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8章 准帝异心 - 天骄战纪

第1648章 准帝异心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这在冥子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上次碍于帝关长城的规矩,林寻饶了他一命。 这才一个月后,他就又卷土重来了,并且还带来了邱老道这等准帝境老怪物。 若不是林寻手中有不少底牌,今日之后果,可就难说了。 所以这次,他根本就不打算再给冥子活路! 冥子大惊,毫不犹豫祭出一颗青灿灿的神珠,在虚空中大放光彩,无数道藤蔓疯狂从神珠中涌出,犹如无数巨蟒交缠。 轰! 可仅仅眨眼间,那无数藤蔓就被可怖的拳劲碾碎,断裂的藤蔓化作滚滚光雨飞洒倾泻。 可诡异的是,这些光雨并未消散,反倒化作一片青色汪洋,铺天盖地般,再度朝林寻笼罩而去。 并且,威势不减反增,给人以浩瀚、无量、生生不息的感觉。 这便是“青元澜海珠”! 传闻,此宝内天然蕴生青木、玄水两种先天本源,不止可以用来修炼,且兼备攻伐手段,神妙之极。 “好!” 林寻黑眸一亮,猛地探手一撕,哧啦一声,那铺天盖地的青色汪洋如布帛般,被从中撕开。 林寻紧跟着隔空一探,朝冥子当头抓下,恰似龙爪探出云层,笼罩四方八极之地。 冥子脸色大变,惊得魂儿都差点冒出来,根本顾不得收回青元澜海珠,躯体暴涌出炽盛的血光,瞬间从原地消失。 遁法:血隐无极! 林寻一击落空,但却将青元澜海珠顺势收走,略一感知,就发现了此宝的玄妙,不禁暗自赞叹,冥子这家伙眼力倒真是不错,所携带的宝物竟无一是寻常货色。 心中如此想着,他动作可不慢,神识一扫,猛地朝远处的虚空一拳打出。 轰! 虚空如琉璃般炸开,冥子的身影从中踉跄显现,他一脸惊骇,似不敢相信,这般容易就被林寻发现了。 而此时林寻已凭空杀来,根本就不给冥子喘息的机会。 “欺人太甚!” 冥子怒吼,脸色狰狞扭曲,猛地挥手,一对飞刀爆射而出。 这一对飞刀,一黑一白,皆纤细小巧,才七寸长,两指宽。 黑色飞刀刻着古文字“太阴”。 白色飞刀刻着“极阳”。 甫一激射而出,两把飞刀锵锵作响,杀伐气冲霄,有斩杀鬼神,划分清浊的绝世锐气。 “两仪飞冥刀!” 一直关注这次对决的木夫人吃了一惊。 而林寻也只觉肌肤有刺痛之感,锋芒刺目,不禁动容,这一对飞刀绝对是难得罕见的宝贝。 唰!唰! 根本不及多想,林寻闪身躲避,一抹幽黑锋芒险险擦着他的脸颊掠过,斩落一缕发丝。 而另一侧,玄白色锋芒一闪,将林寻肩膀处衣衫撕裂,带起一串鲜红的血花,肩头被撕裂开一道口子。 这一对飞刀速度之快,锋芒之盛,令林寻又是一阵惊叹,好宝贝啊! 一击得手,冥子却并无喜悦,毫不犹豫就要收起这对宝物,他太清楚林寻的德性了。 这家伙一直视自己为送宝童子,卑鄙无耻之极,眼见这般宝贝,他哪可能错过? 只是,林寻早已抢先一步冲出,在一阵大笑声中猛地祭出大道无终塔,“这对宝贝,我收下了!” 轰隆! 漫天玄金道光席卷而出,覆盖笼罩。 冥子怒吼,拼尽全力要收回宝物,可已是徒劳,那一对飞刀被玄金道光卷住,直接切断了和他的联系。 而后,飞入了林寻掌中。 眼见此幕,冥子气得哇地咳出血来,眼前都直冒金星,耻辱无比的感觉,刺激得都恨不得要去跟林寻拼命。 绝巅之域中,就发生过不止一次的事情,前不久又发生了一次,而现在,还在上演! 这一次次遭受到的耻辱、仇恨,就如山崩海啸般冲击着冥子的心境,让他都快发疯。 林寻可不管这些,再度杀来。 冥子这家伙的家底太丰厚了,每一次都能拿出让自己眼前一亮的宝物,简直让人惊喜。 一瞬间,冥子内心的怒火犹如被浇灭,他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就如死亡的阴影迫在眉睫! “凌霄子,尔等就看着这样一个小杂碎在这帝关长城中行凶?” 天穹上,被杀得狼狈不堪的邱老道发出愤怒的咆哮。 轰! 邱老道的话音刚响起,林寻只觉心中一寒,前冲的身影顿时止住,掌心一翻,那冰雪般的叶子再度浮现而出。 隐约可见,一条碧绿蛟龙浮现其中。 与此同时,舜寂、木夫人等人都不禁色变,第一时间捕捉到,邱老道从战斗中挣脱出来,挪移虚空,杀向了林寻。 那等速度之快,让舜寂等人都来不及相助。 事实上,谁也没想到,正处于劣势中的邱老道,竟能在这等时刻脱身,并且直接将目标锁定在林寻身上! 