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9章 大无尽吞噬经 - 天骄战纪

第1669章 大无尽吞噬经

周虚颤粟,星辰共振。 通天之主那伟岸的身影宛如大道化身,一举一动,牵引一股神秘莫测的道之大势。 而在林寻心头,则浮现出一种种传承感悟,犹如汹涌的洪流,冲击心神。 直至后来,通天之主身影猛地一顿,右臂于虚空中探出,轻轻一指。 亿万星辰,骤然爆碎湮灭。 偌大周虚,如破碎的琉璃,烟消云散。 轰! 与此同时,周虚爆碎、星辰湮灭爆碎之后涌现出的恐怖力量,全都被吞入通天之主的躯体内。 他的威势,骤然比刚才恐怖了一大截,整个身影犹如一个巨大的宙宇黑洞。 他所伫足之地,已是一片虚无,可随着他一步迈出。 那一片虚无也被吞噬,轰然破开! 随之,那神秘的“永恒星路”浮现而出。 诸般感悟,到此戛然而止。 林寻猛地惊醒过来,脑海中已清晰烙印着一部传承 “吞天噬地,夺周虚大势为我所用,周虚无尽,我力无尽,我身无量,我法无尽” 一种种玄奥晦涩的传承波动流转,化作一部大无尽吞噬经! 这是一种核心大道传承,是通天之主求索道途,历经漫长岁月征伐,最终缔造而出的大道真经。 并且,此道经的核心,便是“大渊吞穹”天赋! 可以说,这大无尽吞噬经是通天之主专门为“大渊吞穹”缔造的无上道经。 在通天之主以往的征战中,掌控此道经的他,曾击败一位又一位诸天巨擘人物! 若换做其他修道者,即便获得此经,也注定不可能参悟其中奥秘,因为没有大渊吞穹这等天赋,一切都是枉然。 但对林寻而言,修炼此道经绝非难事。 “一身衣钵,一生道行体悟,尽数融于此道经之内,通天之主生前,真无愧是一位才情绝艳,足以震烁古今的存在” 默默体会许久,林寻心中也不禁感慨。 这部大无尽吞噬经,并非只是一门功法那般简单。 其中有着对大道的剖解,对道途的感悟,对道法的阐述堪称是博大精深,旷世罕见。 但弊端也很明显。 若无大渊吞穹天赋,则无法参悟! “你醒了?” 耳畔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让林寻从沉思中惊醒,抬起头,就看见不知何时,神秘女子已来到自己身边。 墓园空寂,坟冢矗立如林,神秘女子身影萦绕着一缕缕道光,身影绰约修长,如仙临尘,容颜无法被窥伺到。 可即便如此,依旧给林寻一种不可亵渎般的神圣之感。 “你已经昏睡一个月了。” 神秘女子又说了一句。 林寻一怔,一次犹如做梦般的经历,当醒来时,却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前辈,您没有被通天之主那一缕执念杀害?” 林寻清楚记得,当初正是神秘女子提醒,才让他没有直接答应通天之主的“收徒”提议。 可也因此,神秘女子被通天之主一击轰飞,消失不见。 当时,林寻都以为神秘女子已遭难。 “这通天秘境本就是他所留的宝物,他虽是一缕执念,可在这里,却犹如主宰般,即便是我,也注定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可他想杀死我,同样很难。” 神秘女子声音清冷,没有没有一丝感情波动,仿佛说的是一件和自己无关的小事。 林寻松了口气,道:“前辈,这通天之门后的世界,是否让您很失望?” 神秘女子道:“祸兮福之所倚,经此一难,反倒让我记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些事情。” 她目光看向林寻,道,“而你,历经一场大磨难,何尝没有获得一场大机缘?” 林寻静默片刻,喟然点头。 这次推开通天之门,虽差点一命呜呼,可同样的,也让他得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处。 他终于知道,通天之主,原来名叫洛通天,是母亲这一脉的先人,和自己有着亲近的血缘关系。 通天之主所留下的“衣钵”,名为“大无尽吞噬经”,如今已被自己得到。 只是,任凭林寻如何思忖,也都记不起来,通天之主那一缕意志执念是如何被抹除的。 隐约间,他只模糊记得,那一篇传承自方寸山的“道偈”,曾在内心响彻 “是大道无终塔吗?” 林寻心神有些恍惚。 当年在归墟,那一篇犹如大道浇筑而成的道偈,就被收入了大道无终塔内,这些年来,从不曾出现过一次。 