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1章 贪婪 - 天骄战纪

第1651章 贪婪

阳关内,气氛诡谲! 自林寻抵达此地后,可谓是无人问津,因为驻守此地的老怪物,皆将其视作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辈,谁会在意? 甚至,极少有人知道他姓甚名谁! 不是故意轻视,也谈不上蔑视,而而是真的不在意。 可现在,偌大的阳关,只要不是聋子,谁不知道林寻之名? 九宫对弈中,身为帝关长城第一道纹宗师的凌霄子,在林寻面前叹服认输。 和冥子对决中,冥子丢尽颜面,落荒而走。 对弈,证明林寻虽身为小辈,却已具备足以让任何老怪物都无法忽视的底蕴。 而在和冥子的对决中,林寻所展现出的天赋、战力,则证明其在大道求索上,也堪称旷世,以后成就注定不可限量! 这样一个小辈,谁还能不在意? 若仅仅如此,倒也不会让阳关中这些老怪物太过震撼,因为身为圣人王、或者是准帝的他们,根本没必要太在意这些,林寻天赋再惊艳,底蕴再逆天,可在境界上,和他们相差太远了。 即便林寻以后能够取得了不起的成就,那也是以后的事情。 可当邱老道被杀,阳关中那些老怪物彻底无法淡定了。 一个小辈,却凭借手中底牌,将一位战力足以跻身帝关长城前十之列的准帝杀死,谁敢无视? 放眼整个阳关,可都找不出可以和邱老道对峙的角色。 邱老道都不是林寻对手,更何况是他们? 事情进展到此,谁还敢摆出身为“前辈高人”的架势去对待林寻? 尤其是当察觉到,林寻手中那一片冰雪叶子的神妙和恐怖后,阳关中那些老怪物的心境,也随之彻底变了。 有贪婪、有震撼,也有抑制不住的欲望! 这阳关中,或许木夫人、舜寂、凌霄子他们,会视林寻为友,不会做出一些龌龊的事情。 可其他人就不见得会如此了。 一切,皆因为林寻手中的冰雪叶子,对那些老怪物而言,就像一个致命般的诱惑,产生不可抑制的欲望! 还好,或许是忌惮于千羽剑花的恐怖力量,让得这阳关中那些老怪物,皆只能强自按捺心中贪婪和欲望,轻易不敢出手。 但也因此,整个阳关的气氛,也随之变得诡谲、微妙起来。 最好的证明就是,林寻所暂居的青铜大殿外,多出了许许多多关注的目光。 也有不少老怪物开始以各种理由登门拜访。 还好,这一切的拜访,皆被凌霄子、木夫人等人挡住了,可他们心中却有些沉重。 如今的林寻,就像黑暗中的一把火炬,不知会吸引来多少的飞蛾! 若有些不怕死的飞蛾控制不住内心的贪婪而不顾一切地扑上去,那后果可就难说了。 同时,舜寂他们也担心,林寻在察觉到这一切后,是否会产生杀机,采取以暴制暴的手段。 这样的话,对整个帝关长城而言,无疑是祸非福。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一个能够接近成帝之路的希望,足以让任何准帝疯狂了” 凌霄子喟叹。 他太清楚林寻手中那冰雪叶子的价值。 准帝境的存在,可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祗,这世间大多数机缘和宝物,或许都已根本不会引起他们注意。 可那冰雪叶子,则是一个例外! 扪心自问,即便是凌霄子、舜寂、木夫人他们,也都无法不在意这样一件充满无上诱惑的瑰宝。 在此等情况下,整个阳关气氛的变化也就不奇怪了。 “眼下,就只能等慎先生来主持大局了。” 木夫人幽幽一叹。 这一切,林寻虽足不出户,但却能敏锐察觉到。 从修行至今,他经历了不知多少险恶的事情,哪会不清楚,冰雪叶子的存在,会招惹来多少风波。 不过,林寻并不忌惮。 哪怕不借助那些恐怖生灵的力量,他手中尚有其他底牌,只不过是从不愿浪费在此等事情上罢了。 不值得! 不过,为避免招惹麻烦,林寻也只能暂且隐居,足不出户,避一避风头。 他将时间和心思全都用在了修炼上。 阳关那诡谲微妙的气氛,并未持续多久,在邱老道被诛的第三天,随着一阵挪移阵法的轰鸣声响彻,阳关中的气氛随之一变。 因为,谷梁曲来了! 帝关长城,驻守不知多少准帝境强者,可只有谷梁曲一个人能够被称作“帝关长城第一”。 其威望、战力之强,无论出现在哪里,势必会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很显然,这次谷梁曲是因为邱老道的死而来! 否则,沧海关战事那么紧张,谷梁曲焉可能屈尊驾临此地? 