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0章 寅老 - 天骄战纪

第1630章 寅老

大殿中,妙玄先生也是一叹,略带歉然道:“小友,这次怪老朽弄巧成拙,没曾想会惹出这等事端。” 说着,朝林寻欠身行礼。 君子之风,尽显无遗。 林寻连忙避开身影,不敢接受这般大礼,道:“前辈,这只是我和那敖震天之间的矛盾,与您无关。” 妙玄先生笑了笑,请林寻坐下,沉吟道:“小友,在敖震天此事上,能否听老朽一言?” 林寻道:“前辈但讲无妨。” 妙玄先生想了想,说道:“你若真在意那位景暄姑娘,大可以让其跟随敖震天一起返回真龙一脉。” 林寻黑眸微眯,有些意外。 “抛开对敖震天的成见不谈,若那位景暄姑娘能够参与到‘万龙仙会’中,必然可以令自身血脉天赋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 妙玄先生解释道,“这将对她以后的修行,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毕竟,这万龙仙会数万年才召开一次,可在真龙一脉中,可不是谁都有资格参与其中的。” “据我所知,非真龙嫡系,非底蕴超绝,非立有大功之辈,皆不可能有机会参与此等盛会。” “而但凡参与此等盛会的真龙后裔,皆有机会去获得‘祖龙真血’!这可是属于混沌诞生之初,真龙始祖所留的血脉力量,只要将其炼化,便能产生奇妙的‘返祖’蜕变!” “你可知这对真龙后裔意味着什么?” 不等林寻回答,妙玄先生唇中便轻轻吐出四个字:“大帝资质!” 林寻心中一震,倒吸凉气。 他犹自难以相信似的,说道:“仅仅只是炼化一份力量,就能拥有成就大帝之境的资质?” 妙玄先生点头,旋即笑道:“成帝当然不是那般简单的事情,不过,能够拥有成帝的资质,已经极其了不起,有些准帝强者,终其一生,都不可能拥有这等资格!” 林寻这下彻底明白了,怪不得妙玄先生会说出这等建议,光是这“祖龙真血”,都足以让任何真龙后裔无法抗拒。 “这真龙一脉的底蕴,还真是恐怖得吓人。”他不禁感慨。 妙玄先生也唏嘘道:“真龙、仙凰……这可是传说中被上苍庇佑的神之族群,无论是谁,也无论是在星空古道,还是在整个九域中,都无法否认其强大。” “就如那敖震天,别看他现在不是你的对手,可他的资质却堪称逆天,这次万龙仙会,也是因此子而召开,根本不必怀疑,当他炼化‘祖龙真血’的力量后,必然可以筑就‘真龙道躯’,拥有成帝之基!” 林寻沉默思忖许久,最终说道:“这件事,我需要亲自问一问景暄的意见,她若愿意前往,我绝对不会阻拦。” 话中意思很明显,若赵景暄不愿意,有他林寻在,谁也带不走! 妙玄先生点头。 就在当天,林寻书写了一封信笺,在其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大道烙印,交给了妙玄先生,通过神机阁的途径,送往了星棋海。 …… 与此同时,尹欢也在和敖震天交谈。 “敖公子,这次是我们大意了,依我看来,这林寻即便在星空古道上,凭他的战力也足可以跻身‘星空真圣榜’前一百的行列中。” 尹欢低声开口,劝慰敖震天。 “不过,他也有他的短板,那就是,若无特殊的手段,成帝之前,他注定不可能进入星空古道。” 顿了顿,她继续道:“你也清楚,相较于九大域界,星空古道才是真正的修行世界,是万道之源,混沌之本,更是诸天上下一切道统流派的祖庭!” 祖庭! 寥寥两字,可其代表的意义,足以令世间任何修道者心颤。 “你说的不错,可越是如此,越证明我败得太无能!” 敖震天此刻已恢复冷静,苦涩说道,“你看那林寻,仅仅只是在古荒域中修行,都能轻易击败我,若是让他从最初就在星空古道上修行,所拥有的底蕴和战力岂不是更恐怖?” 说到这,他不禁自嘲:“以前,我只将眼睛盯在星空真圣榜中那些骄阳人物身上,可如今才发现,是我太狭隘了。” 尹欢不禁有些担忧,敖震天会否是被打击太重,动摇了心境中的无敌信念? “尹欢,你放心,这次大败,反倒让我彻底清醒,以后自不会再如此糊涂了。” 敖震天深吸一口气,眉宇间一片坚定。 