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4章 大圆满 - 天骄战纪

第1644章 大圆满

砰! 最终,冥子被打得躯体狠狠砸在神魔斗场那坚硬的地面,发出凄惨的叫声,再也爬不起来了。 他那十六对翅膀都被打断,鲜血汩汩流淌,庞大的躯体千疮百孔,尽是拳劲、剑痕、指力。 虚空上,林寻黑眸冷冽,尽是无情。 唰! 没有迟疑,他暴杀而下。 可尚在半途,就被一股无形的浩瀚力量拦住。 是舜寂,他皱眉瞪了林寻一眼,传音道:“我知道你想弄死他,可在这帝关长城,你若这么做,知道会给自己带来什么?” 林寻初开始还有些不甘,闻言不禁挑眉:“难道还要赔命不成?” “赔命倒不至于,但却能囚禁你一千年,一千年啊,或许要不了你的命,可你能接受吗?” 舜寂飞快说道。 他很清楚,对林寻这等堪称旷古绝艳的年轻人而言,时间是何等之宝贵。 因为他们还有巨大的潜力,还有勇争高峰的机会,别说耽搁一千年了,就是耽搁一百年,都可能错失太多的机会! 所谓大道争锋,一步之错,极可能都会造成无法弥补的缺憾。 “我明白了。” 林寻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下心中杀机。 他自不可能容忍被囚禁一千年,这简直比杀了他都要折磨。 “就这样吧,他已经败了,而你……可得到了不少好处。” 舜寂说到最后,神色间泛起一抹怪异,这家伙虽没杀死冥子,可着实得到了不少好宝贝。 比如阿鼻剑、大冥狱印、以及那万圣血灵符。 林寻目光看向冥子,此刻他已恢复人身,躯体淌血,面容惨淡,趴在地上,凄惨之极。 “按照赌约,你是否该跪着,自扇耳光了?” 林寻开口。 冥子躯体猛地一颤,嘶声怒道:“有种你就杀了我!” “敢赌不敢认,呵呵。” 林寻唇泛讥嘲,忽然道,“要不,你将炼神壶拿出来,这次我便放你一马。” 冥子气得哇哇吐血,这该死的混账,他抢了自己那么多宝物还不够,还对自己的炼神壶念念不忘! 舜寂则一脸古怪,飞快传音道:“小友,炼神壶可索要不得,此宝因果太大,乃是暗血冥皇所留,只要暗血冥皇不死,此宝即便被你夺在手中,也断不可能被你所用。” 冥皇炼神壶! 这帝关长城内,谁不知道此宝是何等不可思议? 可至今也没人敢打此宝的注意! 一是因为有谷梁曲这位帝关长城第一人在,二则是因为这炼神壶太烫手了,沾上因果,这辈子都甩脱不掉。 “真不行?” 林寻有些不甘。 炼神壶曾救过冥子多次,也让冥子“死而复生”多次,威能之神妙,远超想象。 若能将其据为己有,说不准就能多出几条命! “不行。” 舜寂断然摇头。 开什么玩笑,炼神壶若丢了,且不谈沾染的因果,光是谷梁曲得知消息后,必然会第一时间杀来,那后果就严重了。 “林寻,此仇此恨我记住了,来日必会百倍奉还!” 冥子从地上起身,一脸的怨毒。 砰! 林寻一脚将其踹飞,骨头都不知断裂多少根,狠狠跌落在十多丈外,摆出一个狗啃屎造型。 “你……” 冥子气得差点昏过去,牙齿都快要咬碎。 林寻声音冷冽:“没让你跪地自抽耳光,就已是仁慈,你还敢威胁我,真当我不敢杀人?” 冥子浑身剧烈颤抖,羞怒怨恨到了极致,最终一语不发,爬起身体,朝神魔斗场外掠去。 这一次,他丢脸丢大发了,不止被击垮,且颜面尽失,哪还有脸再待下去。 林寻本欲阻止,哪怕杀不得冥子,起码也得多从这家伙身上搜刮一些宝物。 毕竟,这家伙活脱脱就是一个送宝童子。 可却被舜寂拦住了:“小子,止手吧,得罪冥子不要紧,但起码要顾忌一下这家伙背后的靠山。很久以前,暗血冥皇也曾坐镇这帝关长城,为古荒域效力,且战功盖世,至今还有不少老怪物念他的旧情。像帝关长城第一人谷梁曲,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林寻黑眸闪烁,最终作罢。 想一想,冥子的确是一个福缘深厚无比的家伙,其身份是暗血冥皇的嫡系后裔,其天赋和底蕴也是惊艳超绝。 连身上的宝物多多不胜数,连暗血冥皇离开那么久,当世之中还有许多老怪物念旧情,成为了冥子的靠山。 这一个个光环笼罩之下,足以让世间那些天骄俊杰都嫉妒眼红。 可惜,这家伙碰到了自己,也活该倒霉! …… 弥罗殿。 