛如浸泡在混沌洪流中,在一种苍茫、玄妙的境地里随波逐流。 那是大道气运的力量! 可真正静心去体会时,却无法理解其中的“玄妙”,太过晦涩和神秘,混混沌沌,莫可名状。 命和运,从来是一体的,而大道气运的降临,足以影响到一个人的求道气运。 而气运的改变,必然会影响命格的走向。 只是,无论是谁,即便修为崇高如帝境,也都很难摆脱命运之羁绊! 跳出红尘外,可以,可若想跳出因果、命运之牵连,却注定是一个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就如此刻,以林寻如今之境界,也都无法理解大道气运的真正玄机。 但这并不妨碍他去获取这种玄妙的力量。 并且,在他古荒令中所积累的战勋数量之庞大,足以让他获得到远超想象的大道气运! “嗯?” 果然,没多久,一直默默关注这一切的灵仆也察觉到异常,不禁吃惊道,“此子究竟积累了多少功勋?” 在他眼中,无垠岁月以来汇聚在整座不死神山中的大道气运力量,此刻正源源不断地涌向林寻,宛如决堤洪水似的,没有尽头! “很多,多得无法想象。” 老蛤、阿鲁他们神色古怪。 仔细盘算,从九域之争开启至今的三年里,死在林寻手中的八域强者数目,简直如恒河沙数,根本就无法统计! 而这些如今都化作累累功勋,成为林寻获取大道气运的砝码。 “你们也说不出?” 灵仆一呆,匪夷所思。 “前辈,您有所不知,此次九域之争中,古荒域阵营之所以能够大获全胜,几乎完全拜我大哥所赐……” 老蛤忍不住解释了一番。 得知这些,灵仆都怔住,半响才感慨:“怪不得,怪不得啊……” 可没多久,灵仆脸色都变了,道:“这小子打算将不死神山的大道气运全都吞光吗?” 灵仆乃是不死神山的规则力量所化,只有他能清楚察觉到,偌大的不死神山上,原本汇聚的大道气运力量,已足足有近四成都被林寻一人所获得! 并且,这种态势还在持续着! 直至林寻从道台上走下来时,灵仆的脸都绿了,目光直勾勾盯着林寻,一副直欲杀人的架势。 这让林寻不禁吓了一跳,不就是获取了一些大道气运,至于摆出这种表情? 他可不知道,不死神山历经无垠岁月才积累到的大道气运,足足有一大半都已被他吞掉,灵仆哪可能不肉疼? 也幸亏,灵仆只是规则力量所化,若是不死神山的主人,只怕早已出手杀人了。 “大哥,有何变化?”老蛤忍不住问。 林寻闻言,不禁赞叹道:“果真是妙不可言,短短片刻,便让我修为再进一步,如今已顺利迈入真圣境后期!” “……”老蛤、阿鲁、赵景暄皆胸口发闷,无语以对。 大黑鸟更是受不了了,叫道:“这只是大道气运,影响的自身的运数,为何偏偏让你修为更进一步?” 林寻一脸无辜:“我哪知道,这或许就是受到了运气影响?” 运气你个头! 大黑鸟都有揍人的冲动了。 …… 就在当天,林寻他们一行离开不死神山,返回星棋海。 而此时,整个古荒域中,正在掀起一场狂欢,九域之争大胜,让整个天下修道者,都为之振奋,哪有不庆贺的道理。 这可是前所未有的盛事! 但也有一些道统和势力显得很沉闷,每个人心头发堵。 如天枢圣地、黑魇天狗族、大地藏寺、金乌一脉、海魂族、玄都道宗、万兽灵山等等。 这些势力,皆和林寻有着化解不开的血仇。 当得知林寻在九域战场中的一次次煊赫战绩,当得知这个曾被他们视作眼中钉肉中刺的年轻人,如今俨然已成为“九域战场第一人”时,心中哪可能痛快了? “大势已去,此子……已成心腹大患!” 不知多少人喟叹、哀嚎。 “以他如今之声威,若欲报仇,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也有不知多少人忧心忡忡。 “可恶!怎么会这样?他一个无门无派的小杂碎,如今却竟成了整个古荒域的救世主?” “早知如此,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该将其扼杀于圣境之前!” 更有人愤恨难当,震怒无边。 “此子秉性凶厉,睚眦必报,而今一朝得势,绝对不可能再选择隐忍,就是不知,他会选择何时动手。” “还有,听说在九域战场,但凡是绝巅成圣的古荒域年轻一辈,几乎皆以此子为马首是瞻,若得知此子向我们动手,那些已踏足绝巅的年轻人,哪可能不去援助?” “唉!” 类似的议论,响彻在每一个和林寻敌对的势力中,一时间,闹得那些势力也是愁云惨淡,人心惴惴。 林寻,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如今的他,无论是实力,还是声望,已俨然成为足以威胁到一方道统势力的存在! 而作对与之敌对的势力,谁能不为此忧心? 甚至,从这天开始,他们都已经开始筹谋,若万一林寻真的找上门来,又该如何进行应对。 若只林寻一个人,倒也并不可怕。 可若是那些在九域战场中踏足绝巅圣境的年轻人,都一起去替林寻出头,那才叫麻烦! 只是,出乎意料的是,随着时间推移,数天时间过去,林寻的声威还在整个古荒域中传唱。 可他人却像人间蒸发了似的,再无音讯。 没有人知道,林寻从九域战场返回后去了哪里。 …… 神机阁。 “前线战场凶险无比,准帝境强者都有陨落的危险,你真的要去?” 妙玄先生忍不住提醒。 就在刚才,林寻竟亲自前来拜访,让他也颇为惊诧,可当了解到林寻前来的目的时,他彻底无法淡定了。 古荒域前线战场。 那可是一片足以让圣人王都谈而色变,望而却步的凶险之地,古来至今,更不知有多少手腕通天的准帝境人物埋骨其中。 林寻,竟打算孤身一人前往那里! 这让妙玄先生焉能不惊? —— (2连更!晚上出门办事) appapp

下一篇   第1627章 星空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