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8章 无谛之威 - 天骄战纪

第1678章 无谛之威

场中死寂,气氛压抑。 每一个金乌强者的脸上皆布满阴霾,或愤怒、或震骇、或狰狞,不一而足。 第一场对战,被封为“八百年来第一大圣屠夫”的乌横海死了,被一指抹杀。 而这第二场对战,被视作金乌一脉最强巅峰大圣的乌横震也死了,死在一场奇特的雷劫杀伐中。 这就如一次又一次沉重的打击,令包括乌镇天在内的所有人心都在滴血,愤怒交加。 怎会这样? 一个绝巅真圣,本以为派出大圣境人物,杀之也易如反掌,谁料竟频遭意外! 此时,林寻凭虚立而立,身影流转只属于大圣境的独特波动,浩大若无量。 仅从外表,很难想象,在他体内竟会蛰伏着一场绝世大劫! 这足以令任何修道者为之忌惮。 “本以为这样的对战很不公平,哪曾想,到最终反倒是林寻屡战屡胜,还真是报应不爽。” 少昊唏嘘,言辞中带着对金乌一脉的讥讽。 最初,乌横天忌惮他们这些绝巅真圣背后的势力,无耻地提出这种对战方式。 可到头来,还不是被林寻连续击杀两个老怪物? 须知,大圣境可不是大白菜,尤其是似乌横海、乌横震这种厉害角色,搁在古荒域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强大威慑力。 可如今,全都死在林寻手中,这对金乌一脉而言,等若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打击惨重! 闻言,若舞、祢衡真、叶摩诃他们都不禁笑起来。 “老家伙,该第三场了。” 这时候,林寻那淡然的声音,打破了场中的寂静,也让乌横天的脸色一阵变幻不定。 大圣境圆满境的乌横震都不是其对手,难道……真要请出圣人王境的老古董才行? “不好,这老东西该不会是想请圣人王出手吧?” 蓦地,老蛤色变出声。 几乎同一时间,其他人也都神色微变,猜到了这种可能。 若真如此,麻烦就大了! 何谓圣人王? 掌“道之领域”,凝“法则结界”,为圣中之王,凌驾众圣之上! 大圣境强者,在圣人王面前,也根本不够看的,差距太大,宛如云泥之别。 谁都清楚,乌横震的死,也就意味着在大圣境中,几乎已不可能再有人是林寻的对手。 而要在第三场对战中获胜,金乌一脉只有一条路可选。 请出圣人王! 若如此,林寻纵然已踏足绝巅大圣,纵然体内蛰伏着一场绝世雷劫,可也根本不可能去和一位掌控“道之领域”的圣王对抗。 这是世所众知的常识。 果然,下一刻就见乌横天猛地一咬牙,一字一顿道:“来人,去请乌崖子老祖!” 话音刚落,场中就已传来一声长叹:“本座已经来了,只是,终究是来晚一步,没能救下横震……” 一个须发如雪,身影枯瘦,眼眸深沉的老者,悄然凭空浮现。 他一袭黑袍,看似老态龙钟,可甫一出现,却有一种主宰驾临世间的威势。 恰似执掌乾坤,口衔日月的君王! “见过老祖!” 包括乌横天在内的所有金乌强者,无不低头行礼,神色恭顺。 乌崖子,这可是坐镇落日汤谷的顶梁柱之一,一位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圣人王! 在世间准帝皆驻守于前线战场的情况下,圣人王这等存在,就已堪称是古荒域中的最强者。 一方古老道统若拥有这样一位强者坐镇,根本就不惧被任何其他力量威胁! 老蛤、阿鲁他们齐齐心中一沉,最坏的事情终究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一位圣人王,都足以俯瞰任何圣境存在! 天穹上,林寻目光愈发幽邃。 他早已预料到会如此,倒也并不惊慌,并且在帝关长城时,他见多了准帝境大人物。 至于圣人王,就更是屡见不鲜了。 不过,见过归见过,若是真正动手,林寻也都感到无比棘手,压力极大。 他才刚成为绝巅大圣境,境界不曾彻底稳固,对此境力量的掌控也还没真正地融会贯通。 唯一能够凭借的,或许就是体内的一场绝世雷劫。 可对圣人王而言,这等只针对绝巅大圣境的劫数,注定起不到太大威慑。 “这场闹剧,该结束了。” 乌崖子轻声一叹,身影倏然已出现高空之上,如圣中君王临世。 天地骤然变得死寂无比,一股无形的威势也是倏然弥漫而开。 场中所有人都只有一种感觉—— 君临天下! 