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2章 夏行烈 - 天骄战纪

第1692章 夏行烈

这是一名身影瘦削,眉宇疏阔的男子,鬓角霜白,眼神带着一丝沧桑之色。 他一身青色衣衫,腰间悬着一个黄皮葫芦,仪态潇洒,隐然有一种疏狂不羁的味道。 林寻黑眸一凝。 这男子出现时,他竟一点察觉到都没有! “像,真像啊……” 甫一抵达,男子的目光就落在夏小虫身上,眼神恍惚,泛起复杂无比的神色。 夏小虫脑海一片空白。 她虽心境纯净,可却并不傻,第一时间就浮现出一个念头—— 他……就是自己父亲? “小虫,对不起,父亲今天才来与你相见。” 男子开口,声音中带着愧疚,声音都有些嘶哑,在他带着沧桑之色的眸子里,有泪水闪动。 夏小虫迟疑道:“你……真的是我父亲?” 男子心中一阵酸楚,点头道:“我夏行烈自不会认错自己的亲手骨肉,小虫,我……” 他情显得无比激动,但又似察觉到不妥,瞥了一眼林寻。 仅仅一眼,林寻躯体一寒,本能地产生一股强烈的危险感。 “小友,能否让我父女二人独处一会?” 男子声音温醇。 那种萦绕心头的危险不见了,林寻瞥了一眼夏小虫,道,“我需要一个理由。” “理由?” 男子露出意外之色,旋即便欣慰道,“看得出来,你是真心在保护小虫,我自不会强人所难。” 他一弹指,一枚残缺的月牙状玉佩浮现而出。 夏小虫咦了一声,也拿出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佩,激动道:“我娘说过,父亲来接我时,便会拿出玉佩的另一半,你……” 她似想认,却又不敢认。 男子心头又是一阵愧疚和酸楚。 林寻见此,悄然退避。 …… 青丘山外,夕阳余晖残照。 林寻懒洋洋坐在一块岩石上,独自饮酒,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林文靖和洛青珣。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袭青衣,鬓角霜白的夏行烈,出现在了林寻身侧。 “小友,多谢了。” 夏行烈轻声道,“过你的一些事情,刚才若有冒犯,还请包涵。” 林寻长身而起,摇头道:“分内之事,小虫能够和前辈相聚,也是一桩喜事。” 说到这,他想起什么,道:“其他人呢?” “你说小虫那些亲人?” “对。” 夏行烈随口道:“他们犯错了,自当受到惩罚。” “惩罚?”林寻眼眸一凝。 “放心,那些毕竟也是小虫的亲人,我哪可能下狠手,只不过是将他们全都囚禁了起来,让他们好好反省一下。” 夏行烈声音温醇,立在夕阳下,身影如沐浴一层神秘的光,令人无法看透深浅。 他目光看向林寻,仿似将林寻的底细全都看穿,道:“小友,这古荒域已经不适合你再待下去,若你愿意,我可以带你一起走。” “去哪?” “星空古道。” 夏行烈本以为,林寻必会流露出一些惊讶、高兴的情绪,可这一切并未发生。 这个在他眼中只能视作“小辈”的年轻人,显得很平静和自若,这种平静也根本假装不出来。 “多谢前辈好意。” 林寻拒绝了。 夏行烈怔了怔,似没想到,自己给予的一个“善意”,竟会被一个小辈拒绝。 旋即,他就洒然一笑,道:“过‘六大道庭’?” 林寻点头,他当然听说过,星空古道上最出名的顶尖大势力中,以“六大道庭”和“十大战族”最为鼎盛和有名,威震星海诸天! 夏行烈道:“我夏行烈也并非谦虚,小友若是愿意,我可以介绍小友进入任何一个道庭中修行。” 林寻心中一震。 他愈发断定,夏小虫的父亲,绝对是星空古道上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 “抱歉,前辈好意,晚辈心领了。” 林寻还是拒绝了,他从不缺传承,否则,当初面对通天之主那一缕意志力量时,也不会做出那等反应。 夏行烈皱了皱眉,不禁多看了林寻一眼,半响不禁自嘲一笑,摇了摇头。 林寻拱手道:“前辈,若你是要替小虫感谢我,大可不必,我视小虫为妹妹,为她做一些事情,可从不贪图什么回报。” 夏行烈忍不住笑起来,点头道:“我明白了,之前是我考虑不周,不过,这块信符你必须收下,否则以后小虫肯定会埋怨我这个当父亲的。” 他掌心一翻,浮现出一枚青翠欲滴的信符,形似竹简。 林寻想了想,便将信符接住,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夏行烈这才爽朗笑起来,摘下腰畔黄皮酒葫芦仰头畅饮了一番,吧嗒着嘴说道:“痛快!