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9章 大之妙谛 - 天骄战纪

第1659章 大之妙谛

独立城墙之巅,宛如凭虚在云端,远眺那万古至今仍征战不断,混乱而动荡的浩大战场,林寻心绪也是激荡不已。 和这前线战场相比,九域战场无疑逊色太多! “你曾前往九域战场,应该很清楚在其他八域中,绝巅道途从来不曾断绝过,在这前线战场也不例外。” 慎先生神色复杂,“八域外敌中,可有着不少绝巅准帝,每一个战力都远超我辈,若正面搏杀,即便是谷梁曲,也注定不可能是任何一位绝巅准帝的对手。” 林寻黑眸一眯,一瞬间他就明白了。 这些驻守在前线战场的老怪物们的处境,其实和当初他们在九域战场中没什么区别! 唯一的不同,或许就在于前线战场上,有着一座有着“古荒第一天堑,帝尊止步于此”之称的帝关长城! 果然,下一刻慎先生便说道:“我辈之所以能驻守至今,将一众大敌阻挡于外,完全就是依仗帝关长城之威,否则……” 否则是什么,慎先生没说。 但林寻很清楚,若无帝关长城,古荒域只怕早已在不知多少年前就已被攻破! “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让你了解,如谷梁曲这般宵小之辈,终究只是少数,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们古荒域从不缺心怀天下,甘愿为亿万众生付出的豪杰。” “从不缺如你,亦如我这般的人。” 说到这,慎先生不禁快意地笑了。 林寻也笑了,想起太玄剑帝、无殃战帝、星迦圣佛……也想起了金蝉青年。 是的,古荒域从不缺真正的豪杰! 从这天起,慎先生带着林寻,开始在帝关长城中行走,足迹经过了一个又一个“据点”关隘。 每经过一地,慎先生便会为林寻讲解曾驻守于此城中的“豪杰”之辈,讲解他们那足以惊艳万古的伟迹和功勋。 一路上,林寻的眼界、阅历也得以水涨船高,也愈发深刻意识到帝关长城的意义。 若以青史书来撰写,这座横亘前线战场的古城,就是一卷可歌可泣,足以震烁古今的史册,有数不尽的风流人物在此浴血奋战,有数不清的盖世豪杰驰骋沙场,慷慨赴死! 他们是一段段传奇,一个个不朽的星辰,将一身之热血和英魂铸在帝关长城的每一个角落。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若不抵达此地,绝难体会到,为了古荒域之延存,曾有多少的先贤为此付出鲜血和性命。 直至后来,林寻内心不可抑制地浮现出一种渴望—— 当有一日,定要扫灭一切祸患,让那帝关长城之外,皆为吾古荒域之疆土! …… 这一天,慎先生带着林寻重返阳关,指着林寻的心脏之地,认真问道: “小友,你现在感觉如何?” 林寻一怔,正待说什么,慎先生就已哂笑,摇头道,“你心中明白就好。” 明白什么? 林寻脑海中浮现出这些日子的见闻。 最终,他明白了,点头道:“多谢前辈教诲。” 这一路上,慎先生没有指点他修行,也没有告诉他什么道理,可却无形中,让他明白了什么叫一个强者该有的胸襟! “大圣境,取大而无量之意,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心中有大道而无量。” 慎先生轻声道,“此‘大’,不止拘泥于道行高深,更是心境、眼界、阅历上的一种‘大’。” “唯如此,才能海纳百川,令万流归宗,才能于圣境中突破‘大无量’之地步。” 轰! 林寻只觉如被当头棒喝,内心一直求索和探寻的破境之困,仿似在这一刻隐隐约约间找到了答案。 “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大美不言……大圣境的奥秘,便在一个‘大’字上。” “小友且看。” 慎先生说着,袖袍一挥。 林寻只觉眼前骤然一变,出现了一条蜿蜒起伏的长龙,绵延若无垠,茫茫无尽。 “这是整个帝关长城?”林寻吃惊。 紧跟着,他眼前又是一变,那蜿蜒起伏的帝关长城,倏然间宛如缩小了无数倍,化作尺许大小。 可仔细看去,依旧能让人感受到那种巍峨、无垠、浩瀚之感。 “是帝关长城变小了吗?不,是你变‘大’了!” 慎先生的话语在耳畔响彻,令林寻躯体都是一僵。 “蝼蚁眼中,我们便是高不可攀的巨人,可在神龙眼中,我们也和蝼蚁没什么区别,为何?万物之格局,大小之道罢了。” “大圣境,悟的便是一个‘大小如意,我为无量’之妙谛!” “我辈修道,若无‘大而无量’的底蕴,如何能掌控通天盖地之力,又如何能将日月星辰把玩于股掌之间?” “心比天大,力便可胜天,遮天,俯瞰诸天!” 慎先生的声音,带着一种直抵人心的震撼,犹如大道伦音激荡,令林寻意识恍恍惚惚,内心如打破了鸡蛋壳,涌现出如泉水般的各种感悟。 