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6章 帝境真血 - 天骄战纪

第1656章 帝境真血

场中,一众老怪物被杀得胆寒,早已亡魂大冒,濒临崩溃。 当目睹那一头头恐怖生灵被林寻收起时,这些老怪物只有一种感觉 劫后余生! 他们呼吸粗重,脸色变幻不定,心中贪念早已被恐惧取代,看向林寻的目光也带上无比的忌惮和畏惧。 至此,参与此次行动的老怪物中,有四位准帝境陨落,七位圣人王境魂飞魄散。 伤亡,不可谓不惨重! 没有人怀疑,若战斗持续下去,伤亡只会更大。 舜寂、木夫人、凌霄子等人则如释重负,有欣慰,也有感激,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悲恸。 那些殒命的老怪物,没有死在战场上,却因心中贪念而死在内斗之中,令人扼腕叹息! 只是,让谁也没想到的是,在红裳女子打算止手,抽身而退时,谷梁曲却不依不饶。 轰隆! 他神色铁青,仪态癫狂,持一杆银色大戟,如若暴怒之战神,对红裳女子穷追猛打。 这让不少人都色变,意识到谷梁曲明显心存不甘,愤怒之极,不打算就此收手。 “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 红裳女子美眸中闪过慑人的寒芒,满头青丝飘扬,在其周身,朦胧如烟雨般的亿万剑气流转,锵锵而鸣。 转瞬间而已,谷梁曲的攻势就被冲垮,反而被红裳女子压制。 就见她踱步虚空,红裳翻滚如血浪,剑气纵横流转,犹若一位瑰丽妖异的绝世剑尊! 那般孤傲、冷艳、凌厉的风采,足以惊艳世间! 林寻没有阻止。 无论谷梁曲是因为愤怒而不顾一切地拼命也好,还是因为怀揣其他目的也罢。 他既不打算知难而退,林寻哪可能还会主动求和? 之前的收手,已经是他所能容忍的底线所在。 否则,若不是有舜寂、木夫人等人在,今日之战,断不可能让他就此选择收手。 轰隆! 天穹上,谷梁曲处境已很不堪,完全被打压,无垠濛濛剑气覆盖,令他相形见绌。 谁都看出,即便是身为帝关长城第一人,谷梁曲在正面硬撼中,也明显稍逊了那红裳女子一筹。 若如此持续下去,谷梁曲极可能也会陨落! 不少人都心中发紧。 “谷大人,事已至此,为何还要执意杀伐?” 舜寂忍不住大声道。 “闭嘴!” 谷梁曲神色愈发铁青,眼神中燃烧着的尽是汹汹的怒火。 今日,他若认栽,岂不是等于承认自己不如人? 他谷梁曲亲自驾临阳关,欲惩治一个小辈,但最终却灰头土脸,铩羽而归,这若传出去,他还有何颜面在这帝关长城立足? “谷兄,各自退让一步又何妨?大家皆为古荒域阵营一员,如此打杀下去,岂不是让域外敌人看笑话?” 凌霄子也开口了,好言劝解。 “尔等怕了那小东西,难道以为本座也会和你们一样?” 谷梁曲暴喝,神色已是变得狰狞起来。 这些老东西,竟劝他低头认输,简直其心可诛! “明明是自己错了,却为了颜面而宁死不改,这世上可从不缺这种货色。” 林寻冷笑。 “小东西,待会本座便让你好看。” 谷梁曲神色森然。 此刻的他,就如彻底发狂般,完全没有了理智可言。 “够了!你谷梁曲还不嫌丢人?” 蓦地,远处响起一道大喝,如若惊雷响彻,震荡场中,令不少人浑身都是一颤。 就见一个身披儒袍,身姿瘦削,大袖翩翩的男子,正从远处大步而来,仪态昂藏如巍巍然之山岳,气息雄厚如浩浩然之汪洋。 “慎先生!” 舜寂等老怪物皆精神一振,如找到主心骨。 与此同时,林寻黑眸中也闪过一抹异色。 当年的慎先生,一袭粗布麻衣,气质平庸寻常,在一座矮矮小寻常的小店中,传授了自己石刻之道。 而如今再见,林寻这才发现,慎先生真正的风采竟是如此之高远和旷世。 “丢人?哈哈,你这老家伙是来看本座笑话的吧,也对,自从你来到帝关长城后,何曾将本座放在眼中?而今见本座落难,不趁机落井下石才怪!” 谷梁曲仰天大笑,只是神色显得格外狰狞。 慎先生的抵达,非但没让他冷静和收敛,反而犹如受到了刺激一般,变得愈发狂躁了。 慎先生目光一扫场中,不禁长生一叹道:“收手吧,念在我们也算同道的份上,不要让我太难做。” 同道,指的是大家皆为古荒域效力,为同道中人。 “让你太难做,你这三年来,让我难做了多少次?” 