今日是我夏行烈最高兴的一天,小友,咱们就此别过,以后只要你前往星空古道,咱们必有缘再见。” 说罢,他身影拔地而起,扶摇青冥之上。 这一瞬,天地秩序法则都骤然变得狂暴,似容不下那一道欲破空而去的身影。 轰! 夏行烈大笑一声,一脚迈出,那天穹之上,被踏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林寻倒吸凉气。 夏小虫的父亲未免也太生猛了吧? 什么叫捅破天? 这就是了! 几乎同时,远在数万里之外的羽化神山,这座被无数修道者奉为修行圣地的神山,轰然倾塌了一角。 盘踞于神山之上的羽化剑宗,皆被惊动,无不骇然。 正在羽化剑宗内修行的一位核心传人,无声无息地暴毙当场。 其身上鲜血流淌而出,汇聚在地面,化作了一行血淋淋的大字—— 死罪难逃! 远在万里之外,谈笑风生时,已杀人留书,这般手段,俨然如同传闻中的神明无疑! …… 夏行烈走了,视古荒域规则如无物,踏破天穹,扶摇而去。 和他一起走的,还有夏小虫,以及被囚禁的一众青丘天狐一脉族人。 直至天地秩序恢复平静,林寻内心震荡起伏的情绪,也这才渐渐平息下来。 他翻开掌中那一块青翠竹简似的信符,上边留着铁画银钩般肆意张扬的一个道文—— 夏! 一个字,却如帝境驾临九天,若隐若现之间,已有震慑寰宇,睥睨八荒之意。 林寻黑眸幽邃,神色怪异,脑海中止不住冒出一个念头,夏小虫他爹……起码应该是一位大帝存在! 一想到刚才自己竟连番拒绝了一位疑似大帝的善意,林寻都有些哭笑不得。 谁能想到,夏小虫这样一个纯净无邪的少女,父亲竟是一位如此生猛的存在? “怪不得他说,六大道庭可以让我随便选……原来的确不是吹牛,而是有资格这么说……” 林寻感慨。 …… 青冥之上,周虚之内,是一方浩瀚无垠的星空,亿万万星辰闪烁流转其中。 哗啦~ 夏行烈的身影出现,他脚踏罡斗,漫步星河,周身气息随之开始节节攀升,所过之处,星河震颤,虚空轰鸣。 到了最后,他身影犹如至高的主宰般,那恐怖无边的意志力量,将那片星海皆笼罩覆盖。 “见过大人!” “见过大人!” 星空上,响起一道又一道虔诚、狂热、恭顺无比的声音。 隐隐约约地,仿似有一尊尊犹如神魔般的虚影,在虚空中映现,在向夏行烈俯首称臣。 “吩咐下去,百日之后,本座要在‘大道九天宫’宴请天下,为我父女相聚庆贺。” 夏行烈开口,声音隆隆,激荡十方。 “喏!” “喏!” 很快,一道道声音皆领命而去,消失在茫茫周虚中。 夏行烈则在和夏小虫交谈:“小虫,父亲以前对不起你,但从今以后,父亲要让你成为这星空之上最耀眼的一颗星!” “父亲,我不要当星星。” 夏小虫声音娇憨清脆。 夏行烈一愣,忍不住大笑,点头道:“好好好,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反正父亲全都听你的。” 夏小虫高兴道:“父亲,以后我要去找林寻哥哥玩,你会阻止我么?” 夏行烈心绪一下子复杂起来,自己父女相逢是何等快慰高兴的事情,可自己这女儿倒好,还一心惦记着去找那小子玩! “当然不会。” 夏行烈想了想说道。 他心中已开始飞快思忖,以后一定要千百倍对女儿好,要让他知道父亲才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 “那就好。” 夏小虫开心地笑起来,清纯的小脸上尽是灿烂的笑意,仿似已经开始在憧憬下一次和林寻相见了。 这让夏行烈都不禁有些吃醋了,那小子只是一个绝巅大圣罢了,难道还比父亲都了不起? 这星空古道中,若让那些老朋友知道,他夏行烈在自己女儿心中的地位,竟比不过一个小家伙,只怕非被笑死不可! 渐渐地,夏行烈的身影远走越远,消失在茫茫星空中。 在他所过之地,不知多少老怪物被惊动,敬畏地目送这位震烁星空之上的“极魔剑帝”堂而皇之从自家大门前走过。 …… 一个月后。 星棋海上,正在打坐的林寻似有察觉,睁开了眼睛。 几乎同时,伴随着瑰丽的光雨,一身黄裙,神秀如仙般的阿胡,飘然从虚空中走出。 “林兄,昆仑之墟入口将要出现了。” 阿胡笑吟吟道,面孔精致绝丽,肌体莹白胜雪,空灵绝俗,就连声音都宛如天籁般悦耳。 8)

下一篇   第1693章 飞仙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