即便林寻亲自去查探,也寻觅不到这篇道偈的气息,就如消失在了大道无终塔内。 谁曾想,这么多年过去,这篇道偈竟会重新在自己内心响彻。 这让林寻隐约察觉到,自己能够劫后余生,或许就和这篇消失在大道无终塔内的道偈有关! 除此,林寻也另有一个最为神秘的收获 那一枚融入内心消失不见的星图符号! 只是如今,林寻还不清楚这枚“星图符号”的用处,只大概能推断出,此物恐怕和那神秘的“永恒星路”有关。 “此门内的秘密已被开启,其中的力量正在流逝,不出千年,这通天秘境便会彻底消失。” 神秘女子道,“在这期间,我打算在此闭关。” 她目光看着附近墓园,这里分布着一千零九座坟冢,除了其中一座空坟冢,其他每一座坟冢前皆有着一座石桌,石桌上则供奉着一个个千奇百怪的物品。 对寻常修道者而言,这座古老的墓园,只是通天之主在无垠岁月征战中,所获得的战绩和荣耀。 可在神秘女子眼中,这每一座坟冢,皆大有玄机,非帝境以上人物,无法窥伺其中奥秘! “闭关?” 林寻讶然。 “很早之前我就跟你说过,我只是一缕孤魂野鬼,记忆缺失,一直守候于此门前,等待漫长岁月,只为找记忆,知道‘我是谁’。” 神秘女子道,“这座墓园中的力量,可以帮到我。” 林寻这才恍然明白过来。 “将此物拿着,以后的通天秘境,再无法如从前那般进出,不过你只需催动此玉簪,我自会出现。” 神秘女子说着,将一枚玉簪抛给林寻。 玉簪样式古朴,是由一种神秘的纯黑玉石打磨而成,其上篆刻着一个“曦”字。 拿在手中,有一种温润清凉之感。 “这次推开通天之门,我亦占了不少便宜,在通天之门消失之前,你若遇到生死攸关之事,大可以由我来帮你。” 神秘女子说道,“切记,是生死攸关之事,你已拥有自己所要求索的道途,也勘破了外物不困于心的妙谛,故而随心所欲也可,但不可逾矩。简而言之,你可以视我为你的护道人。” 林寻点头,小心收下这枚玉簪。 外物,或者说外力,同样是自身战力的一部分,比如宝物,比如师门力量、朋友力量 若一味只拘泥于由自己之力来决绝一切问题,而鄙夷和排斥外力,反倒是陷入窠臼,落了下乘。 正如神秘女子所言,随心所欲,但不逾矩,便可! “接下来,我会送你离开,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神秘女子道。 林寻目光扫视那一座座坟冢,忽然道:“前辈,你之前曾说,不曾在古荒域中听说过通天之主,也不曾知道这些坟冢背后那些曾败在通天之主手中的大人物。” 顿了顿,他继续道:“依照我推测,通天之主和那些坟冢所代表的人物,应该皆来自星空彼岸。” 神秘女子一怔,眸子中泛起一抹异色,星空彼岸? 便见林寻自顾自说道:“还有那一座空坟冢,应该是通天之主为自己所留,我曾亲眼见到,他扛着一口青铜棺,大步远去,只是他究竟是死是活,却无人得知。” “你怀疑他还活着?”神秘女子讶然道。 林寻黑眸幽邃:“说不准。” 接下来,林寻辞别,打算离开。 神秘女子没有挽留,袖袍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量裹挟林寻,将其整个人带出此地。 叫曦。” 这是林寻临离开通天秘境前,听到的来自神秘女子的声音。 曦。 林寻想起了那一枚获赠的玉簪,上边也篆刻着一个灵秀十足的“曦”字。 原来,这便是她的名字。 星棋海,岛礁上。 一座木屋中,林寻悠悠睁开了眸,四周昏暗,隐约可听到一阵阵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传来。 想起之前在通天秘境中的经历,恍如隔世! 许久,林寻才平复心情,神识扩散而出。 岛礁上,老蛤、阿鲁正在拼酒,早已喝得面红耳赤,醉态惺忪,可两人皆瞪大眼睛,一副要死撑到底的架势,谁也不认输。 小银和小天则在一侧观战,为两人助威。 更远处,大黑鸟背负着一口大黑锅,正在踱步,眼珠滴溜溜转着,时不时瞄老蛤他们一眼,一副贼兮兮的样子。 将这一幕幕看在眼底,林寻会心一笑,没有现在就出关的打算。 刚刚获得到来自通天之主的衣钵,林寻迫切想试一试,这一部以星湮吞穹为核心的“大无尽吞噬经”,究竟蕴藏着何等玄妙! 第二更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