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4章 潜流来袭 - 天骄战纪

第1704章 潜流来袭

飞刀一闪,人头落地! 卫子涯这样一位大罗剑山真传剑修,一位名列星空大圣榜上的绝巅大圣,就这样被轻而易举地抹杀。 那等血腥而利落的一幕,显得格外震撼。 最可怕的是,从一开始,根本就没人注意到,那一把飞刀是如何掠出的,又是如何消失的! 闻晴雪衣袂猎猎作响,惯常波澜不惊的玉容罕见的露出一丝惊意。 鲲九临不寒而栗,浑身毛孔倒竖,头皮发麻。 前所未有的恐惧蔓延他的全身,让他如坠冰窟,刚才这一斩,若是落在自己身上,那……自己是否还能活着? 纵然是林寻,心头都是一阵凛然。 无疑,这把神秘可怕的飞刀必然是阿胡的底牌! 至于在场其他人,都已惊得呆滞在那,魂儿都差点飞出来。 一尊名震星空古道的绝世剑修,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被斩,所带来的冲击力之大,足以令鬼神皆惊。 “走。” 林寻传音,带着阿胡一起离开。 哗啦~ 虚空翻滚,两人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见。 “晴雪师姐,就这样放他们离开了?” 聂天不甘心,打破场中的寂静氛围。 “群狼环伺,凶险未卜,这炼宝地终究只是昆仑墟的外围,现在就大打出手,不值当。” 闻晴雪已恢复从前的淡然和从容,她清眸扫视四周,“更何况,无论是那林寻,还是他身边的女子,可都是不好啃的硬骨头。” 众人默然。 之前,他们在暗中亲眼目睹了林寻是如何将燕纯钧视作垫脚石踩死了林寻是如何轻而易举就挡住闻晴雪一击的。 而阿胡那一把飞刀斩卫子涯的血腥一幕,至今还令他们心有余悸。 在这等时候,若真的和林寻他们大打出手,胜负……还真不好说! “一个来自古荒域的年轻人,怎会……怎会这般强大?” 有人声音带着一丝惊疑和低落。 “哼!再强大也注定要遭难,他们手中的飞仙令,可被不少人都已盯上了。” 聂天神色阴冷。 “凭你自己,断不可能是那林寻的对手,是否要跟我们一起行动?” 闻晴雪将目光看向远处的鲲九临。 鲲九临神色阴晴不定,咬牙道:“不必了!” 说罢,他转身而去。 当背对着闻晴雪等人时,鲲九临的神色间已尽是狰狞和嫉恨。 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一道身影伟岸,脊梁宛如可以撑开天地的男子身影,负手而立,犹如大世主宰。 鲲星河! 帝族鲲氏核心嫡系第一人,一位早已踏足圣人王境的恐怖存在,其声威早已名满星空! 而他,也是鲲九临的大哥。 只是,在鲲九临心中,他这位名震天下的大哥,却犹如一道阴影,让他感到敬畏、惧怕、甚至是嫉恨! 鲲九临清楚,这次闻晴雪之所以出手,就是因为自己是鲲星河的弟弟,而并非是真正在意他鲲九临。 “闻晴雪……迟早有一天,我一定要将你搞到手中,我要让你清楚,我鲲九临不比鲲星河差!” 鲲九临在心中怒吼。 …… “晴雪师姐,我们盘武道庭和洪荒道庭可没什么交情,之前为何要出手救他?” 看着鲲九临离去的身影,聂天再忍不住问了出来。 “他的兄长鲲星河对我有恩。” 闻晴雪言简意赅。 鲲星河! 一个名字而已,却令在场众人心头齐齐一颤,那绝对是一个犹如盖世魔尊般的可怕男子。 一个在圣人王境,就击杀过准帝境老怪物的逆天狠人! 鲲星河竟曾对闻晴雪有恩,这是其他人谁都没想到的事情。 “走吧,我们也该行动了,听说在炼宝地深处,华星离、陶剑行等人发现了一股了不得的炼宝道气,拥有惊人的‘天地异象’,若能将其降服,倒不失是一桩大造化。” 闻晴雪说着,身影飘然而去。 …… 虚空中,林寻和阿胡并肩挪移。 “你脸色显得有些差劲,是因为动用了那件宝物?” 林寻传音问。 “嗯,那是‘斩神葫芦’一件残缺的古宝,来历已不可知,但威力却奇大无比,斩神飞刀一出,足可以杀死比我高出一个大境界的对手。” 阿胡也不曾隐瞒,飞快传音。 “不过此等宝物力量过于禁忌,以我如今的力量,最多只能动用两次,下次要动用,就只能等到四十九天之后。” 闻言,林寻都不禁倒吸凉气。 