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0章 记名弟子 - 天骄战纪

第1690章 记名弟子

草鞋少年很拘谨,也很紧张和忐忑。 他一身粗布衣,穿着一对草鞋,但浑身上下却颇为干净整洁,肌肤有些微黑,一对眼睛倒是明亮有神。 “坐,你我相见,便是有缘,能跟我说说以前的生活吗?” 林寻笑着开口,声音温煦平和,令草鞋少年心境为之一静,如沐春风,依言落座。 他想了想,便将自己过往说出,口齿清晰,条理分明。 少年名叫苏白,年方十三,来自西恒界一个偏远村落,家中世代耕种为生。 前段时间,村落遭遇兽潮侵袭,苏白父母也不幸罹难,丧命凶兽之口…… 了解了这些,林寻眸子中泛起一丝慨然。 苏白。 这个名字,让他又想起了云庆白。 名叫苏白的草鞋少年此刻无比的紧张,他隐约已明白过来,目光中不可抑制地泛起期待之色。 林寻目光凝视少年,道:“当年,有一个和很相似的人,只不过他在踏上修道路时,一直是被逼的,他的人生也因此充满悲剧。” 苏白一怔,忍不住道:“前辈,我和他不一样。” 林寻道:“有何不一样?” 苏白深呼吸一口气,认真说道:“我……我若能追随前辈修道,只会欢喜和高兴,别人也无法逼我做什么。” 林寻笑了,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少年。 “你为何要修道?” 林寻再次开口,“我只给你三次机会,若答案让我满意,我便给你一个拜师的机会。” 苏白精神一振,浑身都因喜悦激动而颤粟起来。 但很快,他就深呼吸几次,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并未着急开口。 他知道,这是林寻前辈对自己的一场考验! 答得好,自此以后,便可鱼跃龙门,青云直上。 若答不好,自己……终究还是那个只能眼睁睁看着父母在凶兽面前遭难,而空有一腔愤怒和怒火,却无能为力的废物! “为何要修道?”苏白开始思索,眼神恍惚,想起了很多事。 想起了自幼父母辛勤劳作,却依旧被穷困和病疫所困扰的潦倒生活。 想起了说书先生口中那些修道者呼风唤雨、移山填海、宛如无所不能的通天能耐。 也想起了那一场带给自己无比痛苦的兽潮,想起了星棋海之畔,被薛咏讥嘲的一幕幕。 薛咏曾说:“没有天赋,一直努力也百搭,这世上从不缺志比天高的草包,每一个皆以为勤能补拙,天道酬勤,可最终依旧是泯然众人矣,远远无法和其他修道者相比,这就是大道,从来都如此残酷,资质蠢笨之辈想要逆天改命,绝对是痴心妄想。” 忽然,一股强烈无匹的冲动涌上草鞋少年心头,想要表达自己的修道愿景。 可当碰触到林寻那平静、深邃的眼神时,草鞋少年猛地清醒,将那一股强烈的冲动死死压制下去。 那以往的种种,有仇恨,有愤怒,有难过,也有悲伤,可是,那都是已经发生过的,早已无法改变。 既如此,若自己以后要修道,定不能只困于过往中! 想到这,苏白浑身都出了一身冷汗,他知道,刚才自己若冲动的说出那个答案,林寻前辈肯定会很失望。 然后,这个草鞋少年再次陷入沉思。 他越想,思绪就越是凌乱,恍恍惚惚,浑不知时间之流逝。 林寻没有打扰他,悄然起身离开。 …… “小虫,你怎么想起跑来见我了?” 林寻在一崖畔找到了夏小虫,这个清纯无邪,纯净如琉璃的少女,仿佛长不大一样,还保持着当年的容貌。 只是和当年相比,少女姿容少了几分青涩,多了几分靓丽。 “啊?我想起很久没见林寻哥哥了,所以就来了。” 夏小虫一脸的迷惑,心想这问题也太奇怪了。 林寻一怔,忍不住笑了,是啊,想来就来,难道非因为出于某种目的才要不惜跋山涉水而来? 这就是夏小虫,兴之所至,随心所欲,心性无暇,反而近乎于大道,契合本心。 “我若是不来,林寻哥哥会去找我么?”夏小虫问道。 林寻一时语塞,他当然可以说会,可面对夏小虫这种至诚至善的少女,他反倒不愿随意敷衍。 想了想,他轻叹道:“会,但不会是现在,也不确定什么时候,大概……” 夏小虫已经高兴地脆声道:“会就行!” 林寻一阵汗颜。 甚至,他都有些羡慕这个干净而美丽的少女,宛如向阳花木,给人以美好的气息。 之所以羡慕,是因为他办不到。 他尚有诸多事情要做,一颗道心虽坚韧无匹,可早已历经磨难,再不复最初的单纯。 