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1章 夏小虫的心事 - 天骄战纪

第1691章 夏小虫的心事

时间流逝,一天又一天过去。 苏白却浑然不觉。 自从那天林寻决定收他为记名弟子后,便传授了他最基础的修行秘法,并花费了一天时间为他讲解其中奥秘。 从那以后,苏白便开始了独自修行。 看起来,林寻很不负责任,可唯有阿鲁清楚,正因为大哥在乎苏白这个记名弟子,才会这般做。 为的,是让苏白以后能够独行于大道,而不被林寻所影响! 苏白的确没有辜负林寻,这个草鞋少年或许是在以往吃了太多苦,在获得这等修道机会后,显得异常勤奋和刻苦。 吃饭、睡觉、行走……皆在思忖和参悟修行的秘诀。 最引人注目的是,苏白极其自律,不会刻意去拼命修炼,也会为自己安排放空心神、休整体力的时间。 “这小子,倒是真聪明,知道一张一弛,欲速不达的道理,尤其是修道,强求不得,却要争锋而上,运用之道,存乎一心,这小子却无师自通,深谙其中三味,不错不错。” 老蛤原本对这样一个草鞋少年很不感兴趣。 甚至认为,以林寻如今的声望,即便是收徒,也当收一个当世一等一的绝世妖孽才行。 当得知林寻收草鞋少年为记名弟子时,老蛤都有些不敢相信。 可现在,他隐约明白了。 修道路上,天赋或许很重要,但一个人的心性才是决定能否在大道之路上走得长久的根本! 草鞋少年的心性、毅力、秉性,的确很不错。 “可惜呀,他心性再好,天赋也是有损的,和这世间的同龄人相比,完全就是不起眼的一个,真不知道你大哥脑子是否进水了,居然要收这样一个小家伙为徒。” 大黑鸟哂笑。 它并非在嘲笑草鞋少年,而是在借机挖苦林寻,认为他在收徒一事上太过鲁莽。 “你这贼鸟懂个屁!” 阿鲁当即反驳,跟大黑鸟争执起来。 对这些,林寻不闻不问,仿似已彻底打定注意,要让这草鞋少年独自修行,再不会插手其道业。 晃晃悠悠一个多月过去了。 这一天,夏小虫忽然决定要离开,说她眼见苏白都这般刻苦修行,自己也该奋发向上才行,要不以后在修行中被苏白追赶上,就太没面子了。 这种清新别致的辞别理由,也只有夏小虫才想得出。 林寻哑然失笑之余,倒也没有强留,当天就亲自出动,带着夏小虫离开了星棋海。 以林寻如今的修为,也只是半天时间,就来到了青丘天狐盘踞之地,那一座被叫做“青丘山”的地方。 当年,他便曾带着夏小虫,将她安然送抵这里。 “林寻哥哥,你快些回去吧。” 夕阳余晖下,夏小虫一袭素裙,俏生生立在山间花丛中,小脸清纯靓丽,笑语嫣然,苗条的身影被披上一层瑰丽的晚霞光辉。 “小虫,再过不久我可能就要离开古荒域一段时间,你将此物带着,若遇到危险,便将其捏碎便可。” 林寻将一块早已准备好的玉牌递给夏小虫,令牌中烙印着他的一股意志烙印,搁在这古荒域,足以起到莫大的震慑作用。 “噢!” 夏小虫没有推辞,欢快地收起令牌,眼睛亮晶晶的,道,“林寻哥哥,你以后可一定要保重。” 林寻笑道:“这是自然。” “那我先回去了。” 夏小虫挥了挥手,便折身上山,步伐轻盈活泼,背影在夕阳下勾勒出一抹动人的亮色。 只是,当抵达青丘天狐一脉栖居的山门前,夏小虫脸皮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一抹忧愁萦绕眉宇间。 她心中幽幽一叹,仿似做出决断一样,毅然踏入了山门中。 “小虫,你可总算回来了!” 甫一进入山门,一道带着怒意的声音响起,一个银发老妪凭空浮现,冷眼盯着夏小虫。 “九姨姥。” 夏小虫低头道。 “哼,你眼中还有我这个九姨姥?是不是自认为翅膀硬了,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银发老妪冷哼。 夏小虫摇头道:“我只是不想嫁人,可你们总要这么做,所以我就……我就出去散散心。” 银发老妪还要说什么,一群男女从远处掠来,皆是青丘天狐一脉的大人物。 当看见夏小虫时,都不禁暗松了口气。 前阵子,作为长辈的他们,已经为夏小虫定下了一桩婚事,将其许配给了古老道统“羽化剑宗”中的一位核心传人。 羽化剑宗在这西恒界可是一个庞然大物般的存在,能够和这样一方道统的一位核心传人结亲,他们青丘天狐一脉也可以受到庇佑,从中获益。 