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3章 散财童子 - 天骄战纪

第1643章 散财童子

虚空动荡,其音如雷,一尊猩红如血的冥神莲台衍化作的掌印,却掀起恐怖的道光风暴,在神魔斗场中肆虐。 此招一出,一众老怪物都无法淡定了。 这还是一位真圣能够拥有的力量? 太惊世骇俗。 林寻神色不悲不喜,一拳打出。 刹那间,无边宏大的圣元,从其体内轰鸣狂涌而出,无尽神光照耀天宇! 恰似洪炉映现,呈乱世之象。 轰隆! 天摇地晃,日月无光。 肉眼可见,林寻的拳劲所过之处,无物不破,无法不灭,无可阻挡,无可匹敌。 冥子这最强一击,何等恐怖和逆天,可在这一拳面前,却硬生生被轰开。 喀嚓! 那猩红如血的冥神莲台,都骤然炸开,像纸糊般不堪。 而在一众老怪物震撼目光注视下,这一拳之力,狠狠将冥子整个人轰飞。 噗的一声,冥子口鼻喷血,胸前衣衫粉碎,露出一副玄青色秘纹甲胄。 这应该是一件防御力惊世的古宝,可此时,甲胄上却塌陷出一个拳印,有龟裂的征兆。 可以预见,若非有此甲胄抵挡化解,冥子此次所遭受到的伤势之会更重! 也就是说,林寻寥寥一拳,不止击溃冥子的最强一击,更将其人都震飞,遭受到伤害! 场中死寂,舜寂、木夫人等人皆神色恍惚。 他们虽为准帝,阅历丰富无比,可哪曾见过这等绝巅之上的无敌对决? 冥子之前展现出的无敌法,都已经足够恐怖,无法想象了,谁曾想,林寻还要更甚! “林寻小友……还真是一个了不得啊。” “冥子是最近才缔造出自身法,而可以肯定的是,林寻小友应该要更早就踏入此境!” “和他们一比,当年逊色太多了。” 一时间,老怪物们心绪起伏,或感慨,或惊叹。 两个小辈,一个比一个强,一个比一更生猛和强大,令他们也大开眼界,以往固有的认知都快要被颠覆。 “不可能,这世上怎可能有如此自身法?” 此时,冥子神色苍白而狰狞,神色间尽是难以置信。 林寻这一击,简直就如一记重锤般,将冥子内心的骄傲和自信给砸得快要崩溃。 他无法想象,林寻竟会早在他之前,就已踏上真圣无敌路,并且所缔造出的自身法,还那般之恐怖! “无知,缔造出自身法,只具备自身无敌之底蕴,欲在诸天之下所有绝巅圣人中称无敌,凭你还不够资格。” 林寻声音淡然,黑眸幽冷。 说话时,他已凭虚而去,展开杀伐。 战斗到现在,他已彻底摸清楚冥子的底蕴,这一战也没有了再拖延下去的必要。 轰! 林寻身如洪炉,指天打地,每一击,皆有熔炼万道之威。 “放屁,你什么东西,也有资格指点我?” 冥子暴怒,冲杀而去。 他威势依旧如之前那般恐怖,只是和之前不一样的是,局势已彻底逆转过来。 任凭他千般妙术,万般道法,皆如泡沫般被碾碎破开,给人的感觉就是,蚍蜉撼树! 因为此刻的林寻,俨然如若真无敌,一举一动,无不携带镇压万古般的大势。 洪炉如身,威可压古今一切此境敌! 十个呼吸后,冥子就被打压得抬不起头,连连咳血,脸色煞白,披头散发。 三十个呼吸后。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鸣,防护在冥子身前的那玄青色甲胄,都骤然炸开,化作碎片迸溅飞射。 而在此过程中,林寻横推而行,威贯天宇! 那些老怪物们都已面面相觑,倒吸凉气不止,这才深刻认识到,这个被神机阁送来帝关长城的年轻人,是何等了不得。 可笑的是,在最初时候,他们竟都没有关注到,将他给忽略掉了…… “我和你拼了!” 神魔斗场中,披头散发的冥子彻底疯狂了,目眦欲裂,完全不顾一切地冲杀。 多年前,在绝巅之域中,他连续多次惨败林寻手中,每一次,都将他的尊严践踏,颜面无存,耻辱到了极致。 若不是有炼神壶在,他早已不知陨落多少次了。 也正因如此,这些年里,他在这帝关长城中疯狂般修炼,为的正是复仇,要将自己被践踏的尊严,丢掉的颜面统统找回来。 可谁曾想,在此次厮杀中,即便他已缔造出自身法,竟都频频遭挫,这让冥子哪能忍? 锵! 漆黑汹涌着滚滚魔雾般的阿鼻剑掠出,剑气贯冲斗牛,映现十方皆炼狱的恐怖之景象。 “杀!” 冥子嘶吼,神色狰狞扭曲。 “这可是我的战利品,焉能被你所用,拿来。” 林寻言辞随意,一抬手,霸下禁的奥秘于天地间扩散而开。 嗖的一声,阿鼻剑如遭禁锢,被林寻一把摄入掌中,给收了起来。 “你……” 冥子气得差点吐血,猛地发出一声长啸,犹如发狂的邪神,掌心翻出大冥狱印。 嗡! 三十六重炼狱世界于虚空中凝聚而出,气象森严。 这是仅仅刹那,就被林寻一拳打爆,强势得一塌糊涂。 “此印不错,也拿来吧。” 大笑声中,林寻猛地一抓,如若真龙于云层中探出巨抓,凭生恐怖无边的吞噬之力。 刹那间,大冥狱印也被收走,切断了和冥子的联系,被林寻收了起来。 他踏虚空而行,目光犹如盯着一颗摇钱树,笑吟吟道:“来来来,还有什么宝物,尽管使出来!” 噗! 冥子气得直接咳血了,躯体都颤抖,咬牙咆哮:“林寻,你欺人太甚,我要你死!!” 他袖袍一挥,一道血色符诏掠出。 这符诏极其诡异,似金非金,似玉飞玉,才不过半尺,表面涌动着犹如蚯蚓般的繁密血色道纹。 甫一出现,一股足以令神憎鬼厌的浓郁血腥之气就扩散而开,将虚空都染成一种压抑的血色。 “万圣血灵符!” 一个老怪物吃惊,发出大喝,“小友,快躲!” 其他老怪物也失色。 这符诏,乃是血河冥族的一种禁忌之物,欲炼制这样一道符诏,需要一副完整的大圣之皮、三千圣人的心头血,以及数以万计的古之英灵残魄。 大圣之皮,有“大”之本质,经过炼制,就能化作一道空白的符诏。 而圣人的心头血和古之英灵的残魄,则是绘制符诏的力量源泉! 似这等宝物,完全就是人神共愤的邪魔之宝,太过血腥和残忍,为世人所不容。 在暗血冥皇前往星空古道之后,此宝的炼制之法也被带走,没有流传下来。 只是谁也没想到,冥子手中,竟还会拥有这样一道足以令圣人都谈而色变的恐怖符诏! 有老怪物都已忍不住要动手。 可就在此时,却见林寻不慌不忙,蓦地祭出一尊犹如神金浇筑而成的宝塔。 嗡~ 宝塔横空,气息苍茫古老,一道道玄金之光如绳索般爆射而出。 大道无终塔! 那血色符诏还没来得及发威,就被一重重玄金道光镇压封印,瞬间就收入到了大道无终塔内。 冥子先是一愣,眼珠瞪大,似无法相信,而后暴跳如雷,气得怒发冲冠,快要抓狂。 万圣血灵符,这可是其先祖暗血冥皇所留,偌大古荒域中也仅此一个,以后也再不可能有第二个。 谁曾想,连威能还没释放,直接就被收走了! 一众老怪物也一阵眼晕,之前万圣血灵符出现时,令他们都吓了一跳,感到事态严重。 可转眼间,却竟又被林寻夺走了。 这显得太不可思议! “冥子手中宝物众多,可很显然,林寻小友手中也不缺神妙莫测的宝贝,就如那一尊宝塔,气息之神秘,气象之恢弘,气势之高远,绝对远非世间圣宝可比,我甚至怀疑,那根本不是一件圣宝!” 凌霄子眸光烁烁,神色动容。 “还有吗?继续。” 神魔斗场中,林寻笑着收起宝塔,意犹未尽似的说道。 “你你你……” 冥子气得眼前直冒金星,脸都绿了,他林寻把自己当做什么了,散财童子? “我记得你不是还有一尊炼神壶么,赶紧拿出来吧,否则你这次可要跪地抽自己的脸了。” 林寻笑得很温煦,一派谆谆教导,好言相劝的架势。 一众老怪物都神色古怪,林寻这小子看起来谦逊有礼,人畜无害,没曾想,也这般黑心。 他这分明是打算将冥子当做肥羊来宰割啊! “林寻,这是你自己找死!” 轰隆~ 蓦地,冥子躯体骤然膨胀,化作一头躯体足有百丈庞大,生着十六对翅膀的血蚊。 一股狰狞滔天的凶厉之气也随之弥漫而出。 这是冥子的本体,显然,他已被逼急了,不顾一切要和林寻拼命。 只是,这种挣扎注定是徒劳。 仅仅片刻,在林寻不断轰杀之下,冥子那庞大的躯体都被打得鲜血淋漓,伤痕累累,唇中不时发出怨怒、不甘、凄惨的尖叫。 那等惨状,让一众老怪物都不忍看下去了,替冥子感到肉疼。 何苦呢? 早知如此,有他们这些老怪物在,焉可能会让这一场战斗发生? 可你冥子偏偏狂妄无边,根本不听,现在倒好,和自己找虐都没什么区别了。 —— 补更送上!童鞋们,金鱼不欠更了,撒花鼓掌~ 8)

上一篇   第1642章 冥神九破

下一篇   第1644章 大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