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1章 吹大法螺 三寸剑气 - 天骄战纪

第1631章 吹大法螺 三寸剑气

“呜呜……” 忽然间,木船前方,出现一片血色汪洋,浓稠如鲜血汇聚而成,一道奇异的声音,从那海水深处响起。 仅仅一瞬,林寻就感觉耳膜刺痛,气血翻滚,眼前直冒金星,运转全力,才将那可怖的声音化解。 也是在此时,他才看清楚,血色浪涛中,有着一只金色的法螺浮沉,是它在自鸣,声音呜呜咽咽,震荡得汪洋起伏,浪涛击天,虚空都紊乱爆碎! “这是何物?” 林寻吃了一惊。 接下来,更不可思议的是,随着金色法螺声音扩散,那天穹都炸开,血色海水倒卷,激荡起无尽风暴。 而林寻只觉躯体都颤抖,心境动荡,一身道行都出现逆转紊乱的迹象,难过得差点咳血。 他连忙抱元守一,运转自身法,如若炉鼎当空,压制古今浮沉! 即便如此,才勉强抵挡住那等恐怖音波的攻击。 便在此时,立在木船前方的寅老开口了,声音枯涩、沙哑,仿佛已经很久岁月不曾说话。 “这是一位帝境佛陀所留的法螺,吹**螺,击**鼓,演**威,法螺声音越响,则法力越强。” “像此法螺,早已破损陨落,否则,御用在帝境人物手中,足可以令天崩地裂,令星河颤粟,令万物皆灭。” 寅老声音甫一响起,林寻只觉浑身轻松,那可怖音波带给自己的干扰皆消失无踪。 当抬眼在看去时,这才发现,那血色汪洋只是幻象,就连那金色法螺也只是一个烙印,也不知是什么缘故,其气息历经无垠岁月侵蚀,兀自保留至今。 “你刚才所见,乃太古岁月时一个战场遗迹,洒满帝血,化而为洋,不过,历经岁月变迁,战场遗迹早已不存,徒留一些气息弥留至今。” 寅老轻声一叹。 林寻不禁倒吸凉气,仅仅一些弥留的气息,却竟给自己造成这等可怕的压迫和干扰? 这太不可思议和可怕! “你刚才表现不错,你所缔造的自身法也颇为独特,只是欠缺一些真正的磨炼。” 寅老说到这,便不再多言。 自始至终,他背对林寻,也从不曾回首,可却仿佛早已将林寻的一切表现尽收眼底。 木船碾压虚空前行,在空间中飞渡,看似陈旧,可却无惧空间规则力量的侵袭。 没多久,血色汪洋不见,虚空中尽是一片黑暗,犹如穿梭在无垠永夜之中。 抵达这里,木船速度明显放缓不少。 “此乃‘破灭之地’,是一方‘世界位面’被打破之后,所遗留下的虚无之地,这样的地方,也最凶险。” 寅老再次开口。 仿佛要应验他的话,下一刻,那黑暗般的虚无中突然腾起一道又一道绚丽的光束。 那赫然是一道又一道剑气,切开黑暗,破开天宇,照耀永恒,充斥不朽般的绝世锋芒。 此刻,寅老终于动了,他袖袍一挥,木船倏然快速闪避,一个闪烁就是无穷远,避开这片剑气纵横之地。 即便如此,依旧有一道剑气擦着木船而过,那一瞬,林寻都有一种濒临死亡之感,浑身如坠冰窟。 无他,此剑气,简直非世间所能拥有,太过恐怖,恐怖到了一种让林寻根本无法理解的地步! “这片‘破灭之地’,在很久以前,曾葬送了一位剑帝的性命,其陨落后,尸骸内蕴积的剑意万古不灭,每当有外物靠近,便会涌现而出。” 直至远远离开那片危险之地,寅老这才开口。 剑帝陨落于此! 林寻心中又是一阵震荡。 这前往帝关长城的路上,竟充斥如此多血腥、惊世、恐怖的事情,这是林寻以往根本没想到的。 若非此行有寅老带路,根本不用想,凭他如今的修为,根本难以逾越此地一步! 寅老忽然道:“我观你所缔造之法,内蕴剑道奥秘,这一缕剑气是我刚才所收集,你且拿去观摩。” 嗖! 话音落下,一缕三寸剑气出现林寻身前,晶莹剔透、闪烁不朽般绝世锋芒,仅仅望着,就给人刺痛心颤之感。 无疑,这是那陨落的剑帝所留之剑气! “多谢前辈!” 林寻如获至宝,只是当他出手摄取时,这三寸剑气如桀骜不驯似的,轻轻一闪,便粉碎掉林寻之力,锋芒之犀利,差点将林寻伤到! 对此,寅老似浑然不觉,没有理会。 林寻深吸一口气,运转大道洪炉法,一口炉鼎虚影腾空而现,将三寸剑气罩入其中。 砰砰砰! 一瞬,剑气乱舞,横冲直撞,将炉鼎虚影差点击溃。 林寻咬牙,全力演绎自身法,与之对峙,就如上演一场惊险无比的厮杀。 仅仅片刻,林寻就神色凝重起来。 此剑气,简直太过强盛,与之对抗,就如和一位绝世剑修对决,不可思议的可怕。 以林寻如今战力,杀绝巅圣人都和撕画没什么区别,可对上这三寸剑气时,却显得无比吃力。 