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绝对掌控 - 天骄战纪

第一百六十九章 绝对掌控

肃杀而冷酷的声音还没落下,水鹰已暴冲而出,浑身笼罩在一层刺目的幽蓝光泽中,威势可怖。 轰! 他五指隔空狠狠一抓,空气爆碎中,一个无形大手笼罩林寻全身。 这一击还没落下,那可怖的劲风已让林寻长发倒飞,浑身肌肤刺痛,犹如被冻结。 他似乎吓蒙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木屋爆碎,水鹰脱困而出,直至这一刹破杀而至,一连串的动作几乎发生在转瞬之间,快的不可思议。 换做其他修者,只怕也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只是林寻虽动也不动,但他的神色却依旧镇定从容,一对黑眸紧紧锁定在那爆碎的木屋上,看起来有些反常。 水鹰是一个老辣机警经验丰富的强者,林寻这一丝极其细微的异常并未逃过他的注意。 这家伙难道还藏有后招不成? 这个念头甫一闪过脑海,水鹰只觉猛地一股可怖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奔腾而至,犹如无形的触手,狠狠抓住他的身躯,让他冲出去的身影猛地倒飞回去。 砰! 他整个人被狠狠砸在地上,烟尘四溅,浑身一阵剧痛,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而这↘一刻,原本静静而立的林寻似乎暗松一口气,唇角掀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木屋早已爆碎,化为废墟,只是在废墟四周的地面上,不知何时起却浮现出一道浑圆的光影。 光影流转,氤氲若缥缈雾霭,一缕缕神秘而繁密的灵纹飘曳其中,释放出金色、蓝色、赤色、青色、黑色五种灵光。 从天空俯瞰,以木屋废墟为中心的区域中,五色缤纷的光影化为一道圆,从地上喷涌而出,其中灵光交织,灵纹翻滚,神异刺目。 而水鹰则被困在其中,一道道灵光看似虚无缥缈,轻柔没有力量,但却将他整个人镇压在地,仿佛被神山压身,无法挣扎起身。 他脸色骤变,目光中尽是骇然,似乎有些蒙。 林寻立在远处,悄然拎出了自己的战刀,一步步上前,清俊的面庞上依旧平静如湖,波澜不惊,唯独身上有着一抹凛冽的杀气在扩散。 “这才是小五行炼狱灵阵的真正面目。” 直至走到灵阵外,林寻这才伫足,看着一脸惊怒的水鹰说道,“所以你不必不甘心。” 水鹰浑身剧痛,他能清楚感受到正有一股股恐怖的力量在压迫自己,像磨盘般碾压,身躯每一寸肌肤筋骨都在遭受摧残。 他完全不用怀疑,若如此持续下去,说不定自己会被磨成一滩肉泥,彻底殒命! “的确我小觑了你,但你以为凭借此阵便可杀了我?” 水鹰的声音像从牙缝中挤压出来,沙哑低沉,却并无愤怒,显然并未失去理智。 出人意料的是,林寻竟是笑着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此阵威力虽强,但是却缺少一个最核心的关键东西,想凭借它杀死你的确没多少希望。” 水鹰眼瞳眯了眯,看着远处的少年,看着他脸上的平静认真之色,他没来由心中一沉。 这是怎样一个人类少年? 原本以为自己藏匿于暗中,根本不会被察觉到,但这少年却似乎天生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洞察力,不止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甚至还耗费多天时间布置了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 这可不是寻常修者能够办到的! 最让水鹰心悸的是,对方小小年纪,却能够布置出灵纹图阵,这完全打破了水鹰以往对灵纹师的认知。 水鹰征战至今二十多年,杀了不知多少紫曜帝国强者,对紫曜帝国的认知可谓了如指掌,他很清楚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仅仅凭借真武境修为就能够炼制出一座灵纹图阵这件事,有何等的罕见和恐怖。 而此时,当看见那平静、从容的少年面对自己时,依旧保持着一种绝对掌控的姿态时,水鹰终于感到了一丝危机。 这少年必然藏有后手! 若被其他同辈知道,有着“刺杀幽灵”之称号的水鹰此刻竟如此忌惮一个人类中的少年人,只怕非被笑死不可。 但在水鹰看来,这一点也不可笑! 相反,越是这样,越是让水鹰心寒,才十多岁年纪的一个真武境少年就能让自己栽一个跟头,可想而知当他成长起来时,所拥有的力量又会多恐怖。 