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7章 输了? - 天骄战纪

第1637章 输了?

“这……” 一众老怪物虎躯一震,瞠目结舌。 以他们的身份,历经过世间不知多少惊天动地的大事,可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 一个年轻人,竟奇迹般将凌霄子最为得意和自信的一座阵破了! 这是之前,谁都没想到的事情。 须知,在这第八局对弈中,林寻枯坐推演多天,眉头紧锁,神色怔怔。 这让一直观望的一些老怪物们,甚至都已做好准备,当林寻认输时,便劝勉他一番,免得他被打击太大。 毕竟,似这等年轻出色的道纹宗师,任谁都不忍其一蹶不振了。 可现在…… 林寻信手落子,破阵于转瞬之间! 一时间,老怪物们眼睛都直了,看向林寻的目光就犹如盯着一个小怪物。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舜寂初开始一脸发懵,咽喉滚动,发出如公鸭嘶叫的声音,难掩震惊之色。 可旋即,他就狂笑起来,声如轰雷,激荡滚滚。 赢了! 这第八局对弈中,林寻成功破阵! 这让舜寂一直压抑紧张忐忑担忧的情绪,顿时如决堤洪水般宣泄而出,痛快淋漓,恨不得引吭高歌。 美艳绝伦的紫衣夫人也不禁长吐一口浊气,一只春葱似的白皙玉手轻拍在高耸饱满上,红润的唇泛起醉人的笑容,看向林寻的目光都带着一种宠溺似的慈祥。 这小子,绝了! 她甚至有些担忧,自己那孙女虽也称得上才情灵慧,国色天香,可是否还能配上这小子? 而此时,凌霄子如遭雷劈,整个人呆在那,唇角微微颤抖,欲言又止,怔怔失神。 这可是他压箱底的手段,付诸其一腔心血,堪称是他修行至今最高造诣。 可最终,还是被破掉了! 被一个年轻得过分的小辈,以摧枯拉朽之势破开! 落子无悔。 风雷起,鱼龙变,日月换新天! 沉寂的气氛,在震撼中发酵,直至许久,凌霄子一脸复杂地看着对面的林寻,道: “小友大才,老夫叹服。” 寥寥八字,全场又是一阵躁动。 在灵纹一道上,凌霄子有着足以令一众准帝都惊叹的造诣,可现在,却为一个小辈而叹服! 显然,在凌霄子心中,林寻已是一个足以和他平起平坐的存在! 而此时,林寻神色平淡依旧,宠辱不惊,拱手道:“前辈谬赞了。” 他脸色微微发白,这些天的推演和琢磨,令他心力也是消耗极大,虽是在破解道纹阵禁,可却比和敌人厮杀都要困难太多。 这让林寻也不由感慨,凌霄子的灵纹造诣,绝对是宗师境中的顶尖存在,堪称鬼斧神工,妙到巅峰。 “还剩下这最后一局,请小友布阵吧。” 凌霄子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眼下,已经进行了八场对弈,他和林寻各自四胜,如今就只剩下这第九局。 若他能破了林寻所布之阵,便可取得最终胜利。 若破不了,则必败无疑。 “凌霄子,要不就这样算了,你们一老一少棋逢对手,若能让此次对弈以平局而收尾,可谓是两全其美,皆大欢喜。” 有老怪物忍不住出声。 “是啊,此子只是想要一些冲击大圣境的心得而已,我等自不会吝啬相赠。”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 若凌霄子在第九局败了,对他声名而言终究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同样,若是林寻败了,不止会打击到他的锐气,也会显得作为前辈的凌霄子,未免就有以大欺小之嫌。 舜寂也出奇地点头:“对对,皆大欢喜最好。” 林寻目光看向凌霄子。 凌霄子却想都不想,便拒绝道:“闻道无先后,尔等莫非以为,我凌霄子赢不起,亦或者是输不起?” 说到最后,他眉宇间泛起一抹睥睨,正视林寻,道:“小友,若你将老夫当做忘年之交,便在这第九局全力以赴,拿出你最强手段,无论对弈结果如何,你我皆求一个无憾,如何?” 求一个无憾! 从中便可看出,凌霄子之胸襟何等之广袤磊落。 林寻深吸一口气,笑道:“恭敬不如从命。” 凌霄子大笑:“就凭这一点,等对弈结束后,我便将那‘九玄神髓浆’分给老舜一些。” 舜寂一愣,旋即没好气道:“你他娘早这么做,哪还有这么多事情,我看你啊,纯粹是找不自在,欠收拾。” 众人都不禁笑起来,这当然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林寻开始布阵,他似早有筹谋,不假思索地捻起一子,按在“中宫”方位之上。 