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0章 阿鼻剑 - 天骄战纪

第1640章 阿鼻剑

林寻站出来,笑道:“谈不上是得罪,我和他可是老熟人,好几次都以为将他杀死了,可最后却偏偏又都活过来了,这命简直比茅坑里的石头都要硬。” 众人齐齐一怔,神色古怪。 这太让人意外,都没想到,林寻这样一个看起来与世无争般的年轻人,竟还有如此耀眼的战绩。 这冥子可不简单,哪怕再厌憎也不能否认,其底蕴、天赋、力量皆堪称是当世一等一的翘楚,强大得惊人。 可谁能想到,冥子却被人连续击杀过多次? 一时间,他们看向林寻的目光都不禁带上一丝好奇,能够在灵纹一道上,令凌霄子都栽了个跟头,又曾击败过冥子,这可太不简单了。 这小子,身上究竟藏着多少秘密? “小杂碎,到现在还敢牙尖嘴利,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冥子差点气炸,林寻的话就像在伤口撒盐,令他新仇旧恨全都涌上心头,周身凶厉杀意也随之暴涨。 轰! 一道可怖的血光冲霄,激荡风云,那森然的杀机,竟化作如有实质的血色狼烟! “你要做什么?这可是帝关长城,禁止内斗!” 舜寂脸色一沉,喝斥出声。 “这是我和他的事情,和诸位无关,若不想伤了和气,最好别插手,否则,我保证谁都别想好过!” 冥子咬牙切齿。 圣人也有发怒时,并非心态不堪,而是一种有恃无恐的肆意行为。 就如此刻之冥子。 一众老怪物皆不悦,愈发看冥子不顺眼了,以为有了一个大靠山,就可以不把他们放在眼中? “让各位前辈见笑了,只怪我当初没将这家伙彻底打死,以至于让他现在如疯狗般乱咬。” 林寻笑着朝舜寂、木夫人等人拱了拱手,道,“不过,他说的倒也不错,这是我和他的私仇,我倒是希望,借此机会能彻底解决一下。” 话语随意,却也带着一种决然。 众人明白了,何止是冥子迫切要杀林寻,原来林寻同样要趁此机会解决冥子! “哈哈哈,解决我?好啊,再好不过,各位可都听清楚了,是这小子自己找死!” 冥子大笑,血发狂舞,神色森然。 若不是碍于有一众老怪物在场,他早已第一时间动手了,根本不会这般废话! “小子,这是帝关长城,哪怕你有信心击败冥子,无论是谁,也不可能让你将他杀了。这是规矩,无论是谁,都必须遵从。” 舜寂飞快传音,告诫林寻。 林寻登时皱眉,不止是冥子,他同样也不得不在意一众老怪物的感受,否则,他可也不会忍耐到现在。 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便是如此。 “林寻,就问你一句话,敢不敢和我一决?” 冥子大喝,毫不掩饰自己杀机,眼睛猩红可怕,他实在太渴望报仇雪耻了。 “荒唐!” 一个准帝沉声喝斥,“你把帝关长城当做什么了?信不信本座现在便将你镇压,打入囚牢?” 冥子神色变幻不定,半响才冷哼道:“规矩我懂,开启神魔斗场就是了,在神魔斗场动手,总不算破坏规矩吧?” 显然,他是铁了心要战! 众人将目光看向林寻,意味很明显,只要你不答应,这次冥子任凭再叫嚣,也是白搭。 “各位前辈,你们也看到了,若我不答应,这条疯狗非乱咬人不可,既如此,便交由我来解决吧。” 林寻神色平静,眸光幽冷。 他可同样不想错过此次机会! “也罢,舜寂你开启神魔斗场,让他们进行对决就是了。” 木夫人轻叹一声,吩咐道。 舜寂点了点头,猛地凭空而起,袖袍一挥,虚空中蓦地泛起一阵剧烈的涟漪。 旋即,一座巨大无比的擂台浮现而出,灿灿发光,弥漫出晦涩而奇异的禁制波动。 这便是神魔斗场。 帝关长城中,若有无法调停的纠纷和争执发生,便会选择在神魔斗场中解决。 不过,在战场中,是不允许分出生死的,这是帝关长城最初时候便立下的规矩。 唰! 冥子毫不犹豫,第一时间就冲上神魔斗场,身影屹立其中,猩红的披风猎猎作响。 他目光冰冷,俯瞰下方的林寻,道:“还不滚上来受死?” 声如雷霆,炸响天地。 他那种肆意张狂的态度,令一众老怪物皆很不舒服,这冥子……简直是无法无天! “小友,你确定要和他对决?” 木夫人有些担忧,哪怕林寻以前战胜过冥子,可毕竟那是从前时候,现在的冥子,早已和以往不同了。 “以前他不行,现在……同样也不行!” 林寻说罢,踏空而起,进入那神魔斗场,神色沉静从容,犹如谪仙般出尘。 