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6章 草鞋少年和素裙少女 - 天骄战纪

第1686章 草鞋少年和素裙少女

这一天,星棋海之畔,依旧有许多修道者的身影出现。 有负剑而行的散修,有骑乘灵禽的宗族子弟,也有三五结伴外出历练的道统传人。 这些人,几乎都是前来朝圣的,只为观瞻一下传奇人物大圣林寻的栖居之地,究竟是何等一个净土福地。 但更多的,则是跟随父母长辈而来的少年少女,年龄大的十五六岁,年龄小的还是五六岁的蓬头稚子。 这些人此来,则是希望自家晚辈能够拜入林寻门下修行! 当然,希望注定很渺茫。 因为这些天来,不知有多少怀揣拜师心思的宗族子弟前来,可最终别说拜师,连林寻的面都见不到。 可即便如此,依旧挡不住有希冀“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想法的各路修道者前来。 其中,不乏一些出身名门望族、大宗大派的子弟,无论天赋、材质皆堪称上上之选。 由此就能看出,如今林寻在古荒域的声望是何等之大! 不夸张地说,在圣境以下修道者心中,林寻俨然就已宛如是天上神祗般的存在。 一个人,就抵得上一方古老道统! 并且,林寻还是古荒域当今世上唯一一个绝巅大圣! 若能拜在林寻门下修行,以后何愁大道无所成? 于是乎,近段时间来,星棋海附近,到处可见来自四面八方,天南海北的修道者携带自家晚辈而来,蔚为壮观。 哪怕至今还没有一人能见到林寻的面,可谁又会因此而放弃? 希望,终究是有的,万一呢? 是啊,万一撞了天运,被林寻一眼看中,自家晚辈还不是一飞冲天,就此青云直上了? 正是出于这种心思,哪怕知道希望渺茫,也有许许多多修道者前来碰运气,挡都挡不住,让得星棋海附近,也是变得热闹无比。 星棋海覆盖着如梦似幻的雾霭,宛如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海畔,许许多多修道者皆在等待,翘首以盼。 “唉,我们自南玄界浮光城而来,一路奔波十多万里之路,在此苦苦守候了四十九天,至今还没有机会见到林寻前辈。” 一个华袍锦衣的中年叹息。 在他身边,跟着一个少年,英武不凡,出类拔萃。 “哼,四十九天算什么,老夫都已在此守候三个月,只要能让我那孙儿有一线希望拜在林寻前辈门下,就是让老夫在此等三年五载也值得。” 一个明显养尊处优的紫袍老者冷笑开口,在他身边还追随着一众孔武有力的扈从,身旁则立着一个七八岁大小的孩童。 “不错,林寻前辈就如天上神明,想要拜师在林寻前辈门下,岂是那般简单的事情?咱们就默默等待吧,唯有如此,方能体现我等的诚意。” 不少人点头,对紫袍老者的话颇为认同。 “可这只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万一……林寻前辈从来就没有收徒的念头该怎么办?” 有人忽然道。 一句话,令众人面面相觑,沉默了。 “可万一被林寻前辈看中了呢?” 也有人忍不住说道。 万一! 这个词,就如一缕缥缈无比的希望,可即便如此,也足以吸引许许多多人为此努力,不肯放弃。 一时间,场中众人皆心思各异。 等待令人煎熬,可就此放弃,谁也不甘心。 在场这些修道者,不乏一些名震一方的大人物,身份尊贵,权柄滔天,叱咤风云。 可在这星棋海之畔,也只能乖乖地等等待着,没有人敢造次,更没有人敢硬闯。 相比林寻,他们也不过一群蝼蚁罢了! 这点认知,在场修道者还是有的。 君不见,金乌一脉何等强大,可不也被林寻前辈说灭就灭了? “苏白,你怎么不走了?” 远处,一个少女看着止步不前的同伴问道。 少女一身素色衣裙,淡紫色的长发盘成双髻,斜斜地坠在晶莹小巧的耳朵旁,一对秋水似的眸明净清澈,模样清纯靓丽。 说话时,她一对玉手负在背后,盈盈一握的腰肢微微后仰,有一种娇憨活泼的味道。 少女的同伴是一个草鞋灰衣少年,一看就是穷苦出身,但衣衫浆洗得很干净,身上也收拾得很整洁,给人质朴的感觉。 草鞋少年担忧似的看着远处,道:“那么多人,每一个都看起来比我要强很多,我心里很没底,小虫姐,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 少女恨铁不成钢似的拍了一下少女的肩膀,道:“苏白,你有点志气好不好?” 草鞋少年脸膛涨红,道:“小虫姐,我听你的。” 