尹欢见此,这才轻松不少。 “我现在唯一发愁的是,该如何将我那不曾谋面过的表妹带回宗族,你也知道,这次降临古荒域,乃是我祖父下达的命令,若无法办成此事,祖父肯定会责备于我。” 敖震天长叹道。 尹欢想了想,道:“要不……我再去向妙玄师叔求情,让他帮着劝一劝林寻?” 敖震天摇头:“不必了,大不了我自己去寻找就是了。” 让尹欢因为自己的事情而选择低头? 他敖震天可办不到。 …… 就在当天晚上,一道信函从星棋海被带回神机阁。 林寻拆开信函一看,上边只寥寥一行字:“君心亦我心,此事全由君做主便是。” 林寻略一品味,顿时了然。 看来,景暄明显也对“祖龙真血”颇为心动,只是,她更看重自己的态度,所以才会让自己来做决断。 当即,林寻找到妙玄先生,道:“前辈,能否请您告之那敖震天,此事等我从前线战场返回,再来做决断?” 妙玄先生爽朗一笑:“可。” 而当妙玄先生将此话带给敖震天之后,后者反倒愣住。 这家伙是什么意思? 尹欢则一下子明白过来,道:“还能是什么意思,他肯定不放心你现在就将那位景暄姑娘带走,可又不愿让那位景暄姑娘错失‘万龙仙会’的机缘,所以才会做出这样一个决断。” 敖震天不禁冷哼:“难道他还以为我会害自己表妹不成?” 尹欢摇头道:“不,这只能证明,林寻和敖公子的表妹关系可不一般,极可能已结为道侣。” 敖震天瞳孔一缩,道:“表妹她难道不知道,我族后裔,无论男女,若欲和外族之人缔结道侣,皆需经过族长和一众元老同意?” 尹欢也不知想起什么,不禁幽幽一叹。 敖震天连忙道:“尹欢,咱们两个的事情,肯定不成问题,等万龙仙会落幕,我会第一时间向父亲请示!” 尹欢嗯了一声,眼神娇羞,涌动柔情。 若林寻在此,肯定不敢相信,尹欢这个孤傲冷漠的冰山美人,竟还有娇羞柔情的一面。 一时间,敖震天不禁看呆了。 佳人如画,如诗,如醇酒。 可品,可鉴、可回味。 最终,敖震天还是答应下来,再等一段时间。 …… 翌日一早。 一座位于神机阁深处的秘境世界内,这里有着一座古老的黑色祭坛。 祭坛一侧,伫足一位身影枯瘦,须发稀疏的老叟,披着蓑衣,头戴斗笠,犹如一位老渔夫。 当妙玄先生带着林寻抵达此地时,先是向那蓑衣老叟微微躬身,道:“这位小友名林寻,欲前往前线战场,麻烦寅老了。” 宛如渔夫般的老者瞥了一眼林寻,便点了点头。 并未多说一句话。 妙玄先生朝林寻说道:“这位是寅老,这一路上,会由他老人家带你前往前线战场,切记,一路上无论发生什么事,无比要听寅老的。” 林寻点头。 寅老气息很寻常,看不出什么修为,可越是如此,让林寻越不敢小觑。 “等抵达前线后,还请小友将这封信转交给我师兄。” 妙玄先生拿出一块密封玉简,递给林寻。 林寻小心收起,和那位寅老一起,走上那黑色古老祭坛。 嗡~ 伴随奇异的轰鸣声,林寻和寅老的身影倏然消失不见。 “还好有寅老在,否则,仅仅只是虚空挪移,就容易发生太多的不测了……” 妙玄先生长吐了一口气。 …… 斗转星移,眼前景象倏然变幻。 穿梭其中,林寻忽然有一种感觉,就仿佛在无数缤纷而破碎的世界中穿梭,一路尽是光怪陆离之景象。 身边,寅老驾驭一艘陈旧木船,载着林寻在虚空中穿梭,一缕缕空间乱流化作的彩色光带,在木船四周飞溅而出,瑰丽多彩,煞是美丽。 可林寻知道,一旦被那一缕缕的彩色光带沾染,哪怕自己已是绝巅圣人,也会瞬间就会被恐怖的空间力量齑粉! 因为这是在进行空间挪移,那空间力量乃是构建于虚无之间的秩序规则之力! 一路上,寅老伫足船头,身影佝偻,蓑衣斗笠,犹如艄公渔夫,沉默远眺,不发一语。 林寻见此,也没有叨扰,静心打量四周。 相传,古荒域前线战场,有着一座通天接地的长城,恢弘而广阔,以一颗颗真正的星辰堆砌而成。 这座城,也被叫做“帝关长城”,自太古岁月至今,挡住了不知多少外敌的侵犯,保古荒域平安至今。 那茫茫城墙内外,浸染的尽是数不尽的血腥! 这些极少在古荒域中流传,林寻也是从妙玄先生口中得知了一些关于古荒域前线战场的消息。 最令林寻动容的是,那帝关长城,有着“古荒第一天堑,帝尊止步之地”的赫赫威名!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