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8章 帝关之外 - 天骄战纪

第1658章 帝关之外

唯有林寻皱了皱眉,按照他的想法,谷梁曲是必须要杀的! 此人虽为帝关长城第一人,可却心胸狭隘,刚愎自用,为了夺宝,手段更是粗暴卑劣之极。 若不是此次自己手中尚有底牌,留给自己的后果注定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在这等情况下,林寻当然不甘心就此放过谷梁曲。 便在此时,独叟转过身,神色间竟是带着一丝落寞,轻叹道: “小子,不是我不帮你杀人,而是这帝关长城中的规矩,连我也从来不曾破坏过,这次也不能破例,否则……就跟打自己脸没什么区别,不过你大可以放心,自此以后一万年,那家伙必将遭受到无边的煎熬和折磨,这其实比杀了他更难受。” “死,可以一了百了,但活着有时候可比死亡更痛苦。” 一众老怪物皆默然,独叟的话,等若已将谷梁曲彻底审判,等待谷梁曲的,将是长达一万年的镇压和煎熬! 对一个无限接近帝境的强者而言,一万年真的太久,会错失太多太多! “可惜了,用了你这张底牌,却也仅仅只能换来这样一个结果,早知道,就留着以后再用了。” 林寻也只能接受。 独叟失笑,脸皮一翻,冷哼道:“当初我可早提醒过你,这块令牌是用来吓唬人的!” 旋即,他似意识到什么,讶然地瞥了林寻一眼,这,岂不是意味着,即便不借助自己的力量,他还另有手段足可以化解刚才的危险局面? “时间不多,趁此机会,我有一句话提醒,以后若前往星空古道,务必要小心暗血冥皇,这老东西年轻时候就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阴狠人物,即便成帝,也一肚子坏水,被他盯上,管你是蝼蚁还是大帝,他绝对会全力报复……” 独叟传音叮嘱。 他身影渐渐模糊,当声音消失时,其身影也如一缕青烟般消弭在虚空中,彻底不见。 林寻手中的骨牌,也随着咔嚓一声脆响,彻底崩碎。 林寻不禁怅然,对诸天万界而言,紫曜帝国所在的下界,究竟是何等一方存在? 有名列四大道墟之一的“归墟”,有葬道海冢、有神秘莫测的桑林地,也有如独叟、观星台老祭司这些神秘而恐怖的老古董…… 即便是自己母亲洛青珣和鹿先生,当初从星空彼岸前来时,没有出现在古荒域,也没有出现在其他八域,唯独蛰伏在了下界。 这其中,又藏着怎样的玄机? 林寻怔怔,沉默不语。 场中其他老怪物则都如释重负般,浑身一阵轻松。 刚才,无论是谷梁曲,还是独叟,皆带给他们沉甸甸的压迫,浑身都不自在。 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了。 只是每个人的脸色都带着复杂。 舜寂、木夫人、凌霄子等人,则是震撼于林寻身上的秘密,实在太多了,让他们都有琢磨不透之感。 那些曾被一众恐怖生灵打压的老怪物,则一个个都带着深深的忌惮之色。 谷梁曲可是帝关长城第一人,甚至都动用帝道真血,可结果呢,依旧还是惨败,被直接镇压一万年! 红裳女子悄然笑了笑,她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千古暗室,因一灯而明! 她没有多说,化作火红如燃的千羽剑花,掠入林寻掌中那冰雪叶子中。 慎先生深吸一口气,带着一种笑意,朝林寻走了过去。 “小友,好久不见。” …… 大殿中。 林寻和慎先生席地而坐。 群雄已经散去,可经历了一场匪夷所思、惊心动魄的血腥战斗,每一个人都需要冷静一下。 慎先生沉默许久,便微微一笑:“这次错不在你,即便坏了帝关长城的规矩,也情有可原,所以你倒不必有压力。” 林寻叹道:“压力谈不上,只是内心却有些失望,实在想不明白,为何谷梁曲这等角色,怎还能被奉为帝关长城第一人。” 慎先生道:“很简单,第一是他已踏足半步帝境,战力超绝,第二则是他资历老,活的也最久,你该清楚,这里是前线战场,即便是准帝也有陨落的时候。” “就说这一万年以来,帝关长城共计陨落了三百七十七位准帝,伤亡不可谓不惨重,那些逝去的强者中,不乏比谷梁曲强大的,但能够活到现在的,却只有谷梁曲。” 说到这,慎先生想了想,继续道:“能够活到现在,可不是运气那般简单,还得有能够与之匹配的能耐。” 