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9章 一缕拂尘丝 - 天骄战纪

第1689章 一缕拂尘丝

“天生剑骨太罕见了,即便在星空古道上,此等天赋都被视作一等一的圣品天赋。” “但凡拥有此等天赋的人,往往被视作剑道宠儿,是天生的剑修,只要不夭折,成王成圣都非难事,就是证道成帝,也比其他强者更有优势。” 听着阿胡叮咚悦耳犹如天籁的声音,林寻怔怔看着伏案而睡的草鞋少年,心头一阵复杂。 当年的云庆白,也同样是村落贫寒少年,却因身怀天生剑骨,被来自北冥古域的巴岐准帝盯上。 从那以后,云庆白便踏上了一条命不由己的不归路。 至今林寻还记得,当年云庆白临死时,语气认真无比的一句话: “其实,我们是一类人,只是你有的选,而我……没得选。” 是啊,天生剑骨,举世皆惊,纵横古荒域,被视作当代年轻一辈第一剑修,何等耀眼辉煌? 可了解真相的林寻清楚,云庆白从最初修道时,就是被迫的…… 如今,又一个身怀剑骨的少年出现了,和云庆白被准帝巴岐盯上不一样,这草鞋少年遇到了自己。 就如同冥冥中自有定数,云庆白是被自己所杀,而另一个和云庆白一样的少年,则在多年后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对了,你说他体内剑骨有所残缺?” 林寻忽然问道。 阿胡点头,幽幽一叹:“这少年应该是尚在襁褓中时,受到了病伤,令得其完整的一副剑骨,出现了许多裂痕。” “原本,天生剑骨可位列圣品天赋,可遭此破损,以后在修行时都极可能伴随着极大的隐患,是祸非福。” 林寻神色微微异样。 “你怎么了?” 阿胡敏锐察觉到,林寻的情绪有些不对劲。 林寻饮了一杯酒,沉默片刻,道:“当年的我和他一样,也是尚在襁褓中时,天赋力量就遭到破坏,只不过我的是被敌人强夺,相较而言,这少年还算幸运。” 说到这,林寻眉宇间一阵恍惚。 这草鞋少年的确太有意思了,拥有着和云庆白一样的出身和天赋,但也和自己年幼时的一些经历颇为相似。 若非如此,林寻的心绪也断不会在此时如此起伏。 阿胡笑吟吟道:这少年倒是和你挺有缘的,倒不如趁此时收起为徒也好。” 林寻一怔,陷入沉思。 草鞋少年或许天赋有损,可不见得便无法修复,若他踏上修道路,会否会成为另外一个云庆白? 一个有的选的云庆白? 最终,林寻决定,等草鞋少年清醒后,再与之交谈一番。 “对了,你说天生剑骨是圣品天赋,这又是如何划分的?” 林寻问道。 阿胡随口道:“星空古道上,将诸天上下的天赋力量分作了地、天、王、玄、圣五大类。” “地品天赋最次,圣品天赋最高。” “像在这古荒域亿万万修道者中,不乏拥有地品天赋的俊杰,拥有天品天赋的也不在少数。” “可拥有王品天赋的,就极少了,称得上是凤毛麟角。” “这些年,我也了解了不少古荒域的事情,大致清楚,像那些古老道统中的核心传人,被世间奉为绝世骄子的角色,差不多都拥有着王品天赋。” “玄品天赋,则是伴随天地气运而生的奇才,万中无一,被视作大道垂青的上苍宠儿。” “像那些沉寂万古于今世觉醒的古代怪胎,大多都如此。” “至于圣品天赋,搁在星空诸天中,都称得上罕见,这种人,古今岁月中都少之又少。” “据说,在星空古道上,一些古老‘道庭’还掌握着针对圣品天赋的评判之法,至于真假就不得而知了。” 听完,林寻这才恍然过来。 地、天、王、玄、圣! 这只是针对拥有天赋力量的修道者而言,而这诸天上下,拥有天赋力量的修道者,终究只少数。 像最初时候在下界弑血营修行时,林寻也曾进行过天赋测验,只是,那时候的标准很模糊。 紫曜帝国中对天赋品相的划分,只分作了九等,一品为最,九品为末,颇为粗糙,远没有阿胡所言那般清晰明了。 而“天生剑骨”竟能够被评定为圣品天赋,还是让林寻一阵意外,也愈发意识到,当年的云庆白,天赋是何等了不得。 “其实,在道途求索中,拥有天赋只是一种先天优势,这世间九成九的修道者,没有什么与生俱来的天赋,可在这些人中,同样诞生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通天巨擘,传奇人物。” 阿胡说道,“简而言之,天赋只是一种天分,道途求索上,归根究底,还是心性最为重要。” 