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7章 造化弄人洛通天! - 天骄战纪

第1667章 造化弄人洛通天!

通天之主仪态张扬,犹如癫狂。 林寻这一刻忽然冷静下来。 当年的通天之主,哪可能是这样一个阴森、暴戾、癫狂般的角色? 神秘女子说的不错,他已不是通天之主,只是一缕苦苦在此等候了漫长岁月的一缕意志烙印罢了。 若是真正的通天之主还活着…… 哪可能会将一切希望,都寄托在“收徒”上? 或者说,通天之主的本意,是留下一缕意志烙印,要将自己衣钵传承下去。 故而,才会留下这通天秘境,等候有缘者推开那扇门。 可大概通天之主也没想到,他所留下的这一缕意志烙印,在经历了漫长岁月的等待后,已经彻底变了! 这一缕意志烙印,继承了通天之主对永恒星路的执念,但却并没有继承通天之主的心境! 深吸一口气,林寻道:“我若不同意,你即便杀了我,也断不可能达成所愿。” 通天之主笑容收敛,眼神冰冷地盯着林寻:“你同意与否,已经没有关系,待会我会以我之智慧,融入你之心智,以我之意志,融入你之躯壳,以我之传承,融入你之修为。” “简而言之,到那时你便是我,我便是你,你我师徒,共活于世,共同修道,你的敌人,我会帮你杀了,我的敌人,我们一起杀了,到最后……我们一起登临大道极尽,掌御万道,化身诸天主宰!” 通天之主的神色又变得狂热起来,甚至是癫狂,“到那时,你想离开为师,为师再赐予你一副躯壳便足矣。” 听完,林寻身心皆寒! 这是夺舍? 不! 这是要将自己的智慧、心智、意志全都留下,和对方完全融合,共用已躯! 只是到那时,自己哪可能还是自己? 林寻冷冷道:“我没想到,堂堂通天之主,生前是何等绝世的一位傲岸人物,曾行走诸天,只求一败,没曾想,到死后他留下的一缕意志烙印,都选择了背叛他,何其可悲!” 通天之主神色漠然,无动于衷,道:“激将法也无用,你说的不错,生前的我,的确和如今的我不一样,但都已无关紧要,只要能重新打众星之门,杀上永恒星路,就是负尽天下人,又如何?” “徒儿,这是你本该享受的无上造化,有了我融入你之躯体,以后的你,必可以将诸天踏在脚下!” 说到这,通天之主微微一笑:“徒儿,等你体会到我带给你的力量,便注定不会再恨为师了。” 唰! 他身影倏然化作一抹光,钻入林寻眉心之地。 这一瞬,林寻都来不及反应,再加上躯体被完全禁锢,也注定不可能抵挡,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 甚至,林寻都确定,即便自己抵抗,在这种恐怖到无法想象的存在面前,只怕也是徒劳。 一阵刺痛从灵魂中传来,让林寻已来不及多想,就如同被尖锥撕开了神魂,一股恐怖无匹的冰冷寒流,冲入神魂之中。 与此同时,在他的躯壳、心境中,皆有着类似的恐怖力量在疯狂侵袭,要占其躯壳,夺其道心! 最可怕的是,自始至终,林寻根本无力抵挡,只能静静感受着这一切发生。 在这理智尚算清醒的时间里,林寻不禁自嘲,被神秘女子苦苦等待了无垠岁月的一个大秘密,一个被自己也满怀期待的一场机缘。 到最后,竟会是一场泼天大祸! 谁,又能想得到? 渐渐地,痛苦无比的撕痛之感从灵魂、躯壳、心境中齐齐汹涌,令林寻意识都开始模糊。 那感觉,真是说不出的无力和无助! 嗡~ 猛地,在林寻胸膛,本源灵脉产生一股奇异而炽热的晦涩洪流,扩散而出。 几乎同时,通天之主那充满惊愕、惘然、愤怒的嘶吼响彻—— “大渊吞穹!不,怎可能,这怎么可能!?” 林寻原本模糊的意识猛地清晰一分,重新看到了一丝希望。 难道,自己的天赋力量,有着足以让通天之主这一缕意志烙印忌惮的力量? 一切的恐怖侵袭,都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通天之主犹如遇到了世上最恐怖的事情,声音中,竟都已带上一丝颤抖,似难以置信,又似不愿接受。 “不可能,不可能!此子他……他竟是……我洛通天的后人……” 轰! 瞬间,林寻也如遭雷击。 洛通天? 后人? 通天之主难道是……母亲洛青珣这一脉的先人? 这太猝然,让原本就意识有些模糊的林寻,整个人都有一种空白、茫然之感。 这个欲夺占自己一切的家伙,竟是自己的……亲人? 世事之荒谬,造化之弄人,也不过如此! “贼老天!!!