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8章 消除执念,留道于心 - 天骄战纪

第1668章 消除执念,留道于心

宝塔八角,古拙盎然,通体却散发着犹如玉质般的神金光辉,神圣无量。.. 悬浮虚空,犹如可镇压古今! “大道无……” 通天之主眼眸微眯,以他的力量,可以清楚看见,在大道无终塔表面,烙印着一行道文。 一笔一划,如若天然大道汇聚。 只是,其中有数处古文都已残缺,让人根本无法辨认。 可通天之主却看出来了,或者说,他想起了这座塔的来历! “大道无终塔,你是那个坐九天云蒲,持大道拂尘,掌大道无终塔,非佛非道,非儒非魔的老儿!” 声音中,带着一抹吃惊。 通天之主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尘封的记忆。 很久很久以前,他遍寻诸天,横跨无垠星域,只为寻找一个可堪一决的对手。 记得那是在上古四大道墟之一的“归墟”之地,他曾和一位隐居于其中的帝境强者对战。 后来,这位帝境强者虽败在他手中,却笑说:“这归墟之中那位前辈若出手,你必败无疑!” 当时,通天之主将信将疑,他开始寻觅,只是遍寻归墟,历经不知多少凶险,最终他也是一无所获。 就当他以为,那位帝境强者口中的“前辈”根本不存在时。 却有一道声音在耳畔响起: “你之前所做一切,皆被我看在眼底,而你却根本见不到我在哪里,还谈什么对决?即便对决,你已无胜算。” 一句话,令当时的通天之主躯体发僵,如遭受最沉重打击! 直至离开归墟前,他终于惊鸿一瞥,看见了一道身影,高坐九天之上,手持拂尘,掌控宝塔,威势无量。 也仅仅只是一眼,这一道身影便消失不见。 可这次的经历,却令通天之主毕生难忘,他曾无数次推演过那一道身影,可最终一无所获。 直至在很久以后,他已是诸天之下近乎无敌般的存在时,才终于明白,当年所见的那一道身影,拥有着何等可怕的道行。 不过,当时的他,立志于闯入永恒星路,寻觅一场真正的“永恒不朽”大造化,已懒得理会其他事情。 按照他的志气,以后若再见到那一道身影,势必会再进行一次较量,与之一争高下! 可惜,那次永恒星路之行,他败了…… 较量之事,也无从谈起。 可通天之主却万没想到,在这漫长岁月之后,在自己那个后人身上,竟会重新见到这座塔! 一时间,他都怔在那,心中涌起说不出的情绪。 等待无垠岁月,本以为等来一个足可以让自己重新杀上永恒星路的希望。 到头来,却等到的是流淌着自己这一脉血液的后人! 这本就像造化弄人,犹如冥冥中早已定数,让他这等人物都不禁失控,难以自己。 但最终,他还是狠心,为了达成所愿,他已不在乎一切。 可谁曾想,就是在自己后人身上,却发现了曾经给予自己最沉重打击的一个人所留的“授业道偈”! 这,仿佛又像一个冥冥中的因果,让通天之主都不禁怀疑,这莫非就是一场报复? 是因为自己曾破开众星之门,故而才无法容忍自己重新崛起? “不甘亦不愿、偏执则痴癫,道友,因果报应可难不住你,是你自己……在为难自己。” 大道无终塔流转神圣般的光泽,传出那一缕宛如清风朗月般空旷、缥缈的声音。 “放屁!” 通天之主暴怒,目眦欲裂,“我执着于求道,这贼老天却不能容我再入永恒星路,哪可能是我自己想不开?” 轰! 大道无终塔发光,飘洒出无垠炽盛的道光,苍茫而厚重,镇压而下。 噗通一声,通天之主直接被镇压,跪倒在地。 这位曾征战诸天,但求一败的绝世人物,在此时,竟是挡不住无大道无终塔一击! 纵然他已不是当年的通天之主,只是一缕偏执成狂的意志烙印,可在前不久,却曾在一拂袖之间,就将神秘女子击退。 由此可见,大道无终塔的力量,根本不是他一缕意志能够抵抗的。 “你要做什么?!” 通天之主暴怒,欲要奋起征伐,可躯体却被一道又一道苍茫的道光牢牢镇压。 并且,随着道光倾泻,他的躯体正在被一点点磨灭! “一缕执念,冥顽不灵,若被当年的你见到,只怕不必我出手,你早已被翻手抹除。” 大道无终塔内,那空渺清澈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究竟是谁?” 通天之主嘶吼,眼睛都红了,狰狞无比。 “一缕授业道偈的气息罢了,若非你欲夺我方寸山衣钵,我亦不会出现。” “这么说,你就是方寸山之主了?你既为此子之师,为何不能容下我?