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6章 落子无悔 - 天骄战纪

第1636章 落子无悔

第七局,林寻布置之阵,令在场一众老怪物神色都变得凝重,眉宇间浮现出一抹惊疑。 他们虽为准帝,眼力和阅历远非寻常可比,但却并非精修灵纹一道的宗师人物。 当看到此阵时,只觉云山雾罩,晦涩难当,再无法窥伺其中奥秘。 除非,能亲自走入此阵经历一番,可这是对弈,阵法也是由棋子所衍化的虚构之物,注定不可能令他们涉足其中。 “此子小小年纪,竟已是一个真正的道纹宗师!” 这一刻,所有老怪物皆敢肯定,林寻在灵纹一道的造诣上,已臻至道纹宗师之境! 这令他们震撼,道纹师又分作大师、宗师之境。 在古荒域中,一名道纹师,都足以被一方古老道统供奉起来。 而一千个道纹师中,都不见得涌现出一个道纹大师,往往一个道纹大师的地位,足以令一方道统的掌教都礼让三分。 至于道纹宗师…… 只能说,这是一个凤毛麟角般的存在,整个古荒域中,都找不出多少个出来! 像凌霄子,驻守帝关长城的这数千年来,帮着修缮了不知多少的大型禁阵,更不知挡住了多少外敌的侵犯。 可以说,凌霄子或许战力不如一些准帝强大,可他却是无可取代的! 故而,在林寻说要和凌霄子对弈时,才会令这些老怪物皆感觉很荒谬,认为他不知天高地厚。 可现在,他们皆哑口无言,被震撼到了。 一个道纹宗师,哪怕就是只拥有真圣境修为,哪怕只是一个小辈,也足够令他们去重视,去尊重! 舜寂也意识到了这点,两眼发光,若不是碍于“观棋不语”的规矩,他早就激动大叫起来。 这滋味,就像捡到绝世珍宝一样! “这小家伙是从哪里来的?又是哪一家子弟?” 此时,美艳紫衣夫人忍不住传音,“这般年轻的道纹宗师,可是太少见了,我都想招其为孙女婿……” 舜寂顿时清醒过来,尴尬挠头道:“呃,这个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是借助神机阁的力量,前来找慎先生的。” 紫衣夫人翻了个白眼,风情万种,“你这家伙,也太粗心,似这等俊杰,放眼整个古荒域,都难得一见,你竟对他的事一无所知,也太不应该了。” 顿了顿,她若有所思道:“不过,神机阁竟愿意花费力气,将此子送来帝关战场,此子身份,定然非比寻常了。” 舜寂怔了怔,也明悟过来。 帝关战场,可不是那般容易来的,只有特殊的时间段,才能安然抵达此地。 在其他时候,若冒然前来,光是这一路上所遇凶险,足可以令准帝都九死一生! 而此子,竟能让神机阁费劲力气,在这等时候将其送来帝关长城,这当然很不一般。 “不管了,此次对弈无论输赢,我都要找此子好好谈谈,我觉得,他和我那孙女很配。” 紫衣美妇笑眯眯的,看向林寻的目光都带上一种慈祥和蔼之色,就犹如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当然,以紫衣美妇的身份,若真招林寻为婿,也只能是孙女婿,没办法,辈分太高了。 时间流逝。 凌霄子则迟迟无法落子,他神色越来越凝重,腰脊也坐得越来越笔直,浑然没有了最初时候的云淡风轻,从容闲适。 相反,如临大敌! 谁都看出,凌霄子遇到难题了,这让一众老怪物面面相觑,也都不免吃惊。 这小子,竟这般厉害? 纵然是灵纹宗师,只怕都无法让凌霄子如此费力啊! 没有人知道,那来自“九域第一灵纹势力”的烛龙一脉帝子烛映空,都曾惨败于林寻之手。 也没有人知道,林寻所修习之灵纹一道,和古荒域中的各种灵纹传承完全无关。 因为,这灵纹一道是鹿先生鹿伯崖所传授。而鹿伯崖,则来自星空彼岸! 简而言之,并非是林寻在灵纹一道上,已拥有稳赢凌霄子的底蕴,而是他所修习的灵纹一道,太过不寻常。 三天时间,弹指即过。 对一众老怪物而言,观棋三日,根本不算什么。 也就在这一日,一直陷入沉思,眉头紧皱的凌霄子,猛地眼眸一亮,笑道:“原来如此!” 神色间,有恍然大悟之后的快慰之色。 而后,他捻子、落棋、破阵…… 一气呵成! 啪的一声,位于“坤宫”上的大阵,倏然烟消云散。 此时,林寻都不禁心生钦佩,眼前这位凌霄子,绝对是他见过在灵纹一道上,造诣最为精湛和雄厚的一位灵纹宗师。 其破阵时所用的手段之绝妙,也令林寻暗暗称奇。 