直至慎先生离去,他也浑然不觉,身心内外,皆犹如有一个声音在响彻: “大!” “大!” “大!” 他的躯体肌肤都在颤粟,内心如坠混沌中,忘了这天、这地、这人,浑不觉时间流逝。 慎先生伫足一侧,气息微喘。 他眉宇发梢之间,隐隐浸出一些汗水,脸色都微微有些发白。 早在见到林寻时,慎先生就看出,林寻已步入真圣境大圆满地步,即将面临突破大圣境的考验。 或许是出于一种补偿的心思,也或许是因为林寻带来了冰雪叶子,让帝关长城拥有了改变以往格局的机会。 这些天,慎先生带着林寻一路游历,看似是在开拓眼界,提升阅历。 实则,做这一切的最终目的,便是为了指点林寻领悟“大”之妙谛! 包括刚才为林寻阐述“大”之妙谛,慎先生更是费尽心血,耗费了自身道行,才尽可能地为林寻呈现出一种“大”的神韵。 所谓“道”不可轻传,并非是自私,而是此“道”无形,境界不够,根本参悟不到。 即便是记录成文字、语言……若无那一点“道”的神韵,也注定不可能领悟出来。 不过,由此也让慎先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这等于是强自代替“道”来阐述妙谛,损耗的不止是心血,还有自身道行! 若让其他人知道这些,肯定会认为慎先生疯了。 因为强行阐述道之妙谛,等于是在触犯禁忌,所损耗的道行,甚至可能一辈子无法弥补回来。 可偏偏地,慎先生都没有给林寻解释,便自然而然地做了。 尤其当看到林寻陷入“顿悟”般的状态中,他甚至比林寻都高兴和欣慰。 这便是神机阁慎先生的风范和胸襟! 也可以看出,他对林寻这个晚辈是何等关照和认同。 三天后。 林寻如梦初醒,从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醒来,睁开眼睛再看整个世界,仿佛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多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却有那般真实的感觉。 “山河依旧,乾坤不改,而我心已不同……” 林寻喃喃出声。 一侧,慎先生欣然点头:“不错,现在的你,就只差一个破境而为大圣的契机了。” 短短三天,林寻便能领悟出“大”的妙谛,令他也感到无比惊艳,心中也愈发快慰。 古荒域有如此人杰,以后何愁无法崛起于八域之上,重现太古最初时的风采? “多谢前辈。” 林寻深吸一口气,长身行礼。 他自修行至今,求道路上一直是自己一人在摸索和琢磨,鲜少有今日这般,聆听教诲而悟大道的机会。 同样,他更清楚自己此次能够“顿悟”,慎先生必然为此付出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心血和代价。 这让林寻焉能不动容、不感激? …… 林寻已决定离开,慎先生也痛快答应。 只是在离开前,千羽剑花却忽然主动出声,她红裳如火,绝艳脱俗,气质则如冰雪。 “小友,此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你且放心,我自始至终并无任何一丝恶念,唯有一个小小请求。” 说到这,红裳女子这等足以压制谷梁曲的恐怖存在,竟是罕见地露出一丝期待,还有紧张之色。 就如一个惴惴不安的少女。 “请求?” 林寻讶然。 “对。” 红裳女子深吸一口气,低声道,“求道之前,我只是一株无人问津的草木精怪,灵智不开,有一次遇险,即将丧命于一头凶兽之口,是一位前辈救了我,并为我开启灵智,传授我妙法,指点我修行……这才让我拥有了求索道途的力量。” “可后来,无论我如何寻觅,也再也见不到这位前辈,也直至如今也无法报答这位前辈的恩情,成为了心中一大憾事。” “所以我想……” 林寻道:“你想让我帮你找到这位恩人?” 红裳女子点了点头,神色伤感,道:“那位前辈神通广大,即便我修行至今,已拥有成帝之底蕴,可每当想起这位前辈,依旧感觉,此生也难以追及其步伐,但是小友你一定可以!” 林寻心中震荡,千羽剑花都已拥有成帝底蕴,可竟说无法追上那位“前辈”的步伐? 那位“前辈”又该有多高远的修为? —— (今天公/众/号分析的方寸山道统,大家反响很强烈,明天时候,金鱼会将方寸山道统的线索全部分析处理,让大家看一看,林寻背后一直不曾出现的师门到底有多神秘。 还没有关注公/众/号的,请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xiaojinyu233”添加关注即可!) 8)

上一篇   第1658章 帝关之外

下一篇   第1660章 雪崖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