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3章 有朋自远方来 - 天骄战纪

第1673章 有朋自远方来

“这等盛事,岂能少得了我夜宸?” 伴随声音,一身紫衣,背负长剑,紫发飘扬的夜宸,浮现场中,眉宇间,尽是凌厉之气。 “紫薇山少主!” 金乌一脉不少强者脸色又是一变。 紫薇山夜氏,在很久岁月之前,曾出过一位震烁世间的帝者,被奉为紫薇剑帝,论及威望,甚至比魔乌大帝都要稍胜一筹! 一个清风谷后裔,或许不值得太在意。 可当又多出一个完全不逊色于清风谷的紫薇山时,情况就不一样了。 最关键的是,夜宸和笑苍天可并非是寻常小辈,而是如今在整个古荒域都赫赫有名的绝巅圣人! 谁敢小觑? 须知,在九域战场内,整个古荒域阵营中,才只涌现出数十位绝巅真圣罢了。 当夜宸、笑苍天他们这些绝巅成圣的角色返古荒域后,或许光芒皆不及林寻,可这世间寻常真圣在他们面前,也得低头,以表尊重! 更遑论,他们背后,还站着清风谷、紫薇山两大古老势力,这任谁能不忌惮? 而林寻此时也微微一怔。 他此来可从没有告诉其他人。 却见老蛤笑嘻嘻道:“大哥,在你闭关的那一段时间,我和阿鲁闲着无聊,就随口跟那些老朋友提了一句。” 林寻这才明白,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也清楚,老蛤和阿鲁他们,肯定是担心自己,才会这样做。 “尔等是要和我金乌一脉敌对不成?你们承担得起后果吗?” 乌横天脸色阴沉,暴喝出声。 “呵呵,敌对又如何?” 笑苍天嗤笑。 “后果再严重,也比不上跟自己兄弟一起并肩作战啊。” 夜宸懒洋洋道。 他们这种态度,令金乌一脉一众强者脸色又阴沉不少。 一个老怪物森然开口道:“两个不知轻重的小辈罢了,待会将他们活擒便是了,就当是代替他们长辈,教训他们一顿,省得以后再乱插手不该插手的事情。” 乌横天深吸一口气,道:“也只能如此了。” “是吗?” 笑苍天和夜辰神色皆变得古怪。 唰! 便在此时,虚空一阵波动,一袭玉袍,眉宇疏阔,神色坚毅的祢衡真出现场中。 他眉宇澄净,朝林寻微微点头,便将目光看向远处落日汤谷,自报家门: “日月神殿祢衡真,前来赐教!” 紧跟着,一袭宽袖黑袍,眼眸狭长锋利的叶摩诃,也出现在场中,他目光一扫场中,就笑道:“还好还好,来的不算晚。” 而后,他负手于背,和林寻一行人并肩而立,神色淡然开口:“起源神教叶摩诃,今日誓与林兄同进同出!” 场中气氛,在这一刻变得压抑、死寂,鸦雀无声。 一众金乌一脉的老怪物,眼睛都直了,脸色变幻不定。 而一些金乌一脉的小辈则瞠目结舌,转瞬间,一个又一个古老道统中最杰出的绝巅圣人,纷至沓来,皆要和林寻并肩作战! 谁敢相信? “好一群狂妄的小辈,真以为我金乌一脉好欺?” 乌横天脸色铁青,已愠怒无比。 他万没想到,竟会发生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就是他林寻的依仗吗? 可若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低头,迫于压力而放走天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金乌一脉从太古岁月延存至今,也经历过不知多少的凶险,可却从来没有怕过。 一群绝巅圣人联合一起,就想翻天? 痴心妄想! “今日,就欺负你们了,咋地?说吧,是你们自己动手,还是由我们来动手?” 阿鲁大声嚷嚷。 “先别着急,等等我!” 唰!一道炫亮无匹的剑气划破天穹而至,化作岳剑鸣的身影,倏然落地。 “林兄,终于又见面了。”岳剑鸣拱手。 林寻点了点头,感慨道:“没想到,你也会来。” “我若不来,必会后悔终生。” 岳剑鸣露出一口雪白牙齿,笑得很爽朗。 “好热闹,林兄,下次若有这等盛事,可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你看看,好多人都比我先来。” 清悦若天籁似的声音中,一袭白衣的纪星瑶,飘然而至,神秀如仙,姿容绝代。 她语气带着一丝埋怨,让林寻不禁苦笑,摸了摸鼻子,这次,他可本就没打算告诉任何人的。 “纪姑娘说的不错,我也最烦比别人迟到。” 轰! 