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3章 谁无知 - 天骄战纪

第1653章 谁无知

红裳如火,青丝如瀑。 这是一个浑身充满妖异气息的绝色女子,肌体如羊脂般晶莹雪白,美丽的眸泛着丝丝缕缕如梦似幻般的光泽,一袭红裳飘曳,将其身段映衬得绰约修长。 她的美,毫不掩饰,就如火焰般肆意,无论谁见到,皆会产生一种身心上的惊艳之感。 而她的气质,则如崖岸冰雪,冷冽幽幽,给人以缥缈孤傲,不容亵渎般的感觉。 即便林寻这些年见多了世间绝色,都不禁一怔。 更让他不可思议的是,这心思难测,杀人不眨眼的千羽剑花竟是一个女子! “小友似很意外?” 千羽剑花红裳女子开口,声音温和,叮咚悦耳,让其冰雪般的孤傲气质带上一种和煦如春风般的气息。 “哪能不意外,我总算明白为何猜不透你的心思了,女人心,海底针,果真是不假。” 林寻哂笑。 他是真没想到,被他警惕和戒备,甚至是不假辞色的一株妖异剑花,竟是这样一个冷艳绝俗的美丽女人。 “小友以后就会明白,我为何这般做了。” 红裳女子微微一笑,樱唇勾起一抹明丽的弧度,贝齿晶莹,那笑容似可以将人的魂儿都勾走。 林寻收敛心神,将目光悠悠看向远处,道:“马上就要一刻钟了。” 红裳女子白皙如新剥春葱似的手指轻轻捻着一缕发丝,若有所思。 阳关很大,虽然是帝关长城的一个据点,实则堪比一方世界,一颗颗星辰在附近循环,都显得很不起眼。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从挪移大阵中走出,便一直等待在那的谷梁曲,眉宇间渐渐覆盖上一层寒意。 气氛,也随之变得压抑起来。 “此子竟如此无礼,星峰和聂途两位道友何等人物,一起去请他一个小辈,都请不动吗?” 有人冷声道。 “会不会,发生了什么意外?” 也有人惊疑不定,谁能忘了邱老道被杀时的血腥一幕? 那林寻虽是小辈,可谁敢真把他当做小辈对待? “如今,谷梁曲大人都来了,他难道还敢继续行凶不成?” “依我看,此子分明就是没有一点悔过的心思,我提议,这次一定要严惩于他!” 一时间,不少愤慨的声音响起。 这让谷梁曲脸色愈发冰冷和漠然了。 凌霄子心中则暗自焦急,这一次,若林寻将谷梁曲彻底得罪了,那后果 只怕是慎先生来了,都扛不住吧? “凌霄子,你也看到了,我已经给足了他面子和机会,可很显然,这小家伙可不打算给我面子!” 谷梁曲言辞生硬,眸子泛着慑人的光,“既如此,那我只能亲自走一遭了。” 说着,他踏步上前,挪移虚空而去。 其他老怪物见此,都不禁精神一振,一起紧随而去。 “快去拦着,一定不能再发生厮杀了!” 凌霄子大惊,他可很清楚,林寻看起来很好说话,实则有着一副铮铮傲骨,根本不可能向谷梁曲低头! “走!” 木夫人、舜寂等人也呆不住了,纷纷行动。 “来了。” 青铜大殿前,红裳女子开口,青丝飘曳,容颜绝美,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 话音刚落 轰! 远处虚空骤然炸开,如潮水般扩散,一道雄峻伟岸的身影,犹如神祗般凭空出现。 一袭麻衣、长发披散、面庞古拙坚毅,一对眸犹如汹涌的汪洋般浩瀚和深邃,正是谷梁曲。 一瞬间,他目光就看到了林寻,流露出浓浓的不屑,一个绝巅真圣罢了,缔造出自身法又如何? 在自己面前,终究如蝼蚁般不堪! 当目光瞥见林寻身边的红裳女子时,谷梁曲瞳孔骤然一缩,直觉告诉他,此女将其不好惹。 而当看见被镇压在地,血肉模糊的星峰和聂途二人时,谷梁曲脸色骤然一沉,眸子中神芒迸射,心头震怒。 这次,他还特意叮嘱,在向林寻下达命令时,不得动强,可很显然,发生了意外! 哗啦啦 紧跟着,虚空乱颤,一个又一个老怪物出现在场中。 很快,一阵惊呼声响起。 这些老怪物皆看到了被镇压在地,凄惨无比的星峰和聂途,都不禁为此色变。 林寻此子,竟真的敢凶狂到这等地步? 这何止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谷梁曲,分明就是根本没把谷梁曲放在眼中啊! 尤其当凌霄子、舜寂、木夫人见到这一幕时,心中齐齐一沉,最坏的事情终究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根本无需任何理由,哪怕林寻占理,这次谷梁曲也注定不可能善罢甘休! 只是,让他们都疑惑的是,那红裳女子又是谁?