当谷梁曲从挪移大阵走出,阳关中许许多多老怪物全都被惊动,前来迎接。 一时间,谷梁曲身边,也是如众星拱月,映衬得他犹如主宰出行,威势无二。 舜寂、凌霄子、木夫人他们也来了,当看见这一幕时,心中都又是一阵沉重。 他们都没想到,慎先生还没来,反倒是谷梁曲第一时间抵达了。 可想而知,邱老道的死,让谷梁曲内心是何等愤怒! “将最近发生在阳关的事情一一告诉我。” 谷梁曲一袭麻衣,长发披散,身姿雄伟颀长,面容古拙坚毅,甫一抵达,就下达命令,言辞并不强势,却给人扑面而至的压迫。 “另外,命令那名叫林寻的年轻人来见我,我给他一刻钟的时间,一刻钟后,若他不来,我亲自去见他。” 场中顿时躁动。 许多老怪物眉梢露出喜色,谷梁曲此来,显然是要严惩林寻这个小辈的! 也有不少人忧心,谷梁曲刚一抵达就将矛头指向林寻,若万一爆发冲突,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而凌霄子深吸一口气,飞快传音道:“老舜,你和木夫人等人一起,去将谷梁曲抵达的消息告诉他,务必要让他不要冲动,还有,不要让其他老东西靠近,我担心有人会趁机兴风作浪。” 舜寂和木夫人齐齐点头,第一时间就要行动。 可便在此时,谷梁曲目光如电般扫视过来,沉声道:“你们留在此地,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得离开。” 舜寂等人皆脸色一变。 很显然,谷梁曲并非是对阳关的事情一无所知,而是有备而来,在他内心中,分明是将他们这些人当做是和林寻一伙的! 与此同时,谷梁曲已命令道:“星峰,聂途,你们两个去通知那林寻,记住,不得用强,免得说我谷梁曲欺负他一个小辈,惹人耻笑。” 当即,就有两人站出。 一个躯体敦实,模样粗犷,肌体犹如青铜汁液浇筑而成,身上充斥着恐怖的铁血之气。 一个则身姿瘦如竹竿,犹如文弱生似的,手中摇晃着一把铁扇。 前者名叫星峰,后者名叫聂途,皆是谷梁曲麾下赫赫有名的准帝境战将,实力一个比一个可怕。 见此,凌霄子脸色又是一变,忍不住道:“谷兄,林寻只是一个小辈,何须如此大张声势?” 谷梁曲漠然扫了他一眼,道:“这世上哪个小辈,敢胆大到杀死一位准帝?凌霄子,我敬你这些年为帝关长城立下了不少大功,所以,你也不要让我为难。” 凌霄子刚要再说什么,谷梁曲已挥了挥手:“你不要再说了,否则别怪我谷梁曲不给你面子。” 言辞强硬,不留余地。 而此时,星峰和聂途已展开行动,离开场中。 凌霄子见此,脸色变得阴沉难看起来,若不是他为了避免再发生冲突,哪可能会理会这些破事? 真以为林寻是一个小辈,就好欺负? “哦,那冰雪叶子真有这般神妙?” 有一个老怪物低声传音,谷梁曲听完,神色间不禁露出一抹异色。 “不错,那宝物神异莫测,若能将此宝留在帝关长城,以后足可以发挥出无法想象的作用!” 有人开口,目光灼灼,一句话,顿时引起不少人动心。 若将冰雪叶子留下,那他们这些老怪物,可同样有机会去接近那一条成帝之路! 谷梁曲目光闪动,扫视其他人,道:“尔等也是这么想的?” 许多人都点头。 一个面容枯瘦,仪态雍容的黑袍老者更是直接开口,说道:“谷大人,依我看,这次林寻此子若是答应将此宝交出,他之前犯下的打错,倒也可以酌情宽恕一二。” 谷梁曲冷哼:“邱老道何错之有,却被此子残忍杀害,难道要因为一件宝物,就这么饶了此子?” 那黑袍老者连忙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等还是希望给此子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的,等他交出宝物,将其镇压囚禁一千年作为惩罚便可。” 其他一些老怪物也纷纷开口,俨然将林寻当做了一个犯下大错,但还可以酌情原谅的小辈看待。 当然,原谅的前提是,必须交出那冰雪叶子。 “荒唐!” 目睹这一幕幕,舜寂、木夫人皆气得胸口起伏,脸色难看。 凌霄子更是控制不住内心愤怒,大喝道:“林寻何罪之有,竟会被尔等视作罪人?” “尔等真以为,邱老道的死,全都是林寻的错?” “为了一件宝物,便颠倒黑白,用这等龌龊的伎俩来对付一个小辈,尔等颜面都不要了吗!?” 声如炸雷,响彻全场。 凌霄子怒发冲冠!

上一篇   第1650章 山雨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