林寻温声道:“既然来了,就在这好玩一玩,什么时候想家了,我送你回去。” 夏小虫眨了眨眼睛,清澈的眸尽是笑意:“林寻哥哥,还是你对我好,只要你不嫌弃,以后我也会一直对你好。” 林寻大笑。 和夏小虫聊天,让他都感到无比轻松和愉悦。 …… 整整三天,草鞋少年一直在思忖林寻提出的问题。 他眉头紧锁,脸色都苍白,一副心力交瘁的样子。 “大哥,这个问题太难了,这小家伙可还没开始修行,焉可能说出‘叩心问道’之语?” 暗中,一直关注苏白动静的阿鲁忍不住说道。 林寻眼神意味难明,道:“穷苦出身的孩子,一旦遇到足以改变命运的机会,哪怕只是一缕缥缈的希望,也会用尽所有力气去将它攥在手中,甚至偏执一些,会不惜为此付出生命。” “反观那些家境富裕的子弟,就不会如此,因为他们根本不必为以后的修行发愁,早有人为他们安排了一切。” “这就是出身的差距,这世间贫苦之辈,千万人中,最终能够脱颖而出的,又有几人?” “即便能够脱颖而出,和那些出身名门望族的子弟相比,无论是前途,还是底蕴,终究还是相差悬殊太大。” 顿了顿,林寻继续道:“就像这少年,若非是出身贫寒,何须为了一个修道的机会如此拼命?同样,他既想要改变命运,那么从求道的第一步开始,就要付出远超寻常的努力,否则,以后也注定将泯然众人。” 阿鲁挠头道:“大哥,凭你如今的力量,随随便便指点这小子一番,以后还不飞黄腾达?” 林寻哂笑:“若如此,我宁可不收徒,既然要收徒,自当为其以后的道途负责,我可不想我的徒儿,以后是靠着我林寻的威名而活。” 阿鲁神色怪异道:“可是,若成为你的徒儿,而不被你的威名影响,可就太难了,这小子若是不付出千百倍的努力,一辈子都可能活在你的阴影下。” 林寻道:“所以,我才会问他那个问题,唯有想明白了,参透了,以后他的道途,才不会受到我的影响。” “看来,大哥你已经打定注意要收这少年为徒了?” 阿鲁讶然道。 林寻嗯了一声,道:“一开始,我想要看看他是否会成为第二个云庆白,可现在,我只想让他成为他自己,一个独一无二的苏白。” 说到这,林寻笑了,道:“当然,现在他已经通过了我的考验。” “通过了?” 阿鲁错愕。 …… “前辈,您是说我已经……合格了?” 苏白被林寻叫醒,只是,他自始至终都还没想出一个圆满的答案。 可林寻却告诉他,可以了! 这让他一脸惘然。 林寻含笑,解释道:“你若告诉我任何一个答案,我皆不会满意,因为那只是你现在的想法,当你踏上道途,力量越来越强大时,这个想法就会随之改变。”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只希望,在你以后修行时,若遇到困惑、迷惘、甚至是劫数时,问一问,自己当初是为何而修道,那时候,你自己心中便已经有了答案。” 苏白脑袋轰的一声,仿似一下子明白了,可当仔细想时,却依旧无可得知。 林寻拍了拍少年那略显削瘦的肩膀,温声道:“这个问题,就是你求索道途的一个缘由,当有一天你彻底想明白,彻底看透时,就明白了。” 苏白怔怔,但还是意识到,他已经得到了林寻的认可,现在想不明白的问题,以后终究可以想明白! “现在,你只是经过了我的考验,但是否会收你为徒,还要看你自己。” 林寻神色庄肃,平静开口。 苏白福至心灵,跪地叩首,虔诚而坚定道:“还请前辈赐教。” 林寻道:“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会教授你最基础的修行诀窍,赐予你秘法修行。” “但在你没有得到我认可之前,不得以我的弟子的身份自居,这也就意味着,你以后行事,和我林寻无关。” “若被我发现你打着我的旗号行事,我定将你一身道行剥夺,教你永世不得翻身,你可明白?” 这一番话,犹如道音般叩击在苏白心头,宏大而威严。 苏白沉默许久,最终坚定道:“晚辈明白!” 这一天,已拥有绝巅大圣境修为的林寻,收出身贫寒的草鞋少年苏白为“记名弟子”! 在苏白没有得到林寻正式承认之前,此事注定除了寥寥几人知道之外,世上将无人知晓。 —— (第二更会有些晚,刚到家~)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