这种人,若不杀死,对整个巫蛮一族而言都是一个大隐患。 但悲哀的是,目前来看,水鹰根本无力去改变,目前他甚至都不敢确定此次能够脱困! 忽然,水鹰敏锐察觉到那压迫在自己身上的灵阵力量,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衰弱迹象。 这让他心中一振,彻底印证了他刚才的一个猜想。 “看来,我此次的确在劫难逃了,我水鹰这一生刺杀了不知道多少人族强者,本以为自己会死在自己更强大的对手手中,却没曾想到,却会栽在你一个少年人手中,着实可笑。” 水鹰轻叹,沙哑的声音带着一抹萧索,“临死之前,能否告诉我你的名字?” 林寻持刀立在灵阵外,看着一副心灰意冷模样的水鹰,唇角的笑意却变得愈发灿烂。 他从小就喜欢笑,有时候很讨人喜欢,有时候也很讨人厌憎。 起码这一刻,水鹰就感觉这笑容很刺眼,就宛如在嘲弄自己般。 “你在拖延时间,我何尝不也是如此?” 林寻开口了,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收敛,变得认真起来,“你应该已经看出来,这座灵阵最大的弱点就是缺少一个足够强大的灵力源,让得它只能发挥一时的威力,但时间久了,整个灵阵就会因为缺乏灵力支持而彻底崩灭。” 说到这,林寻耸了耸肩,叹息道:“没办法,这魔云岭中根本找不到充当灵力源的灵晶,我也只能拿一些灵丹灵药一类的物品来充数,目前来看,这座灵阵的确很不经用,再过五分钟……不,三分钟之后,凭你的力量就足可以脱困而出。” 随着林寻的声音响起,水鹰脸色一点点变得难看起来,他心中所想,被林寻毫不客气揭穿,这让他有些猜不透林寻真正的用意。 “你究竟想做什么?” 水鹰忍不住问出声,他知道这个问题很蠢,但他却已无法容忍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最终目的当然是彻底杀了你。” 林寻毫不犹豫道,“唯有这样,在接下来仅剩的半个月时间中,我才能安心的去进行考核行动。” “你确定当我脱困时,你能杀了我?” 水鹰紧紧盯着林寻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他内心真实想法。 “当然。” 林寻回答的很随意,“若不是为了杀你,在你被困在草屋那一刻起,我就有充足的时间逃离此地,并且第一时间获得帝国黑风军灵罡境修者的帮助,保证可以让自己不会再遭受任何危险。” 水鹰心中一沉,道:“这么说,你之所以留下来,就是因为拥有足可以杀死我的手段?” 林寻想了想,摇头道:“不到最后一刻,我也不敢太过肯定。” 这一刻,水鹰霍然抬头,幽蓝的瞳孔中有着一抹冷酷残忍之色迸射而出:“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天水圣珠是否还在你手中?” 林寻笑了:“这才是你最关心的吧?” 水鹰点头。 锵! 林寻掌中战刀忽然扬起,发出一声清越刀吟,“那就等我杀死你之后,再告诉你无妨。” 水鹰眼瞳一缩,心中涌现一抹强烈的不安。 他预计自己最多只需要十多秒,就可以挣破这座该死的灵阵,但却没曾想到,林寻突然就在这一刻要动手了! 难道这家伙早已精准掐好了时间? 嗡! 不等水鹰多想,忽然一缕奇异的刀吟响彻耳畔,若激荡风雷震动,震得水鹰灵魂为之一颤。 恍惚之间,水鹰眼前仿佛闪现一道道星辰从永夜天幕中坠落,天崩地裂,万物崩殂…… 宛如末日! 致命的危险气息刺激得水鹰浑身毛孔炸开,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让得他发出一声大吼,竟是猛地震碎那压迫在身上的一重重灵光,挣扎起身。 “就凭你一个人类小杂碎想杀死我?” 冷酷的声音中,水鹰鼓动全身力量,整个人犹如燃烧,气势可怖,眼前的幻觉瞬息消失不见。 他终于看见了林寻劈杀而来的一刀,唇角不禁泛起一抹残忍的笑,毫不迟疑一掌拍出。 只是…… 让水鹰完全没想到的是,围困在他四周的“小五行炼狱灵阵”威力虽已奈何不不得他,但却在他动手的这一刹,轰然炸开! 轰隆隆~~ 刺目的灵光犹如火山爆发,蒸腾起可怖的气浪,席卷方圆百丈范围,不止在瞬息之间齑粉了四周的岩石树木,也完全将水鹰整个人都淹没其中。 而林寻在灵阵爆炸的那一刹,就已猛地闪身朝远处避开。 立在远处,看着那火光冲霄的爆炸现场,林寻手中兀自拎着战刀,没有丝毫的放松。 目前为止,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只是林寻却不清楚,一座被引爆的灵阵,是否能彻底灭杀水鹰这种级数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