直至许久,林寻唇中更是咳出血来! 不过,也在此时,三寸剑气轰然炸开,化作碎裂的剑意微尘,被熔炼在炉鼎内。 毫不迟疑,林寻盘膝而坐,静心修炼参悟。 瞬间,无数玄妙的剑道感悟便涌上心头,令林寻浑然忘我。 船头,寅老露出一丝讶色,很快就恢复如初。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想要降服这一缕剑意,即便是大圣,都极难办得到。 可偏偏地,林寻以真圣境之力做到了! 寅老想起了妙玄先生对林寻的评价: “千古不见如此人,如妖如仙无可度”。 …… 也不知过了多久,盘膝坐在船上的林寻霍然睁开眼睛,随着心念一动。 一口炉鼎虚影浮现而出,倏尔之间,又化作三十三重剑剑气,每一重剑气皆汇聚一万剑皆剑意喷薄,锋锐之气煌煌浩瀚,在虚空中汹涌时,恰似剑意汪洋起伏。 哗啦~ 随着林寻运转法门,剑意汪洋开始在虚空中演绎诸般剑阵,气象宏大,自成乾坤。 直至后来,随着一阵如潮剑吟,一切法门皆尽数敛入林寻体内。 剑意成! 修炼太玄剑经,便是将一缕缕剑气养在每一个穴窍中,使之淬出剑芒,聚出剑意,凝出剑魂,化出剑灵。 而今,林寻将自身一切太玄剑气,聚出了一股不朽般犀利的剑意! 剑气之品质提升一个台阶的同时,令得太玄剑气的威能,也随之产生质的蜕变! 而太玄剑气,本就是融于林寻的自身法“大道洪炉经”内,无形中,让得此经的威能也随之产生提升。 这一切,皆来自炼化那“三寸剑气”所带来的好处! “法古人之法为用,以自身法为炉而取代之,此道此法太过逆天……我亦从未听闻……” 便在此时,寅老开口,声音中竟带着一丝凝重,“小友,以后修炼时,万不可将自身法轻易泄露,否则,是祸非福。” 林寻心中一凛,点头道:“多谢前辈教诲。” 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木船在虚空中穿梭,路途上经历了不知多少诡异、凶险的事情。 有混乱的星空,坠落无数星辰陨石,呼啸而下,击沉一块块荒芜枯竭的世界碎片。 有可怖的大道风暴肆虐,宛如末日灾劫,席卷九天十地,将日月都碾碎于其中。 有残碎的帝骨尸骸冲起,散发出的气息,就令天地皆崩。 有…… 太多太多不可思议的恐怖景象出现,有的是残留的幻象,有的则是真实存在的诡异事物。 一路上,令林寻都时不时被惊得浑身直冒冷汗,若不是一路上有寅老带路,林寻绝对会毫不犹豫扭头撤退。 自始至终,他根本就没想过,仅仅只是前往前线战场的路途上,都会如此可怕。 尤其是有一次,在经过一片灰濛濛的星空时,蓦地出现一道虚无似的身影,顶天立地,仅仅气息,就贯穿周虚,让无数颗星辰如雨般扑簌簌坠落! 当时,林寻都完全被震撼,怔在那。 根本不必寅老解释,他就知道,那是大帝之威,哪怕陨落无垠岁月,但所剩下的气息,也有压垮天宇之威! 帝者,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寥寥十六字,尽显帝境之风采。 此等境界,让人越仰望就会越感觉其高大,越努力钻研就会越感觉此境之无穷,想要追赶,明明就在前方,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 所谓俯仰诸天,力御宇内,为众圣先,绝非夸张! 这一路虽显得漫长,可对林寻而言,却宛如推开一扇全新大门,让他认知到许许多多事情,皆是难得无比的宝贵经验。 一路上,寅老也偶尔会给予林寻一些指点和阐述,虽言谈不多,却每每让林寻有振聋发聩,醍醐灌顶之感。 受到心境、视野、阅历提升而产生的影响,让得他修为都愈发稳固和扎实,隐隐有趋于真圣境圆满地步的征兆。 这无疑是一个意外之喜。 要知道,林寻是在从九域战场返回后,才在不死神山上获取大道气运时,令修为突破至真圣境后期。 如今,修为都有了趋于圆满的征兆,可想而知,这一路上的经历和见识,带给了林寻多大的益处! 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也不过如此。 8)

上一篇   第1630章 寅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