一些实力弱小的金乌强者,都有跪地膜拜,俯首称臣的冲动。 这便是圣人王的威势! 别说在世俗人眼中,就是在下五境修士、生死境王者眼中,圣人王也和传说中的“神明”也没有区别。 而对老蛤、阿鲁、少昊他们而言,乌崖子的威势同样恐怖之极,令他们躯体都发僵,毛骨悚然。 这是修行境界上的绝对压迫! 而此时,林寻毫不犹豫在第一时间出击。 一口大渊异象浮现,骤然涌现出铺天盖地般的雷劫,密匝匝流淌而出,恰似九天银河落垂落。 轰隆隆! 雷劫激荡,毁灭气息惊人。 乌崖子神色枯寂,屹立在那动也不动,却有一片金色的神焰领域,倏然扩散而出。 给人的感觉,就如在这片天地中,开辟了一方由金色神焰衍化而成的小世界,蕴藏着至高的空间奥秘于其中。 道之领域! 这是圣人王境才能掌控的大道无上手段! 瞬息之间,无尽雷劫被囚禁,困于那金色神焰所衍化的道之领域内,旋即寸寸崩灭,消弭一空。 乌崖子神色淡漠,身影自始至终纹丝不动,可却真的如至高的主宰,无法撼动,令人绝望。 林寻黑眸骤然一凝,终于意识到,圣人王境所掌控的力量,已超出他能够理解的范畴,根本不是如今的自己能够撼动。 “好!” 乌横天等金乌一脉强者振奋,激动之极。 老蛤、阿鲁他们则都心寒,乌崖子太强大了,道之领域的力量也过于恐怖! “年轻人,就这点手段吗?” 乌崖子淡然出声,带着一丝不屑。 可就在同一时间,林寻忽然冷然一笑,掌间浮现出无谛灵弓,由一颗颗白骨组成的弓身狰狞粗犷,一根猩红如鲜血浸泡过的弓弦倏然间贝拉满。 嗡! 风雷激荡,恐怖滔天的凶厉气息从弓身扩散而开,映现出大日崩碎,金乌啼血、神魔哀嚎等等恐怖异象。 附近虚空,都在此时塌陷沉沦! 而漆黑暗哑的碧落箭,不知何时已搭在无谛灵弓上,箭锋散发出慑人的幽冷光泽。 无谛灵弓! 碧落箭! 一刹,乌崖子眼皮猛地一跳,再无法保持淡定,脸色大变。 作为金乌一脉的族人,他焉可能不认得无谛灵弓? 此弓的主人,可是魔乌大帝的死对头,此弓器灵至今都还被镇压在落日汤谷内。 而碧落箭乃上古大羿部落的“九大神箭”之一,在以往岁月中,可杀死过不知多少的金乌强者! “死!” 乌崖子震怒。 轰! 他一步迈出,天地动荡。 一股道之领域的气息扩散,衍化为一座神焰所化的金色世界,朝远处的林寻覆盖而去。 若被困其中,林寻注定将被任凭宰割! 因为在道之领域中,圣人王就是至高的主宰,生杀予夺。 崩! 与此同时,林寻一箭射出。 一箭,却似能贯穿万古,破开一切羁绊,那凶厉无匹的锋芒,令天地之间都响彻撕裂耳膜的尖啸。 它太过锋利、霸道、凶厉,一眨眼而已,便将那金色火焰领域撕裂开一个口子,势若不可阻挡。 轰! 乌崖子猝不及防,竟被一箭贯穿肩膀,血水飞溅,肩骨炸开,躯体都被震得踉跄倒退。 场中寂静,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才刚开始交锋,身为圣人王的乌崖子,竟被一箭击伤了? “这不是你的力量!” 虚空之上,乌崖子脸色铁青,似意识到什么。 林寻神色冷冽,毫不犹豫再度弯弓。 崩! 莫离箭呼啸而出,凶厉之气更盛,令天地混乱,响彻宛如神魔嘶吼般的风雷激荡之音。 乌崖子发出大喝,道之领域涌现,可仅仅瞬间就如纸糊般被击穿。 他脸色大变,身前浮现出一副晦涩的神甲。 砰! 下一刻,这一副由烈焰神石炼制而成的甲胄,被狠狠凿开,爆裂成碎片迸溅飞洒。 乌崖子猛地咳血,老脸都发白,他虽挡住这一箭,却还是被震伤了。 “原来是你这个孽障!” 乌崖子目眦欲裂,大吼出声。 一个刚在绝巅成为大圣的年轻人,哪怕拥有无谛灵弓和碧落箭,也断不可能伤到自己。 除非有人在暗中帮他! 而乌崖子,一瞬间就想到了一个人,那个被镇压在扶桑神树之下无垠岁月的孽障! 场中,皆因这个惊变而躁动。 老蛤、阿鲁、少昊、祢衡真他们都面面相觑,他们也早已猜测,林寻既然敢来落日汤谷,肯定是有备而来。 只是,当真正看见这样一幕时,依旧不免一阵惊叹。 这第三场对决,圣人王乌崖子都已出手,何等可怕,可甫一交锋,就连遭重挫,这无疑显得太不可思议。 而听到乌崖子的话语,乌横天等一众金乌强者也似意识到什么,皆不禁脸色大变。 该死! 那个孽畜难道已脱困了? —— (第二更稍晚~)

下一篇   第1679章 杀圣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