林寻这些年历经诸多世事,阅历早已丰富无比,并且身为绝巅大圣,他自然更清楚,阿胡所说的“心性”,的确是修道中最关键的。 有些人,空有一身惊世天赋,可心性太差,终究也在道途上走不了长远。 林寻笑道:“就像阿胡姑娘你,就很好证明了即便没有天赋,照样可以在大道上获得非凡的成就。” “林兄谬赞了。” 阿胡嫣然一笑,那神秀如仙,魅惑如魔的气质,足以令天地都暗淡失色。 她说道:“若是林兄对天赋力量感兴趣,等前往星空古道后,不妨关注一下‘星空天赋榜’,上边罗列着古今以来最有名的地、天、王、玄、圣五大品天赋力量的名称和来历。” 星空天赋榜! 林寻不免讶然,“星空古道上,似乎有不少榜单,如星空绝艳榜,星空真圣榜,星空大圣榜……” 阿胡浅浅一笑,红唇贝齿,绝色天香,“很简单,这些榜单皆是由六大道庭之一的‘玄黄道庭’收录和编纂,凭玄黄道庭的影响力,这些榜单也是风靡星空,被天下修道者奉为圭臬。” 闻言,林寻心中已作出一个判断,阿胡这位神秘而绝美的女子,极可能进入过星空古道! 否则,哪可能会对星空古道上的事情如数家珍? 阿胡收敛笑容,神色庄肃而空灵,道:“林兄,再过不足半年时间,昆仑之墟的入口就会再度出现,我此次便是为此而来。” 林寻点头,将一块飞仙令拿出,递给阿胡:“这是姑娘你的令牌,幸不辱命。” 阿胡将飞仙令收下,道:“当年在弑血战场时,我曾说过,只要林兄帮我这个忙,无论成功与否,我皆会赠予林兄一样东西,足以让林兄进入昆仑之墟后,获取到一场意想不到的好处。” 林寻哑然:“当初帮你时,我可从没想过这些。” 阿胡道:“林兄先不要拒绝,这样东西你肯定猜测不到。” 说着,她掌心一翻,浮现出一缕莹白如雪,宛如发丝般的东西,散发着濛濛道韵。 寥寥一缕雪白丝线而已,可仅仅瞥上一眼,就让林寻凭生一种苍茫、古老、玄妙的气息。 阿胡一对秋水似的美眸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味道,轻声道:“这是一缕‘拂尘丝’,和昆仑之墟中一处禁地有关,也和林兄你的师承有关。” 师承! 林寻黑眸一凝,一下子就想到了方寸山。 一缕拂尘丝,不止牵扯到昆仑之墟的一方禁地,还和自己师承产生联系,这当然不寻常! 只是,更让林寻吃惊的是,阿胡竟仿似早已看穿了自己师承。 “林寻不必多疑,当年我们在归墟之外的湮魂海第一次相见时,我便从林兄身上认出了‘斗战圣法’的气息,这才会主动相见,赠予浩宇方舟,助林兄安然离开湮魂海。” 阿胡拈起一杯酒,浅浅啜了一口,清声道,“至于我为何这么做,暂时还不方便告诉林兄,还望林兄见谅。” 林寻无奈道:“我欠下你这么多人情债,想不见谅都不行。” 阿胡忍禁不禁,笑得妩媚动人:“总之,你我不会是敌人,记住这点就行了。” 说罢,她长长伸了一个懒腰,起身道:“林兄,在前往昆仑之墟前的这段时间,你可得好好准备一下,以后想返回古荒域……嗯,可就很不容易了。” “此话怎讲?”林寻也起身。 “昆仑之墟的出口,便通往星空古道。” 阿胡笑吟吟道,“你懂的。” 说着,她飘然而起,身影化作一抹光雨,消弭在虚空,“林兄,等昆仑之墟开启前,我会前来与你汇合。” 声音清澈如淙淙泉水,天籁般动听,这个神秘的黄裙女子,则早已杳渺无踪。 林寻伫足静默片刻,便重新做回案牍前,自酌自饮。 脑海中,却总挥不去阿胡的身影,并非是爱慕,而是此女给他的感觉,就如迷蒙大雾,神秘莫测,很难将其看透。 最终,林寻收敛心神,黑眸中一片澄澈平静。 翌日一早。 草鞋少年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只觉一阵心旷神怡,浑身上下说不出的清爽。 “你醒了?” 一道温煦平和的声音响起,草鞋少年抬眼一看,就见不远处,林寻坐在一方案牍前,正含笑看向自己。 草鞋少年噌地起身,他这才彻底从睡醒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意识到,这里是星棋海。 是他最为崇慕、敬佩的传奇人物林寻前辈的栖居之地! appapp

上一篇   第1688章 天生剑骨

下一篇   第1690章 记名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