谷梁曲愈发愤怒了,犹如是在宣泄,彻底什么也不顾了,“这一次,本座只是要惩罚一个小辈而已,你却亲自跳出来反对,何尝不是在针对本座?” 慎先生刚要说什么,谷梁曲已暴喝:“不必说了,今日借此机会,不若彻底做一个了断!” 轰! 猛地,他气息骤变,从其天灵盖之上冲出已一缕血气。 “老天!” 场中响起惊呼,那不起眼的一缕血气,却化作一道赤霞,击穿天宇,让环绕在帝城上空的星辰簌簌坠落下数颗,轰然炸开。 帝道真血! 这让所有人都愕然而震撼! 但凡踏足帝境者,无不是诸天之下最强横的存在,足以震古烁今,掌控无上伟力。 而这帝道真血,别说是一缕,就是一滴,都充盈着属于帝境的威能奥秘于其中,足以光耀诸天,镇杀群伦! 不过,帝道宝血可不是那般容易得到的,因其中烙印属于帝境的道行真威,每一滴,都堪称无价之宝,旷世罕见! 而现在,谷梁曲发狂,祭出了帝道真血,融入己身,明显是要不顾一切拼命了。 “该死!” 红裳女子脸色微变,美眸中闪过深深的忌惮。 帝道真血的力量,足以媲美一位真正帝境的威势,被说是准帝,就是半步帝境,都只能避其锋芒,不敢硬撼! 轰! 一瞬,谷梁曲气息节节攀升,简直就犹如真正的帝境驾临,让不少老怪物呼吸都是一窒,内心颤粟,犹如蝼蚁被天上苍龙盯上。 那无形的威压,太恐怖! “小东西,本座先宰了你!” 谷梁曲声音隆隆,激荡十方,他一步跨出,铺天盖地的恐怖威势也是朝林寻席卷而去。 按照正常而言,红裳女子根本不可能挡住,选择避其锋芒才是最明智的主意。 可偏偏地,在此刻她毫不犹豫全力出击,挡在谷梁曲之前。 嗡嗡嗡 亿万濛濛剑气泛着妖异瑰丽的光泽,遮天蔽日般扩散而出,剑意之深邃,剑威之恐怖,贯冲九天十地。 可仅仅瞬间,就被谷梁曲一掌拍碎,无数剑气轰然爆碎,竟根本无法阻挡谷梁曲分毫。 就连红裳女子,都被这一掌之力拍飞出去,就如一叶孤舟,被惊涛骇浪掀飞! 红裳女子脸色大变。 场中,惊呼不绝,众皆骇然,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此时之谷梁曲,比刚才强大了不知多少!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慎先生来了,神色凝重,袖袍猛地挥动,一缕清风似的浩然气,裹挟天地之势,山河之威,大道之精呼啸而出。 快哉肆意,大象无形! “闪开!” 谷梁曲怒吼,大戟横扫,斩破乾坤,有荡除八荒之势。 轰! 慎先生全力一击,同样被轻易扫除,其身影也被震荡踉跄倒退,神色也不禁一变。 而趁此机会,谷梁曲早已展开对林寻的杀伐。 他看似怒狂,实则心中早有谋断,之所以不顾一切也要征伐到底,一方面和维护自身威严有关,但更重要的则是夺取那冰雪叶子! 他已是半步帝境,只差一个契机就能踏足真正的大帝门槛,当得知那冰雪叶子可以接近真正的帝境之路时,他早已是志在必得,不容有失! 就如桑林地那些恐怖生灵,苦苦隐忍蛰伏无垠岁月,为的同样是夺取万劫大帝所留的契机一样。 越是如谷梁曲这等无限接近帝境的强者,就越是偏执,并非是贪婪,而是为了求道大帝路! 至于在此过程中遇到的阻碍,注定也不可能让他退缩。 这才是谷梁曲真正的心思。 至于疯癫和暴怒,也有,但还不足以影响他这等人物的心智和意志。 而眼下,他即将成功! 林寻死后,不止能让他夺得那冰雪叶子,还能顺势掌控包括红裳女子在内的十多位恐怖生灵,可谓是一举两得。 “小东西,死来!” 暴喝声中,谷梁曲已毫不犹豫,痛下杀手。 这样一位半步帝境,又激发了帝境真血之力,那等威势,纵然是林寻将冰雪叶子中的一众恐怖生灵都再次召唤出来,也注定根本不可能阻挡。 而无论红裳女子,还是慎先生,皆都已被击退,此刻即便是想要阻拦,都已经来不及。 至于其他老怪物,都早已被谷梁曲的恐怖威势震慑,也注定不可能阻拦这一切。 这一刹,时间犹如陷入静止,危险到极致! 生与死,或许就将这一瞬分出。 只不过林寻并未退让,也并未因此而大惊失色,甚至没有流露出任何一丝情绪波动。 唯独在他手中,不知何时已多出一块令牌。 (刚到家,下一章略晚,大概晚上10点前)

上一篇   第1655章 诛心之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