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0章 雪崖师兄 - 天骄战纪

第1660章 雪崖师兄

冷静之后,林寻不禁挑眉:“你为何认定,我一定可以找到你所说的这位‘前辈’?” 红裳女子神色间泛起一抹异色:“因为金蝉曾告诉我,小友来自方寸山。” 方寸山! 林寻黑眸闪动,道:“你继续说。” 金蝉能够看出自己和方寸山道统有关,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他为何要告诉千羽剑花? 红裳女子又一次深吸一口气,似努力想让自己平静,而后才神色肃然道: “那位传授我道业的前辈,便来自方寸山,道号‘雪崖’,位列方寸山传人第十九。” “他应该是小友的师兄!” 话音落下,林寻都不禁怔在那,为千羽剑花开启灵智,传授道业的前辈,竟是自己的十九师兄? 想一想,如今的千羽剑花都已拥有成帝底蕴! 那自己这位十九师兄的修为又该多高? “玄空师兄说,我获得大道无终塔,又拥有那一篇‘道偈’,已等于是得到方寸山之主认可的传人,位列第五十,可关键是自己到现在也仅仅只见过玄空师兄别说方寸山之主,连方寸山究竟在哪里都不知道” 林寻一时陷入沉思。 玄空师兄,便是玄空鬼王,当年在绝巅之域“浮屠梵土”内的枉死城中,正是玄空鬼王告诉林寻了一些关于方寸山的事情。 只是,这些年修行的经历,让林寻极少有接触到和“方寸山”有关的事情。 这让他此刻猛地听说到和十九师兄“雪崖”有关的事情时,都不禁有一种猝不及防之感。 可很显然,红裳女子已认定他是“雪崖”的师弟,方寸山的传人。 “找到雪崖师兄后,你想要我做什么?” 许久,林寻才出声问道,无论他承认与否,他已和方寸山有着不可割裂的关系。 如他手中的大道无终塔,便是方寸山镇派重器。 如他所修习的斗战圣法,则是方寸山镇派“九法”之一! 红裳女子拿出一把只有七寸长,一指宽的竹剑。 竹剑已经泛黄,泛着古旧气息,其上篆刻着“听雪”两个隽永灵秀的古字。 红裳女子双手托着此剑,眉宇间带着一丝虔诚,认真道:“我想将此剑交还给雪崖前辈。雪崖前辈曾说过,他日有缘再见,此剑便是一个信物。” 听雪竹剑! 红裳女子心中实则是很不舍的。 她还清楚记得,十六万年前,她还是一株弱小而无灵智的草木精怪。 胆小、怯懦、孤苦无依。 只能躲藏在岩石缝隙中,偷偷地餐霞饮露,每一次都要担惊受怕好久,因为只要有妖兽靠近,必会视她为盘中餐。 就这样过了很多年,在一个雷电交鸣,大雨滂沱的夜晚,最让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一头金钱斑大蟒妖突然出现,那巨大如山岭般的躯体,在那雷电闪烁的雨夜中显得是那么恐怖和凶恶。 她都来不及闪避,就被蟒妖盯上。 直至如今,她都记得那一刻自己是何等绝望、惘然和无助,就宛如死亡的阴影已覆盖而下。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她当时便发誓,若此次谁能救了自己,此生此生,必以自身之命去报答恩情,永世不悔! 仿似听到了她的心声,也或许是那头蟒妖的气息太过张扬和凶恶,引起了一位路过此地的修道者注意。 那是一个儒袍宽袖、峨冠博带的男子,掌握一卷,就如一个读人般,在大雨滂沱、雷霆激荡的夜色中走来。 他的举止磊落潇洒,眼神温和而清澈。 那一瞬,她忽然感觉,内心所有的绝望、无助、和惘然全都不见了,就如看见了一抹阳光,撕裂了滂沱夜雨,照进了永夜,带来了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和光明。 然后,那头妖蟒被他抬手捏在了手中,摇头笑道:“凶性成狂,焉能踏上妖修正道,劝你留心中一点灵智,方有证道之机。” 妖蟒化作人形,跪地叩首三次,似在表达点化之恩,而后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青年蹲下身子,眼神柔和,看着她说道:“你这朵小花也着实可怜,难得的是,虽无灵智,却有向道之心,也罢,既然被我见到,便为你开灵智,授道业,让你自此以后,不再担惊受怕。” 