你害我惨败于永恒星路,还要灭绝我最后一缕复仇的希望,好狠!” 通天之主声音带着无比的愤怒、悲怆和恨。 大概,连他也没想到,这个被他等待了无垠岁月,最终才推门而入的年轻人,体内竟…… 流淌着属于他这一脉的血液! “这就是打开众星之路的下场吗,是对我洛通天的报复吗,否则,为何会安排此子推门而来,为何!?” “可恶,老子偏偏不信!老子已不是洛通天,只是一缕执念,更何况……我这是传道给后人!” “对,我是在传道,只有我的后人,才配和我一起,重新杀上永恒星路!” 通天之主嘶吼着,急剧喘息着,陷入到一种暴走癫狂般的状态中。 轰! 几乎同时,那一种恐怖的剧痛再次爆发,令林寻差点一下子昏死过去,他惊怒,彻底明白了。 通天之主哪怕和自己有血缘关系,可眼前的通天之主,早已不是当年的他了! 为了重新杀上永恒星路,这一缕彻底背叛通天之主的执念,分明是不顾一切要对自己下手了。 哗啦~ 本源灵脉发光,流转奇异而晦涩的波动。 只是,却已再无法抵挡那一股恐怖力量的侵袭,无助和不甘,再度涌上了林寻心头。 这世上最荒谬、残酷的事情,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这让林寻都不知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 “小子,你既是我之后人,就更该清楚,我这么做只会对你好,而不可能害你!” “等以后,我成为诸天上下唯一主宰时,便会将你的一切还给你,并且,让你与我一起,尽享永恒不朽!” 通天之主的声音沙哑而低沉,神智明显已恢复冷静,话语中带着一抹愧疚,也带着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然。 “我不是你后人,你只是一缕背叛自己的执念,一条杂碎不如的疯狗!” 林寻咬牙大骂。 他的神智已开始出现崩溃的迹象,意识都开始模糊,真的快要支撑不住了。 “呵,好一副铮铮傲骨,无愧是我洛通天的后人!” 通天之主赞叹。 只是,他动作可愈发狂暴了。 大渊吞穹,当年的他,同样也有,正是凭借此道,让他掠夺天下万道为己用,击败了诸天上下一个个大敌! 也正清楚大渊吞穹的奥秘,他此刻冷静后,反倒生出另外的念头—— 这,莫非是上天助我? 一定是! 或许,老天也不忍看我惨败,要助我一臂之力,重新杀上永恒星路! 眼见就要突破林寻的本源灵脉力量,彻底将他的心智、神魂、意志全部占据。 一缕清静、浩瀚的奇异气息倏然在林寻体内涌现。 这一瞬,通天之主动作戛然而止,分布在林寻体内的力量,也如收到惊吓般,猛地汇聚在一处。 “谁!” 通天之主暴喝,此刻,他的力量盘踞于林寻心境中,可任凭如何探寻,竟是寻觅不到那一缕奇异气息的来源。 嗡~ 可很快,就有一个又一个青灿灿犹如大道铸就而成的神秘古文,如梦似幻般,涌现于林寻心境中。 “脚踏星汉履,漫步上昆仑。” “擎袖揽日月,诸天入掌纹。” “我自红尘来,轻叩长生门。” “妙法见心性,道赠有缘人。” 这是一篇道偈,流淌着神圣、浩瀚的光,可落入通天之主眼中,却犹如目睹世上最可怖的存在。 他猛地发出震怒的大喝:“授业道偈,是哪个混账,竟敢在我洛通天后人体内,留下此等烙印?” 授业道偈,是一种传道授业所留的印记,代表着师尊对弟子的认可,拥有此道偈,就等于是此道偈主人名正言顺的传人! “小小意志烙印,却欲强夺我方寸山传人的道行,未免太不自量力了一些。” “退下!” 一个如清风般空灵的笑声响起,其音如道,空渺无痕! 话音还未落下,那一篇映现于林寻心境内的道偈,宛如一张道文组成的大网,朝通天之主的力量笼罩而下。 轰! 通天之主毫不犹豫抽身而退,他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若是不退,必然会瞬间被囚禁抹除掉! 哗啦~ 下一刻,通天之主的身影就出现在林寻体外,只是脸色已是变得铁青、森然无比。 几乎第一时间,他就看见,一尊犹如琉璃神金浇筑而成的宝塔从林寻体内掠出,滴溜溜悬浮虚空,大放光明! —— (卡文,更新晚了一些~) 8)

上一篇   第1666章 收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