难道也是被封印在冰雪叶子中的一位恐怖存在? “林寻,谷梁曲大人此来,是为主持大局,平息因为邱老道的死而引起的影响,可你呢,作为小辈,缕缕逞凶斗狠,手段残忍,未免太过猖狂!” 一个老怪物怒声暴喝。 “年轻人,你已酿成大错,听老夫一声劝,将那冰雪叶子交出,主动向谷大人低头认罪,否则,今日这帝关长城内,只怕就容不下你了。” 另一人声音阴冷。 “我等也不是故意为难你一个晚辈,可你看看你做了什么,邱老道被你杀害,星峰、聂途两位道友也被你打成重伤,你眼中还有没有帝关长城?还有没有我们这些为古荒域镇守前线的老人?” 有人愤怒喝斥。 听到这些指责和训斥,林寻不禁笑了,目光幽冷:“邱老道来对付我时,也没见诸位站出来主持公道,若如此倒也罢了,可你们竟还要为邱老道打抱不平,视我为罪人,不觉得很无耻?” 一句话,令不少老怪物都脸色一沉。 “我敬诸位是前辈,驻守前线,的确是为古荒域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可若诸位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打压我这样一个晚辈,那么抱歉,我也不会再以前辈之礼对待!” 林寻声音虽平静,却掷地有声。 一个黑袍老者冷冷开口:“你确定真的要死不悔改,跟整个帝关长城过不去?” “就凭你们,也敢代表整个帝关长城?” 林寻嗤笑,毫不掩饰讥讽。 说话时,他看到凌霄子、舜寂、木夫人都频频朝自己使眼色,显得很焦急和担忧。 “各位前辈,今日之事,已无旋余地,这些老东西还真当我不知道他们的心思,无非是为了我手中的冰雪叶子罢了,他们既然不要脸,我当然也不会给他们脸。” 林寻传音,将自己态度告之凌霄子等人。 一时间,凌霄子等人都暗自喟叹,又是无奈又是焦灼,今日之事闹大了,那后果绝对很严重。 蓦地,谷梁曲冰冷开口,声音压盖全场: “年轻人,邱老道驻守此地七千三百四十四年,诛准帝境外帝六十一人,更救过不知多少同道的性命,这等人物,没有死在敌人手中,却被你一个小辈残忍杀害,你还认为自己很无辜,没有错?” 不少人都流露出感伤之色,大抵是兔死狐悲。 谷梁曲眸子迸射神芒,声音愈发冷酷迫人:“还有你眼前的星峰、聂途,论及为古荒域的付出,又岂是你一个小辈可比?可现在,他们则被你打成重伤,遭受羞辱!” 场中寂静,连凌霄子、舜寂都无法反驳。 因为谷梁曲说的是事实。 却见林寻冷笑道:“功劳高,就可以无法无天,肆意妄为?功劳高就可以随意打压和欺辱于我?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谷梁曲脸色猛地一沉:“没有我等在前线流血流汗,你这小辈能安然在古荒域中崛起?不知感恩倒也罢了,还竟如此冷血自私,猖獗狂妄,留你何用?” 林寻嗤笑:“不就是比拼功劳?那林某也不妨告诉尔等,此次九域之争,我林寻为古荒域阵营效力,镇平八域阵营,令我古荒域阵营最终扭转乾坤,赢得古今以来前所未有之大胜,一洗前人之耻,林某且问一句,尔等有什么资格和我比功劳?” 轰! 一席话落地,场中犹如炸开锅,不少老怪物都露出惊容,似难以置信。 此次九域之争,古荒域阵营赢了? 这在之前,他们可从不曾得知这些消息! 更令他们震颤的是,按照林寻的说法,此次九域之争大胜,和他的付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甚至让人一时都不敢相信。 舜寂、木夫人、凌霄子在震惊之后,则第一时间就相信了,因为他们很清楚林寻在绝巅真圣境中的战力,是何等强大! 这样一个年轻人,在九域战场中,也绝对是属于领袖群伦般的绝世人物! 察觉到场中气氛的变化,谷梁曲眼瞳也是一眯,旋即就冷笑:“九域之争,古荒域阵营赢了当然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可这也注定不可能是你一人之功劳,年轻人,自吹自擂也要有个度,否则被人拆穿了,岂不是打自己的脸?” 不少老怪物目光闪烁,皆不禁点头。 见此,林寻唇角不禁露出一抹讥讽,这些老怪物或许境界很高,战力很强,可他们却根本不了解九域之争的消息,却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是在吹嘘 究竟,是谁无知? 下一章晚上9点左右。

下一篇   第1654章 怒而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