少女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清美妍丽,紫色发梢飘扬,像极了一只娇憨活泼的小狐狸,道:“这才对,或许天赋不如别人好,可你肯定可以笨鸟先飞的。” 草鞋少年深吸一口气,坚定道:“笨鸟先飞与否不重要,但我肯定会一直努力下去!” 交谈时,两人已来到那片人群汇聚之地。 忽然一个锦袍少年嗤笑开口:“没有天赋,一直努力也百搭,这世上从不缺志比天高的草包,每一个皆以为勤能补拙,天道酬勤,可最终依旧是泯然众人矣,远远无法和其他修道者相比,这就是大道,从来都如此残酷,资质蠢笨之辈想要逆天改命,绝对是痴心妄想。” 草鞋少年一愣,知道这是在讽刺自己,可他没有反驳,只是眼神微微有些暗淡。 归根究底,终究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郎,又是贫寒出身,纵然心性再坚韧,也不可能对讽刺无动于衷。 更多的人,则只是瞥了草鞋少年一眼,就将目光落在那素裙少女身上,眸子中都不禁泛起异色。 好一个姿容清美,气质出众的少女! 不少少年人都露出感兴趣之色,目光上下打量着素裙少女,显得肆无忌惮。 在场中,非富即贵,名震一方的宗族贵胄更是一抓一大把,也见多了世间美色。 可素裙少女的容貌之绝,还是令他们眼睛一亮。 “不出意外,应该是青丘天狐一脉的后裔,此族天生媚骨,每一个皆是足以祸国殃民的美人胚子,这少女若是修炼有成,散发出的魅惑,足以令圣人都心旌摇曳,难以把持。” 有大人物目光灼灼,识破素裙少女的来历。 一句话,也引起了场中不少惊讶声,看向素裙少女的目光愈发不一样了,不乏贪婪炽热。 素裙少女神色坦然,仿似早已习惯这种异样目光,只带着草鞋少年朝星棋海之畔靠近。 一边走一边低声叮嘱:“苏白,你振作点,当年林寻哥哥和你一样,也是无依无靠,孤独一人,默默无名,可现在你看这古荒域中,谁不知道他的大名?” 草鞋少年低声道:“小虫姐,我可没法和林寻前辈相比。” “算你这草包有自知之明,也不算是蠢笨之极。” 那锦衣少年又嗤笑开口,他似乎颇喜欢挖苦和讥讽,嘴巴颇是刁钻歹毒。 只是,却无人敢去指责他。 因为在场大人物眼睛何等毒辣,早已认出这锦衣少年,乃是东胜界大族有着“圣道世家”之称的薛氏嫡系后裔,薛咏。 别看薛咏只十五六岁年龄,实则天赋绝佳,悟性灵慧,被视作薛氏宗族的麒麟子。 传闻曾有不少古老道统都主动要收薛咏为传人,但无一例外都被拒绝了,一时间,也成为一桩人们津津乐道的美谈。 草鞋少年攥了攥双拳,目光里涌现一抹怒色,可还是被他忍住。 他很早就知道,自己孤苦伶仃一个贫寒孩子,能活下来已是大不易,根本没有资格发怒,否则,就会给自己招来泼天大祸。 素裙少女皱眉瞥了锦衣少年薛咏一眼,又看了看身边的草鞋少年,心中不由的轻声一叹。 她低声对草鞋少年传音道:“苏白,你选择隐忍是对的,你本就很弱小,这是事实,没办法否认。可你要记住,想要被人看得起,就要变得比人更强大,到那时,他们只会嫉妒你,敬畏你,尊重你!” 草鞋少年狠狠点头,眼眸明亮了不少,道:“小虫姐,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素裙少女拍了拍草鞋少年的肩膀,笑吟吟道:“不要让以后的你对现在的你失望就好。” 薛咏见到这一幕,嗤之以鼻,悠悠开口:“姑娘,你一腔心血对这草包好,可依我看来,他此生早已盖棺定论,注定无望在大道之路上崛起,与其如此,还不如告诉他,让他死了这条心,反倒能在凡尘俗世中糊糊涂涂地过一辈子。” 这话语虽刺耳,可众人闻言,都颇为认同。 愚钝平凡之辈拥有野心不是坏事,可若没有与野心相匹配的大才,那注定是祸非福,只会害了自己! 这世上无数血淋淋的事实早已证明了这一点,君不见,求道路上埋葬了多少野心和枯骨? 啪! 薛咏一拍额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神色古怪,诧异道:“姑娘,我忽然想起来,你该不会是想带着这草包来拜师的吧?” 说着,他已忍不住笑起来,似感觉很荒谬,“林寻前辈何等人物,岂可能看上这种草包?” 声音拔高,带着夸张之色。 附近不少人都笑起来,神色揶揄。 草鞋少年低下了头,脸颊憋得涨红,明显在死死隐忍内心的怒意。 素裙少女神色一点点冷淡下来。 —— (2连更) appapp

上一篇   第1685章 朝圣之地

下一篇   第1687章 老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