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7章 星空来人 - 天骄战纪

第1627章 星空来人

稍稍让震惊的情绪平复片刻,妙玄先生没有问林寻执意前往古荒域前线战场的原因。 他只问:“一定要去?” 林寻点头。 当年在弑血战场桑林地,金蝉青年离开前,曾以一片冰雪神叶,封印了一众准帝境强者,并叮嘱林寻,务必要将此物带去前线战场。 如今,林寻自认已具备前往古荒域前线战场的底蕴,才会在返回古荒域的第一时间来做此事。 “好,我帮你安排。” 妙玄先生不再迟疑,答应下来。 林寻已是缔造出自身法的绝巅圣人,他既然选择如此做,必然有着充足的理由,无须再多提醒。 “多谢前辈成全。” 林寻暗松一口气。 古荒域前线战场可不是那般好去的,需要特殊的手段,通过一条特殊的虚空秘径才能抵达。 神机阁,恰好掌握着这条虚空秘径的出入之法。 妙玄先生叮嘱道:“一天后,我为你开启传送秘阵,等抵达前线战场后,一定要第一时间去找我师兄,有他照拂,必不会让你遭受危险。” 妙玄先生的师兄,便是慎先生,曾教授林寻“石刻之道”,且其实力也是深不可测。 若有慎先生照拂,自然是一件好事。 “先生,尹欢姑娘和敖公子回来了。” 便在此时,有一个头扎双髻的侍道童子在大殿外出现,恭声回禀。 “他们回来了?快有请。” 妙玄先生长身而起,同时传音给林寻,“小友,待会我为你介绍两位来自星空古道的天骄人物。” “一个是尹欢,乃‘神机玄宗’当代圣女,位列‘星空绝艳榜’第九名,早在数年前,就已绝巅为圣,而后开创出了一门名为‘千空大虚印’的法门,在整个星空古道上的年轻一辈中,都颇有名望。” “另一个是来自真龙一族的敖震天,此子更是了不得,乃纯血真龙后裔,底蕴极端惊人,据我观测,此子已拥有无敌之风采,以后迟早要登临‘星空真圣榜’之列。” 一番话,令林寻心中都一震。 来自星空古道,已足够惊世骇俗,毕竟,对整个古荒域而言,那星空古道简直是一个犹如传说般的世界,屹立青冥之上! 起码据林寻所知,在古荒域中,似乎只有帝境人物才能能耐横跨虚空,抵达星空古道之上。 而更让林寻没想到的是,这一男一女两位来自星空古道上的人物,竟一个比一个不凡! 尹欢,缔造出了自身法,敖震天更是一位纯血真龙后裔,搁在古荒域中,都堪称惊世和罕见。 接下来,通过妙玄先生的讲解,林寻也是了解到了一些秘辛。 像那“星空绝艳榜”,只有星空古道中最出类拔萃的仙子、骄女才能位列其中。 每一个,最低都有绝巅真圣的底蕴,不止如此,这些在星空古道上风华绝代的女子,无论是天资、底蕴、样貌、气质也堪称当世一绝。 “绝艳”二字,便是由此而来。 那尹欢能够位列“星空绝艳榜”第九,可想而知有何等不凡。 当然,事无绝对,诸天世界何等浩瀚,不见得一个榜单,就能将天下奇绝女子全部罗列。 但可以肯定的是,能够位列此榜上的女子,绝对无一是寻常之辈。 而尹欢所在的神机玄宗,同样不简单,和位于古荒域的神机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如若说神机阁是一个支脉,那么神机玄宗便是正统本宗! 至于“星空真圣榜”,又叫“绝巅真圣榜”,在星空古道中,唯有拥有无敌风采之辈,才有资格去冲击此榜。 这个榜单的分量,甚至要比星空绝艳榜更重,被不知多少星空古道上的大势力所关注。 但凡能够位列此榜的,皆被视作“星空骄阳”! 敖震天已具备冲击此榜的底蕴,当然不是简单人物。 只是,对林寻而言,这一切只谈得上新奇,因为他以前不曾听说过此等秘辛,还谈不上什么震撼和动容。 因为他本身,早已在真圣境中称无敌,心态上,并无任何自愧弗如的感触。 唯独让林寻好奇的是,这样一对男女,为何会降临在古荒域,他们此来又是为了什么? 正自思忖时,大殿外响起脚步声,一男一女并肩走来。 男的身姿昂藏,龙行虎步,一袭明黄龙袍,脚踏云纹履,长发簪缨,光洁的额头上,生着一对寸许长的龙角。 随着他迈步,一股沛然苍茫的大势也随之弥漫,让其如驾临世间的主宰,有气吞四海,执掌风云之威。 