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4章 八灵宝参 - 天骄战纪

第1634章 八灵宝参

舜寂眼睛死死瞪大,气息粗重,盯着九宫图不发一语。 这一次对弈,他压上了一件从战场缴获的准帝宝,难得的是完好无损,极为难得。 若是败了,这件宝贝可就再不属于他了。 “老舜,认输吧,早劝过你不知多少次,凌霄子这老家伙的‘九玄神髓浆’可不是那般好赢的。” “九玄神髓浆可是诸天上下一等一的瑰宝,虽对我等准帝没什么大用,可用在大圣境层次,却能起到‘熔炼道基,锤炼心境’的妙用,每一滴都堪称无价之宝。” “老舜,大家都知道你是想给自己孙子谋求一份福缘,不过,这种事可强求不得。” 附近那些准帝纷纷开口相劝。 “前辈,眼下这棋局,你的确已没有胜算。” 林寻也忍不住开口。 舜寂抬头,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他娘的,你这小娃娃看我笑话还不够,也来劝我认输,良心不会痛吗?” 林寻刚要说什么,舜寂已发出一声长叹:“罢罢罢,老子认输就是了,你们这些老东西可以瓜分赌注了。” 那些准帝发出欢笑声,开始和凌霄子瓜分赌注。 而那些押宝在舜寂身上的老怪物,一个个面面相觑,沮丧不已。 舜寂皱眉道:“你们别哭丧着脸,等下子老子再来,保管杀得他凌霄子屁滚尿流,哭爹喊娘!” 那些老怪物皆翻了个白眼,一副“谁再相信你这臭棋篓子,谁就是蠢蛋”的模样。 舜寂神色也不免尴尬,这些年里,他每次和凌霄子对弈就会输个底朝天,也着实显得很丢脸。 只是,当舜寂打算离开时,蓦地听到一道声音响起: “不知晚辈能否和前辈对弈?” 是林寻,他径直来到凌霄子对面,拱手问道。 那些瓜分了战利品,欢天喜地打算离开的老怪物,此时都明显地愣住了。 这小子,竟要和凌霄子对弈? 这帝关长城中,谁不知道凌霄子这老家伙别的本事没有,唯独在道纹一道上,却能冠绝群伦,傲视群雄? “老舜,这小子是你带进城的吧,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哈哈,不管如何,也算勇气可嘉。” 有人笑起来,对此不以为然。 “勇气可嘉?我看是不知天高地厚!” 有人皱眉道,“都已是圣境修为,还这般莽撞和冒失,以后非捅出大篓子不可。” “算了,算了,谁还没有年轻过?你们这些老家伙,可不能自降身份,和一个小辈计较。” 有人打圆场。 总之,这些老怪物虽惊诧和不理解,倒是并未流露出什么恶意。 “老舜,赶紧带此子走吧,以后等成为准帝时,再来和凌霄子对弈也不迟。” 有人笑着开口。 舜寂也是愣了半响,旋即指着林寻,摇头失笑道:“你啊你,这时候添什么乱,走走走,赶紧离开这,省得被这些老东西讥讽嘲笑。” 说着,他就要拽林寻肩膀。 自始至终,凌霄子盘膝坐在那,微微笑着,优哉游哉,以他的身份,还不会去和林寻这样的小辈计较。 “前辈,你难道不想要‘九玄神髓浆’了?” 可就在此时,林寻的一句话,令舜寂的动作猛地停滞,瞪大眼睛,道:“小子,你说什么?” 林寻不假思索,随口道:以试一试,帮你赢一些‘九玄神髓浆’。” 他对“九宫对弈”很感兴趣,有种见猎心喜之感,毕竟,这是道纹早已的一种较量,是他自幼就接触到的一条道,早已融入自身血液中。 “赢?” 舜寂都差点不敢相信耳朵,若不是林寻神态沉静、并不像开玩笑,他都有拂袖而走的冲动。 开什么玩笑,连他都不是凌霄子的对手,林寻一个小辈又拿什么去和凌霄子对弈? 不夸张地说,这帝关长城内外,能够在九宫对弈上赢过凌霄子的,至今还没有出现! 附近其他老怪物也都神色怪异,和舜寂的感受并无二样。 若说之前,他们对林寻的评价是不知天高地厚,那现在就是有一种不知进退,不知好歹的味道了。 以在场众人的身份,自不会和为难一个小辈,可若是这个小辈不知进退,就令人很不愉快了。 “年轻人,你确定要对弈?” 有人忍不住问。 林寻点头:“当然。” 不少大人物见此,都不禁皱眉,这小子……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那你可知道,和凌霄子对弈,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一个姿容娇媚美艳的紫衣妇人柔声道,“就像舜寂,刚才就拿出了一件宝贝当做彩头,赢了,他可以获得九玄神髓浆,输了,这件宝贝就归凌霄子所有。” 