难道我将自身之道传授于我之后人,也有错?” 通天之主的躯体都在崩溃,被镇压得快要消弭,可他不甘心,兀自在挣扎和嘶吼。 “道,可以留下,执念必须消除。” 渺渺冥冥的声音,犹如九天之上最高主宰下达的旨意,空灵平淡,却不容置疑。 通天之主悲怆大笑:“说来说去,你终究也如那贼老天般,容不下我……哈哈哈,这狗屁的大道,让老子徒然等候无垠岁月,到头等来的却是一场空,一场空啊,哈哈哈!” 声音,带着无尽的不甘和恨。 “若是你本尊在此,断不可能说出如此话语,你……终究只是一缕执念罢了,枉自悲叹,未免可笑。” 自始至终,那渺渺冥冥的声音都很空灵、祥和。 通天之主的身影越来越透明、越来越模糊了,临消失之前,他忽然露出一抹无比的讥嘲,嘶声道: “此塔有损,必遭过大劫!我是一缕执念,可你又算什么,一缕授业道偈的气息罢了,若真是方寸山之主……我眼前这个后人,以前时候何须前来通天秘境磨炼道行?” 说到最后,他似意识到什么,猛地大笑:“我猜猜,你的本尊该不会也如我一般,早已陨落了吧? “哈哈哈,肯定如此,贼老天没有放过我,又何时放过你?” 声音戛然而止。 通天之主的身影,彻底溃散,化作一片光雨,萦绕虚空,晶莹璀璨,熠熠生辉。 这是通天之主留下的“道”,是他一身的衣钵所在。 哗啦~ 大道无终塔流转光霞,就见那一片晶莹璀璨的“道”,涌入早已昏迷过去的林寻体内,融入其心境中。 神奇的是,在林寻心境内,有着一枚“星图符号”涌现,将这一缕缕晶莹璀璨的“道”全都汲取,而后又重新消失在林寻心境内。 “贼老天?根本不存在的,你从来不懂,什么叫‘唯道永恒’……” 那渺冥空灵的声音发出一声轻叹。 隐隐约约地,似有一道虚无的身影从大道无终塔内走出,来到昏睡过去的林寻身前,微微躬身俯视。 “当年那人,风采何等旷世,本以为他可以成功的,没曾想,却败在了一缕执念上。” “也好,让其道,在其后人之身继承,大道不止,则道火不熄。” 旋即,这一道虚无般的身影倏然消弭,就此消失。 而大道无终塔,则倏然化作一道光,重归林寻体内。 刚才发生的一幕幕,犹如不真实的一场场幻象,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 林寻犹如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他听见通天之主愤怒无比的嘶吼,带着不甘、绝望……旋即,又有癫狂般的大笑响起…… 而后,他看见了一片浩瀚星空,无垠星辰循环其中,星河倒转,周虚广袤。 有一道伟岸身影在星空中演道。 他宽袖博带,头发披散,相貌古拙清奇,雄姿英伟,犹如诸天之主宰,一举一动,无不牵引大道之力,令无垠星空颤粟,令浩瀚周虚共振,令大大道之音,响彻九天十地! 林寻油然而生一种强烈的直觉,那是真正的通天之主洛通天,而非是那一缕偏执成狂的意志烙印! 因为那等旷世的风采,无上般的无敌气息,只有真正的通天之主才有资格拥有! 渐渐地,梦境变得模糊,那在星空中演道的通天之主,那无垠的周虚和星辰,最终化作了一枚奇异的星图符号。 而后,轰然爆碎,化作无垠光雨,炽盛绚烂。 昏睡中的林寻,也猛地惊醒过来,霍然坐起躯体,抬眼四顾,却发现早一切景象都已变了。 没了那花木葳蕤,溪水潺潺流淌的茅庐,也没有了通天之主那一缕意志烙印。 四面八方,是一座又一座坟冢,拢共一千零九座,除了最后一个坟冢,其他每一座坟冢前的石桌上,皆摆着各种千奇百怪的物品…… 是那一座墓园! 林寻登时呆住。 难道之前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全都是一场梦不成? 可未免也太真实了…… 不! 这绝对不是梦,林寻猛地深呼吸几次,努力让自己冷静,就在此时,他只觉心境中泛起一阵涟漪。 脑海中,随之浮现出一种种神秘的传承力量。 恍惚间,林寻仿佛又看见了那一片浩瀚无垠的星空,亿万星河流转其中,有一道绝世伟岸的身影,在其中演道…… —— (感谢书友49842的打赏! 另外,公/众/号只差20个破33000关注,老铁们,来一波助攻吧,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iajinyu233’,添加关注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