哪怕他这次能杀死林寻,也势必会因此暴露出致命的破绽,被那青铜蚁趁机杀伐,不死也得重伤。 这无疑等于是两败俱伤的拼命手段! 最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青铜蚁并未采取行动,甚至都没有去阻止,显得很是反常。 难道,这凶物也巴不得借助邱老道之手,除掉林寻? 这个念头浮现在舜寂、凌霄子等人脑海,令他们心脏都猛地一紧。 眼见林寻已身陷十万火急之中,却见一道苍茫庞大的青色龙影,猛地从林寻掌中冲出,狠狠一甩尾。 砰! 邱老道来的快,去的更快,躯体直接被抽飞出去,像皮球似的,倒飞虚空之上。 在此过程中,他口鼻喷血,躯体都因痛苦而剧烈颤抖。 可还不等他反应,本就在天穹之下的青铜蚁,已是悍然暴冲而至,趁机展开致命杀伐。 舜寂、木夫人等人目瞪口呆。 这一系列的变化,几乎都在眨眼间发生,可过程之凶险,却足以令任何人胆寒! 再看林寻身前,盘绕着一条通体碧绿,足有百丈长,躯体蜿蜒如山岭般的庞大蛟龙。 一对眸子冷幽幽的,释放出令人心悸的恐怖威势。 这,又是一头威势浑然不弱于那青铜蚁的生灵,气息之盛,让舜寂他们都呼吸一窒。 原本,出现一头青铜蚁,就让一众老怪物震撼,感到匪夷所思。 可现在,又出现了一头实力深不可测的碧绿蛟龙,这让那些老怪物都不禁恍惚,心神动荡。 多少年了,就是在这帝关长城中,都极少会发生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 而冥子,已彻底傻眼。 自己身上宝物众多不假,可那林寻身上怎会拥有如此多不可思议的恐怖东西相助? 只是林寻此刻,根本懒得理会这些,他眼神冰冷,盯着天穹上的青铜蚁,道:“小蚂蚁,看来刚才你很不听话啊,是不是感觉被我一个小小真圣掌控,很没面子?” 小蚂蚁! 这个称呼对一位战力恐怖无边的准帝而言,无疑带着侮辱的味道。 可青铜蚁已顾不得这些,它似有些慌乱,道:“本座绝无此心,之前只不过是疏忽大意,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呵呵,不老实,以你的战力,杀死那老东西也不过须臾间的事情,可为何要拖延到现在?还不是想找个机会,借刀杀了这小子,从而一举从金蝉所布置的禁制中一举脱困?” 碧绿蛟龙冷笑,它似不介意拆穿青铜蚁的真正心思。 林寻脸色愈发阴沉了。 青铜蚁暴怒,嘶吼道:“老长虫,你休要栽赃陷害,本座可对天发誓,从无此等异心!” “可笑,达到你我这等境界,还谈什么誓言,这诸天上下,又有什么誓言能约束你我?” 碧绿蛟龙嗤笑。 舜寂等人都惊疑不定,有些看不懂了。 无论青铜蚁,还是那碧绿蛟龙,虽听命于林寻,可看起来似乎都另有心思,明显不是善茬。 青铜蚁还要说什么,林寻已断然大喝:“够了!你们既然不老实,那就都给我滚回去!” 说话时,他掌心冰雪叶子倏然泛起奇异的光,充盈着一股至高无上般的恐怖威势,横扫天宇。 “不!” 青铜蚁大惊,可话音还未落下,其躯体就不断变小,最终化作芝麻似的渺小蚂蚁,被重新封印于冰雪叶子。 与此同时,才刚刚出现的碧绿蛟龙也大急,咆哮道:“小友,我刚救你一命,为何要如此对我?” 可林寻充耳不闻,很快,碧绿蛟龙也被封印。 “金蝉你等着,本座成帝时,必报此仇!” 天地间,兀自响彻着碧绿蛟龙充斥不甘、愤怒的嘶吼。 只是,场中气氛已是变得无比压抑。 这突然的变故,令谁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太不可思议了,两个恐怖得无法想象的生灵,竟在林寻手中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这谁敢相信? 即便是邱老道,神色都一阵恍惚,之前,他可是被杀得丢盔卸甲,频遭伤害,都快要支撑不住。 没曾想,转瞬间,两个大敌皆不见了! 再看向林寻时,他眸子中已是带上说不出的忌惮,这小子……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会拥有如此诡异的手段? 旋即,他目光就落在林寻掌心的那一片冰雪般晶莹的叶子上,显然,这一切的缘由,皆在其中! __ (加更送上,跟老铁们求一下月票~~ 另外,不少童鞋说主角为啥不直接放大招,很简单,主角也在忌惮那些被封印在冰雪叶子中的准帝! 还有,邱老道肯定死,至于怎么死,明天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