顿了顿,紫衣妇人道,“我看你和我孙儿一般大小,秉性也不坏,作为长辈,还是劝你莫要意气用事,输了不要紧,可若输了宝物,那可就不值当了。” 林寻拱手道:“前辈放心,我自有分寸。” 紫衣妇人见此,顿时意兴阑珊,不再多劝。 有人则冷笑出声:“既然你要对弈,那就拿出一件宝物,让大家瞧一瞧,看是否有资格去和凌霄子对弈。” 林寻痛快点头,掌心一翻,浮现出一株神药—— 通体金灿灿,生着八片色彩不一的叶子,每一片叶子皆映现出一种活灵活现的灵体,火红的麒麟,幽蓝的貔貅,青色的鸾鸟,紫色的狻猊…… 共八种灵性虚相,拱卫一株金灿灿的人参,光雨飘洒,药香浓郁,似能浸透人的骨髓。 八灵宝参! 此药,乃是林寻从飞仙战境中采撷,和“夜空玉藤”一样,皆是天地间一等一的天材地宝。 一下子,全场老怪物都露出异色,眸放亮光,好宝贝啊! 以他们的修为和阅历,自然瞬间就判断出,此药之罕见和珍贵,绝对不在“九玄神髓浆”之下。 “没想到,这小子还身怀这等瑰宝。”有人嘀咕,颇为诧异。 也有人眼神火热,叫道:“够了,够了,凌霄子,这小子拿出的宝物,足可以和你对弈一局了,我先下注,就赌这株八灵王参!” 其他老怪物也都有些意动。 并非他们没见过世面,也不是想拉下脸皮去争夺一个晚辈的东西,实在是,这宝物太稀缺罕见了! 凌霄子目光闪动,最终微微颔首:“可。” 只是,舜寂却大急,道:“小子,万万不可!此等宝物一旦输掉,那可是再要不回来了,听我的,不跟这些老东西玩,他们可是巴不得你输掉此宝。” 林寻笑道:“前辈,一株神药而已,身外之物罢了,更何况,还没有对弈呢,您怎知我必输?” 一众老怪物虽对八灵宝参颇为心热,可听到林寻此话,也不禁皱眉,这小子,可真够骄狂的! 而此时,林寻已盘膝坐地,将八灵宝参放在一侧,目光坦然看向凌霄子,道:“前辈,请赐教。” 见此,舜寂长生一叹,知道劝不住这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小家伙了。 凌霄子淡然道:“年轻人,若你有心钻研灵纹一道,闲暇时候,老夫倒是可以指点你一二,免得你走上歧路,可九宫对弈可不一样,既是对弈,自当公平,老夫可决不会有任何留情,你可考虑清楚?” 这一番话,俨然有高人风范。 林寻却想都不想,点头道:“自当如此。” 凌霄子皱了皱眉,轻叹道:“也罢,老夫就以大欺小,陪你对弈一局。” “慢着,先等我们下注!” 一位准帝嚷嚷出声,说着,就将一口仙光灿灿的神剑拿出,“我押凌霄子赢。” 其他人见此,也都纷纷下注,几乎大多数都在赌凌霄子赢。 “唉,你这小子还真是让我头疼。” 舜寂愁眉苦脸,话虽如此说,他却拿一件宝物,押林寻赢! 这让林寻一怔,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我也押这位小友赢。” 出乎所有人意料,那美艳绝俗的紫衣妇人也拿出一件宝物,“就当……给小友的一些鼓励吧。” 林寻拱了拱手,心中却记住了这份情。 很快,场中就堆积了许许多多宝物,皆品相非凡,映现绚烂宝霞,流光溢彩。 准帝和圣人王拿出的宝物,岂可能是寻常货色? 这一幕若被其他真圣人物见到,非瞠目结舌不可,完全堪称是一场豪赌了。 可对在场那些老怪物而言,只能说一场助兴小赌。 更何况,他们心中早已胜券在握,认为凌霄子哪怕就是放水,也铁定能让林寻知难而退,心服口服地认输。 只是,林寻目光一扫这些宝物,斟酌道:“各位前辈,晚辈有一个不情之请,若晚辈赢了,也不要这些宝物,只要各位前辈能够将冲击大圣境时的心得体悟传授于晚辈,便足矣。” 众人先是一怔,旋即神色都愈发怪异了,这小子……居然还认为他能够赢? 凌霄子听到此话,都不禁冷哼,心中怫然,小小年纪,竟如此狂妄,明显是不把自己放在眼中啊! “行,本座答应你。” 一个大人物答应,只是带着一丝讥诮,“我倒要看看,你这小子该如何赢!” 其他人也都陆续应承下来,冲击大圣境的一些心得而已,和传承无关,他们到不介意拿出来。 只是,他们可不认为,林寻还真能赢了! —— ps:月初第一天,跟大家求一下保底月票~ appapp

上一篇   第1633章 九宫对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