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8章 天生剑骨 - 天骄战纪

第1688章 天生剑骨

一些大人物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心中一阵后怕。 之前,他们贪念夏小虫美色,产生了非分之想,心中早谋划着该如何将这样一个青丘天狐一族的小美人收了。 可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小美人竟会和林寻关系匪浅! 林寻是绝巅大圣不假,但同时,他可也是一个杀伐果断,掀起过无数血雨腥风的绝世狠人。 敢打他身边人的主意,那绝对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而那些追随长辈而来的少年少女,在看向夏小虫时,心态已不一样,再没有之前的不屑、轻蔑和无视。 心中反倒有着抑制不住的嫉妒和艳羡涌起。 连带着,在场修道者对待草鞋少年的态度上,都带上一抹微妙和复杂。 这样一个草包一样的贫寒少年,却竟走了天大的狗屎运,跟那夏小虫走在了一起。 如此一来,哪可能不会受到林寻前辈的关注? “今天不止是阿胡姑娘你来了,也让我跟小虫久别重逢,可谓是双喜临门,走,我们进去说话。” 林寻笑道。 “青丘天狐一脉的小丫头,模样生得果然漂亮,等踏足圣境,其魅惑可足以倾倒众生,惊艳天下。” 阿胡笑吟吟点评了一句。 林寻哂笑:“这丫头就是一个小糊涂虫。” 说着,他朝夏小虫招手:“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过来。” 夏小虫很呆萌地哦了一声,旋即想起什么,一拽旁边草鞋少年的衣袖,道:“还有他,这我朋友,能不能也一起?” 林寻目光瞥了一眼草鞋少年。 这一刹,草鞋少年内心又是激动,又是忐忑,紧张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脑袋都有一种晕眩感。 他焉能不知林寻的大名? 很早之前,他最喜欢的就是进入城池,找一个有说书人的茶肆,专门听关于林寻的种种传闻和事迹。 在草鞋少年心里,林寻,简直就宛如神明般的存在,是一个远在天边的传奇! 只是,连他都没想到,才甫一抵达星棋海,竟会亲眼见到林寻,一个在自己心中最厉害,最神奇,最了不得的大人物。 尤其当林寻目光看过来时,草鞋少年是真的懵了,情绪起伏如大潮拍岸。 “那就一起。” 林寻笑了笑,收回目光。 以他如今的阅历,一眼就看出很多细节,不过他并没有多问什么。 “林寻哥哥,你最好啦,和当年一样,我最初还以为你会变呢,害得我白担心了一场。” 夏小虫笑容明净灿烂,带着草鞋少年,一起来到林寻身边。 林寻揉了揉少女的脑袋,道:“人都会变,只要心肠没变就好。” “走吧。” 说着,林寻就要带阿胡、夏小虫和草鞋少年离开。 “林寻前辈!” 薛咏猛地大叫出声,“晚辈苦苦在此等候多日,只想追随您身边修行,还望您开恩,成全晚辈。” 说着,他噗通一下跪地在地,叩首不已。 这位骄傲、自负,被视作圣人世家薛氏“麒麟儿”的少年,这一刻全然不顾什么颜面和尊严,叩首于地,带着哀求。 这一幕,让草鞋少年心中又一次被震撼。 夏小虫露出一抹厌憎,本待说什么,可最终还是忍住,这种小事若还告诉林寻哥哥,岂不是显得她夏小虫还是和当年那般没本事? 这可不行。 “我说过让你们在此等候吗?尔等还是莫要枉费心机,都回去吧。” 林寻袖袍一挥,和阿胡他们一起,消失在虚空中。 自始至终,再没看在场其他人任何一眼。 并非是无视,而是根本就懒得在乎和关注。 即便是收徒,他也断不可能选择这种方式。 你等候,你跪下,你带着诚意而来,可是,我说过要你等候,要你跪下,要你来拜师吗? 没有。 星棋海上,雾霭如纱,重新弥漫而开。 场中寂静,众人无不沮丧,或叹息摇头,或黯然唏嘘,或苦涩落寞。 但却没人敢出言不逊。 这个结果,本就在他们预料中,只能说……他们身边的子弟有缘无分罢了。 唯有薛咏此刻最是尴尬。 他跪在地上,脑门都磕得红肿,沾满灰土,可自始至终,林寻都不曾理会,就那把挥一挥衣袖,飘然而去…… 苦涩、懊恼、愤怒、嫉妒的情绪如山崩海啸,在薛咏心中发酵,让他忍不住嘶声开口:“这不公平!凭什么那草包就能被带走,我就不能?就因为那个夏小虫吗?” 