一众老怪物此时都有如释重负之感, 这第七局,赢了! 姜还是老的辣,凌霄子无愧是凌霄子! 舜寂则提心吊胆起来,眼下只剩下两局了,眼前的局势是,凌霄子稍占上风,稳赢一局,已获得四胜。 接下来这一局,林寻只能赢,否则,根本不必再进行第九局,就已必败无疑。 因为这第八局若输了,就等于凌霄子又赢一局,九局对弈,已赢其五,纵然第九局中,林寻获胜,也改变不了必败的结局。 故而,这第八局对林寻而言,无疑是最关键的。 “小友,请接招!” 凌霄子深吸一口气,将自己凭生至今所推演出的最得意的一座道纹禁阵布置出来。 这也是他这些年在“九宫对弈”中,第一次动用此阵! 有此可想而知,林寻给他带来的压力何等之大,等若是将最压箱底的手段都逼迫动用出来了。 嗡! 随着凌霄子落子,一座瑰丽万端、煌煌浩瀚般的大阵,在“兑宫”位置上映现而出。 场中爆发出一阵惊呼,寂静的气氛都有些躁动。 那些老怪物都看出,此阵之神妙,可以用鬼斧神工四字来形容! 舜寂气急败坏,心中暗骂:“凌霄子你这老东西,跟小辈对弈而已,何必如此咄咄逼人!长者风范还要不要了?” 美艳紫衣夫人抿嘴笑着传音:“你啊,该替此子感到高兴才对,能够让凌霄子如此全力以赴,若传出去,即便此子最终输了,也无损其声名。” 舜寂怔怔,喟然一叹。 他当然也知道,林寻哪怕输掉,也足以让在场所有老怪物改变态度和看法。 只是,对弈已进行到现在,舜寂哪会甘心看着林寻输掉? 倒并非是在乎什么宝物,只是不想林寻败掉罢了。 对这一切,林寻依旧浑然不觉,对弈时,最忌讳分散心神,尤其是在这等紧要的关头。 此时的他,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就犹如被彻底引燃了战意,可脑海中,却一片空明,意识空前集中,所有的念头全都集中在了这第八局的对弈中。 凌霄子所布之阵,真的很强! 绝对是林寻修行至今,所遇到最为晦涩、森严、神妙的一座道纹禁阵,犹如浑然天成,无懈可击。 不过,越是如此,越令林寻有一种要将其征服的渴望。 随着时间推移,林寻一动不动,犹如泥塑雕像,时而皱眉,时而沉吟,倒是并未流露任何颓然、慌乱之色。 这让一直在观察他神色的凌霄子都不禁感慨,果然是后生可畏,自己最初时候还想着指点对方,甚至是给对方一个教训,让其知难而退。 如今看来,未免有些托大了。 林寻从最初到现在所展现出的手段,令凌霄子都感到一种惊艳,再不敢将其当做晚辈看待。 不过…… 这第八局之阵,可不是那般好破的! 想到这,凌霄子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睥睨之色。 三天后。 林寻眉头紧锁成一团。 五天后。 他怔怔不语。 一众老怪物一直沉默着,观望着,都渐渐看出,林寻遇到了真正的棘手难题。 “凌霄子这老家伙,在灵纹一道的造诣上确实强大得令人叹服。” 不少老怪物感慨。 当然,林寻也不差,并且他还极其年轻,潜力极大,假以他日,不愁无法超越凌霄子的高度! 舜寂有些不忍心看下去了,推演大阵,消耗的可是心血,若偏执于其中,甚至会令心境受损,极容易走火入魔。 在舜寂看来,林寻已证明了自己,展现出了足够出色的能耐,完全不必在乎这一时之得失。 “真不行,就放弃吧,不丢人……” 只是,当舜寂刚想说出这句话时,就见枯坐多日,犹如泥塑雕像般的林寻,忽然捻起一子。 一瞬,一众静静等候的老怪物皆瞳孔一凝,心都悬起来。 凌霄子也怔住,此子,难道推演出了破解之法? 自始至终,林寻动作都没有停留,捻起棋子后,自然而然落下,毫无犹豫和迟疑。 落子无悔! 啪! 一声脆响。 可对一众老怪物而言,却不亚于平地起惊雷,躯体都是一颤。 旋即就看见,兑宫方位上,凌霄子所布之阵,犹如层层破碎的虚幻泡沫,纷纷溃散飘洒,瑰丽缤纷,最终消弭一空。 居然……真的被他成功破阵了? 场中,鸦雀无声,满场皆惊! ——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appapp

下一篇   第1637章 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