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通天之门 - 天骄战纪

第十七章 通天之门

对于林寻,肖天任的态度已不仅仅是欣赏,甚至都隐隐有些钦佩了。 一个十三岁少年,却能够以灵纹之道化腐朽为神奇,帮助他们扫除灵田中的祸害,单凭这一点,都足够令人动容和尊重。 可通过这几天的接触,肖天任这才发现,这个瘦弱而清秀的少年,更有着超乎同辈的心智和魄力。 能够从自己一句话中,就推断出许多东西,这就不是寻常人能够办到的。 再加上林寻战斗力也颇为不俗,让得肖天任都愈发感到不可思议了,这也让他确定,林寻的来历注定不会简单了。 默默在心中思忖片刻,肖天任叹息道:“你说的不错,若等连如峰他们回来的时候,绯云村必然会遭遇一场大风波不可,故而在这一段时间内,我会提前做出一些准备。” 说到最后,声音中已带上一抹决然。 林寻见此,也不再多说,当即拱手告辞。 不过就在此时,旁边一个孩童却忽然开口:“村长,鲁霆大叔走了,今天还练武吗?” 肖天任一怔,心中暗道鲁霆遭受如此打击,哪还有脸再来指点你们练武。 旋即,他忽然就想起前些天林寻曾说过,这些孩童所修炼的“行军拳”有些错漏之处,若是用来强健身躯,那倒也没什么,可却会对以后的修行有害无益。 想到这,肖天任目光看向林寻,犹豫片刻,最终还是说道:“林寻,你看能否每天抽出一些时间,帮忙指点一下这些孩子练武?” 唰! 旁边一众孩童的目光都齐刷刷望向了林寻,稚嫩的小脸上带着好奇,也带上一丝期待。 他们刚才可是亲眼看见林寻在一眨眼间就击败了鲁霆,那等场景也是让他们都感到震撼不已。 才七八岁大小的孩子,虽然不知道什么道理,可他们却能够分辨出究竟谁强谁弱。 既然林寻能够打败鲁霆,那自然是林寻更厉害一些。 再加上这些孩童在目睹了应流儿的凄惨遭遇之后,心中都极为害怕那鲁霆,巴不得换一个教授他们习武的师傅呢。 林寻目光一扫众人,就苦笑朝肖天任道:“我也只是刚踏入修行中,才疏学浅,哪有资格去充当人师。” 但旋即他话锋一转:“不过,若仅仅只是教授行军拳,我倒是可以帮上一些忙。” 肖天任大笑道:“如此便足够了!我也不会让你白白辛苦,以后村中所兑换到的物资,也有你林寻的一份!” 那些孩童见林寻应承下来,也都发出一阵欢呼,林寻才十三岁,比他们也大不了几岁,再加上实力强大,让得这些孩童皆都颇为期待跟随林寻修行。 林寻笑了笑,欣然领命,和肖天任略一商量,就决定等到把村中所有灵田内的虫害都清除干净,林寻便会充当起村中的“习武师傅”,专职指点村中孩童的修行。 接下来没有再耽搁,林寻匆匆返家,他心中兀自记挂着脑海中的那一扇神秘门户,迫切想要探究其中奥秘。 …… 绯云村原本就不大,当林寻返回家中时,所有村民都已知道了今天发生在“练武场”中的事情。 一时之间,许多村民皆都有些愤怒,感觉鲁霆太过手狠,若不是林寻阻拦,那应豪家的“小六子”非被打坏不可。 同时,村民也对林寻又有了一番新的认知,这才知道林寻除了有一个灵纹学徒的身份,就连武道实力都颇为了得,起码那鲁霆也不是对手。 这让得村民们也是啧啧称奇不已。 唯独鲁霆心中阴郁,极度的不甘和愤怒,简直把林寻恨到了骨子里,此刻他正在家中喝闷酒。 在鲁霆对面,坐着一个瘦削精悍的灰衣男子,皮肤黝黑,眼眸却明亮若鹰隼。 此人便是钱奇,是村中实力仅次于连如峰的强者,拥有武道三重境“开府”层次的修为,为人阴戾,手段狠辣。 “一刀就把你的长鞭斩断,可见此子手中那把刀应当也是一件宝物。”钱奇沉吟出声。 鲁霆的长鞭乃是由凶兽“水狞豹”的脊骨大筋,加上百炼金丝鞣制而成,虽不是什么宝物,可却异常的柔韧,寻常刀剑根本难以将其砍断。 由此就能判断,林寻手中之刀,必然不是普通之物。 “这个我当然知道,若非此子手中之刀太过锋利,我哪能吃了这么大一个亏?” 鲁霆愤然道,他一想起刚才在众目睽睽之下所遭受的失败,心中就像烧着一把火,直欲发狂。 “一个小小少年,非但懂得灵纹篆刻之法,且还拥有着真武二重境的修为和一把宝刀,着实有些古怪。” 钱奇皱眉道,“你可打听出来这小家伙的来历?” 鲁霆摇头道:“听肖天任那糟老头说,这小子是自己主动跑来绯云村的,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 钱奇冷笑道:“这种说法你也相信?” 