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9章 仇人相见 - 天骄战纪

第1639章 仇人相见

不等林寻答应,舜寂就叫道:“好,喝酒!” 其他老怪物也起哄,嚷嚷着要喝酒,说什么对弈虽痛快,却终究不胜人间一场醉。 林寻见此,也痛快答应。 美艳紫衣夫人见此,心中不禁一叹,她本打算借此机会,将自己孙女介绍给林寻。 哪曾想,转眼却成了一场酒局。 “行啊,既然你们也要饮酒,就拿出你们的珍酿,老舜,我记得你那有一坛私藏的万年陈酿‘雪涌江流’,也该拿出来招待大家了。” 紫衣夫人瞟了一眼舜寂,后者躯体一僵,笑容勉强,艰难点头:“应该的,应该的。” “还有你凌霄子,我记得一千九百年前,你曾从一处古战场挖掘到一壶神酿,据说是太古时期某位帝境大能随身携带的珍藏,也带上吧。” 紫衣夫人又瞥了凌霄子一眼。 凌霄子苦笑:“这是当然。” 其他人都不禁大笑,今日可算有口福了! “你们也别小气,这次聚饮,焉能没有美味佳肴?老柴,你可是名震古荒域的老饕,吃遍天南海北野味,这次你可得给我们露一手,嗯,你最擅长烧制的‘醉仙鸡’就可以。” “还有你,老秦,你乃青木灵族的准帝,这数千年里,搜罗了不知多少的奇珍异果,也拿出来让大家品味一番,对了,一定要有‘星鸾青桃’和‘餐霞火枣’。” ……但凡被紫衣夫人点名的老怪物,一个个都浑身一僵,面面相觑,苦笑不已。 得,这女人分明是要将他们私藏的宝贝疙瘩“一网打尽”! 最厉害的是,紫衣夫人如数家珍,谁有什么宝贝,她仿似都一清二楚。 让林寻大开眼界。 “唉,你小子这次算走大运了。” 舜寂拍了拍林寻肩膀,长叹大笑。 “也罢,今日我等便各显神通,权当是为林寻小友接风洗尘。” 凌霄子挥手道。 紫衣夫人笑吟吟开口:“那就走吧,去我的‘弥罗宫’,你们可不能逃,今日一个也不能少了。” 只是,就在众人正要行动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破空声,一股凶厉森寒的血腥气息,也随之弥漫而开。 “是血河冥族那小子!” 一个老怪物眉头一皱。 “看来,他已缔造出自身法,从那一片星空葬地返回了。” 有人若有所思。 “哼,拿古之先人的残血和英灵来修炼,和邪魔外道也没什么区别。” 有人冷哼。 “呵呵,谁让此子乃是暗血冥皇的嫡系后裔?沉寂万古,今朝觉醒,不止踏上绝巅道途,如今更已成为绝巅真圣中的卓绝人物,即便再厌憎,也无法否认,此子确实很不简单。” 有人冷笑。 “木夫人,这小子明显是来找你的,若我猜测不错,他对你那位孙女可还未死心。” 舜寂笑眯眯说道。 紫衣夫人冷哼,神色间有着一抹厌憎之色一闪即逝,道:“我可不会把孙女许配给这种人物。” 交谈时,一道血光破空而来,这可是帝关长城内,盘踞着不知多少老怪物。 可这一道血光却显得很强势,直至抵达舜寂他们这边,这才倏然顿住,显现出一道修长伟岸的身影。 血眸、血发、血色披风,面容五官俊美中带着一抹邪气,随意立在那,就如邪神临世。 林寻眼眸骤然一眯,神色异样。 冥子! 居然真的是他! 在最初抵达这帝关长城的路上,他就曾见过,一只生着十六对翅膀的庞大血蚊,趴在一座星空坟冢上汲取古尸之血魄。 只是,当时林寻很难相信,这会是那死在绝巅之域中的冥子。 而此时,对方明显死而复生,令林寻焉能不意外? “看来,和那炼神壶有关……”林寻目光闪动,当初被他杀死的冥子,只剩下一堆碎肉,但却被那神秘的炼神壶收走,这只怕就是冥子“死而复生”的关键。 虚空上,冥子甫一抵达,就无视了在场其他老怪物,直接将目光看向紫衣夫人,拱手道: “前辈,我已成功缔造自身法,迈入真圣无敌之境,故而第一时间前来,想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您。” “可喜可贺。”紫衣夫人面无表情,言辞生硬。 可冥子却浑不在意似的,笑道:“多年前,前辈曾说过,若我能在绝巅真圣境中踏足无敌之境,便会同意将您的孙女洛璃许配于我……” 不等说完,就被紫衣夫人打断:“我只是说,达到这一步后,你才有资格去接触洛璃,可从没说过就一定要将洛璃许配给你。” 