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4章 怒而杀 - 天骄战纪

第1654章 怒而杀

这一刻,林寻终究还是怒了! 或许,是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极为敬重每一个驻守在前线战场的强者,才会在发生这么多事情后,因失望而愤怒。 因为冥子,邱老道气势汹汹而来,一言不合就要灭杀自己。 因为邱老道的死,谷梁曲这等帝关长城第一人也兴师问罪而来,视自己为罪人。 因为一片冰雪叶子,让那些老怪物心生贪婪觊觎,就可以不顾大是大非,将矛头指向自己。 因为自己是个小辈,说出的话就没人相信! 因为 林寻已经懒得再去理解,去将心比心,也懒得再去尊重! 凭什么? 凭什么你们便可以大谈战功之煊赫,大谈自己为古荒域付出了多少心血,就可以凭此肆意妄为? 简直可笑! “邱老道是我杀的。” 蓦地,红裳女子开口,她眸子扫视全场,绝美的容颜有着一股冰冷如雪的孤傲,声音也已不像对待林寻时那般温和,寒冷彻骨。 “驻守此地七千多年,才只杀了六十几个准帝,简直就是一个废物,死不足惜。” 一句话,带着一股毫不掩饰的蔑视。 谷梁曲等人神色骤变,脸色阴沉。 邱老道可是一位赫赫有名的高手,可却被视作废物来羞辱,这让他们焉能不恼? 而舜寂等人则一瞬就明白过来,原来这冷艳绝俗,气质孤傲的红裳女子,赫然是那一株妖异的剑花! “还有这地上二人,连我的一击都承受不住,即便是受辱,也是自作自受。” 红裳女子言辞一点都不客气,虽孑然一人,却大有俯瞰诸天,无视群雄的傲意。 一席话,让不少老怪物都又惊又怒。 他们当然也猜出了红裳女子的身份,心存忌惮,否则的话,他们只怕早已动手了。 “你这是要为此子撑腰?”谷梁曲神色冰冷道。 他也已清楚,眼前此女,必然是被封印于那冰雪叶子中的恐怖存在之一,这让他愈发不平静了。 那冰雪叶子竟真有如此神异? “撑腰?” 红裳女子话语随意,“不,我只是听命行事,若非懒得废话,让我厌烦,杀了就是。” 不少老怪物唇角抽搐了一下,果然,谁掌握那冰雪叶子,谁就能令被封印其中的恐怖存在听令! 这让他们又是羡慕垂涎,又是惊疑忌惮。 略一沉默,谷梁曲将目光看向林寻:“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等我了解九域之争的消息后,可以酌情给予你宽恕,但前提是,你必须先交出手中那片叶子!” 林寻露出讥嘲之色,怒极而笑:“归根究底,无非还是为了夺宝而已,还宽恕我,你也配?” 谷梁曲眸子中杀机一闪,神色冷酷:“这帝关长城驻守不知多少强者,你莫非以为就凭手中依仗,便可以无法无天?” 言外之意很明显,如红裳女子这般的恐怖人物再厉害,又怎可能挡得住无数准帝的攻伐? 林寻冷冷道:“起码我知道,这帝关长成内,你谷梁曲还不可能一手遮天,驻守于此的诸多强者,也不见得会听从你的号令,劝你还是别太自作多情!” 轰! 谷梁曲彻底怒了,长发飞扬,周身气势惊扰乾坤,无数丝丝缕缕的铁血杀意犹如实质般,在其四周涌现翻滚。 令附近不少老怪物都色变,呼吸一窒。 这就是帝关长城第一人的威势! 谷梁曲目光看向红裳女子,道:“我帮你杀了此子,让你从今日起彻底解脱受制于人的处境,如何?” 一句话,令不少老怪物眼眸一亮。 红裳女子受制于林寻手中的冰雪叶子,以她的孤傲和恐怖力量,焉可能甘心? 只是,令他们皆错愕和不可思议的是,面对这等提议,红裳女子想也不想就拒绝:“呵,痴心妄想!” 讥讽和嘲弄,毫不掩饰。 谷梁曲心中一沉,这个女人带给他不少压力,若不是如此,他焉可能会隐忍到此时? “将这二人杀了。” 忽然,林寻开口,目光看向地上的星峰和聂途,声音冷冽得毫无情绪波动。 噗!噗! 本就被死死镇压在地的两位准帝,随着红裳女子心意一动,齐齐暴毙当场,神魂齑粉,生机全无。 一瞬,场中老怪物们皆色变。 “你敢!” “小东西,你好狠的心!” “简直罪不可赦!” 愤怒的喝斥,响彻天地,风云色变,气氛都变得剑拔弩张、肃杀无匹。 舜寂、凌霄子等人的心沉入谷底,这一下等于彻底和谷梁曲撕破脸了! “杀!” 谷梁曲脸色铁青,声音犹如从牙缝祭出,杀意激荡乾坤。 轰! 他毫不犹豫出手了。 