林寻对此不置可否,也没有再谈论这个话题,而是拿出妙玄先生让自己带来的一封信笺,递给了慎先生。 看过信笺,慎先生眸子中蓦地闪过一抹异彩,似难以置信,又似无比欣慰。 他长身而起,躬身道:“多谢小友!” 林寻措手不及,连忙起身道:“前辈何出此言?” 慎先生笑道:“若非此信笺,我还不知道此次九域之争,我们古荒域阵营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大胜,而小友,如今都已是‘九域战场第一人’了!” 声音中,尽是赞叹和感慨。 这的确是前所未有之大胜,任谁听闻,也会感觉心绪激荡,血脉贲张。 “这可并非是晚辈一人之功。”林寻道。 慎先生洒然大笑:“你啊,可就别谦虚了,妙玄执掌春秋笔和青史书,断不敢夸夸其谈,他在信中早已告诉我一切,哪可能不清楚,此次九域之争大胜,完全拜你一人所赐?” 说到这,他眉宇间闪过一抹决然:“这件事,必须要让帝关长城所有人清楚,邱老道、谷梁曲……包括冥子,他们犯下的错是何等之重!” 慎先生又问道:“对了,你此次为何要执意前来这前线战场,妙玄还曾叮嘱,要我照拂你一二。” 林寻将冰雪叶子拿出,道:“这是一位前辈让我带来……” 说着,他将金蝉青年的嘱托一一告之。 慎先生了解这一切后,都不禁动容,怔怔许久,才冷然道:“这谷梁曲,差点坏了帝关长城的大事!” 至此,林寻心中彻底轻松起来。 该做的事情,他已经做了,总算不负金蝉青年所托。 …… 这一天,帝关长城每一个“据点”中的烽火台,皆在同一时刻燃烧起帝息烽火。 与此同时,一些消息随之扩散而开。 “帝关长城第一人谷梁曲,犯下滔天大错,被镇压一万年!” “九域之争中,古荒域获前所未有之大胜,年轻一代绝巅圣人林寻,被奉为‘九域战场第一人’!” “慎先生下令,全力通缉冥子!” “绝巅圣人林寻,带来大帝赠宝,不出意外,将就此改写前线战场之格局!” ……每一则消息,就像一记九天惊雷,当这些消息在第一时间一起传播开时,整个帝关长城彻底轰动。 不知多少老怪物为此震撼、惊呼。 也不知有多少人,为谷梁曲扼腕叹息。 但不管如何,从这天起,所有人都记住了一个名字—— 林寻! 一个虽只有绝巅圣境,却缔造出了诸多奇迹,足以旷古烁今般的当代天骄! …… “谷梁曲这老东西简直就是个废物!” 距离帝关长城极为遥远的一片混乱星空深处,冥子正在仓惶逃遁。 在得知自己被通缉的第一时间,他就毫不犹豫逃了,根本就不敢停留片刻。 “帝关第一人啊,硬是没奈何一个小杂碎!怎么不抹脖子自杀?” 冥子气得脸色铁青狰狞。 实则,他内心则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凉。 每一次遇到林寻,就注定会有泼天大祸降临自己头上,难道这混账天生是自己的克星? 一想到林寻,冥子就恨得牙齿快咬碎,这混账竟将自己视作送宝童子!简直不能忍! “林寻,你个我等着,下次再相见,我必将你抽筋扒皮,镇入炼神壶,让你永生永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冥子内心咆哮。 …… 帝关长城在轰动,这是这些都和林寻无关。 “小友,你看。” 这是一道城墙之上,说是城墙,实则高都不知有多少丈,直入云霄,放眼望去,一片茫茫。 慎先生指着远处,道:“那就是帝关长城之外,是由无数残碎的世界化作的一片血腥之地,自太古岁月至今,这里一直是古荒域和八域外敌厮杀的战场,在这无垠岁月中,不知有多少世界被打碎,更不知有多少生灵埋骨其中。” 林寻立在一侧,努力看去,只看见一片荒凉、破损、混乱的景象,有倾塌的山河、破碎的陆地、悬浮的世界碎片、虚空裂痕…… 仅仅看着,就令他心生寒意! 那里与其说是一片战场,不如说是一片浩瀚的坟冢,葬灭万物,葬灭世界,葬灭一切生灵! 也只有准帝境人物才能够驰骋其中,其他修道者来了,别说参与厮杀,就是进入战场中都可能立刻遭难。 这,就是帝关长城外的景象,给人以压抑、寒冷、绝望的震撼冲击。 慎先生衣衫猎猎,声音沉浑: “目睹这一切,你才能够明白,帝关长城存在的意义,正因为有此城在,才让我古荒域亿万众生,无数生灵在这无垠岁月中延存至今!” 8)

下一篇   第1659章 大之妙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