嗡! 一座道纹禁阵倏然成型。 此阵,就如周虚星空映现,有亿万星辰闪烁其中,呈现出无量广袤,神秘浩瀚之气象。 一众老怪物皆收敛笑容,屏息凝神,仔细观摩。 谁都清楚,在这最后一局中,无论是布阵的林寻,还是破阵的凌霄子,皆会全力以赴! 就好比高手对决,一攻一守。 而林寻,已经出招。 观摩许久,一众老怪物的眉头都渐渐骤起,眸子中的凝重之色也是越来越浓。 他们心头皆浮现出同样一种感觉,此阵包罗万象,犹如无涯星海,令人无法度量! 再看凌霄子,已是正襟危坐,眸泛神芒,身心皆全神贯注,自有一种庄严宝相。 随着时间推移,场中气氛也都是愈发寂静。 就如上演了一场轮回,这一次,凌霄子和在破第八局大阵的林寻一样,久久没有动静。 两天后。 他眉头渐渐皱起。 五天后。 他捻起一子,令众人呼吸都是随之一凝,可最终,凌霄子却迟迟无法落子! 他掌指摩挲着棋子,再度陷入静默。 时间,在一点一滴流逝着。 …… 距离帝关长城不知多遥远的一片寂灭星空深处,有着一座座犹如陨石般静静悬浮的坟冢。 在其中一座坟冢上,一只躯体庞大,通体鲜红如血液浇筑而成,背负十六对翅膀的血蚊蓦地发出一声欢鸣。 它十六对翅膀也随之猛地震颤起来。 轰隆! 一股恐怖凶厉的气息,从这冥河血蚊躯体上扩散而开,令得附近那一座座古老的坟冢皆轰然爆碎。 与此同时,那躯体庞大的血蚊已倏然间,化作了一道瘦削伟岸的身影,凭虚而立,如若绝世邪神。 他血发飘曳,血眸如钻,五官如精雕细琢的美玉似的,俊美中带着一股邪气。 身后,一袭猩红披风,在虚空猎猎作响。 “炼千圣之血,融古之英灵残魂意志,终于将我修为臻至无敌之境了……” 血袍青年发出一丝满足般的叹息,眸子如若妖异的的漩涡,闪动着骇人的光。 哗啦~ 随着血袍青年心意一动,在他掌心,浮现出一座由三十六只血色翅膀叠加而成的诡异“血色莲台”。 其上,覆盖着繁密而奇异的冥文符号,如瀑般的血光飘洒,犹如冥河的起源。 “时隔多年,这冥神莲台……终于让我缔结出来了……” 血袍青年喃喃,到最后,他猛地仰天大笑,满头血色长发狂舞,“自此以后,于绝巅真圣境,我可无敌!” 振奋、睥睨、骄傲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星空中回荡。 而血袍青年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 时间流逝,第九局对弈已经进行了十天。 这十天里,凌霄子一动未动,犹如枯木般,只是,如今他那清瘦的脸庞已是凝重道极致,隐隐泛着苍白之色。 眼瞳中,都充斥缕缕血丝! 一众老怪物心都悬起来,没有人敢惊扰凌霄子,唯恐耽搁了他破阵的思绪。 这让他们都不禁暗叹,今日之对弈,若传遍帝关长城,被其他所有同道知道,只怕非不敢相信不可。 一个年轻后辈,竟在对弈中难住了凌霄子,谁敢信? 且不管今日对弈结果,如今在场的一众老怪物,皆在对待林寻的态度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后生可畏! “呼~” 蓦地,犹如枯木般的凌霄子终于动了,他长吐一口浊气,眸子中泛起难掩的喜悦,道:“我明白了!” 众人精神一振。 而舜寂则心中一颤,凌霄子这老家伙,竟真悟出了破阵之法? “小友,老夫可就不客气了。” 凌霄子整个人精神焕发,自信从容。 “请。” 即便是这等时候,林寻依旧面不改色。 凌霄子捻起一子,轻轻叩击在“中宫”。 顿时,光雨纷飞,林寻所布之阵溃散消弭,不复存在。 一众老怪物见此,都不约而同地长舒了口气,露出惊喜、欣慰、感慨之色。 这最后一局的对弈,看似简单、枯燥,可实则最是惊心动魄! 还好,凌霄子赢了! 而舜寂尽管已清楚,林寻已表现得足够经验和强大,可当看到这一幕时,依旧不免暗叹,有些不甘和怅然。 美艳紫衣夫人也都不禁长生一叹,凌霄子无愧是凌霄子,于对弈中棋高一着! “小友,承让了。” 凌霄子深吸一口气出声,他本想按捺一下心中激动和喜悦,可终究掩饰不住,眉梢之间尽是笑意。 不夸张地说,这一次对弈,绝对是他平生所遇最棘手的一次。 尤其是当成功破阵后,所带来的那种痛快、振奋之感,也是无与伦比的。 可让他意外的是,对面的林寻,却好像没有失败的觉悟,神色不起波澜。 8)

上一篇   第1636章 落子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