在场众人脸色一变,皆扭过头,一副不认识薛咏的模样,心中实则都已暗做决定,以后,一定要和薛氏划清楚关系! 这次,薛咏这家伙可是把草鞋少年和夏小虫都得罪了,这两人或许不足以让人忌惮,可当这两人和林寻产生一些关系时,那就不一样了! 万一…… 以后林寻得知薛咏所做的那些事情,会否也会对薛氏产生负面看法? 再万一…… 那草鞋少年以后飞黄腾达了,去找薛氏报仇,他薛氏扛得住吗? 所以,和薛氏划清界限最好! 这就是世事的残酷。 林寻自始至终都根本没说什么,可在场众人却没人敢不把这些事放在心上! “闭嘴!” 薛咏旁边,薛家那位老圣人脸色铁青,一把拽住薛咏,匆匆而去。 他心中有震怒,也有失望和担忧。 薛咏跪地拜师之举,颇为出格,一位强求,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撞了天大的运气,拜师成功。 另一种则是令人反感。 薛咏明显属于后者,若如此,倒也没什么,以林寻如今的地位和威望,怎可能会和一个黄口小儿计较。 可薛咏在被拒绝后,说出的那一番话,则等若是犯下了大忌讳! 话语中虽无对林寻的诋毁,可那种不满和愤恨,谁都能听得出来,这让薛家老圣人这才感到震怒和失望。 尤其当察觉到在场其他修道者改变对薛咏的态度时,这位老圣人心头都一阵发寒。 他几乎用脚丫子都能猜出,就凭这番话,对薛氏宗族而言,就是一个过不去的坎! 毕竟,今日之消息,必然会很快传出去,在得知薛咏被林寻所拒,而口出愤怒之言的事情后,谁还敢和薛家交往? 这就是林寻的威势! 哪怕他一句话也没说,可就凭他如今在古荒域的威望,这世上之辈,谁敢不在意? 想到这,薛家老圣人都有一巴掌拍死薛咏这个“麒麟儿”的念头了,心头一阵悲凉。 或许,这就是对薛咏的惩罚,若他不招惹那夏小虫和草鞋少年,若他不那般肆无忌惮,哪可能会有现在的事情? …… 星棋海,岛礁上。 飞瀑流泉,青竹婆娑,灵气氤氲,犹如仙家净土。 这里早已被林寻视作在古荒域中的栖居之地,故而开开垦了药圃、灵泉,栽种了不少罕见的灵植。 以他如今的手段和身家,翻手之间,都能点石成金,将一座荒岛化作一个一等一的洞天福地。 此时,林寻准备了一场丰盛的酒席,专门款待远道而来的阿胡、夏小虫和草鞋少年。 酒是陈年佳酿,足以令圣人垂涎。 瓜果珍馐,佳肴美味同样无一不是世间罕见的珍品。 夏小虫最没心没肺,吃得满嘴流油,再加上贪杯的缘故,很快就醉醺醺,伏案而睡。 草鞋少年也大抵如此,他很拘谨,也很忐忑,神色一直很恍惚,就宛如在做梦似的。 尤其是,他修为低浅,只饮了一杯酒,吃了一颗果子,就抵不住浑身上下汹涌的力量,浑身发烫发红。 林寻暗道一声惭愧,他倒是忘了,这草鞋少年根本就承受不住这等佳酿美味所蕴含的力量。 他轻轻在草鞋少年身上一拍,一股力量渡过去,将后者体内乱窜的力量压制住。 看着草鞋少年也和夏小虫一样睡去,林寻这才将目光看向对面的阿胡姑娘。 阿胡笑着捻起一杯酒,秋水似的美眸看着夏小虫,道:“这小姑娘和我一样,皆是狐族,不过她是青丘狐族,血脉非凡,底蕴也很厉害,而我……则是最寻常的白狐出身。” 这还是阿胡第一次说起自己的来历。 在林寻的印象中,这个神秀如仙,魅惑如魔的女子,可是一个神秘无比的人物。 谁能想到,她竟是时间最寻常的白狐出身? “你肯定不相信,但说来就太复杂了,总之,我之所以能够拥有今日,也是因为……嗯,一场机缘吧。” 阿胡说到这,就不再多说。 可林寻却清楚,能够让阿胡以寻常的白狐之身,而拥有今日的底蕴和力量,那一场机缘,注定非同寻常! “至于这少年,就有意思了。” 阿胡目光看向那草鞋少年,一对水灵灵的眸露出一丝异色,“在他体内,是一副残缺的剑骨,应该是幼年时受伤,伤到了躯体本源所导致。 “否则的话,似这等天生剑骨的少年郎,只怕早已展露峥嵘,被世上的大道统争抢着收为徒儿了。” 天生剑骨! 林寻端起的酒杯猛地一顿,幽邃黑眸中闪过一抹慑人的光。 他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也曾是贫寒出身,也曾拥有天生剑骨的绝世剑修—— 云庆白! —— (关于加更,等金鱼从杭州学习回来再加吧,存稿都压力巨大,有崩溃的感觉~) appapp

上一篇   第1687章 老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