随着他一掌按出,天摇地晃,漫天铁血杀意汇聚于掌力之中,隔空狠狠拍向红裳女子。 “半步帝境,怪不得敢这般嚣张。” 红裳女子美眸中泛起一抹讶色,而后,她也出手了。 一缕缕濛濛剑气如梦似幻般显现,犹如朦胧烟雨洒青霄,瑰丽到了一种极尽的地步,令人心颤。 砰砰砰! 谷梁曲的攻势,被那无数如丝线般的剑气绞碎,寸寸溃散。 他脸色微变,一边毫不犹豫地动用全力,一边暴喝道:“还不动手?” “杀!” 当即,一众老怪物眸子中杀机一闪,将矛头锁定林寻。 谁都清楚,只要杀了林寻,夺了其手中的冰雪叶子,一切便可迎刃而解。 “无耻!” 凌霄子、舜寂、木夫人等人再按捺不住了,也在同一时间愤然出击,朝那些老怪物杀去。 轰隆!轰隆!轰隆! 一场属于准帝间的混战,于此刻轰然爆发,一时间天地翻覆,日月无光,虚空都炸开。 神辉、道音、宝光、道法将这片区域完全淹没。 准帝之战,何等恐怖? 仅仅那等威势,都足以令任何真圣境在瞬间被抹杀! 若不是这阳关覆盖着无上禁制,弥漫着属于帝境的气息,只怕也会在瞬间就遭受到无法修复的破坏。 似这等对决,林寻别说插手,一旦被波及到,都会遭受灭顶之灾。 按照正常情况而言,在如此近距离情况下,林寻即便闪避和逃遁,也都不可能逃过准帝力量的压迫,会在瞬间被波及。 但这种情况并未发生。 林寻屹立在那,犹如岿然不动之碣石,任凭八风来袭,也无法伤到他丝毫。 因为在其掌心,浮现着一枚冰雪般剔透的叶子,叶子流转晦涩奇异的波动,神妙莫测,四面八方席卷而至的力量全都被化解。 林寻黑眸幽冷,心中杀机暴涌。 红裳女子正在和谷梁曲厮杀,一众老怪物拼尽全力要冲过来杀死自己,满脸愤怒的舜寂、凌霄子、木夫人试图阻止这一切 场中,混乱而动荡,杀机铺天盖地。 偌大的阳关,在此刻陷入激烈的内斗! 浓烈、沸腾的杀机犹如熔浆般,在林寻心中彻底爆发。 “是你们自找的!” 他猛地仰头,黑发飘扬,掌中一枚冰雪叶子散发出惊人的波动。 轰! 一头羽翼如雪般的玄鸟冲出,清啼震九天。 “想活命,就去杀了那些老杂碎,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林寻冷冷开口。 雪白玄鸟躯体上猛地暴涌出冲霄的煞气,振翅腾空,犹如一道不可思议的光。 噗! 下一刻,它一对巨爪便将一个老怪物的臂膀撕断,发出惨叫。 冰雪叶子发出奇异的波动,陆续冲出一头巨大的黑色巨猿,一柄残碎染血的青铜长矛,一头覆盖着金色龙鳞的巨蟒,一只躯体缭绕着刺目雷芒的紫貂 瞬间而已,十多头曾蛰伏在桑林地内无垠岁月的恐怖生灵,全都显现而出! 这方天地,都被他们身上涌现的恐怖威势压迫得哀鸣震荡。 场中更不知有多少惊呼声响起。 不少老怪物都已骇然色变。 谁也没想到,林寻手中那冰雪叶子,竟会封印如此多恐怖又可怕的生灵。 这简直就像打开了地狱之门! 即便是正在和红裳女子厮杀的谷梁曲,此刻心中也一阵发寒,脸色狂变,在他了解中,林寻手中的冰雪叶子,只封印着一头碧蛟、一只青铜蚁和一株妖花。 并且,碧蛟和青铜蚁皆对林寻有着异心,很抗拒林寻的掌控。 可谁曾想 竟会发生这等恐怖事情! 舜寂、木夫人他们都心神剧震,暗叫不好,林寻这小子明显别惹毛了,已彻底什么都不顾了。 并且,他们也没想到,林寻手中那件神异的宝物内,竟封印如此多的可怕存在。 只是,当他们刚要劝阻时,林寻已冰冷出声,唇中只轻轻吐出一个字: “杀!” 犹如主宰下达的旨意,黑色巨猿、金色龙蟒、雷电紫貂、染血长矛一众恐怖生灵全都出动了。 每一个恐怖生灵的战力,皆不在青铜蚁、碧绿蛟龙之下! 每一个,皆是只差一个大契机便能成帝的古老生灵,蛰伏于世不知多少岁月。 当他们一起出击,那场景可想而知有多恐怖。 轰隆! 这方天地,彻底混乱了,日月无光,天昏地暗,一个个恐怖生灵,就犹如一尊尊凶厉冷酷的杀神,横行场中! (感谢友32672041和慎先生的打赏捧场!另外,目前公众号关注数是30848个,再多500个关注便会加一更! 没有关注的老铁,请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xiaojinyu233’添加关注即可。)

上一篇   第1653章 谁无知

下一篇   第1655章 诛心之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