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3章 九宫对弈 - 天骄战纪

第1633章 九宫对弈

混沌弥漫,雪白闪电无声无息地闪耀。 那充满悲伤的哭泣之音,正是那宛如鬼仙般的白色身影发出。 林寻头皮发麻,心境都有崩溃的感觉。 那哭声,带着一股奇异的悲伤力量,直抵心神,犹如突然射出的冷箭,要将心境凿开! “走!” 舜寂一把抓住林寻,远远绕道而去。 直至再看不见那混沌般的诡异景象时,舜寂这才神色复杂道: “相传,那是太古一位无上存在的一缕英灵,生前为帝,功参造化,一身战力震古烁今,曾只身杀进八域所在之地,杀得对手无不胆寒,谈而色变。” 虽然只是传说,可依旧令人震撼,可以在八域之地纵横驰骋,那等战力,该是何等盖世逆天? “可惜,在太古时候,这帝关长城外,帝境之战前所未有之激烈,最终这位帝尊因体力衰竭,在敌人围困之下黯然凋零。” “死时,唯一遗憾便是未能再见到自己的妻子一面,如今,他的英灵萦绕于此,无垠岁月过去,英魂不灭,兀自为此悲伤而泣。” 说到这,舜寂又是一叹。 太古时期,那一战打得天翻地覆,杀得乾坤颠倒,古荒域被八域一起围攻,那位帝者拼尽所有,最终也无法避免殇陨的结局。 但凡提起此事,令人无不扼腕叹息。 林寻失神怔怔,心绪波澜,许久才喃喃道,“这位前辈可真是一个至情之人。” “唉,可不是吗,自古多情空余恨,谁又敢想象,这位可是太古岁月最强的一位魔道大帝,以冷酷无情著称于世,号‘无心魔帝’。” 舜寂唏嘘不已。 无心魔帝! 林寻牢牢记住了这个名称,一代魔道帝尊,以无情冷酷著称,临死却只遗憾没能见到妻子一面! 继续前行没多久,舜寂领着林寻进入一片宛如仙境似的区域,这里仙霞蒸腾,古老殿宇鳞次栉比,有万千神曦从天而降,明净绚烂。 舜寂在一座青铜殿宇前伫足,道:“这里就是慎先生起居之地,你在此等候便是。” 林寻问道:“前辈,不知慎先生何时才能归来?” 舜寂想了想,摇头道:“很难说,最近数年时间,八域外敌频频来犯,尤其是第三十七‘据点’上的‘沧海关’,战况最是激烈,慎先生他们如今都在‘沧海关’驻守……” 听了舜寂的解释,林寻这才知道,帝关长城,极其之绵延,横跨不知多少虚空世界。 因此,也分作了一百零八个“据点”,每一个据点,皆有着一座关隘。 仅仅是每一座关隘之间的距离,都极可能隔着几个世界位面,想要横跨过去,必须借助特殊的传送法阵! 像“沧海关”,距离林寻他们此刻所在的“阳关”之间,就隔着数十个关隘,路途超乎想象的遥远。 “只有足以影响前线战局的大事发生,才能点燃‘帝息烽火’,将消息瞬间传达到每一座关隘中,小家伙,你的事情若不紧急,我劝你还是等待为好,帝息烽火可不能乱用。” 舜寂说道。 林寻想了想,便答应下来。 他此来只是受金蝉青年之托,将那一片冰雪叶子带来,谈不上是什么大事。 …… 从这天起,林寻便在“阳关”慎先生的居所住下,只等慎先生返回。 阳关极大,说是帝关长城的一个据点,实则城池之绵延,横亘在三个残破悬浮的世界之间。 驻守于此的准帝境人物,共有三十余位,除此,尚有数百位圣人王分布其中。 在没有战斗的时候,这些个跺一跺脚都足以让古荒域震三震的“老怪物”,要么在修炼,要么在做自己的事情。 对于林寻的到来,虽引起不少好奇的目光,但随着时间推移,便再没人关注这样一个“小家伙”。 林寻也乐得清闲,他这是第一次前来帝关长城,偶尔会四下闲逛一番,瞻古人之伟迹,吊古凭今。 但更多时候,他在抓紧时间修炼。 如今,他那炼气、炼体、炼神三种道行早已“合而为一,惟精惟一”,修为也已臻至真圣境的圆满地步。 下一步,便是“大圣境”! 大圣,贵在一个“大”字。 大而无量,大象无形,大音希声! 自古至今,无论哪一种族群,无论哪一种文字,大字,皆由“一”和“人”组成。 此“一”,便是天衍五十,遁去的“一”! 以此“一”而横贯“人”身,便为“大”,寓意大道在人心! 大圣之境,便是修为在圣境中,蜕变到一种“大道在心,我身无量”的境地。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我身有大道而无量! 而如今,林寻距离此大圣境,只差一步之遥。 