尤其是一对眸,开阖间神芒如刃,给人割破咽喉般的刺痛锋利之感。 无疑,此人便是真龙一族纯血后裔敖震天! 有些人一看就不凡,天纵神武,就如这敖震天。 不过,在他旁边的女子,并未被他的风采压盖,甚至让人第一眼就会注意到她的存在。 原因很简单,此女姿容之美,犹如天仙! 她身穿白衣,青丝如瀑,被一根红绳随意束缚,垂落在盈盈一握的腰肢之畔,脸庞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冰肌玉骨,端丽冠绝。 行走时,一缕缕烟霞缭绕其周身,如梦似幻,映衬得她身影也平添绰约如仙之神韵。 只是,她的眼神太冷,看似平静,实则是一种内敛到极尽的冷漠,给人以高高在上,拒人千里之感。 “尹欢,七太子,你们回来了。” 妙玄先生含笑迎了上去。 “见过师叔。” “见过前辈。” 尹欢和敖震天纷纷行礼,神色不卑不吭,即便妙玄先生是一位准帝境人物,可对他们而言,却仿若司空见惯。 “哈哈,回来就好,快请入座,然后老朽为你们介绍一位朋友。” 妙玄先生示意两人坐下,而后安排童子上茶,态度倒是颇为热忱。 只是,敖震天甫一落座,就晒笑道:“前辈,等事情办妥,我便要返回星空古道,可没有心思结交朋友。” 言辞随意,自始至终,只瞥了林寻一眼,就不再理会,那种内敛在骨子里的骄傲,在这不经意的一句话中表露无遗。 妙玄先生笑容变淡不少,目光看向尹欢。 尹欢端起案牍上的茶水,道:“师叔,敖公子所说并不错,我们终究不属于这古荒域,等此次事了,便回返回,这时候结交朋友,以后也注定不可能再相见,意义不大,徒增繁琐。” 说着,她目光看向在大殿对面坐着的林寻,道:“这位道友,你觉得呢?” 她声音如黄莺清啼,婉转清悦,可无论是神态,还是言辞,皆有冷漠孤傲之意。 林寻原本还好奇,想要领略一番星空古道上的俊杰天骄的风采,可见此一幕,登时失去了兴致。 “你说的对,萍水相逢罢了,无须勉强。”林寻道。 如此一来,反倒让尹欢微微一怔,在她潜意识里认为,妙玄先生是为了提携林寻,才会介绍给自己认识,只当他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 没曾想,对方竟表现得如此淡然。 旋即,她就摇头,不再多想,这些年里,追求爱慕她的男子不知有多少,其中不乏一些名震星空上的骄阳人物。 可无一例外,皆被她拒绝了。 眼下林寻表现出的一种淡然,则被她视作一种“装模作样”,故意如此才引起自己的兴趣。 可惜的是,这种伎俩,她可是见多了。 敖震天则嗤地笑出来,笑容玩味,道:“萍水相逢便是缘,若遇到对眼的人,我倒不介意相识一番,可惜,我和你有缘无分。” 交谈至此,大殿中气氛明显微妙起来。 作为主人的妙玄先生,哪会看不出,无论是尹欢还是敖震天,根本就不曾将林寻看在眼中。 也怪他太心急,想着让林寻多认识一些朋友,以后前往星空古道上时,也能多一份情谊。 没曾想却弄巧成拙了。 妙玄先生刚要解释什么,林寻已笑着说道:“前辈,有缘无分的事情,不必强求,若无其他事情,林某先告退一步。” 说罢,他干脆利落地长身而起。 以前时候,古荒域的修道者看不起下界修道者,如今倒好,古荒域的修道者,也被星空古道上的人看不起。 这其实很正常,修行中,生活中,类似的事情有太多太多。 就连在帝国中,紫禁城的寻常百姓,还看不起其他地方的寻常百姓呢。 林寻可以理解,但不代表他便能坦然接受。 对于林寻的离去,妙玄先生一叹,没有劝阻,叮嘱童子,为林寻安置了一个休憩之地。 至于敖震天和尹欢,从头到尾再没有看林寻一眼,无足轻重,何须在意? “师叔,我们已经打探到消息,敖公子要找的人,如今在一个名叫林寻的修道者身边。” 大殿中,尹欢径直开口,“您可知道这林寻如今在哪里?” “林寻?” 妙玄先生一怔,神色异样。 与此同时,刚走出大殿,还未走远的林寻脚步一顿,黑眸微眯,这俩家伙从星空古道前来古荒域,是要找人的? 并且,还在自己身边? appapp

下一篇   第1628章 表兄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