一众老怪物见此,都不再相劝。 反正,有他们坐镇,死亡的事情注定不可能会发生。 只是他们都不免有些担忧,这些年里,冥子一直在帝关长城苦修,他们都看在眼中,很清楚如今的冥子有多强大。 可对林寻实力究竟如何,他们却几乎不了解,仅仅能看出,他也同样踏足绝巅圣境,底蕴不俗这一点。 “杀!” 神魔斗场中,冥子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要动手,他已按捺不住,杀意沸腾之极。 “且慢。” 可林寻却忽然出声。 冥子身影一滞,神色冰冷道:“怎么,走上擂台后边怕了?多年不见,你林魔神的胆子也变小了?” 林寻微微一笑:“你心里应该清楚,无论谁赢,皆不可能分出生死,这当然很让人不痛快,我有一个提议,对决之前,你我不如赌一些东西如何?” 冥子目光闪动,道:“好!” 这等好事,他哪能不答应? 哗啦~ 林寻袖袍一挥,宛如一挂血色冥河般的元屠剑,和一面染着血渍的斑驳青铜盾牌就浮现而出。 而后,他笑吟吟开口:“我输了,这两件宝物就归你,我赢了,便将你身上那一个冥皇炼神壶交出来,如何?” “卑鄙!” 冥子差点气炸,这元屠剑和青铜盾,本就是他的宝物,只不过是当年在绝巅之域时,被林寻给夺走了。 现在,对方竟无耻地要以此为赌注,用心何其险恶!? 最让他无法容忍的是,这家伙竟还盯上了他的炼神壶,这可是他手中最大的底牌和依仗! “元屠剑和血河盾,这可是暗血冥皇踏足帝境之前,随身佩戴的宝物,哈,我这下终于相信,林寻这小子曾击败过冥子了。” 舜寂顿时乐了。 其他老怪物也神色异样,他们当然不可能不认识元屠剑和血河盾。 “怎么,你不敢?” 林寻言辞随意,却带着鄙夷。 冥子猛地深呼吸几口气,掌心一翻,浮现出一口通体漆黑,蒸腾着可怖黑色神辉的神剑,隐约间有神魔嘶吼哭泣的声音发出,显现出一座森罗炼狱的景象。 他冷冷道:“冥皇炼神壶何等宝物,哪可能随意当做赌注,不过,有此剑在,足够了!” 阿鼻剑! 舜寂、木夫人等人皆动容。 此剑和元屠剑一样,皆是先天圣宝,神秘而可怕,传闻诞生于冥土炼狱中,杀伐之力足以令鬼神惊。 被此剑击杀的敌人,神魂永生永世会被困在剑身内的“炼狱”内,遭受到痛苦无边的折磨和煎熬! 同样,阿鼻剑也是暗血冥皇的佩剑。 林寻眼眸一亮,心中暗自感慨,冥子这家伙,身上的宝物不要太多,而对自己而言,这家伙更像是一个送宝童子,每次都能带给自己一些惊喜。 “好,就赌这把剑。” 几乎是不假思索,林寻便痛快答应。 “哼,但我觉得不够。” 冥子冷冷开口道,“待会无论谁输,皆要跪地叩首,自打耳光,你敢不敢赌?” 显然,他也清楚,有那些老怪物在,他这次再想杀死林寻,只怕都不能如愿。 但若能将林寻踩到脚下,遭受无尽羞辱,也勉强可以先出一口恶气。 “你确定?我可有些担心,你若败了会不认账。” 林寻神色波澜不惊。 “有这么多人看着,你觉得我会赖账?” 冥子脸色冰冷,恨得牙痒。 话语还未落下,他已按捺不住内心杀意,悍然出击。 其势如血色奔腾,带着一种张扬、肆虐、狂暴的无匹威势,凿开虚空之束缚,破杀而来! 轰隆~~ 刹那间,天地色变,被可怖的血色杀意覆盖,此时的冥子,犹如从幽冥中走出的绝世邪神,气势通天盖地。 他掌指中,一座血色琉璃般璀璨的大印呼啸,压塌虚空。 一众老怪物眼眸齐齐一缩,好强横的力量,这就是缔造出自身法的绝巅真圣之力? 林寻不退不避,身影缥缈空灵,轻描淡写一掌按出。 咚! 震耳欲聋的碰撞响起,天地轰鸣,道光激荡。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林寻的掌力看似简简单单,随意之极,却在一瞬间,就将那破杀而至的血色琉璃印拍飞。 而冥子迅猛而至的身影,也如遭大山横推,猛地在虚空一晃,差点踉跄倒退出去。 “咦!” 舜寂、木夫人皆讶然,眸泛异色。 初次交锋的一掌而已,却竟有这般威力,岂不是意味着,林寻此子也已不是寻常的绝巅真圣人物? —— ps:今晚有事,补不了更了,改日再补~ appapp

上一篇   第1639章 仇人相见

下一篇   第1641章 大冥狱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