一柄飞刀,杀死高出一个大境界的对手! 这等宝物,的确已堪称是禁忌般的存在,超乎想象。 “你手中的那座宝塔可一点不逊色,甚至来历比我这斩神葫芦更为惊人。” 阿胡似看出了一些什么,秋水似的美眸中带着一丝异色。 林寻笑了笑。 便在此时,他倏然止步,周身穴窍之中,早已蓄积已久的太玄剑气犹如狂风骤雨般席卷而出。 密匝匝的绝世剑锋,皆指向距离三千丈的一片虚空。 哗啦! 那片虚空中,蓦地浮现出一幅黑色的画卷,铺展而来,映现出一座血淋淋的大山。 轰隆~~ 那密集如潮水的太玄剑气何等惊世可怕,衍化出的气息,都足以镇杀一般的绝巅大圣。 可甫一碰触到那黑色血山画卷,却竟被一寸寸溶解。 就就如血溶于水! 不过,遭受此等冲击,那画卷也猛地剧烈翻滚起来,明显也显得颇为吃力。 “凝!” 一道浑身沐浴在灰色雾霭中的身影出现,唇中发出晦涩的道音,将那黑色血山画卷收起。 而后,他将目光看向远处的林寻,带着一丝意外:“你竟能够发现我的存在?” 这是一个眼窝塌陷,枯瘦如柴的青年,一对眸子呈现出诡异的褐色,立足之地,大雾弥漫,犹如从地狱中走出的一尊鬼神。 锵! 林寻神色冷冽,拎着阿鼻剑就冲了过去。 之前在和闻晴雪对峙的时候,他就敏锐察觉到,附近有着一道危险的气息若隐若现。 若非如此,他当时决不会就那般轻易放了鲲九临。 “呵呵,要跟我玩玩吗?” 枯瘦青年唇角泛起一抹残忍的弧度。 唰! 他身影凭空消失,让林寻一击落空。 “这次时机不行,下次相见时,再陪你玩。” 枯瘦青年躯体倏然化作一缕缕灰色雾霭,消弭不见。 林寻神识扩散,神色间已泛起一抹凝色。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对手,来无影去无踪,以他的神识都无法将此人牢牢锁定。 他是谁? 也是为飞仙令而来? 林寻心中产生一丝警惕。 相比于鲲九临、卫子涯这等角色,刚才那身影诡异的枯瘦青年无疑要更危险,更可怕。 这让林寻也意识到,此次进入昆仑之墟中的强者中,还有着不少不容小觑的狠角色! “此人很强,气息诡秘之极,刚才我本锁定其气机,可却被他提前一步警觉,脱身而去。” 阿胡走过来,眉宇间带着一丝凝重。 林寻点了点头,道:“之前之所以放弃击杀鲲九临,就是察觉到此人的气息很不寻常,若是动手,会被闻晴雪趁虚而入。” 他顿了顿,继续道:“最重要的是……” 轰! 他猛地一掌按出,一道大渊般的掌印隔空拍向数千丈外的虚空高处。 铛! 一口斑驳的青铜钟浮现,挡住这一掌,钟声沉浑,令那片天地都炸开,陷入动荡。 铜钟后方,一个黑衣僧人出现,神色庄肃,光洁的额头上,烙印着一朵黑色莲花印记。 他似乎也有些意外,似没想到林寻竟能够察觉到他藏匿的位置。 “大地藏寺?” 林寻黑眸愈发幽冷慑人。 黑衣僧人微微一笑:“我明白了,你修炼有渡寂所留的大藏寂经,方才能第一时间捕捉到我的气息。” “可惜,沙流青走了,大概是也窥破我的行踪了,他说的不错,时机已失。” 他似是自言自语,最终轻声一叹,深深看了林寻一眼,转身而去。 每一步迈出,虚空中就会凝结出一朵黑色莲花,步步莲花生! 林寻没有追击,自始至终,这黑衣僧人的气息就如那圆润无瑕的黑色莲花,无懈可击。 若真正动手,林寻感觉如不拼尽全力,极可能留不下此人。 “又一个棘手的角色。” 阿胡皱了皱眉,变数似乎比预想中要更多一些。 “可以确定,刚才出现的那枯瘦青年名叫沙流青,而这黑衣僧人则和大地藏寺有关。” 林寻神色自若,“若之前仅仅只是有沙流青,我倒不介意全力出手,那时候,就是闻晴雪插手,我也有信心将鲲九临镇杀,可多了这秃驴,变数就多了。” “我感觉,他们似乎并非纯粹是为了夺取飞仙令而来,更像是针对你一个人。” 阿胡若有所思道。 林寻嗯了一声,道:“我也感觉到了,不过没关系,下次相见时,将他们一一擒下,问一问就一清二楚了。” 阿胡不禁笑了,她最欣赏的就是林寻这一点,宠辱不惊,淡然自信,有一种独特的风采。 “我们也继续行动,这炼宝地中的机缘,可不能便宜了那些王八蛋。” “走。” 阿胡点头答应。 —— (推荐一下好兄弟一叶青天的新书《帝道独尊》,内容很精彩,墙裂推荐大家看一下,纵横中文网就可以看得到。) appapp

下一篇   第1705章 本命宝纹