这是木夫人的栖居之地,是一座修建在一座湖畔之前的殿宇,素雅清幽。 当林寻和冥子的战斗落幕,众人便一起汇聚于此。 舜寂拿出了万年私藏珍酿“雪涌江流”,凌霄子拿出了一坛原本属于帝境强者随身携带的烈酒。 其他老怪物,有的拿出诸般奇珍异果,有的则亲自动手,烹饪美味。 众人席地而坐,品美酒,吃佳肴,尝果蔬,言笑晏晏,就如一群老友相聚,气氛融洽惬意。 林寻作为小辈,成为了一众老怪物灌酒的对象,没多久,就喝得熏熏然。 这些酒水,无不是当世罕见的佳酿,是准帝境私藏的宝贝,不止酒劲大,其中还蕴藏惊人的药力。 即便是林寻的修为,在饮下这么多酒水后,也都有一种饱胀之感,就宛如补过头了。 除此,宴席上的菜肴、果蔬也无不是罕见之极的宝物,蕴藏着丰沛的精华力量。 比如那“醉仙鸡”,是由一种名为“七翎三妙鸡”的天地灵禽,佐以上百种神材,搁在一件特制的炉鼎大锅中焖煮而成。 光是那炉鼎大锅都是一件品相不凡的圣宝,而焖煮时所用的火源,则是位列“乾坤九火”之一的青虹道火。 不夸张地说,一道“醉仙鸡”,都堪比是一味无上妙药了,当然,那等味道绝对是妙不可言。 再比如那“餐霞火枣”和“星鸾青桃”,被誉为天生地养的“圣元宝胎”,一颗的价值,都足以令圣人王都眼红垂涎。 这些,皆成了林寻腹中之物,以他如今的境界,哪可能消化得了? 没多久,整个人都有飘飘然欲要乘风归去般的感觉,汹涌恐怖的各种力量开始在体内发酵。 木夫人原本还打算在酒席之后,找林寻私聊一番,将自己那孙女介绍给林寻。 可见到此等情形,也只能作罢。 最终,酒席散去时,舜寂带着林寻,将其送往慎先生所拥有的那一座青铜殿宇中。 临走时,舜寂忽然道:“小友,以我所见,那冥子遭受此等大败,必然不会善罢甘休,最近一段时间,你可莫要到处乱走,只需呆在此地,先避一避风头,等慎先生回来了,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林寻闻言,酒醒了一半,道:“多钱前辈指点。” 舜寂哂笑,挥手道:“你还是早些修炼,将体内的力量炼化掉为好,这一次宴席,也算是老家伙们一番心意,拿出了不少好东西出来,你可千万莫要浪费了。” 说罢,他转身而去。 林寻微微一笑,心头暖洋洋的。 他当然知道,此次宴席上无论是美味佳肴,还是奇珍异果,价值是何等之大。 “这才是真正的高人风范啊……” 林寻悠悠一叹。 他没有耽搁,走进大殿,便开始盘膝打坐,炼化体内那快要横冲直撞的力量。 时间流逝,林寻很快便沉浸在深层次修行中。 …… 与此同时,关于林寻和凌霄子“九宫对弈”而获胜,以及在神魔斗场中正面镇压冥子的消息,也是如长了翅膀般,在偌大的“阳关”中扩散而开。 “什么时候,古荒域竟出了这样一个旷世奇才?” “凌霄子都败了?不可思议……” “哈哈,那冥子终于遭到报应了,自打他来到帝关长城后,仗着有谷梁曲为靠山,可一向都是眼高于顶,浑不将我等都看在眼中,如今大败,他还不灰头土脸地躲起来?” 但凡得知消息的老怪物,无不啧啧称奇,记住了林寻这个名字。 同时,大多数老怪物对冥子的惨败,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这些年里,冥子那嚣张跋扈的态度,可是得罪过不少人。 谁也不会喜欢一个小辈对自己张牙舞爪了。 “冥子性情乖戾凶残,遭受此等奇耻大辱,焉可能忍气吞声?就不知……他会采取什么行动了。” 也有人意识到,事态极可能会变得严重。 这些暂时都和林寻无关。 两天后。 林寻从打坐中醒来,整个人的气息变得愈发质朴、平凡,淡而无奇。 仅从外表来看,都没有任何修道者该拥有的气息,和凡夫俗子也没什么区别。 可当他睁开眼眸那一瞬,就如有两道撕裂永夜的闪电掠空,将虚空都撕裂开。 其瞳孔幽邃,映现太虚大渊之象! 一股无形的威势,也是随之在这空寂冷清的大殿中扩散而开,映衬得他整个人犹如一尊主宰,虽盘膝而坐,却有睥睨山河,俯瞰九天十地般的莫大威势。 绝巅真圣境大圆满! 至此,林寻于此境中再无可寸进之地步,除非…… 破境而上! appapp

上一篇   第1643章 散财童子

下一篇   第1645章 邱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