鲁霆一怔,旋即咬牙道:“你是说肖天任这老东西故意隐瞒了这小东西的来历?” 钱奇笑而不语。 鲁霆怒形于色:“这老东西!没想到竟敢跟咱们玩这种阴谋伎俩!” 钱奇眯了眯眼睛,像躲在阴暗中的毒蛇:“不要急,等连如峰大哥他们回来时,再解决这老东西也不迟,当务之急是,先把林寻这小子给抹除了。” 鲁霆精神一振:“就等你这句话呢!此子不除,的确是一个潜藏祸患,你打算何时出手?” 钱奇慢条斯理饮了一杯酒,轻声道:“现在还不宜和肖天任撕破脸面,以免对方狗急跳墙,所以咱们要杀这林寻,也只能找一个好时机才行。” 鲁霆皱眉:“那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 钱奇笑道:“你还记得村中孙麻子家的那一片灵田吗?” 鲁霆不假思索道:“当然记得,就在距离村子二十多里地之外的山坡下边,另一侧便是烈烟山。” 钱奇点头道:“不错,据我了解,大概五天后这林寻就会和孙麻子一起出发,前往那片灵田帮忙铲除虫害。” 鲁霆登时就明白了,惊喜道:“你是说要在那天动手?” 钱奇笑道:“这难难道不是一个好机会?到时候先把孙麻子引开,然后你我出手,一起杀了此子,直接把他的尸体丢进烈烟山下的废弃矿洞内,到时候谁知道是我们干的?就连肖天任问起来,咱们也可以表示什么也不知道。” 鲁霆狞笑道:“那就再等五天,五天之后,我要亲手把这小东西的尸体好好安葬一番!” …… 房屋中,林寻甫一返回,便盘膝而坐运功调息,直至心中再无一丝杂念,他这才将意识投向了脑海中那一扇神秘血色门户上。 轰! 仅仅一瞬,林寻只觉浑身一颤,如遭雷击般,意识都变得模糊,仿佛身躯都不再属于自己。 当林寻清醒过来时,这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陌生的空间中,这里一片漆黑,寂静无声,仿佛感觉不到时间流逝。 而在脚下,则有一条笔直的大道直通远处,此大道仿佛由青云汇聚而成,显得神秘之极。 而在这青云大道尽头,则屹立着一道血色门户。 那门户仿佛开辟于虚无之中,高足有十丈,通体殷红,仿佛刚刚从血海中打捞出来,又像是通往地狱的门户,触目惊心。 陌生的空间、笔直的青云大道、以及一座屹立在虚无中的血色神秘门户…… 这一切如此真实,绝对幻象! 林寻深呼吸几口气,让自己努力冷静下来,这才意识到,那青云大道尽头的血色门户,赫然和自己脑海中出现的那一扇神秘门户一模一样,如出一辙。 隐隐约约地,林寻已经大致判断出自己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和脑海中所浮现的那一扇神秘门户必然有着莫大关系。 那么此地又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这里又是否存在能够让自己逆天改命的犯法? 林寻思忖许久,最终摇了摇头,摒弃掉心中杂念,抬步跨出,欲要走到那一闪神秘血色门户前一探究竟。 只是他脚步刚迈出一步,就听嗡的一声奇异波动从脚下的青云大道上扩散而开。 那波动如此晦涩,像涟漪般在林寻周身上下扫过,旋即就消失不见。 旋即,在林寻身前一尺之地,陡然涌生出一道光幕,光幕浑圆,莹莹发光,光幕内浮现着一副神秘、繁复的图案。 林寻心中一惊,登时不敢上前,抬眼朝那光幕中看去。 也就在此时,一道清冽冰冷,毫无感情的声音在这一片天地中响起。 “若欲靠近‘通天之门’,需通过‘大道青云九重关’之考验。” “大道青云第一关名为‘炼神’,闯过此关可获得炼神之法‘小冥神术’。” “求道者,且问你是否要闯关?” 那声音不疾不徐、空空荡荡,不知其所来,让得林寻浑身一僵,旋即才清醒过来。 通天之门、大道青云九重关、小冥神法…… 难道这就是鹿先生所言的“秘密”? 林寻心中激荡,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 —— ps:今天悲催了,不止停电,还有突发紧急之事,计划赶不上变化,真想哭!今天暂时2更吧,明天3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