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1章 乌横天 - 天骄战纪

第1671章 乌横天

距离九域战场落幕,已经过去半年时间。 这半年时间里,古荒域掀起了不知多少轰动,更不知有多少人为林寻在九域战场中的战绩而震颤。 九域战场第一人! 这个头衔,耀眼得犹如天穹大日,但凡是古荒域修道者,如今谁又能不知林寻之名? 天下风云出我辈,我辈之中他为峰! 此“他”便是林寻。 无论是那些仇恨林寻的道统也好,还是那些忌惮林寻的大势力也罢。 任谁都清楚,在如今的古荒域,林寻气候已成,其锋芒之盛,已注定无人可压制! 但,这并不意味着,那些仇恨林寻的道统就会因此而惧怕和低头。 毕竟是传承悠久的古老势力,宗门之中,怎可能缺了足以无惧一个绝巅圣人的底蕴? 不过,只要不蠢,没有哪个大势力敢再对林寻动手。 林寻一个人或许不值得太令人忌惮,可在他背后,早已站立着许许多多恐怖势力的影子! 比如日月神殿、起源神教,比如问玄剑斋、紫薇山夜氏等等。 皆因为林寻曾在九域战场,捍卫了整个古荒域阵营的安危,结交了一大批年轻一辈的绝巅圣人。 而在这些年轻一辈绝巅圣人背后,几乎都有着一个大势力为背景! 林寻若遇难,那些曾和他一起并肩杀伐在九域战场的同辈,焉可能无动于衷? 这,才是最令古荒域各大道统忌惮的地方! 甚至因为这一点,不少曾仇视和敌对林寻的大势力,还需要担心林寻是否会主动前来报复。 这就是影响力! 是林寻一个人,征战多年,硬生生杀出来的威势! …… 只是,出乎古荒域所有人意料的是,在九域战场落幕的这半年中,林寻这样一位光芒万丈,天下无二般的耀眼人物,就如同凭空蒸发了一样,再无消息传出。 有人说,他在闭关参道。 也有人说,他极可能已离开古荒域,重返“下界”,因为这种事情以往也曾发生过。 甚至还有人说,林寻自知锋芒太盛,易遭天妒,故而才选择埋没姓名,低调隐居…… 这当然显得很荒诞不堪。 不过,也有消息说,林寻曾借助神机阁的力量,前往帝关长城,将那里闹得天翻地覆。 可惜,这种已接近真相的消息,传到古荒域之后,反倒被大多数人认为是荒诞不堪的。 原因很简单,谁不清楚,帝关长城是准帝老怪物的天下? 别说一个绝巅真圣,就是圣人王去了,也得沦为配角,更遑论“闹得天翻地覆”了。 有时候,真相和谣言,从来都如此扑朔迷离。 总之,半年时间过去了,关于林寻的讨论也渐渐趋于平静。 在这段时间里,原本还有些提心吊胆,担心林寻上门报复的大势力,也渐渐地快要忘却了这些事情。 就是在这种大背景下,林寻一行人,开启了前往落日汤谷的行程! …… 落日汤谷。 金乌一脉的盘踞之地,又被视作古荒域赫赫有名的“圣隐之地”之一。 一座金色砖石堆砌而成的恢弘殿宇上空,一头头小金乌展翅飞扬,羽翼飘洒一道道火焰,神骏非凡。 殿宇中,乌横天坐在中央主座上,一个人在发呆,眉宇间带着一丝怅然。 他一袭金袍,须发灰白,面容枯槁,乃金乌一脉当今的族长,一位叱咤风云数千年之久的恐怖角色。 只是,近些年里,乌横天已很少再理会宗族事务。 “小七,小十三……你们的仇,为父以后一定会给你们报了……” 乌横天喃喃,神色带着一丝悲恸。 旁边一位老仆见此,不禁暗叹。 在多年前的绝巅之域中,金乌七太子乌凌道、十三太子乌凌飞,皆被林寻所杀,金乌一脉的强者,不知被屠戮多少。 遭受丧子之痛的重重打击,族长每当想起此事,皆有痛不欲生之感。 老仆很清楚,族长是多么渴望杀了那林寻,可一直没能抓住机会! 尤其是这半年来,随着林寻此子崛起为“九域战场第一人”,名震古荒域,这对金乌一脉而言,不亚于一次沉重打击。 在这等时候,纵然再仇恨林寻,金乌一脉也不敢轻举妄动! 也正因如此,这半年来,乌横天的心情从来都没有好过,时常会一个人发呆,一个人陷入一种仇恨和悲怆交织的情绪中。 子嗣被杀,却无力复仇,这简直就是最残忍的折磨! “绝巅之域落幕时,祭祀长老乌柳池出击,却被此子一箭射杀……” “雪桑城外,众圣汇聚,围困此子,天祭祀乌修通也参与其中,结果众圣皆被此子一人所灭,天降哀音十日,偌大雪桑城,都被血色染红……” “如今,此子已成绝巅真圣,名冠古荒,声势如日中天,哪个道统还敢对付他?” 