一步,迈上去,就如登天,有无量大威势。迈不上去,一辈子也只能滞留于真圣,无法寸进。 这是一个宛如天堑般的门槛! 对林寻而言,当务之急就是钻研和琢磨该如何破境,如何以绝巅之道途,成就大圣之身。 不过,他也知道急不得,圣境求索,步步维艰,他在三年前才刚绝巅为圣,这般修炼速度已堪称惊世骇俗。 并且,晋级破境,也绝对不是勤修苦练就能办到。 还需要悟道的机缘,需要晋级的契机,需要“如琢如磨,如切如磋”的大毅力来磨砺己身。 青铜殿宇恢弘清静,置身其中,犹如与世隔绝,令人浑不知时间的流逝。 这天,林寻从打坐中醒来,盘算了一下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了,可慎先生竟依旧是杳无音讯,不曾返回。 轻叹一声,林寻长身而起,朝大殿外行去。 天光昏沉,一颗颗大星浮沉循环,破碎的星骸化作犹如陆地般的巨石,悬浮虚空之上。 林寻信步前行,这些天里,他已熟悉了帝关长城的一切,倒也不像最初时候那般拘束。 那些个驻守于此的“老怪物们”,几乎都没心思搭理他这样的“小人物”。 远处,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笑声,在这冷清肃杀的帝关长城中显得颇为引人注目。 林寻一怔,忍不住靠近过去。 远处,出现一座神秀之气弥漫的青翠小山,飞瀑流泉,霞光流转。 一群身影,正围拢在青翠小山前的一块平地上,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每一个的气息,皆都已敛去,可即便如此,依旧令人感到无比压迫,就好比一群雄狮,哪怕收敛了爪牙,可毕竟是雄狮,那种气息足以震慑百兽! 这是“阳关”中的一群准帝,也有不少圣人王存在。 在他们围拢的地方,有两个人正在对弈。 一个是头戴铁冠,身姿瘦削如松,仙风道骨般的老者,披着一袭玄色道袍,仪态从容。 林寻认得对方,被叫做“凌霄子”,准帝修为,本身乃是一位灵纹宗师,是这“阳关”中一位颇为有名望的老怪物。 他驻守在帝关长城中已有八千载! 在凌霄子对面,赫然是舜寂! 这个相貌粗犷刚毅,性情豪迈的准帝人物,此刻却面红耳赤,抓耳挠腮,一脸犹如便秘似的纠结模样。 他眼珠子直勾勾盯着地上棋盘,似遇到了极大难题。 凌霄子微微笑着,一派胜券在握的姿态。 附近其他准帝,则都已开始哄笑。 “舜寂,认输吧,就你这臭棋篓子,还想在‘九宫对弈’中赢过凌霄子?明显是自找苦吃。” 别耽误时间,认输了,大家就要瓜分赌注了。” 那些准帝或调侃、或戏谑嘲笑。 “老舜,你究竟行不行?老子可是在你身上押注了三株疗伤神药,就等你翻盘,好好捞一笔呢。” 也有人气急败坏,一副捉急的模样。 这一场发生在舜寂和凌霄子之间的对弈,同时也是一个赌局,附近那些老怪物都有参与。 可很显然,押宝在凌霄子身上的人多,押宝在舜寂身上的人少。 见此,林寻不禁哑然。 这些老怪物或许是在此征战太久,也寂寞了太久,一场对弈而已,竟被他们当做了“赌局”来玩乐。 林寻走上前,就见到了那所谓的“九宫对弈”。 一张由兽皮炼制而成的九宫图铺在地上,九宫方位,各自内蕴一个空白的“世界”。 对弈时,就是在这些“空白世界”中布置道纹禁阵,决定对弈的胜负。 比如,在“乾宫”内布阵的若是舜寂,那么凌霄子就得去破了此阵,若破不了,便算舜寂赢了一局。 然后,则由凌霄子在“坤宫”中布阵,由舜寂来破阵,以此类推。 成功破阵者,可赢一局。 失败的话,则意味着输了一局。 九宫图上,共有九个“宫位”,代表着九个“空白世界”,对弈时,也会进行九次,最后再按照最终成绩来分胜负。 这便是九宫对弈。 比拼的,其实是道纹一道的造诣。 林寻看到,舜寂已经连输五局,凌霄子则无一败绩,根本就不必再进行下去,舜寂已经输了。 不过,按照规矩,若舜寂坚持要对弈到最后,谁也没法子阻止。 也不怪那些大人物哄笑,这种情况下,舜寂的败局已定,注定回天乏术,毫无扭转的可能。 appapp

下一篇   第1634章 八灵宝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