那声音,就如溪涧的流水般浸润心田,让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直至如今还坚信,这是自己一生所听到最温暖的声音。 后来,青年走了,临走时取出一截寻常青竹,削而为剑,刻上了“听雪”二字 这把听雪竹剑,也成为这无垠岁月以来,红裳女子最在意的一件物品,宛如心头肉般珍藏着。 后来,她才知道,那位温润、磊落、潇洒的儒袍青年,便是方寸山第十九传人 雪崖! 凝视红裳女子片刻,林寻最终还是没有拒绝,接过了竹剑,略一端详,道: “我可无法保证以后是否能见到十九师兄,但只要见到,必会将此物交与他手中。” 红裳女子激动道:“如此便好,如此便好!” 如今的她,已是一位帝境之下的巅峰存在,底蕴和力量之强,足以令世间众生震颤。 可此时的她,却像一个少女般雀跃、喜悦。 “小友,我名灵羽,以后我定会报答你的恩情。” 红裳女子深吸一口气,按捺住内心的激动,认真说道。 林寻道:“不求你报恩,只希望你留在帝关长城的这一段岁月里,莫要再生事端了。” 名叫灵羽的红裳女子毫不犹豫点头。 这一天,慎先生为林寻送行,临行前,他不禁问道:“小友,去之后,你有何打算?” 林寻心中一动,道:“前辈,您觉得以我如今之力,前往落日汤谷一趟,会否遇险?” 他打算去救无谛灵弓的器灵! 只是,那落日汤谷乃金乌一脉的老巢,让林寻也不敢轻视。 慎先生神色复杂,大概是猜出林寻此行,注定和拜访无关,极可能是要报仇。 想了想,慎先生说道:“金乌一脉的准帝境强者,如今同样也在帝关长城中效命,不过,按我推测,落日汤谷中,必然有圣人王坐镇,以你如今的力量,除非踏足绝巅大圣境,或许才能不惧金乌一脉。” 林寻黑眸闪动,点了点头。 “小友,金乌一脉虽说凶名昭著,可毕竟也算是我古荒域中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并且此族中曾走出数位帝境人物,如今都在星空古道上修行,你若和他们对敌” 不等慎先生说完,林寻就笑道:“前辈放心,我只是去救一位被镇压在落日汤谷中的‘朋友’。” 慎先生心中一叹,他哪可能不清楚,以金乌一脉的凶厉和张狂,焉可能乖乖交出林寻那位“朋友”? 不过,这件事他也不好多劝。 没多久,一座挪移大阵,在阳关中开启,前来为林寻送行的,不止有慎先生,还有舜寂、木夫人、凌霄子等一众老怪物。 红裳女子灵羽也在。 “各位前辈,告辞!” 林寻立足大阵中,拱手行礼。 “小子,保重!” “以后有机会,多来看看我等。” “小友,下次再相见,我们再对弈一番。” 舜寂、木夫人、凌霄子等人皆纷纷笑着开口。 伴随着一阵奇异的波动,林寻的身影倏然间从大阵中消失。 一时间,众人心绪皆有些波动。 林寻,才抵达帝关长城不足三个月时间,可却给他们带来了太多的惊喜和震撼。 谁都清楚,这样一个年轻人,只要不遭难,以后在道途上的成就,注定要在他们之上!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慎先生负手于背,悠悠开口。 这一天,最近一段时间来,早已名震帝关长城的林寻,踏上返古荒域的路程,就此离开。 甚至有人暗自庆幸,如若送走了一位瘟神,因为自从林寻抵达帝关长城之后,就发生了太多血腥和动荡。 邱老道等准帝人物被杀,连谷梁曲都被镇压一万年,这一切实在太让人胆寒。 而今,这个“瘟神”般的小辈终于离开,竟让不少老怪物都有如释重负之感。 仿佛,若是让林寻再待下去,非捅出天大的祸患似的 古荒域,神机阁。 伴随着一阵晦涩的奇异波动,林寻的身影出现在神机阁一处秘境世界中的祭坛上。 林寻一眼就看到了身穿蓑衣、头戴斗笠,盘膝坐在远处闭目养神的寅老。 “见过前辈。” 林寻走下祭坛,恭声道。 这一趟帝关长城之行,让他见识到许许多多准帝境人物的风采,如此对比,也愈发清楚意识到,眼前这位寅老的修为,是何等深不可测,绝对是一位了不得的存在! 寅老没有出声,神色枯寂,犹如泥塑雕像,没有一点反应。 林寻见怪不怪,没有再多说,转身朝远处行去。 直至他的背影消失,一直闭目枯坐的寅老心中,则轻叹了一声:“此子之路,杀劫重重,以后也不知还要经历多少磨炼,才能崛起为帝,踏上古来至今前所未有之道途” (第二更稍晚)

上一篇   第1659章 大之妙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