一道金虹匝地,令大地都震颤,金光飞洒出,映现出一道轩昂健硕的身影,浑身金灿灿,散发出可怖的狂暴气息。 正是禺狨一脉后裔袁法天。 “你这猴子也来了?” 阿鲁诧异。 袁法天冷冷道:“我为何不能来?” 阿鲁道:“那小金翅鹏王也来了?” “正是。” 答他的,是一道带着孤傲气息的声音。 就见天穹上狂风大作,一头大翅金鹏倏然而至,一对羽翼若垂天之云,流转金芒,神威无边。 倏然间,已化作一名模样寻常的青年,唯有一对眸子金灿灿犹如烈日般炽盛。 小金翅鹏王! 远处,金乌一脉所有人都已呆住,感觉眼睛都花了,脸色都不知变幻了多少次。 往日里,想要见到一个绝巅圣人都难,可现在倒好,古荒域中最负盛名的一群绝巅圣人,皆纷至沓来! 这任谁能不心颤、震惊? 最令乌横天他们心中动荡的是,这些绝巅圣人,竟都是因为林寻一人而来,为了林寻,这些年轻一代的风云人物,都敢和金乌一脉撕破脸! “族长,该怎么办,事情有些棘手啊。” 有老怪物忧心忡忡传音。 看一看场中那些前来为林寻助阵的绝巅圣人,哪个背后没有站着一个可怕的古老大势力? 哪一个不是真圣境中的绝巅人物? “这可是我们金乌一脉的地盘,他们敢来,死了也活该!” 乌横天咬牙,声音冷酷。 今日,他金乌一脉若向一群小辈低头,传出去的话,非沦为古荒域一个笑柄不可! 他深吸一口气,沉声开口:“林寻,你就这些帮手吗,还有没有了?” 声如炸雷。 “有。” 答他的,是一道铿锵如刀剑相交的声音。 一道浑身沐浴在神焰中的威猛青年,撕裂虚空而至,气势肆意张扬。 正是赤灵霄! 乌横天脸色变得难看。 金乌一脉强者则都已哑口无言,神色阴晴不定。 曾几何时,他们金乌一脉遭受过这等对待? 无疑,眼下的情况很糟糕,也令乌横天他们措手不及,纵然内心再愤怒,也再不敢轻举妄动。 这等情况,也让他们不得不忌惮! 可,当他们都以为这一切都将结束时,附近虚空中又产生一阵波动。 “看起并不算太晚。” “这样最好。” “这感觉,好像又到九域战场了啊,那时候咱们并肩作战,何等痛快!” 交谈声中,一男一女出现场中,男的身影伟岸,有俯仰山河之势,女的仪容绝艳,身影修长,犹如火霞中走来的仙子。 正是帝子少昊和若舞! 一时间,乌横天都有傻眼的感觉。 至于其他金乌一脉强者,也都沉默了,心绪如麻。 这,就是林寻这位“九域战场第一人”的威势? 再看远处,林寻、老蛤、阿鲁、大黑鸟、笑苍天、夜宸、岳剑鸣、祢衡真、叶摩诃 一众绝巅圣人并肩而立,每一个皆堪称绝世之骄子,风采旷世,恰似天上最闪耀的一群星辰。 如今,皆汇聚于林寻一人之四周! 这样的一幕场景,都足可以载入古荒域的史册,成为后世万万代所津津乐道的一段佳话。 毕竟,在此之后,这些代表着古荒域最绝巅道途上最耀眼的一群年轻人,想要聚拢这么齐,注定会很难很难! 而林寻此刻也不禁热血上涌,豪情顿生。 他林寻一个人征战至今,虽结下了数不清的仇人,可同样的,也拥有了一群肝胆相照的朋友! 如今,他们纷至沓来,再次选择和自己并肩而战! 老蛤、阿鲁等人,此刻也都心境澎湃,恍惚间又想起了在九域战场那一段浴血奋战的光阴。 那时候,他们笑谈渴饮敌人血,杀得好不痛快! 只不过现在,他们的对手换成了金乌一脉而已。 落日汤谷前,气氛愈发压抑。 一众金乌一脉强者的神色都阴沉如水,难看之极,这样的一幕,令他们都感到无比棘手,颇有骑虎难下,进退维谷之感。 “罢了。” 蓦地,乌横天长叹,“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们这些小辈皆来自不同的大势力,我金乌一脉虽不惧,但身为古荒域同道,也不能做的太绝。” 金乌一脉强者皆都是一愣,族长这是改变主意了? 林寻等人皆冷冷看着,谁都不相信,乌横天这种老怪物会这般轻易低头了。 果然,下一刻就见乌横天说道:“避免伤及无辜,现在,我可以给你一个带走天缺的机会,前提是,你需要和我金乌一脉强者对决三场,三场皆赢,我便成全你,将天缺这孽障交由你带走。” 顿了顿,他眸子中泛起一抹森然杀机,直视林寻:“若是输一场呵呵,别说带走天缺,你的小命只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先来个3连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