乌横天怔怔坐在那,神色阴晴不定,“而我这个做父亲的,想要为小七、小十三报仇,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老仆劝慰道:“族长节哀。” 乌横天深吸一口气,长身而起,眸光精湛,威势慑人,神色间已再无一丝哀伤。 这一刻的他,才尽显一族之长的威严。 老仆忽然道:“族长,前阵子有消息传出,说林寻此子曾出现在帝关长城,还杀了帝关长城第一人谷梁曲。” 乌横天先是一愣,旋即再忍不住大笑起来:“此子若真有这等能耐,整个古荒域岂不是要以他为尊?这等荒谬谣言,也不知哪个缺心眼散播出来的,忒地可笑!” 说着,他大步离开宫殿。 一株擎天而立的神树屹立,枝桠遒劲,通体散发着金灿灿的火焰神辉,犹如燃烧似的,将偌大的落日阳谷照亮。 扶桑神树! 一株早在太古岁月就赫赫有名的神木,诞生于三昧真火之源,其树通天,其叶如燃。 传闻中,日落之地,便是在这一株扶桑树上。 扶桑神树,是金乌一脉的镇族之宝,金乌一脉后裔所修炼的“太阳真经”的核心奥秘,就来自扶桑神树所蕴生的道纹之中。 同时,扶桑神树的枝叶和根须,皆为世间罕见无比的神材,对金乌一脉强者修行有着莫大的助益作用。 同时,从扶桑神树内,还能提取出三昧真火,这可是天下一等一的霸道神焰! 万古岁月以来,扶桑神树俨然已成为金乌一脉的禁地。 极少有人知道,在此树之下,有着一座被无数圣道禁制力量封印的牢狱。 也极少有人知道,那牢狱中关押着一位极其凶狂的存在。 任凭金乌一脉无数先贤用尽任何手段打击、折磨、熬炼……至今也都无法将其杀死! 牢笼中,黑暗无比,死寂深沉。 乌横天来了,神色冰冷,伫足在扶桑神树之外,目光则遥遥看向神树底部。 “孽障,你还在等那个小杂碎来救你吗?可惜,他根本就不敢来,害得我在此苦苦等候半年,也没见到这个小杂碎。” 他开口,声音传入那一座被封印着的黑暗牢狱中。 轰! 猛地,死寂般的牢狱中,涌现出一股犹如实质般的滔天凶气,像沉寂万古的魔神,于此刻觉醒。 擎天般的扶桑神树,都在此刻猛地颤抖起来,金光流转,神焰汹涌。 隐约间,在那黑暗牢狱中,有着一道身影坐了起来,一对眸充满无尽的凶厉和仇恨。 但很快,他就大笑起来:“只要此子不死,他一定会来的!” 乌横天神色冰冷,心念一动。 哗啦啦~ 一道道规则禁制力量所化的金色鞭子,狠狠抽打而下,打得这一道身影皮开肉绽。 可他兀自大笑,充满不屑和快意:“老杂毛,等老子脱困时,这万古以来积累的血和恨,老子必一一奉还!到那时,这落日汤谷,将就此从古荒域除名!” 啪!啪!啪! 那禁制力量所化的鞭子,每一记都足以让圣人都痛到骨髓,死去活来,备受煎熬。 可那一道身影兀自狂笑:“你们打老子多少次,老子心中都一一记着,灭了你们这些小东西,老子会去星空古道,找魔乌这老杂毛继续算账!” 魔乌,便是魔乌大帝,是金乌一脉历史上最卓绝、耀眼的一位先祖,被视作金乌一脉最大的骄傲。 可同样的,魔乌大帝也是那一道身影至死都不会忘记的仇人! 乌横天神色愈发冰冷了,隐隐都有些铁青。 他此来,原本是为了宣泄一下内心的情绪,可那一道身影的话语,却令他心中愈发愠怒了。 只是,就当他乌横天欲继续鞭挞那一道身影时,忽然间,一个老仆匆匆挪移虚空而至。 “族长,林寻此子出现了!” 一句话,令乌横天眸子中猛地爆射出一抹寒芒,呼吸都有些急促,“在哪里?” 这害死小七、小十三的小杂碎,时隔半年后终于出现了!这让他内心压抑已久的恨意都差点控制不住。 “就在我们落日汤谷之外。” 老仆飞速回答。 “嗯?” 乌横天一呆,猛地脸色微变,意识到不对劲,“这小杂碎该不会是来……” “哈哈哈,来了,终于来了,老子就知道这一天不远了,却没想到,就在今天,真的来了!” 黑暗牢狱中,响起那一道身影宛如癫狂般的狂笑。 肆意张扬,一如万古之前!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