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5章 墓园遗物 - 天骄战纪

第1665章 墓园遗物

通天般巍峨的大门,在神秘女子震惊的目光下,缓缓开启。 这空寂的秘境中随之响起一阵轰鸣。 宛如万古封尘的一桩未知之谜,被轻轻开启,那声音落入耳中,令神秘女子平静如湖的心境也是掀起一阵波澜。 真的开启了! 一片刺目的光从门内倾洒而出,将整个秘境照亮,有着一种神圣、庄肃的气息在蔓延。 神秘女子呆住。 她已等待漫长的岁月,见多了一个个失败而去的“闯关者”,却不曾想,林寻成功了! 而在刚才,她还以为林寻推门失败,为此还出声安慰 可不曾想,接下来林寻就给了她一个天大的惊喜。 门内,究竟藏着什么? 这一刻,林寻和神秘女子都屏息凝神,心中都泛起罕见的期待和激动情绪。 神圣的光流转,如若氤氲的雾霭弥漫,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犹如仙土迷境。 “走,进去看看。” 神秘女子明显要比林寻更期待,她已等候无垠岁月,作为“守门人”,焉可能不渴望知道这门内秘密? 唰! 林寻身影不受控制,就被神秘女子带着,掠入那白茫茫的门内世界中 “这是‘混沌仙雾’,蕴含至高的秩序规则力量,唯有真正的帝境强者,才有力量将其炼化,对帝者修炼有着颇为神妙的补益作用。” “你修为太低,最好别试图去采撷这些混沌仙雾。” 白茫茫的雾霭中,神秘女子随口解释了一番,她明显心情不错。 混沌仙雾! 林寻记住了这个名字。 “咦!” 盏茶功夫后,神秘女子伫足,露出惊异之色。 也在此时,林寻也终于看到,不远处的雾霭中,竟坐落着一座古老的墓园。 一座座坟冢,星罗棋布般错落其中,放眼一数,不下上千座之多,显得广袤之极。 “这” 林寻都不禁错愕,通天之门内,竟是一座古老的墓园? 谁敢信? 即便是神秘女子,此刻也不禁沉默了。 墓园! 上千座坟冢! 这每一座坟冢内,又埋葬的是谁? 谁又有资格被埋葬于通天之门内? 神秘女子信步走过去,进入墓园,来到一座坟冢前。 林寻也跟了过来,一瞬间,他浑身汗毛都倒竖起来,放眼望去,就如走入乱坟岗,每一座坟冢,皆散发出一种无形的恐怖波动。 仿佛那其中埋葬着的,是远古的神祗! “你看。” 什么女子指着一座坟冢前,那里有着一张石桌,石桌上搁置着一截血液早已干涸的手指。 这手指,历经无垠岁月变迁,依旧显得白皙如玉,修长而坚韧,肌肤上的纹理犹如天然的道纹,散发着苍茫神秘的气息。 当林寻目光看过去,不禁倒吸凉气,只是一根手指,却竟给他一种恐怖之极的心神压迫。 如见神祗! 也就在此时,一道带着豪迈气息的声音响起:“道武历一千六百年,于混天岭与当世‘真虚大帝’对决。” “真虚此人,为世间第一个缔造‘真虚大道’之帝,为一道之祖,惊采绝艳,冠绝当世。” “可惜,不敌吾三击,留其指于此,只为悼念其‘真虚之道’。” 声音就此消失,神秘女子和林寻齐齐动容。 那一道豪迈的声音是谁,怎会突兀地响起? 最可不思议的是,以神秘女子的力量,竟都没能捕捉到声音的来源! 林寻思忖道:“这应该是通天之主的声音,很可能是一个烙印,当我们意识触及这一截手指时,声音便会随之响起。” 神秘女子点头,眸光凝视那一截手指,道:“一位缔造出一条大道的帝境,等若是一道之祖,底蕴之恐怖,足以俯瞰诸天,被其徒子徒孙称一声‘道祖’,可却竟没能挡住三招,就被削掉一指” 声音中,带着凝重、吃惊之意。 如此推测,那“通天之主”的战力又该有多恐怖? 思忖时,神秘女子来到附近一座坟冢前,这里同样有着一张石桌,上边放着一盏残缺的琉璃灯,样式古拙。 林寻走来一看,灵魂都一阵悸动,仿佛下一刻就会脱壳而出,被吸入那一盏残缺琉璃灯内。 嗡! 神秘女子轻轻一拍他的肩膀,那种可怖的吞吸之力这才消失,林寻不免骇然。 这,该是怎样一件宝物? “道武历三千四百年,天下大吉,琉璃天宫道火鼎盛,其宫主功参造化,被封为‘琉璃天尊’,掌帝道至兵‘幻空三千灯’。” 