在任何人看来,这就是一桩天大的喜事。 可偏偏地,夏小虫却拒绝了,并且还为此私自偷偷溜走,让得整个青丘天狐一族震怒,都不知该如何给羽化剑宗交代此事。 还好,夏小虫回来了。 “九姨姥,小虫已经回来了,肯定也是认识到自己错了,您就不要苛责她了。” “对,当务之急,是为小虫准备婚事,她此次可谓是给我们青丘天狐一族立了大功,一定要赏。” 那些大人物七嘴八舌开口。 一些女子甚至都有些嫉妒,夏小虫一个蠢丫头,竟被羽化剑宗一位核心传人看中,以后身份可就再不一样了。 这难道就叫傻人有傻福? “小虫,你也别怪责九姨姥,我这都是为你好。” 银发老妪神色也变得缓和起来。 一直低头不语的夏小虫,此刻却抬起头,清亮的眸子噙满泪水,一字一顿道: “你们……你们哪里是为我好,分明是为了你们自己好,你们都以为我笨,可我不傻,我只是不想和你们争吵。” “这次回来,也是想告诉你们,我想明白了,我宁死也不嫁,你们若再逼我……我……我就再不回来了!” 一番话,令银发老妪在内的一众大人物脸色都阴沉下来。 “夏小虫,你大胆!” 有人怒斥。 “胡闹!你眼中还有没有我们这些长辈了?我们好心为你许配了一位如意郎君,你竟视我们没安好心?” 有人冷然道。 “果然和你娘蔺文君一个德性,她年轻时候不顾一切反对,跟一个姓夏的野男人私奔,你现在……该不会也在外边有人了吧?” 有人言辞恶毒。 一时间,千夫所指,各种训斥、挖苦都冲向夏小虫一人。 夏小虫清美的小脸上已是挂满泪痕,气得浑身都发抖,“我爹不是野男人!我娘也没有你们说的那般不堪!” 众人只是冷笑。 夏小虫只觉浑身一阵发寒,这……就是她的一众亲友吗? “今天是我的生辰,我娘当年曾说过,我父亲在今天就会回来接我。” 夏小虫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内心的失落和悲痛,“以后,我再也不会回来了!” “你父亲?哼,那野男人若要接你,为何要等到现在?” 有人嗤笑。 “小虫,我看你还是乖乖留下吧。” 银发老妪眸子中寒芒一闪,抬手朝夏小虫肩膀抓去。 夏小虫是青丘天狐一族和羽化剑宗联姻的关键,他们岂容夏小虫就此离开? 夏小虫呆住了,她似没想到,为了留下自己,自己的亲人竟会如此绝情和冷酷! 只是下一刻,银发老妪就发出惨叫,噗通跪倒在地。 与此同时,一道峻拔的身影出现在夏小虫面前,赫然正是林寻。 “大胆!你是何人,竟敢强闯……” 有人震怒,可话音刚到一半,躯体如遭神山压迫,砰地跪地,再抬不起头。 其他人无不浑身发毛,露出骇然之色。 好恐怖! 此人是谁? “你们也跪下。”林寻黑眸幽冷,扫视众人。 随着他目光扫过,在场一众青丘天狐大人物,无论修为强弱,无不一一跪倒在地。 自始至终,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他们张嘴要嘶喊,却连声音都发不出。 而林寻,已懒得理会他们,目光看向清泪满面的夏小虫,心中不禁一阵疼惜,道:“好了,没事了。” 夏小虫睁大眼睛,难以置信道:“林寻哥哥,你不是……不是已经离开了么?” 林寻揉了揉她小脑袋,道:“傻丫头,在星棋海时,我就看出你有心事,你以为你很聪明,能瞒得过人吗?” 正因为看出夏小虫有心事,林寻才会亲自出行,将这少女一路护送返家。 只是连林寻也没想到,夏小虫的心事,竟会和一场令人厌憎的联姻有关。 夏小虫讪讪低头:“我……我只是不想让林寻哥哥担心,并且我本来以为,他们会放过我的。” 林寻拍了拍夏小虫肩膀,道:“跟我走吧,这里已不适合你再待下去了。” 夏小虫摇头道:“林寻哥哥,我娘说过,今天我父亲就会从小就期盼着父亲能来,我还想着看一看父亲长啥模样哩。” “真的?” 林寻一怔。 “当然是真的。” 这一刻,回答林寻的有两道声音,一道来自夏小虫,少女回答的毫不犹豫。 一道则温醇如酒,和煦如风。 伴随声音,一道身影凭空浮现。 appapp

上一篇   第1690章 记名弟子

下一篇   第1692章 夏行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