洛璃? 林寻不禁一怔,该不会就是那来自“地皇界”弥罗宫的洛璃姑娘吧? 此刻的冥子蓦地脸色一沉,眉宇间泛起一抹阴戾之色,冷冷开口: “前辈,您可是准帝存在,一方之巨擘,说出的话,难道现在要反悔?” 一句话,咄咄逼人! 林寻都不禁诧异,冥子哪里来的底气,竟敢和一位准帝如此说话? 再看其他老怪物的神色,虽都皱眉不已,可却并未出声训斥冥子的以下犯上。 似乎……都在忌惮什么。 “反悔?” 紫衣夫人眸子中冷芒一闪,一股无形的恐怖威压倏尔扩散。 砰! 凭虚而立的冥子,直接被镇压踉跄落地。 林寻心中都是一叹,这就是准帝!心念一动,那等威势便如天如渊,恐怖无边! 紫衣夫人这才说道:“若不是你有一个好祖宗,你还敢在这帝关长城撒野?我不妨告诉你,就凭你这种德性也还想娶我孙女?这辈子别想了!” 声音中,带着不屑。 冥子脸色阴沉,道:“这么说,前辈是看我好欺,真打算出尔反尔了?” “出尔反尔?” 紫衣夫人忽然露出醉人的笑容,道,“怎么,你还想威胁老太婆我不成?可以啊,我也不欺负你一个小辈,去叫人吧,我倒要看看,谷梁曲这个屠夫敢奈我何!” 笑容妩媚,美艳动人,可附近老怪物都知道,木夫人动怒了! 冥子震怒,可只能忍着。 在这帝关长城,他的确无人敢惹,因为有着不少老怪物,当年都是暗血冥皇的部下,对他这位暗血冥皇的后裔自然是百般关照。 这也是为何他敢和紫衣夫人这般准帝对峙的底气所在。 可这并不代表,在这帝关长城他便可以无法无天。 “小家伙,是不是很奇怪,这冥子为何敢这般嚣张,很简单,这帝关长城的第一人谷梁曲,就是这名字的靠山。” 舜寂忽然传音给林寻,“谷梁曲战功彪炳,素有威望,因为他的缘故,在这帝关长城中,无论冥子这个小辈表现得再出格,大家也都会忍让一番,不与他计较。” “可这次,冥子竟打上了木夫人孙女的注意,这就等于触犯了木夫人的底线。” 说到这,舜寂声音中带上一抹鄙夷:“若是真心实意迎娶人家孙女,倒也罢了,可谁都清楚,这小子是盯上了木夫人孙女的血脉力量!仙凰一脉的力量啊,足以让任何血河冥族垂涎欲滴。” 听到这,林寻这才彻底明白过来,忍不住传音问道:“前辈,木夫人那位孙女,是否是那个来自地皇界弥罗宫的洛璃?” 舜寂一愣,哈的一声笑出来,眼神古怪道:“你小子是不是早盯上人家了?” 林寻笑了笑,不置可否,心中却暗道,原来,真的是洛璃! 之前在九域战场,林寻也曾见过对方,还曾一起饮酒交谈,那是一个温婉素净,风姿绝俗的美丽女子。 只是林寻却没想到,那被称作“木夫人”的紫衣美妇,竟是洛璃的奶奶。 此时,冥子神色阴晴不定,被木夫人的强势态度震住,大有骑虎难下,进退不得的窘迫。 他再蠢也清楚,哪怕谷梁曲来了,都不会因为自己而去和木夫人撕破脸。 可让他就这样灰头土脸的放弃,又不甘心。 一时间,局势就这般僵持着。 一众老怪物都不禁露出玩味的笑容,身为暗血冥皇的后裔,天资或许堪称旷古烁今,可为人就太不堪了。 嗯? 蓦地,冥子目光不经意一瞥,倏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整个人都呆了一下,叫道:“林寻!?” 在场老怪物皆一怔,冥子和林寻竟相互认识? 可很快,他们就察觉到不对,因为冥子的神色,一下子变得狰狞、兴奋起来,就犹如遇到了刻骨铭心的仇敌,杀机暴涌。 “哈哈哈,没想到,实在没想到,多年之后,竟让我在这帝关长城碰到了你这小杂碎,这莫非就是天意?” 冥子仰天大笑。 他的确很亢奋,这些年里,他躲藏于帝关长城,几乎是疯狂般修炼和提升力量。 为的,还不是要报仇雪耻,诛了林寻这个给他带来无尽耻辱和恨意的大敌? 而今,他已缔造出自身法,于绝巅真圣境迈入一个全新地步,宛如无敌般的存在,巧的是,就在这种情况下,林寻出现了! 这感觉就仿佛,猎物主动送上门一样。 一众老怪物都不禁皱眉,看出林寻和冥子不仅认识,并且还是仇人! 连木夫人都很意外,怔然道:“小友,你曾得罪过他?” appapp

下一篇   第1640章 阿鼻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