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3章 灰发少年 - 天骄战纪

第1683章 灰发少年

什么? 原本对林寻动了杀机的乌锋子等人,在这一刹无不色变。 那孽畜竟脱困了! 嗡的一下,他们脑子都差点炸开。 那帮助林寻的神秘力量前脚刚走,后脚无谛灵弓的器灵便脱困而出,这让乌锋子等人都有崩溃的感觉。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扶桑神树暗淡,枝叶都呈现出一种灰败之色,之前一道大帝旨意,已抽空了它大半力量,也自不可能再有可能镇压住无谛灵弓的器灵。 而此时,那一道身影凭虚而立,仰天狂笑,凶厉的杀意简直如大潮狂涌,铺天盖地。 仔细看,他模样明明是一个极其俊美的少年,可须发却呈现出一种灰白之色,一对眼眸犹如漩涡黑洞,流淌着的尽是慑人的凶光。 “小主人,借大弓一用!” 当灰发少年目光看向林寻时,却带着一抹恭顺,躬身行礼。 这,等于是对林寻身份的一种认可。 或者说,从林寻杀入落日汤谷,将他救出的那一刻,他已认可了这个年轻人。 “拿去!” 林寻随手一抛,无谛灵弓和碧落箭皆掠出,被灰发少年抓在掌中。 嗡! 灰发少年食指勾动弓弦,声音激昂,如若风雷。 他眼神中泛起激动、恍惚、欣喜之色,喃喃道:“老子……终于又杀出世间了,魔乌老儿……你就洗干净脖子等着吧……很快,我就会去找你复仇!” 说到最后,他霍然抬头,目光一扫乌锋子等人,唇角勾起一抹冷酷的弧度,言辞森然暴戾: “老子说过,当脱困之时,这万古以来所遭受的一切苦难,皆会一一奉还,现在,正是时候!” 他猛地挽起弓弦,碧落箭爆射而出。 轰! 一箭,却有撕裂周虚,粉碎山河的威势,凶厉之气如若实质,伴随着这一箭呼啸而出。 隐约间,还有阵阵杀戮之音响彻人间。 林寻毛骨悚然,无谛灵弓御用在其器灵手中,那等威势完全不一样了,恐怖到了一种无法想象的地步。 “快躲!” 乌锋子大吼。 可终究还是慢了一分,或者说,在这等一箭之下,想躲开都不可能。 砰! 一道身影炸开,血肉飞溅。 是乌翎子,这可是一位圣人王境存在,可却被一箭轰杀,其碎裂的躯体都在凶厉的箭光中消弭一空! 乌横天等人彻底骇然,浑身被惊恐覆盖,几乎出于本能似的第一时间就逃了。 无谛灵弓的器灵太恐怖! 他被镇压的时候,他们还可以视其为孽障,进行鞭挞和欺辱,可当无谛灵弓器灵脱困,完全都不一样了。 他所拥有的威势,甚至远超金乌一脉任何一位老怪物的想象! “想逃?不可能!” 灰发少年就如一位凶神,弯弓搭箭,一瞬间而已,就射出十多箭,每一箭,皆有贯穿长空,击沉日月之神威。 噗! 噗! 噗! 一时间,一个又一个金乌强者被洞穿,躯体炸开,血雨飞洒,形神俱灭。 任凭是大圣境老怪物也好,还是真圣境也罢,但凡被锁定者,皆逃不过一死的下场。 灰发少年凭虚而立,身影瘦削,浑身散发冲霄的凶厉气息,一张由诸多白骨骷髅组成的狰狞大弓,映衬得他威势愈发不凡。 即便是林寻,都不禁倒吸凉气,太强了! 一个器灵,被关押、囚禁无垠岁月,遭受到不知多少的鞭挞、折磨和煎熬,直至如今脱困,竟犹自拥有这等滔天凶威。 这让林寻都不敢想象,最初时候的无谛灵弓器灵,又该拥有着何等惊世的力量。 像此时,乌翎子可是圣人王,在当今古荒域中就如最至高般的存在,可却挡不住灰发少年的一击! 崩!崩!崩! 一道又一道宛如风雷激荡似的弓弦开张声响彻,灰发少年伫足云端,长发狂舞,俊美的脸庞上尽是张狂森然。 “老子当年就发誓,早晚有一日要踏平此地,诛灭金乌一族,今日若让你们逃了,岂不是显得老子说话不算数?” “哈哈哈,瞧瞧你们这些杂毛,还是和当年那般胆小!你们鞭挞老子时的勇气呢?怎么不见了?” “可惜,这落日汤谷中已无准帝存在,只杀你们这些不堪用的老杂毛,终究不痛快……” 充满恨意的声音不断响起,在整个落日汤谷中回荡。 这一刻的灰发少年,就如铁血复仇的凶神,将这无垠岁月来所遭受到的愤怒、恨意全都宣泄在攻伐之中。 他在追击,在落日汤谷中肆意出击。 …… 落日汤谷中,老蛤、阿鲁他们才刚刚缓过神,刚刚林寻和大帝意志的一场碰撞,令他们虽隔着极远,依旧难受无比,震骇连连。 好不容易心神才稍稍稳定一些,就看见灰发少年手握无谛灵弓,大杀四方的凶狂场景。 一时间,他们都不禁又一次呆住。 “乖乖,这是哪位大佬?这战力太凶残了吧?” 阿鲁怪叫。 “还能是谁,肯定是那把弓的器灵,据大哥说,这家伙可极其了不起,被镇压在此无垠岁月,任凭金乌一脉用尽各种办法,都无法将其抹杀,变态得不得了。” 老蛤啧啧惊叹。 “一个器灵都这般可怕,那把弓又该有何等惊人的来历?” 大黑鸟眼珠发亮,炽盛贪婪地盯着灰发少年和无谛灵弓,垂涎欲滴,这他娘的才是真正的绝世宝贝啊! 嗯? 灰发少年似察觉到大黑鸟的目光,霍然看过来,犹如漩涡般的凶厉眸子中神芒流窜,吓得大黑鸟浑身一哆嗦,连忙收回目光。 “呵,一头黑乌鸦,看来和那些老杂毛不是一个种。” 灰发少年大笑,不再理会大黑鸟,身影一闪,朝远处追杀。 大黑鸟神色阴晴不定,呸呸大骂:“鸟爷的来历说出来,足以将大帝都吓死,岂是黑乌鸦可比?” 众人皆翻白眼,还吓死大帝,这贼鸟口气可真够大的! 他们也没闲着,皆展开行动,对落日汤谷进行扫荡。 仅仅盏茶时间,偌大的落日汤谷中,就再寻觅不见活着的金乌族强者,只有满地的残尸和狼藉。 “快,大家帮帮忙,找一下‘乌巢碧水’,对了,还有烈焰神石,有多少就搜刮多少!” 天地间,想起大黑鸟兴奋的声音。 敌人已几近被扫荡一空,落日汤谷也等若被踏破,眼下,正是搜罗宝物,洗劫财富的时候。 须知,金乌一脉可是古老宗族,自太古岁月延存至今,一直栖居于这落日汤谷,无垠岁月以来所积累的财富,简直庞大到无法想象! 即便是老蛤、阿鲁、少昊他们在搜罗时,都不禁吃惊,宝物太多了,什么奇珍异宝、神材灵药应有尽有。 其中更不乏一些神妙的古宝,强大的圣兵,以及一些罕见的矿石和典藏。 林寻没有参与到这一场瓜分宝物的饕餮盛宴中,并非是不感兴趣,而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啊啊啊,扶桑神树!老天,这可千万不要是幻觉!这等神树,居然还存活于世,奇迹,真是奇迹!” 一株躯干苍劲,枝叶绿莹莹的神树激动的大叫,万千枝条哗啦啦作响,仿似手舞足蹈。 赫然正是神炼祖树! 当初在九域战场血魔界那一座地下宫殿秘境中,林寻将此树给带走,一直留在大道无终塔内。 这株神炼祖树很奇特,曾追随在裂空大帝身边修行,在周虚中穿梭,经历过许许多多事情。 且它还拥有智慧和灵魂,蕴生出的神炼祖源,对林寻祭炼本命圣兵有着不可思议的补益作用。 “怎样,你能否将此树带走?” 林寻问道。 神炼祖树亢奋道:“为何要带走?让我将其炼化,融入我之躯体岂不更妙?” “你还能吞噬此树为己用?”林寻都不禁一怔,神色异样。 须知,他如今掌控大道洪炉经、大无尽吞噬经两种传承,可也不敢妄言去吞噬这样一株自太古便延存至今的神木。 可神炼祖树却如盯上一头肥美的猎物似的,这就令人很吃惊了。 “当然能!不过却需要时间,最多一千年,不,五千年内,我肯定能将此树所蕴含的力量和道纹全部炼化!” 神炼祖树言之凿凿。 林寻道:“我可没时间等你五千年。” 神炼祖树急了,一咬牙道:“那就砍了它,我只要其‘本源之根’便可。” “不可。” 虚空泛起涟漪,灰发少年挪移而至,说道,“扶桑神树诞生于混沌,生长于三昧真火之源,而其神魂早已被魔乌大帝带走,若坎了它,这世间可就再无第二株扶桑神树了。” 他此时返回,无疑已证明,乌翎子等金乌一脉老怪物,只怕已是凶多吉少。 “你不恨它?”林寻有些意外。 灰发少年眼神复杂:“此树天生地养,本无善恶,只不过是一直被金乌一脉利用和掌控罢了,我自不可能会仇恨它。” 林寻点头,明白了。 灰发少年又说道:“此树为上古四大神木之一,小主人可知道,当年魔乌大帝为何在前往星空古道上,执意要将此树的神魂带走?”

上一篇   第1682章 曦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