那一道豪迈不羁的声音再次响起: “吾与琉璃天尊约战,对决于扶风之海,鏖战三日,琉璃天尊最终不敌吾,黯然认输,吾留其宝‘幻空三千灯’,以作留念。” 林寻和神秘女子心中又是一阵波动,无法平静。 无疑,这坟冢前石桌上的残缺琉璃灯,就是那一件被视帝道至兵的“幻空三千灯”! “这通天之主该有多强?” 林寻咂舌。 他尝试着想拿起那残缺琉璃灯观摩一番,却被神秘女子阻止,“这只是一个幻象,真正的宝物,应该埋葬于这坟冢下。” 顿了顿,她继续道:“观看这片墓园的布局,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好。” 林寻心中凛然,点了点头。 很快,神秘女子带着林寻来到第三座坟冢前。 石桌上,呈现一幅血淋淋的画卷,画卷中,写着“纵死无悔大道路”这七个铁画银钩,血腥刺目的古字。 没有任何意外,那一道豪迈声音再次响起 “修行至今,吾所见最惊采绝艳者,当属流道子一人!” “此人以画入道,由画为圣,短短三百年光景,便踏上大帝之境,被世人奉为‘妙手画帝’,吾不禁见猎心喜,与之切磋。” “可叹流道子画道虽妙,却奈何不得吾,落败之后,流道子以自身帝血为墨,以指为笔,写一副画卷,赠予吾手,留藏至今。” 林寻和神秘女子对视一眼,都已默不作声。 继续往前行。 每一座坟冢前,皆有石桌,石桌之上皆留有物品,有断剑、有残甲、有染血独角、有莹白骨头、有神秘的树枝 可谓是琳琅满目。 与此同时,那豪迈的声音也随之不断响彻。 “星空之上,诸天之内,但凡与吾对战者,当以‘北玄剑帝’境界最高,可惜,终究不如吾也,留其断剑,以作铭记。” “道武历七千四百年,吾遍寻诸天,周游星空,入归墟之地,得见一位隐世帝者,与之切磋三百年,方分胜负,不亦快哉!” “世人皆称,婆娑世界‘醉空山’有佛道高人隐居,吾前往拜访” “道武历一万九千年” 每一种物品,皆有着足以震惊诸天的来历,其主人皆是诸天之内旷古烁今般的大人物。 可最终,皆败于“通天之主”手下! 这让神秘女子都显得愈发沉默,内心显得很不平静。 至于林寻,早已被震撼得身心麻木! 在林寻之前的认知中,破开“众星之门”的通天之主无疑很强,可却没想到,通天之主竟会强大到这等地步。 无垠岁月,他遍寻诸天,游历周虚,但求一败! 这该是何等无敌,才敢这般行走天下? 直至来到最后一座坟冢前时,林寻和神秘女子却是一怔。 此坟冢前的石桌上,却是空荡荡没有一物。 并且,那一道豪迈的声音也并没有再响起。 这显得很反常。 为何,独留一座空石桌于此? “此地坟冢,共一千零九座,其中一千零八座坟冢,皆代表着一位位曾败在通天之主手中的对手。” “每一个对手,最弱也有帝境力量。或许,帝境之下的强者,根本就不被通天之主放在眼中。” 神秘女子沉默片刻,这才说道,“并且,随着时间推移,败在通天之主手中的对手力量,越是越来越恐怖,但他们终究都败了,由此可见,当年的通天之主,是何等强大。” 说到最后,她不禁慨然。 她的记忆残缺了很多,犹如孤魂野鬼似的,可她的眼力和判断并未消失。 故而很清楚“通天之主”当年的战绩是何等耀眼,足以惊动万古,震烁天下! 只是,这样一位传奇般的擎天人物,本应该名垂千古,为后世万万代所推崇的,可怎会一直不曾名传于青史中? 神秘女子很久之前,曾行走古荒域世间,游历天下,见识到了许许多多了不得的绝世人物。 可唯独不曾听说过“通天之主”的事迹! 这无疑显得很匪夷所思。 并且,在这墓园中一千零八座坟冢所代表的人物中,也没有一个是神秘女子所知道的! “道武历道武历为何我竟隐隐有些熟悉,可却偏偏又记不起来了?” 神秘女子喃喃,她敢肯定,古荒域中从不曾有过“道武历”这种推算年份的说法。 显然,通天之主所经历的一切,应该不是发生在古荒域,也极可能和星空古道无关! 旁边的林寻心中一动:“会否,这通天之主是来自星空彼岸?” 据他所知,通天秘境,本就是母亲洛青珣和鹿先生一起从星空彼岸带来! (第二更可能会很晚,突发急事,要出门一趟)

下一篇   第1666章 收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